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行北行.三則
2013/07/11 18:33:01瀏覽867|回應2|推薦125

 

行北行--之一

 

氣溫走揚。妳們相偕前往北方煙塵滾滾的都會,準備燒錄卷後青春之歌,

放在珍藏的記憶裡,供日後一次一次晾掛起來,瀏覽、回味。

妳說妳有無數個這樣的培養皿──做為心裡的裝置藝術。

 

台中會合,差一點趕不上10:05的車班。雨,三兩滴,感覺沒那麼逼熱。

車上,她約略勾勒前日宜蘭行;老人家措手不及的問題,會不會也是

妳們未來的窘境?還有妳們來自各自母親基因,關於遺傳性疾病的憂慮。

噯,暫拋一邊;台北B女和齊男孩候著一塊兒吃義大利麵──

妳不完全陌生的,她的臉書朋友。

B和曾看過的照片差別不大;本人更好看,一臉古典美。

除照顧媽媽,一頭鑽進照顧流浪狗的工作;

總難以真正明白,一個人要有多大的發願和意志,才可能

對一群流浪動物播送愛心?這類盪氣迴腸,必然是最美的平凡了。

她說齊男孩像極她熟識的一名男子;妳同意,他們的確8成像。

小小歡宴;巷弄裡價格便宜的套餐。之後跟著他們去挑選準備送人的

日本創作者製作的陶瓷。不同的審美觀,不同的評價;妳倒側面

觀察了些人與人對應的小細節;無關緊要地放在器皿中。

兩批人(4÷2)道再見。此去肯定有機會再聚,故沒有離情(或緣於妳跟他們不熟)

 

 

 下榻的旅店圖的是方便性。升級款早被預訂一空;孰知竟有通訊問題。

妳倆的手機同系統業者,同時無法和北姑娘聯繫,幸好她聰明過來找妳們。

「明天吃大餐,今晚就簡單些好嗎?」好,當然好;況重點不在吃。

北站地下街一家日式鍋獲得三票。呵呵,偷偷嫌人家哪樣可能有毒;

風聲鶴唳的浪頭,死老百姓箇箇杯弓蛇影,能怪誰。

牛奶味噌湯底第一次嚐,味道不差,其他就別想太多。711買兩包零食,

準備回房間嗑牙,並等北姑娘的老公來載她。巧的咧;

電視新聞裡說一個女人啃瓜子啃成香腸嘴,妳們正好滋滋有味地啃掉半包的

同牌子;立刻收攤。妳們既無奈又誇張地計算吃進多少防腐劑及添加物。

2200以後三缺一;兩個灰姑娘踢掉休旅鞋,準備洗澎澎就寢。

呼,那該死的冷氣,就不能調高點嗎;只好向櫃檯借膠帶,

用報紙封掉三分之二個冷氣口。還是冷。

 

帝爾s,這一夜,不說相聲。

 

 

行北行--之二

 

去玩嚕。北姑娘老公好人一枚,充當司機載妳們上山,省掉舟車勞頓的麻煩;她輕裝簡從、柔和俐落,難得看她穿涼鞋;南姑娘晚上與友人有約,打點過的穿著,妳和北姑娘同聲說昨天就該這樣穿,氣質升級100倍。妳一身T侐、牛仔褲、平底鞋,準備將陽明山踩平樣兒。從每個人的口音說起;一早即滿佈快樂的格律,和著車外川流的景物,你們彷彿成了最美麗的裝飾音符;陽光是個不賴的指揮家,整個城蒸騰且交響。PM1100不到,你們一行人抵達用餐地點時幾已座無虛席。幸好你們後來決定先吃再去「走山」。

白切雞、炸豆腐、荷葉芋頭糕、桂竹筍、炒川七、龍鬚菜;地瓜湯、米粉湯……

歡笑聲更勝各類調味品。滿足的口腹可在荒漠中反芻咀嚼。夯不啷噹,她倆早停筷,戶外拍照去;妳不捨幾塊桂竹筍,仍一片一片挾進嘴裡;其它打包──結果忘在旅店冰箱了,想著一陣扼腕。

