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為卿狂
2008/05/20 00:02:46瀏覽3567|回應20|推薦139

我為卿狂

'

割草機嗡嗡的殺伐之聲越來越近,我那遍翻草地的手猶豫已久,終於忍不住拔起兩株即將斷送在機械下的野花。那是在山頂的公園。 

回到家,洗淨空了的調味料瓶,插上這兩株得瞇著眼才瞧清楚的小植物。 我翻著最近買的『野花圖鑑』,想認出它們的名字。 圖鑑是依著"花色"與"花瓣數"編排,並經植物學博士審訂,原本長期依賴網路查詢的我,最終還是向實體書的便利性與相對準確度投誠,也回歸一向喜歡的觸感。

起因都是上週,天色暗淡,驟雨乍起,在山頂匆忙照下了一朵半公分大小的花。後來經電腦放大才注意到,雖然一樣有著幽蘭輕吐的嬌美,這朵野花並非原本認定的通泉草。翻遍圖鑑,還是確定不了佳人的真實身份。

'

我像是初見茱麗葉的羅密歐,或是西廂記中的張君瑞,初遇之後,輾轉反側。一週後復回到上回首遇的草地,認出草叢上那幾張曾經掛滿水珠的蛛網,開始趴在地面搜索佳人倩影。

不見佳人,又瞧見一朵微觀級的白花;而數吋之外,上回相伴佳人的草葉也現了身,然則花已然結籽,聲銷跡匿。那麼,就當草葉是茱麗葉的奶媽、崔鶯鶯的婢女吧!總多少能幫忙傳遞些許佳人音訊。我憑藉葉身形體,總算在網上核對出那日的淡紫花名~~變葉山螞蝗。 

認出一株野生植物的名字,具備多少意義?

'

沒有吹噓的對象,沒有好奇的聽眾,或許純然起自習慣性地對生命的敬意,對環境的謙恭、對未知的興致。 也或許,這樣的好奇,會帶領著疲累於現世紛擾的心臟,尋找其他跳動的理由。 

卿本佳人

'

校園去秋為防颱而照例鋸短樹幹,今夏鍾愛的大葉欖仁再度綠意昂揚,但旁邊的那株卻無法再度振作。原本是什麼樹哩?就連校園角落的"北醫老牌沉思者"至今也還想呀想地,想不起來。

'

而野草則是不同的~~草本植物就有如我這「自由業」,流離到哪、落腳到哪,既可軍容壯盛、也能輕車簡從。既是意興闌跚,也是寬心隨意。

當然,這種韌度未必具有「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寬闊意象,但好歹也有做個「壓不扁的玫瑰」或是「打不死的蟑螂」的企圖。 沒有那些受到花圃特意栽培觀賞用植物的虛矯,它們一但離開溫室環境,便會迅速枯老。我的草本人生不是不老是不畏懼衰老

史瑞克曾經給了篇文章連結,國中生的生物研究報告,當草地被犁平之後,第一個長回來的野草,是"黃鵪菜"。推斷原因,黃鵪菜的闊葉貼近地面平行展開,機械走過,往往逃過一劫。我自己的觀察,在北醫的壘球場上,則是以禾本科的植物稱王。越普通常見,越是耐久可見。野草的生存哲學,頗為特別。

'

在校園中尋花,卻悵然發覺,有些去夏野客沒了蹤跡。想是自由慣了之後,不願久待呆板的醫界。憑藉相機的選擇性取景當下,平凡校園植物的微渺光影,也能變幻豐盛的視覺宴饗。注目的光線越是強烈,感受便越是清晰透徹,以及確定。注目的標的越是集中,越能找尋出宏觀下被忽略的姿顏。 

我們是否也能如此注目人生?在"選擇性取景"下,美麗能夠膨脹,而苦感,則不過是生命的提味、山脈上細碎的鐫刻,以及廣闊襟懷間的些許註腳。 

'

山頂來的白花始終沒能找到名字,但在除草機到來的最後一刻,它畢竟隨我回家,數日來在案頭默默相伴。沒有名字的,我的小小調味瓶花,送來瞬間天堂的滋味,簡單以及確定,在它命運的最終點之前。

  • 紫色的花

(紫花醡醬草)

