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奇怪耶你,何必硬著陸?....練走summery
2012/05/21 16:23:47瀏覽1399|回應0|推薦141

硬著陸Hard landing ; Hard landing (economics)

愛情硬著陸信仰永鎖住

無人可逃脫續航向遠處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你吐了,相遇後首遭。 

吐了的,會不會是"真你"?喝醉擺爛,不是我的專利嗎? 

晚上10點,從餐廳出發時,至少有接到口齒不清的通知:「現在要回家了。」所以知道得去巷口等你。

12時正,已幫你換上乾淨衣褲拖著你上床聽你低微的呼嚕聲像隻貓咪似地。你弟來電,忍不住抱怨了幾句。奇怪耶你,幹嘛喝成這樣?

 

【愛情硬著陸】 

上回見你醉,是群功成名就的老友硬拉著去KTV。剛認識不久,那時剛開始實施你提議的定期相約日。雖不喜燈紅酒綠還是接受邀請。去了,才知大夥應是想幫你與某女仕牽線,不知哪冒出來個老姑娘跟著出現。 

想來都爆笑,幸而配對落單的小姐大方,獨唱了許多首歌,歌喉不錯。 

總之,在高中老友們的轟烈氣氛下,你醉了,忽地冒出一長串國台英合體的國罵,罵的是自己,昏沉中對失態很是不滿。 

「還是我來開車吧!」你低聲咒罵後答應了。我不熟悉車況與道路,你勉強撐著精神,撐著,一路勉勵:「不急,不要怕!慢慢開。」 

終於龜速到了地下停車場,你立刻親自下來倒車:「因為許多人不太會倒這格。」 

待撐到床邊,隨即成大字型呼呼睡去。浪漫的夜,就此報銷。

但那回你並沒吐。 

常在北海岸夜遊,共看星斗談天說地,買罐特大的Asahi, Kirin, Sapporo, 或是台啤分享。 

一回在飛行傘盛行的萬里,下了山丘,臨檢酒駕的警察就在那裏。我說:「還是我來開車吧!」,雖已喝罷許久你沒有把握,答應了。夜裡其實車流不大,我們隨即便被攔下,你還笑嘻嘻地說,警察先生啊,你看我們多乖,改由女生來開。黑暗中,我蹲下猛找駕照,你拉著我起身,再醉都知道不能先擺出敗者的陣仗。 

那次橫越台灣北部回到你家,你也是撐著,然後睡得香甜。 

只是睡得香甜,沒有其他越軌行動,或是瘋狂舉動。你的瘋狂,屬於清醒時分。

 

【信仰永鎖住】 

錯覺導致的柔情蜜意,太常讓對方措手不及。是衝動,更是經驗法則裡因恐懼而產生的效應,我若即若離,卻又魂縈夢牽。錯亂的童年、混沌的青少年,或者是迷失的青年.....已懶得為自己找理由,或聆聽其他泛音殘響。"硬著陸"事件,想來許多人都熟練。 

只想活在當下,當自己,不被社會約定俗成的體制制約。是因為這樣,你特別喜歡滿腦子怪想法的老姑娘。 

當我們為個謝師宴師母是否應該出現討論許久,熱切,疲乏了。你需要空間,我如許感知。 

是的,承認喜歡一個人走路的距離感。除了與你,往往偏好獨行。 

但所有與人共享的歡愉,必須通過你。若只需通過你,鎖住信仰似乎變得輕而易舉。難是難於,萬一此路不通,前程在哪裡? 即便曾經刻意各上各的教堂,我還是分不出信仰與愛情的界線。 

想像中,你呼了我一個形而上的巴掌,並說:「信者恆信,@@##&&**...  

能相信你言一直愛我嗎?但謊言也成為許多人生活的一部分。謊言的顏色,自由心定。你看來白的謊言,我眼中汙濁如嘔吐後的穢物。 

你一向在乎自制,再多歡愉至大只是昏睡。十年多了,為何今日才吐? 