 

轉個彎,草山行館外.樹下留人。六月底的台北有風如浪,沙沙作聲。北姑娘一面有越南來電,工作上的十方八面,女強人形象不言可喻;卻也繞指之間,做回小女人,依偎在老公身邊。妳倆回憶起上次去時,兩個香港女孩將蔣公銅像誤以為孫中山先生──「國父,不是嗎?」。之後祝融肆虐,妳以為有人會讓該景點從此廢墟;嗯,修復得好,美麗舊世界,人們在這兒互相感染靜謐。幾位女性陸客請南姑娘幫忙拍照,看結果時,興奮地說她們變美了。是噢,連虞世南的蟬在耳際忽遠忽近鳴唱,妳甚至覺得,人生若可縮寫當時成唯一狀態,豈不經典。

 

不能再貪婪那席綠蔭風絮;趕赴與雷諾瓦的盟約,去加入他的女人系列。可漸漸曬黑的肌膚,怕是要被雷老爹淘汰的吧;他特愛透光的粉、肉嫩的白。安麗歐呀!有人說妳像安海瑟威。這種像或不像的說法其實毫無意義對吧;妳明眸皓齒的容貌可曾想過,任何變幻都是種薄幸,任何匆匆都是褻瀆;妳任何心的幻裂變異,雷老爹都知曉麼……。循著她彷彿正對著妳看的眼神,慣性地延伸無邊想像。

妳私下抗拒著藝術語彙的干擾,然而導覽永不退位。浴女、裸女、戴蕾絲帽的女孩;室外屋裡的穿扮……全成了講述者的花邊。

畢卡索、馬帝斯陪榜,做了對照組。後來妳們討論起各自看展的理由;南姑娘或為參酌他人技巧、設色、構圖;北姑娘說純粹休閒;她們說妳近於學術研究。呵呵,妳自己倒沒想過這問題。有時只是順服於從頭到腳的密謀,彷彿叛逆著什麼;或永遠儲備在靜止處起跑;進入喧囂,換取之後的寂靜

 

載妳們到故宮後,北姑娘老公上半天任務完成;妳和南姑娘都給100分讚譽(水水北姑娘,妳聽見沒呀)。回旅店梢事休息,電話聯絡。海弟爭取相聚時間,選日不如撞日,晚上一道吃牛肉麵去。三姝先在房裡推演一番──屆時go Dutch。有海弟載方便許多;今春發百年清燉牛肉麵店裡,哇哈哈!見面不相識──說是他們彼此和照片都不怎麼像。黃副總經理幽默有趣,畢竟江湖歷練過;說起話來四兩千斤,沒有人持反向意見。他宴請了你們一桌子人。之後海弟推薦喝苦茶;好有味的苦啊!妳努力品嘗,再來幾粒甘草梅壓底回甘。陸續道再見。妳想去華山文創園區,海弟好人做到底。

 

晚上的園區稍顯模糊看不清;但妳已有好幾處老菸廠、酒廠改裝再利用的參訪經驗;之於那氛圍、形式、種種操作程式有幾分熟悉;妳仍偏愛那種被濃烈歷史細胞包圍,並整個人沉沉墜入其間的感覺。海弟說曾有一次一個人在那兒吃飯;妳和南姑娘都不信;不帶個妹也太浪費了齁。哈哈,開開他玩笑,然後聽他力可穿牆的爽朗笑聲──他的招牌,也真能解憂呢。改天找個日間再來唄。

南姑娘要吃冰,海弟一路開向華西街。喔喔,龍山寺附近,你們一行三人刻意將腳步放到最輕,希望不打擾已縱橫交錯、呼呼入睡的遊民。一路都是味道──夏天薰蒸出、不可細說的駁雜;有時已經非關清洗與否的層次了。

