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當「海角七號」遇上「台式浪漫」
2008/10/11 00:12:43瀏覽969|回應3|推薦24

當「海角七號」遇上「台式浪漫」

有很長一段時間,無法遇上一部國片,能打動我進入戲院觀賞。印象中,不記得上一部吸引我進戲院看片的,是陳玉勳的「熱帶魚」或是李安的「臥虎藏龍」?

小時候,姊姊們看了「悲情城市」,隔不久,家裡就會多了一塊「悲情城市」的電影原聲帶。以電影紀錄片來說,看過林育賢的「翻滾吧!男孩!」,讓不懂台灣體操的人開始關心我們的體育;看了顏蘭權與莊益增的「無米樂」,我們關懷愛惜台灣農業的發展,也體認擔憂台灣農業面對WTO的衝擊。

商業周刊第1088期,製作了「我的海角七號」專題特輯,透過電影「海角七號」的故事角度,製作小組試著想尋找台灣的「另一個全貌」。透過報導,我們看到了愛上掃公園的醫師;在酪梨田邊的選手村,住著一個大哥教練和他的16個孩子;有個美國奇女子,越過太平洋嫁給了台灣的英語教育;盡責的守護土地居民卻殉職的山區小員警,與600封悼念他的陌生來信。

被激起的不只是迭起的澎湃情緒,還有一種感動被傳遞、連結起來,我們會發現在台灣的各個角落,都存在著勇於築夢的台灣生命力。

前幾天,外出購買章魚燒時,攤販老闆娘熟練的翻烤著章魚丸子,旁邊冒出一個小娃兒,小手拿著一塊大抹布,專注熟練的擦拭停在攤販旁的「歐兜麥」,母親不時對著小個頭叨唸:「麥黑白用........

「海角七號」導演魏德聖在商業周刊中表示:「我電影中的人物,老的老、怪的怪。有人看完電影講一句話,我非常喜歡,他說『這部電影裡面沒有壞人。』很多小奸小惡的人,他們單純的有個簡單的目標在做,那就是台灣生命力的由來。只要給一個人一個夢想就好,他就可以忍受很多狗屁倒灶的事情。」

台灣電影產業向來是篳路藍縷,對於單純愛看電影的電影迷來說,「海角七號」票房正夯,能掀起票房旋風,履創佳績,這是電影受到「肯定」的依據,電影賣座有個前提,它得讓人願意走進戲院。導演魏德聖不諱言表示,在完成他的創作「賽德克‧巴萊」前,他需要一部商業電影,不過,「海角七號」中置入許多台灣符號、台灣元素,導演傳達的訴求,不祇是這塊土地的小人物與大夢想,更將視覺影像聚焦到在地人才能會心一笑或是捧腹大笑的對白中,電影融合匯集了這一個世代的「台式浪漫」。

真的很久沒有遇上戲院「爆滿」的場景了,有學生、有情侶、有一般的社會人士,甚至進場的更不乏扶老攜幼的家族成員。很巧的,那天票務小姐賣給我的座位剛好是77號。導演掌鏡的手法,讓劇情十分緊湊,有時旁白讀著情書的聲音,搭襯背景音樂的哀思情境,不一會兒,旋即出現一場讓人爆笑的對話橋段,隨後又轉換成充滿哀愁的影像;就這樣,忽而悲忽而喜,忽而樂忽而愁,情緒起落被引領於電影情節中。

失志愛鬧彆扭的樂團主唱阿嘉、只會彈月琴,即使只能拿著鈴鼓演奏也要上台表演的老郵差茂伯、癡情的修車行黑手水蛙、教堂唱詩班的鋼琴伴奏大大、原住民交通警察勞馬父子、熱血的小米酒推銷業務,共同組成一個怪咖樂團!

