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海德堡,凍+涮
2012/02/18 22:03:54瀏覽1500|回應0|推薦111

開快車在城堡之路(Burgenstrasse)上加速時,不是不明白,海德堡Heidelberg與紐倫堡Nuremberg正好在德國腰帶的西東兩端,一天來回還要趕著晚上一場紐倫堡歌劇實在貪心,何況,那幾日,德國幾乎都籠罩雪中。

 

沒辦法,愛上一個急行軍。從他提議要春節期間要去拜訪華格納(Wagner)與荷索 (Herzog) 的巴伐利亞之後,地圖上路線越畫越長,預訂的點越標越多。

 荷索《天譴》....瘋狂的初始荷索~ 張眼作夢,看盡世間的失敗英雄論者荷索《納粹製造》Invincible 

這麼多年來,急行軍越來越把旅遊的時間榨得一滴不剩,每日回到旅館,襪子一脫,唉唉呦呦連好幾個怪聲後便累得呼呼睡去,留下竊笑不已的孩子與我。

而海德堡是大學城,是學生王子的所在,店面都很有低調親切的氣質。 

從舊城區 (Altstadt),走老橋(Alte Brucke) 過涅卡河(River Neckar),城北更有著《哲學家之路》(Philosophenweg)。這條號稱哥德 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1749 -1832)、詩人艾森朵夫(Joseph Freiherr von Eichendorff, 1788-1857) 都曾在此路徑散步沉思,汲取靈感的山路,比起稍稍商業化了舊城,的確靈性十足。


檢視較大的地圖

不過,除了匆匆一涮,海德堡更讓我們熱涮之後,被凍成三條冰棒。 

那是命運的停車場,在單行道眾多的舊城找停車位費去不少時間,為此,這個附洗手間的停車場讓人寒天裡感激涕零。直到於老店享用豬腳美食,走過「哲學家之路」,逛完老城區,駕駛出場時車窗搖下付費後,這租來的車窗竟然搖不上去了。 

搖不上去,寒風陣陣鑽骨而入,路邊拯救多時還是只搖回1/3。眼看天色漸暗,領隊一聲令下:「雪衣、手套、圍巾穿回來,我們得露天上高速公路了!」 

冰雪紛飛入車,三個人一路齒牙抖動全身起乩,就這樣兩個半小時飆回紐倫堡市邊的Schwabach,再坐火車往市中心歌劇院去。 

不放棄,急行軍領隊就是有這種特質。等火車時,領隊已與Herz在紐倫堡駐點約好次日換車。 

掉了聖桑(Camille Saint-Saens )《參孫與大利拉》(Samson and Delilah)的第一幕,坐在歌劇院裏面,從螢幕聽到愛人喜歡的那首《我的心為那聲音開啟》 "Mon cœur s'ouvre a ta voix " ("My heart opens itself to your voice")

 

一個即將背叛愛情的女人,卻能用溫柔的歌聲讓英雄沉睡。音樂完全呈現出蠱惑的氣氛。十年前,在國父紀念館視聽室,每次都是匆匆抽空,一周相約一兩回看遍當時館藏。 

就是在那時,領隊說,感覺好像"參孫",聽了這曲《我的心為那聲音開啟》,便感覺安定,沉沉地想入睡。 

一直以為當年領隊是拿來當作打瞌睡的笑話藉口。直到這次,行前照慣例預習每齣購票的演出時,再度說了一模一樣的感覺,才知的確當真。 

「在你身邊便感覺有睡意ㄟ」~~再經過個大半年終於了解,這句賴在我身邊說了多年的夜晚獨白,並非嫌老美女無聊。只顧著讀書上班的我為什麼一直沒聽懂?人往往追求激越,忘記平淡平實才真正可貴。以致總擔憂,我們的愛會不會走向平凡。 

舒服沉靜,定心的感覺,是領隊本體感覺追求的崇高境地,也是心目中兩人關係的至高讚美。 

歷經一場凍涮之後,家人更為緊密。人世亦然,忽寒忽熱冷暖自知,對於將至的顛簸路面,已經無所畏懼。 



↓舊城 ↓↑老餐廳 Zum Guldenen Schaf  於Hauptstrase 115號, 中上價位, 一流服務與餐點 



↑大學城 ↓ ↓舊橋 ↓哲學家之路可俯瞰全城

↓ 既涮過, 也凍過了的來時路, 與將至的風雪....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bertineproust&aid=6129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