站壁、攬客、交易……你們甚至因為有海弟壯膽,探入那條柳巷。妳心裡著實緊張卻故作鎮定,眼睛不敢亂瞄,怕一個不巧,萬一被挾持,或興師問來意……要走不出那條甬道了。店招桃紅艷粉,名字令人莞爾;很好懂啦。海弟說曾跟日日春工作者有些接觸,不會以異色眼光看待他/她們;南姑娘辯稱有些兇神惡煞是不爭事實,剝削女性皮肉錢的所在多有。說的都對;妳心裡浮起凱文.卡特(Kevin Carter)那張獲得普立茲新聞獎的攝影作品《飢餓的蘇丹》;只簡約旁觀,不作細部描繪、不批評,就好。

回到旅店,夜深如春歇。分別和海弟來個big hug,互道珍重再見,明兒個北姑娘有任務,無法陪妳倆;米羅在歷史博物館候著,會有六月夏荷開滿的畫面映襯吧。

 

帝爾s,妳們在溫差裡震盪──室內外的、心裡的。

 

 

行北行--之三

 

後來~

荷豐水月花影缺,南海路上心徘迴。

米羅天真任顏色,線條縱橫胡不歸。

道是人生無盡意,行北行來歌別緒。

 

為了行李究竟直接寄存北車,或暫放旅店,妳們踏出門又往回走;又,

取消念頭。最後決定仍放旅店保管。

熱島效應發威。一面慶幸毋庸面對下雨可能造成的狼狽樣兒,一面揮汗。

南姑娘說有人建議她非得進228國家紀念館參觀;上回看畢卡索時,

妳已仔細瀏覽過;這次再陪她晃一圈。

類同於台大校園的部分建築風格;殖民主到底留下些值得觸撫再三的脈絡。

寬窗台、簡約鋪陳的細石紋和雕刻;縱局部繁複、精密者,也沉沉沾染著歲月圖騰,不突兀、不搶白、不喧囂。許是因為全編進了228符碼;上二樓的梯廳稱得上富麗,卻被厚重的地毯消音──上下梯階時,每個人思緒裡的渴望或脆弱,實難以從腳步聲解讀。

上次妳拍了好幾張迴廊光影和一樓主建物闡述的語彙,這次純粹觀看;幾個斗大文字仍令妳不忍卒睹:剝奪生命權、遺書……等等,有些妳以為聽見的聲音,成了正在萌芽的概念。而妳,或更多參觀者反而正踐履戒嚴時期的闇啞;尤其在面對「施儒珍之牆」之際。

呼~還是暫把些回憶驅逐出境唄。妳們在歷史側面捕捉身影、光線,甚至玩鬧一陣;這無非是日後織綴記憶最上等的針黻。

 

早餐的份量夠撐;趿著被日頭蒸騰得幾分不穩的腳步,像避難;妳們爬進歷史博物館二樓,找到面對荷葉田田,靠牆且靠背的位置。服務人員因為妳倆的低消費額,一下要妳們換位,一下要妳們空出一張小桌給隔壁去併桌。哈,人家隔壁還不領情咧。沒有荷花開滿的迎面風景,卻有清風徐徐;那股舒服勁兒,讓妳們都遺憾北姑娘不能同享。

嗯,「荷豐水月 藝文溝通CAFÉ」長方形不夠寬敞的小天地,恰好收留了妳們的疲倦。音樂輕洩,妳放任一方心事漂流。對面靠窗小圓桌一對年輕男女愉快暢談著;另一桌,一個小男孩斷斷續續玩著手上的ipad;妳想像他的家長在現場否?大人們以什麼樣的心態為孩子規畫假期?又,孩子自己有什麼起心動念……噢,妳專愛胡想些不著邊際的事,心裡有戲演個沒完。

再賴著不走,米羅要請妳們吃閉門羹嚕;不能辜負兩張北姑娘送的票,正如昨天她老公埋單的一桌美食佳餚,妳打包帶走的一袋;早知道當夜宵吃掉就好了。

 

 