一個圓體在馬桶邊兜轉著,拾起,竟是個完整的草菇。我猛地笑出。 

再扭乾第五條濕毛巾擦淨你的不滿,其中兩條完全變色,一條直直被你落入馬桶。或許忠實讓你苦悶;或許,對每個不甘踏入凡俗的靈魂而言,真相,最難被真實面對。 

想像中,你的困境來自於我對問題的硬著陸。無可選擇的孤注一擲。 

你又衝去馬桶邊,彷彿這類哲學哲學論證,不過狗屁倒灶。 

相處時,重點不在於對方相信幾分,而在於願意愛你幾分,更在於,你怎去驅"使"愛的產出不是一顆沒有消化的草菇? 

近個把月為了信仰的朝聖贖罪行,你把空檔都計劃滿溢,從沒貼近大台北的土地如許。偌大的背包,重量不如你身上背的一半。你揉著膝蓋,我撐著背痛。 

我需要視覺記憶,醜話說前頭。無法自制的攝影只是為了個做作的嫣然回首。

 

【無人可逃脫】 

仔細想來,誰沒有罪?沒做過傻事? 

嚴格管教一個孩子幾近虐待有罪,寵溺使他犯罪也有罪。需要多大的義讓一個人泯滅親情?需要多小的愛心讓一個母親棄孩子的未來不顧?需要什麼程度的私心,人可以理直氣壯維護自己生活的尊嚴與平靜? 

想像中,怪客也呼了我一個形而上的巴掌:「想那麼多幹嘛?」 

上輩子的、或血流裡的原罪與傻氣,仔細想來,都曾經以某種型式讓他人受苦。 

有意或無心的苦,無法經由行路帶來的肉體負荷贖回,朝聖是走給上帝之眼的。正如那些古老傳道者孤獨的步伐。只是多了walkie talkie, 好讓步伐永遠超前的你,放心於我。 

總之,次日,你只想搞清楚糊塗間是否有啥行為異狀? 

我想了起來:「嗯,靜謐的夜裡,當我走向你時,你在巷口面壁而立,左手摟著電線杆,轉身向我歡呼著說,我終於尿出來了!」

天啊!知識份子不是只有以前白色恐怖時期出國前例行到警總邊才會這樣作嗎?~~那是我的第一個反應。 

你大驚,忙去翻昨日的西裝褲,聞了一聞:「好險沒尿味,應該是醉話。」 

「不,我認為,最有可能的是,你是拉開拉鍊尿的!」 

語畢,老姑娘狂笑出來。

整夜胡思亂想,都還不如這一""的頓悟。 

「什麼悶酒?」清醒的你臭罵著:「因為指導學生口試表現突出,其他委員讚譽有加,太高興了一時不慎空腹混酒。」 

好吧,算我小說讀太多。的確,悶酒從來不在你的行為模式中。 

至於傻事,則存在於我們每個人的記憶當中。願它們,永遠都是記憶而已。 

客廳傳來你的大笑:「趕快來看,總統又被你的偶像美青姐姐當場罵了。」

 

.......【續航,向遠處】.......




p.s. 以下均以Lumix DMC-GX1+ Vario 14-42mm F3.5-5.6 ASPH (電子變焦餅乾鏡)試隨走隨手拍攝

愛情硬著陸,信仰永鎖住 朝聖戀走τ :挖子尾公園--水筆仔公園--忠二街

朝聖戀走τ 之瑣碎記憶 朝聖戀走τ :挖子尾公園--水筆仔公園--忠二街

埃及聖鹮與招潮蟹落入CMOS的那天 朝聖戀走σ ...繼續練,隨手拍...大太陽時要用A or S mode, EV, IA! — at 五股.

我不是""....我很口愛 朝聖戀走ρ — at 大佳河濱公園

迷霧森林....一個男人的所謂浪漫 朝聖戀走 π — at 二子坪.

總是習慣卑微, 相信困難, 注目著不可能的方向 朝聖戀走 ξ : 除了上天, 我們從來不需要誰的肯定

續杯酸雨桐花醬。愛在苦中循樂至 朝聖戀走 ν : 沒有太多人相信我們會一直走......但每回你起身說走時, 我欣喜跟隨....純淨的跟隨, 改變了前行的內在 — at 鵝腳格山.

台北桐花祭: 春雨葬花難預期 朝聖戀走 μ — at 猴山岳登山口.

( 創作小說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bertineproust&aid=6476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