代表會主席洪國榮是「海角七號」中唯一出現的政治人物,整個「怪咖樂團」也是他一手催生出來的。當繼子阿嘉遲遲不到場參與排練,團員提議自我介紹打發時間,這時他發飆了,對著甫改變造型,將頭髮染成紅色的修車行黑手水蛙,斥喚他「灌籃高手」,像這樣的對話安排,如果沒有看過「SLAM DUNK」的人是難以報以大笑。在他對著日本的友子訴說心願時,「希望能把整個恆春放火燒掉,然後把所有年輕人叫回自己的家鄉,重新再造,自己做老闆,別出外當人家的伙計。」角頭性格的人物,卻流露著對家鄉的疼愛深情。

范逸臣飾演的阿嘉,一個失職的郵差,倒是讓筆者想起所居住的城市,郵差先生每天在外奔忙送信,頭上頂著灼人的烈日,他們總是帶著「太陽眼鏡」,十足的酷樣。

許鞍華在1990年拍攝的「客途秋恨」(Song of the Exile),編劇吳念真還榮獲第二十七屆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陸小芬飾演劇中一位日籍女子葵,在中國為報答一位軍官而嫁為其妻,異國婚姻加上戰敗國國家的國民身份,都讓葵的生活處境十分艱難,甚至於女兒曉恩也因祖父母的態度而排擠葵,直到長大後的曉恩(張曼玉飾演),因故與母親前往日本生活後,才體會母親當年身處語言不通與相異身份的環境背景下,那孤伶無助的心情。

黯然銷魂者,惟別而已矣!愛情的部份,是由寫著日據時代舊地址「恆春郡海角七號番地」的郵包發展連貫起來,第一封信「友子,妳還在等我嗎?」光復之初,那樣的時空背景下,一段留下遺憾的師生戀,透過情書刻畫出的字字愛戀,面對歷史的錯誤,留下無盡的沮喪和錐心的悔意,彷彿也書寫著此情不渝的一頁蒼桑!

片尾,台灣的友子已是蒼蒼白髮如雪,佝僂的背影看不見她閱讀信件的表情,也許導演刻意隱藏起她的盈盈淚光。「野玫瑰」的曲子,再度把我們帶往年輕時的友子身邊,她站在碼頭焦心的等待,眼神尋覓著她的情人,眼神交會,她似乎看到了他,她急切的跟著輪船移動腳步,她的情人只敢躲著、望著,屈著身體躲藏,怯懦的凝視,如此卑微、如此脆弱!戰敗國男子的尊嚴與愛情的天秤兩端,或許愛情對他來說太過沉重,於是他選擇了拋棄愛情!情感有多熱烈,心魂被撕裂的刻痕會不會就有多深?

記憶中看過最美的海,是在澎湖遇上的,海沙又白又細,而且整個廣大的海灘只有我與友人輕踩漫步著。當生活在台灣的幸福指數越來越低時,透過「海角七號」,能不能再度燃起對這塊土地的熱情?當「海角七號」遇上「台式浪漫」,看「海角七號」而不被感動,可說那人太冷漠了。如果能夠從「海角七號」看到自己身上的故事或是他人的故事,那麼這部電影,算是成功的擄獲觀影者的心!

《海角七號》電影官方部落  PIXNET 痞客邦

http://cape7.pixnet.net/blog/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isayang0912&aid=2288499

 回應文章

鮮龍僅一位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好久不見
2009/01/16 10:24

很久沒來城邦看看,總算在學業告一段落時,才來個大整理。

呵,我也去電影院看了「海角七號」,

雖然我一向對國片不如妳那麼敏銳,

不過這部片子,我仍是覺得好看

在愛情部份雖然我的共鳴度沒那麼高

但當電影中,導演以其他細節(人、事、物)舖陳包裝愛情時,

倒是引起我深深的認同。

像是十分草根性的代表不滿的向飯店老闆表達,任何事物都要BOT

就連海也要BOT,完全不放過

以及恆春流失許多年輕人才,僅剩下老少還守在這個鄉下地方

(其實又何止恆春這裡呢?除去台北、台中、高雄三大都市外,其它縣市也幾乎遇到如此的窘境吧?!)

唉,拉拉雜雜了這麼多,

其實只是想妳,來看看妳,並道聲遲來的「新年快樂」。^^


亞理莎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給同好「沙漠之花」~
2008/10/27 01:14

很高興能遇到同好喔!

如果有機會妳能觀賞到「海角七號」,期待也能看到妳的感動!^^


沙漠之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在網路上看了許多有關「海角七號」的文章 我還是很喜歡你寫的這篇
2008/10/24 06:07
我看過陳玉勳的「熱帶魚」和李安的「臥虎藏龍」
不知有沒有機會看「海角七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