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走過陰森幽谷
2009/11/29 00:13:33瀏覽2517|回應20|推薦146

失聲

高縣學童細菌感染死亡非感染H1N1病毒

南部9歲男童死亡與H1N1疫苗無關 

 

以唱葛利果聖歌(Gregory Chant) 聞名的Santo Domingo de Silos修道院外的墓園

記得是在西班牙中部的大草原,我的朋友PACO開著BMW橫衝直撞入一塊又一塊向日花葵美景中,而PACO的老婆ANA不斷柔聲勸導他慢一點時,我第一次相信,原來西方油畫中的"上帝之光"是存在的。 

廣闊的草原與乾燥的天氣,才能有大片大片鑲著金邊的白雲,讓人在軟弱無助時,相信那是來自"上帝的守護的目光"。 

【天主為什麼捨棄了我】 

成長過程中你有多少次站在窗前,想著是否跳下去便一勞永逸?又有多少次,面對永不停止的苦難,你懷疑過上天是否公平?是否真正看顧? 

高雄縣那瑪夏鄉那位丈夫被當鹿槍傷枉死、長子卻又在H1N1疫苗注射後一周後,因感染鏈球菌腦膜炎併發中毒性休克死亡的婦人,一定也充滿類似的苦痛。我替這孩子與他的家人哀禱,也請大家相信醫界醫師的醫德與技術,沒有人會拿同胞安危當兒戲。自己醫院都有行政同事受託,悄悄來詢問孕婦是否真得應該打新流感疫苗?可知還有多少人對政令宣導充滿懷疑不安。 

懷疑政府,是長期受到欺壓的民族的特色,也是民主社會人民應該有的權利。 

但懷疑上天,卻是一種對於人生無法掌握的深沉痛楚。 

我始終記得耶穌受難之前的悲嘆,在明知死之將至卻必須背負人類的罪赴死的當下,他在十字架上說了這句話:「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為什麼捨棄了我?」旁邊站著的人中有的聽見了,就說:「看,他呼喚厄里亞(天主, Eloi)!」有一個人跑過去,把海綿浸滿了醋,綁在蘆葦上,遞給他喝,說:「等一等,我們看,是否厄里亞來將他卸下。」[瑪爾谷福音]) 

我的天主,你為什麼捨棄了我?」這句話來自聖詠(詩篇)22(Psalm22),出現的時間在猶太人被巴比倫人拘禁之前(擄前時期),有人說主要用於病重者求痊癒的祈禱,但是它的主禱者卻是一個被敵人羞辱欺侮者的掙扎:「成群的公牛圍繞著我,巴商的雄牛包圍著我;都向我張開自己的嘴,活像怒孔掠食的獅子。我好像傾瀉的水一般,我全身骨骸都已脫散;我的心好像是蠟,在我內臟中溶化。我的上顎枯乾得像瓦片,我的舌頭貼在咽喉上面;你竟使我於死灰中輾轉。惡犬成地圍困著我,歹徒成夥地環繞著我;他們穿透了我的手腳,我竟能數清我的骨骼;他們卻冷眼觀望著我,他們瓜分了我的衣服,為我的長衣,他們拈鬮。」。

聖詠第22的分段各是"哀嘆(經文1-11)→哀嘆(經文12-21讚美(經文22-26讚美(經文27-31"。許多人相信耶穌對於這首聖詠不但熟悉,且在十字架上時,他說的應該便是聖詠的第一句看似絕望的話語:「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為什麼捨棄了我﹖你又為什麼遠離我的懇求」,但未說出口的卻是其後更長的讚美禱詞:「上主!請不要遠離我,我的勇力,速來助我。求你由刀劍下搶救我的靈魂,由惡犬的爪牙拯救我的生命; 求你從獅子的血口救我脫身,由野牛角下救出我這苦命人。….. 整個大地將醒覺而歸順上主,天下萬民將在祂前屈膝叩首;因為唯有上主得享王權,唯有祂將萬民宰治掌管。也有人甚至認為,這首詩篇已經預言了耶穌受難的過程 

作家張曉風曾以聖詠第23篇中『行過死蔭的幽谷』來形容疾病手術的心情,而許多人也在受難當下想起這首聖詠:「(達味詩歌)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祂使我臥在青綠的草場,又領我走進幽靜的水旁,還使我的心靈得到舒暢。祂為了自己名號的原由,領我踏上了正義的坦途。縱使我應走過陰森的幽谷,我不怕兇險,因你與我同住。你的牧杖和短棒,是我的安慰舒暢。在我對頭面前,你為我擺設了筵席;在我的頭上傅油,使我的杯爵滿溢。在我一生歲月裏,幸福與慈愛常隨不離;我將住在上主的殿裏,直至悠遠的時日。(天主教思高聖經學會) 

