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願伴君側 44
2017/06/11 16:35:16瀏覽137|回應1|推薦0

偷香

狀元城南有棵柳樹異常青翠,城內流傳柳樹曾受八仙呂洞賓的度化,因此具有仙氣與靈性,時常會化作人身幫助有緣人。

這樣無憑無據的傳說不知何時流傳下來,但不少狀元城男性繪聲繪影,加油添醋的描述自己或祖先曾在某個時段見到一名青衣女子緩緩的、微笑的從柳樹裡頭走出來。

那些男人們也許只是喝醉眼花,把隨風搖曳的枝椏看成丰姿綽約的女人,但羞於承認錯看,於是將錯就錯,把眼花編成耐人尋味的傳說。

事實確也很神奇。

狀元城裡看到柳樹化成人身的全是男人,從沒有女人看過柳樹變成翩翩美男子。

另一個奇怪的地方就是看到柳樹化成人身的男人們,不久之後他們的竟都懷了孕,接著便生出如花似玉、體態修長的女兒,更不可思議的是那些女兒長大之後全都嫁給狀元郎,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狀元城因此得名。即便治安不太好,卻也吸引不少人落腳。

『城南柳』知名度跟著水漲船高,許多外地男人前來碰碰運氣,演變到後來『城南柳』也變成『好運氣』的象徵,不管胡人還是漢人都對它尊敬的很。

就在淡菊即將進城那一個月。春末夏初,和風陣陣。

這一個月,狀元城有兩件大事。 

第一就是,當紅酒樓【狀元樓】裡的當紅混血花魁『不笑花魁』柳絮即將及笄。及笄之後她就必須陪客人做琴棋書畫詩酒花以外的事。

當然,許多王孫公子、富豪商賈和胡族勇將都在期待那『以外的事』。

第二就是,聲稱看到柳樹化成人形的『柳』客棧掌櫃公孫三,他的女兒芙蕖已屆十八,所有人都在看她是否能如意嫁到狀元郎? 

狀元郎哪裡來?

這是個好問題。



離狀元城一里外的破廟,夜半,一名原本熟睡的年輕男子睜眼,皺起眉頭。

他名叫呂悟,今年二十歲,家中專賣胭脂水粉,勉強算得上是富家子弟,在地方也是有頭有臉人物,人前人後都是個公子爺。

公子爺為何夜宿破廟?說來又是一段曲折。

幾個月前他家特別調配的幾種香粉出現冒牌貨,他奉父命在縣內十五個城鎮調查,沒想到還沒查出個結果,身上的銀兩就用光了。

這年頭,小道消息比胭脂水粉還貴!

好不容易找到可以伸直身體,又有一堆稻草的好地方,但他卻覺得肩膀、胸口還有肚皮上面越來越重,而且不時還有幾道溫溫的風從他臉上吹來。

很詭異!

忍了一會,呂悟終於忍不住了!

他起身大吼「我呂悟可不會怕你們!」

但~

眼前沒有鬼怪,倒是有不少縱橫交錯,頭全枕在他肚皮上的陌生人。

原本靠在他肩膀或胸口的男子老少被他這麼一推倒地,紛紛清醒揉著左腦、右腦、額頭或後腦杓。

「喂!你們太過分了吧!把我當枕頭啊?」呂悟用力拍了拍還大剌剌睡在他肚皮上的腦袋。 

「真是抱歉。可是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你身上散發出一種讓人鎮定又安心的香味。」

呂悟左手邊一位年約三十五,氣宇非凡,穿著高級衣物的男人開口。

他正拿把扇子往呂悟身上輕輕搧著,好一副瀟灑自得。

一時間,整個破廟大殿充滿異香,而且是毫不刺鼻的香味,破廟裡的人全都醒了。

「喔~說到這~」呂悟恍然明白,正想解釋,但瞄到男子身上行頭,和自己的比照之後「我說你啊!穿成這樣睡什麼破廟?欠揍喔!還有你!你也是!你更過份!」他順手指了身邊四五個男人,個個衣冠楚楚,相貌堂堂。  

「在下楚留相。」持扇男子露出迷死人的微笑「因為追趕壞人不覺天色已晚。我是個有固定休息時間的人,剛好看到這間破廟,所以就暫住一宿。」

「在下西門沁。」楚留相旁邊的白面公子對四周輕點下頭。

「在下魏小寶。」

「在下沈青。」 

全部的人都報上自己身份,全都是赫赫有名的人士。

「幸會。」呂悟抱拳想,這些人一定都是為了狀元城的柳絮而來,卻又怕遇到熟人尷尬。 

「你呢?」呂悟把身後已經躲很久的文弱書生揪出來「終於有人穿的比我還爛了。」

「小人文倫敘。」文弱書生被推到中間。

「看你的樣子應該在這裡住了幾天了。」眾人打量文倫敘。

「小人因為~因為落榜,無顏返鄉面對雙親。所以~」話未說完,斗大的淚珠居然從文倫敘眼中滴落。 

「很久沒遇到懦夫,幾乎快忘記他們的長相。」沈青冷冷開口。

「大哥,別這麼說嘛!」呂悟看著沈青「這傢伙唸書可不是為了博美人一笑,所以他落榜的痛又怎是我們能了解......」 

沈青陰沉的瞪了呂悟一眼,再不發一語。其他人怕自討沒趣,紛紛歸位,破廟又恢復寧靜。

「我叫呂悟。」他對文倫敘說「我們家是做香粉的,在梧桐鎮開了間香粉舖。」

呂悟從懷裡掏出一小小束口袋「這叫『留仙』,是我們舖子的新產品。可以提神醒腦、防止體臭、吸引異性。送你一袋,交個朋友。功名之事暫且忘了吧!男兒四海為家,哪條路都能走。不如你跟我去狀元城晃晃,如何?順便幫我兜售香粉。」

「你是青陽呂家!你們家的香粉很有名。」文倫敘動動鼻子「可是小的這一身~」

「我想想。」呂悟瞄了附近的楚留相「借他兩套衣服吧!他肯定不缺!」 

兩人換好裝,呂悟留下一袋『成仙』在楚留相包袱裡,然後要文倫敘即刻閃人。

「這跟『留仙』不一樣吧?」

「你聞出來了?鼻子挺靈的!以後再跟你解釋。」

兩人踏出破廟,呂悟又問文倫敘「你跟我們新任縣令文開延有親戚關係嗎?既然你知道我們家香粉~」

「絕無關係!」文倫敘馬上否認「他怎麼可能有這樣沒用的兒子!」

呂悟心想,又沒說是兒子,真是不打自招!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lyu&aid=104316315

 回應文章

哦哦
2019/03/29 16:48
感謝分享借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