紫花霍香薊

  • 黃色的花

黃鵪菜

  • 白色的花

謎樣的花

  • 紅色的花

  • 綠色的花.....但姑婆芋老了, 也黃了

  • 綠色的野味

'

小螽蟴隔著葉片與我躲貓貓,而小小非洲鳳仙(謝史瑞克)則與小葉冷水麻一道從石縫鑽出,擺脫家花限制。它們,都想要走自己的路。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bertineproust&aid=1880122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水雲瓶子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
2008/10/04 00:15

這些花草是我這鄉下小孩常看到的,可惜我都沒記住它們的名,其中好像有一種台語叫做<參碰>的花。

與妳分享,我很喜歡在樹下往上張望的感覺,尤其是如果經過像妳拍的那棵大欖仁葉樹下時,我一定會那麼做,不知是不是一種怪癖。


台客宅人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真美
2008/05/28 22:32
雖然我也愛拍植物,卻從來拍不出這種質感。貼地的小植物雖然常常被忽略,細看卻都很美很細緻呢。

稻柏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貪吃的我
2008/05/26 19:57
只要想到能分辦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就夠滿足了,也知道這會是多重要的知識。

小帥哥~女人可以這樣過日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可以請問
2008/05/24 21:41
這些照片呈現的影像,甚至比我們在現場看的還要清楚,是那一類型的像機那麼棒?
當您面對陽光的時候,陰影自然就在您的身後了!

管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圖文精彩
2008/05/22 09:36

不只愛看你拍的圖片,每次看你為那些植物和昆蟲寫下的文字,

就發現除了看診外,你還用另一對犀利的眼睛看世界。感謝分享,^^



o.m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就說醫生的微物攝影已至出神入化之境
2008/05/22 07:21

太令人佩服!

別說很多小草又小又細,像土人這老花眼戴上眼鏡都不夠找。

加上那麼多繞口令式的花草名就足夠令人頭疼。

說個笑話:

三角葉西番蓮,有朋友說好吃嗎?結果土人真的跑去採一顆試,唉!不好吃。 被四季果的屬名給唬弄了。

■♀醫楊曉萍(albertineproust) 於 2008-05-28 19:30 回覆:

花眼眼鏡的問題, 讓我想到照蜘蛛時, 旁邊的老先生也興奮來看以為有樹蛙

結果一聽是看不到的蜘蛛, 也是失望離開

許多小花小蟲其實我眼睛也看不清.....正是拍下後放大來看很好玩哩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一草一世界
2008/05/21 11:45

一草一花皆是一世界,

生命之美令人讚嘆

忍不住為您細膩的鑑賞力拍拍手

感謝您也讓我們同賞小花小草的世界

bravo50.gif picture by yuanhu

■♀醫楊曉萍(albertineproust) 於 2008-05-28 19:26 回覆:

進入小花小草的世界

脫離人與人的複雜

也是種幸福罷


七琴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為今狂
2008/05/21 06:44

長今的今啦... 嘻嘻....

怎麼能夠知道那麼多花草名稱咧?!  太崇拜了!!

讓我想起  朋友群中有一個醫生

每次出去  幾步大夥就停下來  聽他解說花花草草

是不是當醫生的人都這樣博學?!

■♀醫楊曉萍(albertineproust) 於 2008-05-28 19:19 回覆:
 朋友群中有一個醫生

每次出去  幾步大夥就停下來  聽他解說花花草草

==> 可能是"葷"的看多了, 比較想看"素"的....

博學?  我是不但沒有, 還謝謝沒被笑愛現

術業有專攻, 俺是台灣沒懂完, 到法國要看七琴教導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花花世界
2008/05/21 03:51

當仔細 把微小東西放大

可看到這麼微美的東西

■♀醫楊曉萍(albertineproust) 於 2008-05-28 19:14 回覆:

細微的美, 也需要被細微的心靈認定哩

謝謝鼓勵


黃蝶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哇!!
2008/05/21 03:12

看來
只拍"小花習作"的黃小蝶也該去買本野花圖鑑才好~

這麼一看
才發現原來所有的小花兒我認得的不多吶!!!!!

■♀醫楊曉萍(albertineproust) 於 2008-05-21 21:26 回覆:

我掙扎許久...妳也掙扎掙扎一陣子罷

還是有比我也學問的人, 認為網路資訊已足, 我想, 對於完全沒有概念者, 書的用途高些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