或許你比較熟悉的是這個版本:「主耶和華是我牧者,我必不至缺欠,使我躺臥在青草地,領我安歇水邊。祂使我靈得著甦醒,時刻扶持看顧,因祂榮耀聖善尊名,導我行走義路。雖然行過死蔭幽谷,我也不怕遭害,你杖你竿都安慰我,因你與我同在。敵人面前你又為我,擺設美好筵席,你用聖油膏我的頭,使我福杯滿溢。恩惠慈愛必隨著我,一生一世不斷,我必居住在主殿中,直到永永遠遠。」 

這些流傳兩千多年的聖詠始終陪伴著苦難的心靈,即便是與古時相比醫術精進生活富足的現下。社會越複雜,人心越加孤單。而喪親與背叛的驚懼,更是無分古今。

【上帝的光】 

Discovery頻道曾經播出南非武官一家人被陳進興挾持的經過,南非武官卓懋祺的一番話讓我至為動容,身經百戰的他說,信神那麼久,他是在家人挾持、女兒被槍指著時才首度感覺到了那種深度的『行過死蔭的幽谷』的恐懼。在恐懼的頂點,他們開始大聲朗誦聖詠第23篇多次,奇怪的是,而後一種近乎勝利(triumph)的感覺讓他平靜下來。他開始與歹徒談判,並成功地說服陳進興讓他替代大女兒站在他的槍口之前。

一首簡單的聖詠,隱含的力量如許龐大。 

對於十字架上的耶穌,天主後來出現了嗎?我想,天主只會以耶穌或義人了解的方式出現。 

對於缺乏靈感的詩人,或是對著白紙發怔的畫家呢?真理與美的信徒又該如何尋求慰藉? 

後來,上周某個充滿陽光的午后,我在植物園的池中,看見了比西班牙更璀璨的陽光,它鋪覆在仿古的雕樑紅壁之上,繾綣落入我的鏡頭,用上帝的筆說著屬於信徒才懂的那種感動。願失去生命的孩子安息,願母親的痛安息,願驛動不安的靈魂,也得安息。

Santo Domingo de Silos修道院僧侶唱的葛利果聖歌(Gregory Chant) 以其無瑕純美、善於治療失眠聞名,(請點入提昇畫面的水準)

音樂為韓德爾彌賽亞之羔羊經Handel, Behold The Lamb Of God (from the Messiah)

( 興趣嗜好攝影寫真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bertineproust&aid=3540827
 引用者清單(1)  
2009/11/29 21:34 【奐想練習曲第一號】 [在流光中]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燁子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懷念與敬仰
2009/12/04 18:12
殘荷,對比著茂盛的美麗風華。殘,就成了一種懷念與敬仰。人生也是。
■♀醫楊曉萍(albertineproust) 於 2009-12-11 17:46 回覆:

的確, 不圓滿的人生才是真切與深入骨底的


taiwanmicke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有魔幻寫實之感
2009/12/02 10:00
每次看到這種圖文,就讓我再學習一次寫作和攝影的心境真的很重要!!
■♀醫楊曉萍(albertineproust) 於 2009-12-10 19:41 回覆:

我喜歡被稱魔幻寫實.....很文學哩

因為自己很沒有想像力,惟一長處是"嗅覺尚佳",文字常魔幻不起來


林錫銘‧攝影筆記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天天都在成長
2009/12/02 05:03

日前與2009普立茲獎得主DANMON WINTER有一個對談;我欣賞他在拍攝得獎作品歐巴馬過程中,他曾經開始沒有方向......但是每天都是學習、都在進步......

長今的這篇攝影,我也看到所謂的自我學習、進步成績。妳是絕頂的聰明,還能觀察而運用自如.......不得不說;佩服.......

這就是;看.......的開始,而這一步,往往是攝影好壞的最根基。


■♀醫楊曉萍(albertineproust) 於 2009-12-10 19:38 回覆:

我不可以絕頂啦....就是愚公移山慢慢琢磨, 還有常讀你寫的技巧

日前與2009普立茲獎得主DANMON WINTER有一個對談;我欣賞他在拍攝得獎作品歐巴馬過程中,他曾經開始沒有方向......==> 老師能否具體教我們Damon Winter 的方向那一電您最激賞, 好讓老學生我也有機會再進步

   


史瑞克1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長今ㄚ長今
2009/12/01 16:55
孕婦該不該打流感疫苗??
■♀醫楊曉萍(albertineproust) 於 2009-12-01 17:04 回覆:

H1NI疫苗孕婦要不要打?

