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豬頭就是你! 24
2018/11/01 10:23:58瀏覽103|回應0|推薦0

Chapter 24

馮芝芝摸出公寓鑰匙,輕巧的進門。

若非何颺太過脫序,她也不需要介入他的私生活,時不時盯著。這項工作原是鄧怡負責,但自從她發現鄭柏中這條喪盡天良的惡狼控制了她公司某些女職員之後,深怕她們和鄭柏中裡應外合,便找藉口慢慢地,一個一個調離重要職務。因此,小青便顯得十分重要,也是助她取得所有不入流的性愛畫面,甚至其他機密文件的秘密武器。小青涉世未深,想來還能吸引鄭柏中一陣子。

玄關一雙男鞋,這麼晚了誰來找何颺?難不成他也暗中計畫著她不知道的事?

客廳只一盞壁燈,她躡手躡腳接近半掩,透出亮光的書房,不知為何自己身為母親竟要如此提心吊膽?或許是她清楚自己再也承受不起背叛。

「喂!書房根本沒酒!」一條人影從亮光中走出來,僅著內褲。

馮芝芝隱入黑暗,驚駭的深吸口氣,需要用雙臂環住自己才能不發抖。

那立在光中的健美體態,是她熟識也真心疼愛的。後腦像挨一記悶棍似的,她扶住牆角穩住自己,定睛再看一次。

會不會她誤會了?

何颺與他感情極佳,時常一起出遊,她從沒懷疑過。這陣子何颺不好過,找他談心,也很合理。

「我去客廳找找。」

男人用慣的古龍水她再熟悉不過,他正想開燈,何颺已由後頭欺近,吻過他肩頭,掠過胸前,緩緩往下,毫不猶豫地褪下男人內褲,欣賞著眼前巨大尺寸。

「做什麼!」男人吞了吞口水,語氣竟有些嬌羞。

黑暗中格外清楚卻也格外緊繃,馮芝芝握著心口,想哭卻哭不出來。

她到底造了什麼孽?

何颺賣力的討好,即便馮芝芝摀緊耳朵也關不了一陣又一陣激情音浪,隨後男人再堅持不住,何颺暴風般挺入,激烈纏鬥,以她不曾也無法了解的感情。

淫靡愛語充斥,別過臉,她癱在牆角,突然覺得好累。這幾十年來,自己拼命奮鬥倒底有什麼意義?如果她的兒女都如此不幸,家大業大又有何用?

雙方變換位置,歡愛中,何颺的眼神虛軟,無力,悲傷,迷幻,嘴邊卻噙著笑。不一會,他閉上眼睛,像是什麼都放棄了,看不出半點感情的任隨男人進攻。

男人心滿意足後抽身,與何颺深吻相擁。

「我想離婚。」男人玩弄著何颺胸前兩點「回家看到她,腦中全是你,我不想再假裝了。」

「再說吧!」何颺起身點菸「我們父母那關過得了嗎?」

男人靜默,由後摟住何颺「你又怎麼想?你想結婚嗎?去國外也不是難事~」

「我連出櫃的機會都沒有,甚至不被允許,談結婚太遙遠了。」

「怎麼有時,」男人吻著他的背「我覺得你很敷衍我們這段關係?尤其說到承諾,結婚,你就搬出家庭逃避。」

「逃避?我以為你了解我的苦衷。」

「五年前我了解,但現在我懷疑你不是真心的。你以為男人沒有敏銳的一面?我隱瞞自己性向接受家人安排和我不愛的女人交往,在我的婚宴上對你一見鍾情,展開追求。沒錯,你在床上配合度很高,也很主動,積極的取悅,但~這是種說不上來的直覺,甚至覺得你賣力維持我們關係的的背後只是擔心我發現什麼或是害怕你家族失去什麼?」

「我從沒這麼想過。」

「其實~一個月前,我已經跟家人坦白了。」

「什麼!」

男人淡淡一笑「放心,我沒說我們在一起。我父母雖然悲痛,但要我想辦法『外遇』離婚,然後到國外永遠不要回來。何颺,問一問你的心,你是否真的想和我共渡一生?如果是,你也可以不出櫃,藉口陪我療情傷,即便永遠不回台灣也不會有人懷疑。」

「我的心與靈魂都在這,沒變過。」

「我會等你想清楚。」

男人起身,何颺動也不動,男人臨去前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長。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lyu&aid=119106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