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向林書豪借字: Linmortality, 不朽 【我的職業。病】
2012/02/20 19:53:05瀏覽1553|回應0|推薦155

拒絕Botax與電波拉皮雷射去斑,是因為老美女不需要虛假美感來膨脹面子,更是因為捨不得花沒有意義的錢,還因為,男人嘻嘻笑道:「我也有斑有紋啊~~沒差吧!?」並照舊捧來一杯他稱做"我的黑色卡門"現作的卡布奇諾。 


但說真的,是因為頑固,是因為看見更大的苦難,讓人越來越覺得身邊瑣事實在"藐小"。 

林書豪小弟今日對小牛隊一抹上一場壓力下的紊亂失誤,這種不凡,來自家教與信仰的"頑固信念",讓對昆德拉《不朽》(Immortality)這個議題與原著深深著迷的我,也想向Jeremy Lin借字,好讓這樣的頑固信念來個Linmortality不必借膽,想清楚正義的邏輯後,哲學與宗教,努力與堅持,就能生好膽。 (但尼克隊實在應該好好檢討,全靠一個拼命新星,耗盡他的體力,絕非長久之計)

不朽 Immortality

沙利竇邁Thalidomide 造成了許多生下來便"五體不滿足"的四肢發育萎縮畸形,但是尼加拉瓜Tony Melendez 因能寫能唱得獎無數,德國更出了個國際知名的男中音Thomas Quasthoff,英國甚至曾在2005-7年於TrafalgarSquare 為畫家AlisonLapper 立上雕像。 

這些帶有Linmortality頑固信念的勇士,讓人不熱血也難。 

 

【楊育正醫師交接馬偕院長感恩禮拜就任辭】....典範的形成並非一日

急請台灣人挺楊育正醫師,懇請數字週刊多積功德

被俗事纏身的恩師來電關心時,我說:「看過您的屈辱後,發現自己的痛苦都萎縮了。」

「這才是一個intellectual面對問題的態度。」 

老師這樣讚美其實其來有自,讓我深感慚愧。 

生病當時治療讓人越加虛弱,迷迷糊糊又渾身痛苦,在三人房聽mp3忍耐良久後請一群訪客停止喧嘩時,被圍攻了:「要安靜就去住單人房..##$$%%.」,直到我說:「都是女性,你們家人也是病人,何必如此?」罵聲稍歇。不想拿特權施壓,我了解他們是面子問題。昏沉間哭笑不得間發了簡訊給恩師訴苦,平日寫信言簡意賅的老師,幾乎在第一時間便回了關懷。 

好笑的是,那陣子藥吃多了,缺乏專門做腦袋磁碟重組的"快速動眼期"(REM)~男人拉著去看的電影,講過的電話~都很難在腦中清晰記錄。所以連發給老師的簡訊也是事後發現,才知道曾經像個胡鬧的病患,非常不好意思 

而這還算是名正言順的訴苦,其他時候,三不五時,老師便得讀一封我瘋癲中寫下的慘絕人寰的感想信,再繼續鼓勵一個情緒不穩的更年期女人。而這個情緒不穩的更年期女人,方能繼續是兩個男人的支柱。 

後來偶然讀到網路怪客朋友po文,才知迷糊間,我接了他的電話大放厥詞,事後居然忘個精光。他趁我糊塗,凹說我答應送他兩百萬 ︿︿。 

某回,竟意外與老病人丁姐並排在隔壁。她沒有查覺,隔著簾子聲音我一聽便知。 

當初只是受醫師朋友所託診斷、轉治,但她卻每回見到都說是"救命恩人",一個擔待不起的感恩。 

偷偷遞了紙條關心,來回寫了些如何處理問題的字,並請她保密我的身分。丁姐很慎重,居然連來探視的我明明也認識的老公都不提。經驗告訴我闖過五年關卡的丁姐那時狀況並不樂觀,很難過卻不能說什麼。而她再度寫著:「我一直認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想,她自己是平靜且明瞭的。 

正是這些如老師般的虔誠信眾的鼓舞,讓我無法停歇必得自我鞭策。 

跨年夜,醫師好友告知丁姐不久後過世,但她走得滿足,因為多出來的這幾年,讓她有機會看著孫子長大。 

丁姐也有Linmortality,每次就醫都是自己開車,面對困境,依舊昂然過日子的鬥士。 

【海德堡,凍+涮】

海德堡那回風雪中開窗飆高速公路,是老美女整年來唯一感覺不到潮熱的三小時。

 

發冷時打擺子,潮熱時渾身刺痛,每小時來個幾輪。我居然變成醫治過的病人中最嚴重的一位。為了不讓腦袋變漿糊影響工作,雖有藥物卻不能隨便吃。那時給聰明的醫學生或住院醫師上課,常常會思緒中斷,心中著實難過~不是因為沒面子,識熟的人都知我太不在意面子~而是無法清楚思考,影響到上課品質。 

但職場不是個適合掉淚訴苦的地方,家裡也不是,朋友姐妹也不是,現在回想起來,艱困的成長過程讓我厭惡在公共場所掉淚示弱。 

可憐的老師,應該是在師母諄諄敦促下,更擴大了他身為良醫的本能,一直接納我的小我困境,胡言亂語訴苦,再引領著我回思緒正途。 

醫師朋友紛紛揚起了眉,抵抗力最爛的時候,居然還在醫院趴趴走,堅持能給學生上的課一定不要停下來,也堅持醫院各類評鑑需要我的地方全力出席。因為各級長官主任給予全力支持照護,份內之事務必完成,更是刻意要留給孩子的"身教" 

還堅持,能夠去的旅遊絕不缺席,那是一個母親與妻子能為家庭所冒的險。以致擠下班時間東京地鐵,被狠狠一踩留下腳趾大血腫,這傷口,每天都因變形的指甲割傷而流著血,一年半了,還沒法痊癒。依豆行時,正逢酷暑,兩個人撐著我走走停停,除了抗議娘拍照時不改三八姿勢外,孩子毫無怨言。 

伴我,一千零一夜 【九份】

【與踊子共舞伊豆 】 費盡苦心不要走的踊子步道

Izu。日日夜夜【伊豆】

浮光老師讚美過的那朵荷花,之所以躺著照,正是因為拖著病體想督促自己運動,坐著都發暈,差點沒掉入植物園池子,插在爛泥中間當個稻草人。乾脆裙子一撩,半躺下來。

所有的虛弱都是幻覺....這是那時一直給自己的銘言。

知道老師是基於同情心鼓勵,很感恩。而這位攝影大師近日與石頭奮戰的那股頑固勁兒,雖然想了好幾個口號去嚇嚇他要善待自己,想來想去,其實是五十步笑百步吧... 

抬頭挺著就會是力量──給搏土的人們

大病初癒因故頓然失去信念,追求完美的自我不斷反覆壓榨自我,恩師以一句"I believe you are on the right track.",支撐著那幾乎粉碎的日子。腳趾彷彿人生縮影,每走一步都會痛。 

Linmortality般的"敗中求勝、強人中點入籃板、顛仆再起"的頑固信念,或許除了籃壇體壇,除了周邊概念股,除了運彩,也可以帶給所有經驗過低潮、否定、病痛的人。 

前陣子把病中支撐自己的攝影集轉給了恩師,請他轉給任何需要的人。是因為看見老師受的屈辱,是因為他人的慘禍,學會從制高點看人事更迭。 

曾經滄海方為水【屁眼非女愛台論】

天天照舊走路天天處理流血腳趾,不同的鞋子造成不同的出血點,但我們,從不必因而卻步

 

 

( 心情隨筆心靈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bertineproust&aid=6135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