報告大大您, 請讀這我已經寫了的報告

http://city.udn.com/3591/3701589?tpno=0&cate_no=0

結論: 要打, 雖台灣出產的疫苗沒有孕婦研究畸胎或其他問題,

但減毒流感疫苗現在本就認為安全

最重要的是不打的代價太高, 母子均危

對孕婦本疫苗的風險並不高過其他減毒流感疫苗


舊金山金芭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呼~
2009/12/01 15:58
沒想到水波倒影如讚石閃亮, 真叫人讚嘆其實這種大自然的美才有延伸度啊!
活在當下,精采生活
■♀醫楊曉萍(albertineproust) 於 2009-12-10 19:33 回覆:

沒想到水波倒影如讚石閃亮 ==> 說真的. 沒有偏光鏡是不可能留下這樣的美

要感謝神, 以及發明偏光鏡那個人


黃彥琳~~窒息驚魂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看到……
2009/11/30 23:31

在水中安息……。

當世界渾濁不清時,

人,

更需要上帝的臂膀與上帝的光,

引領我們向前行。

謝謝好文分享。


■♀醫楊曉萍(albertineproust) 於 2009-12-10 19:31 回覆:

平靜的心目光所及都是天籟與聖光

這樣的尋求與自我進步

是一生的功課ㄚ


葉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09/11/30 22:27
你對光線掌握的好棒。全是佳作。
■♀醫楊曉萍(albertineproust) 於 2009-12-10 19:26 回覆:
你對光線掌握的好棒。全是佳作。  ==>  謝謝葉子, 我心花開, 會多努力

Rink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那些相片...
2009/11/30 22:12

真是讓人....驚艷! 


■♀醫楊曉萍(albertineproust) 於 2009-12-09 23:18 回覆:

真是讓人....驚艷 ==> 謝謝, 不是驚恐或驚嚇

我一定會再接再厲


水雲瓶子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
2009/11/30 21:59
照片真是無以倫比的美。
■♀醫楊曉萍(albertineproust) 於 2009-12-09 23:15 回覆:

照片真是無以倫比的美。

==> 妳說的讚美也是無以倫比.....的高舉了

我會再努力


philosopher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猶太大屠殺
2009/11/30 18:00

自幼熟讀妥拉、虔誠的猶太人,在第二次大戰期間,被納粹關進集中營、送進毒氣室,死了數百萬人。他們死前向耶和華祈禱,與耶穌基督同樣虔誠,要嚴肅觀想,不是一個人,不是兩個人,而是數百萬人幾乎同時祈求............最後還是都死在陰森幽谷.............

他們死前心中吶喊:上帝祢在那里!!!???

■♀醫楊曉萍(albertineproust) 於 2009-12-06 22:36 回覆:

http://blog.udn.com/albertineproust/3540827

特別有"提早"回應喔, 抱歉近日職務雜務多

宗教信仰並不是一種現世的"條件交換"~除了"信得永生"是種死後審判的價值外, 我所了解的與猶太教同源的基督宗教並未承諾現世的榮華或平順, 許多治病的故事也是隱喻, 當我們祈禱 on earth as it is in heaven時, 我們要求的是自己的行為與懺悔, [神的引導, 死亡的方式與年紀, 從未在書上被應許

http://www.jcrelations.net/en/?item=775 不幸的是基督教世界長期基於經濟種族等理由, 利用聖經耶穌被猶太人出賣一事, 合理化許多對猶太人之壓迫, 在大屠殺前, 已經有許多驅逐猶太人的史實....這些都是扭曲教義的暴行, 教會或許應該負責, 但宗教本身卻並無此意, 兩千年來太多教會與宗教領袖都利用了宗教....不僅是基督教

http://www.srpska-mreza.com/History/ww2/Jews/Enriko-Josif.html 這是一位奧許維茲集中營生還者的話, 讓我們感謝悲憤並未吞噬每一顆受難的心, 也讓我們學習那樣的心胸與期待

I returned from Switzerland as a believer. I felt a huge change in my soul. There are many Jews for whom the Holocaust made them leave God. They would say: "If that horror happened and one whole people got massacred, then there is no God".

Even Moses told us what will happen. That's the thing. He says, but actually God himself says: "Israel, I will spill you across the globe. I will mix you with other peoples. You will go insane from what will happen to you. And because you abandoned me."

Our forefathers from Israel abandoned God and wanted to be like other people, but the punishment was foretold.

This is what kept faith alive in me.

Already in the fifth book of Moses it is all foretold, and it says: "Across burning furnace" -- and that is the Holocaust -- "I will return you to the Promised Land." That is exactly how it happened. After burning furnaces, we illegally moved back to the lands that was once Israel.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