《女人.小鳥.星星》;胡安.米羅(Joan Miro)多半創作於19601970年代的作品。他的女人和雷諾瓦兩碼子事;米羅的女人沒有固定形體、曲線,沒有光可鑑人的臉龐容貌。哈哈,妳相信自己有機會成為他的嬤逗;比極簡更極簡,妳挺樂意他只用線條隨意勾勒出女性乳房;最好直接用兩顆星星點綴,可美呆哩。

南姑娘告訴妳一位頗富盛名的學院藝術家,關於創作展覽後,作品無人肯收的趣事和窘境;展場米羅一幅麻布展品,若非寫上作者名姓,恐怕會被當垃圾掃進回收箱裡。世事的荒謬和邏輯,誰可能被誰玩弄於股掌之間,並不絕對。妳想像自己某些限量版的生命質素:關於人的、女人的、日子的……米羅說他的作品「像首由畫家譜曲的詩」;妳偶爾寫詩,不那麼正經八百。南姑娘則大有靈感,準備回去讓小朋友玩玩線條。是呀,如果像她解說米羅那些線條畫的處理方式,玩起來肯定不亦樂乎。然而,林懷民《行草三部曲》布景裡那縱情北南西東的墨,更容易俘擄妳;或者任東西文化在一時一地隨意碰撞,就得賞畫觀展的極品。

妳注意到米羅除了米字所象徵的星星之外,幾乎每幅作品都畫上圓點;

大小不一、多寡不一、顏色不一……。圓,一如傳統中國冀求的圓滿;對田野著迷的米羅,潛意識裡也有這麼一個宇宙觀麼。

 

尾聲。腳步突地留戀起來,心情旖旎未褪;妳們趄趄列列往回程射箭,一面規畫下次再聚時種種可行項目。妳巴望南姑娘一道先搭到台中,她再繼續向南;這樣妳們還能聊兩個鐘頭( 哪夠)。她擔心家人去車站接她時間太晚;那,就,北車站互道再見。都買了個鐵路便當,趁車沒來,妳們孩子似地吃將起來。妳的車先來,一躍而上,連和她擁抱的機會都沒有;兩手更是忙得不可開交──又是車票、行李;又是沒吃完的便當…..

就坐後,殘羹剩飯更好一會兒才吃完;心情跳車,不願安靜坐好。噯,和欣;很久沒搭嚕。票價$140,載不動許多風絮。之後妳再轉乘往市區接駁車;豪華座艙外,夜景閃爍;或是因為累了,彷彿出入於虛實之間的迷離,加速了妳想儘快到家的熱切感。南姑娘貼心地來電問抵達否?她正經過員林。第三部曲,於是妳叫部小黃,直奔;不打折,$195

 

像金曲得獎者要謝的名單一長串:請妳們吃義大利麵的B女孩;點一桌妳尬意呷的陽明山美食的北姑娘和她老公;南姑娘的朋友黃副總的金春發清燉牛肉麵;海弟推薦的苦茶和迢迢載送的溫情;南姑娘三天同居關係……呵呵呵;我還要。下回請來我城,起碼一壺茶伺候。

 

 

帝爾s,蘇力颱風報到前,來呼喊;夏日萬歲!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其正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9/18 09:33
揮灑青春年華,北遊,彩繪,留待他日回味.
人日(alicechc5757) 於 2013-09-19 09:44 回覆:

確是;都沉到記憶的甕裡,等著發酵。微笑

 


牛仔3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8/05 00:57

今天看書時看到[...xx人日日...]

竟然想起妳 思念起妳

問候 常在月落日昇之間

難得如此長的日記三則

前兩場 去過

人日(alicechc5757) 於 2013-08-06 17:48 回覆:

好友,一種生成的方式,說不清楚;我就這樣的,人^^

有些人被我暗暗歸檔。嘿嘿,說得文藝腔點就是

--把妳的戶籍遷到心裡了

哈哈,別起雞皮疙瘩,這不過是小”瘋語”,跟洪案沒得比

 

忙了整整一個月,這會兒稍有些閒悠了;晃晃

其實早晃過妳家

其實知道自己嗜趣

37.9度;倒讓人束手無策

妳看我語無倫次便知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