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真善美 2 】真假大逃亡。真相背後的殘酷與美麗
2021/09/05 19:45:46瀏覽2840|回應0|推薦24

真善美這個故事,現在好像也是一種時勢題~如何在危機發生之前就準備逃亡! 

不論是在香港,還是在阿富汗。 

當我們的重心都放在甜美充滿愛心的瑪麗亞身上時,其實電影並沒有說出來的部分,更讓人動容。 

【真實的逃亡過程】 

瑪麗亞五歲喪母,八歲喪父,被叔叔或舅舅虐打後,逃到薩爾斯堡現在因為真善美而有名、歷史悠久的Nonnberg修道院(714—,屬本篤會Benedict, 德語世界最老的修女院),  在上帝的懷裡找到家。這是瑪麗亞的第一次逃亡。這回適逢修道院因聖母升天日開放....得以一窺其中古壁畫!

小兒子曾經回憶,媽媽走路的速度非常的快,他完全沒有辦法想像這麼性急的人如何能夠待在修道院我的母親絕對不適合在修道院裡沉思的生活,我懷疑當她在父親房子裡擔任職位時,修女們其實很高興。 

Georg 第一任太太阿加莎兒子也曾回憶,當我太太向瑪麗亞借車子用的時候,她開到村裡,發現所有的人100公尺外看到這輛車就紛紛逃向兩側。這下才知道平常這輛車是如何被使用的。(How do you solve a problem like Maria尷尬 

這樣性急的瑪麗亞,不太可能是能夠事先策劃逃離奧地利的主事者。

我非常相信必然是那長她25歲,14歲就從軍,一次大戰戰功彪炳,成為奧匈帝國英雄,而和父親一樣被冊封為騎士的丈夫Georg Von Trapp!

Von Trapp也是自小喪父,當時他們所住的奧匈帝國大城,根據一戰之後的條約,Zadar被劃分入義大利(現在屬於克羅埃西亞),所以Von Trapp很早就有義大利公民身分。即便他1917年打沈了三只義大利的軍艦怒吼 

他的第一任妻子父親是個有名的英國魚雷發明家,前去奧匈帝國推銷魚雷。他們婚後阿加莎繼承了大量財富,生下七個孩子後不幸感染猩紅熱過世於1922

妻子過世後戰後退休的Von Trapp獲得遺產購入薩爾斯堡的一棟房舍,1924帶著七個孩子低調入住郊區,也就是2019我終於能夠進入的Von Trapp Villa!

1925他替老二(也就是大女兒)找了瑪麗亞當家教,隨即看出他真摯的天性,拜託瑪麗亞一起帶其他六個孩子。1927跟他求婚的時候,一個47,一個22歲。我永遠忘不了瑪麗亞的自白:「我只是喜歡他並不愛他,但是我好愛那七個孩子,只能答應求婚。結婚的那一天我心裡對上帝和丈夫充滿怒氣。基本上我其實是嫁給了那七個孩子!」 

這段自白出現在瑪麗亞後來在美國出的一本書上The story of the trap family singers,1949。只能說還好1947Von Trapp因肺癌過世於美國,應該不知道這件事。婚後他們生了三個孩子,真正逃離奧地利的時候,瑪麗亞肚子裡還懷著最小的孩子Johannes,最後生於費城1939.  

最小的兒子曾經說過,有人問我「電影裡面修女把追殺的納粹車栓拔掉,是真的嗎?」實在很無言,因為那時候他人根本還在娘胎裡得意。 

後來版權被別人買斷,所以電影的獲利其實與這個家庭完全沒有相干。

但由於好萊塢導演把Von Trapp描述成一個冷漠的父親,孩子看到後心中都很難受。 

Von Trapp1935因為支援兄弟即將破產的銀行,自己也瀕臨破產。那時候的奧地利也因為全球經濟蕭條,大家的生活都比較困難。

Von Trapp在那時毅然決然放下身段蓋租給神學院的學生,一家人搬到最上層,Von Trapp villa的擺設老早改成民宿了!

 神父(上圖指揮者)一角在電影中則由虛構協助他們逃亡的好朋友來替代。 

Von Trapp 對納粹的厭惡倒是非常真切。1938德國接管奧地利,一家人目睹了猶太人所受的待遇,德國的種種霸凌。當德國人也逐漸進入兒子學校,他們心生厭惡。那年夏天他們去慕尼黑,還在餐館遇見希特勒,據說場面有點難堪。不知道是當時還是事後,他拒絕了在希特勒生日活動的表演邀請。從此決定,務必離開奧地利。

利用一家常巡演的情況為掩護,他們大喇喇的全家提著行李,走到5分鐘外的車站上火車(上圖白底處),假裝要去義大利度假。因為Von Trapp有義大利國籍,所以全家都得到義大利公民身分。據說第二天奧地利邊境就封鎖了 

扯的是,電影中利用「馬術學校音樂廳」,以及聖彼得墓區作為逃跑的背景,的確增加了逃跑時的驚恐感。但是所有的真善美迷們應該都會注意到~如果從薩爾斯堡翻越過阿爾卑斯山頭,他們可是自動送入德國的懷抱啊!因為瑞士還在200英里之外。 

但無可避免,進入「馬術學校音樂廳」Felsenreitschule看表演一直是我的心願,尤其2011整個翻新。終於節目就訂在當晚!

下面這張借自Wikipedia:

1918大導演Max Reinhardt 買下了真善美電影中使用的”家” 利奧波德斯克龍城堡  Schloss Leopoldskron並努力維修重建,邀請許多藝文咖來此作客,住了20年,直到1938德國人帶著反猶態度出現,他和Von Trapp一樣因此逃離薩爾茲堡。

此廳入口和莫札特廳共用,其內有兩個重要雕像。 1920 年,Hofmannsthal 與 Max Reinhardt 兩個Icon一起創立了薩爾茨堡音樂節。他們合作的劇也曾在音樂節演出。

1926 Felsenreitschule開始被用作音樂節的露天劇院,奇妙的設計將觀眾席與舞台反轉使用。與撒爾茲堡主座教堂同來源的岩石,蓋出96個拱廊,原本是觀眾用來觀賞騎術或打獵的。而因舞台設計善用這些拱門,選擇性打燈與裝飾; 或不同層與地面的呼應,營造出其專有的韻味!

延續2016《真善美腳踏車之行》(《真善美》The hills are alive: Maria 從哪冒出來的?) 就在2019/8/14的《真善美腳踏車之行》當晚便一併實現, George Enescu的伊底帕斯Oedipe…..真是幸福爆表!

【逃亡成功後呢?】 

瑪麗亞看完電影以後對逃跑方向錯誤這個虛構的情節相當在意﹕「好萊塢怎麼會不知道這麼重要的地理知識呢?薩爾斯堡跟瑞士根本不相連。 

不過說實在,她本來就對好萊塢不抱什麼期待,在報紙上讀到自己的書要拍成電影時,第一個反應就是,他們會不會把我拍成一個結婚三次離婚四次之類的()女人啊! 

從義大利他們前往倫敦,然後乘船到美國開始逃亡之後的巡迴演唱。此外也在第三帝國之外的城市如北歐演出。偶爾還是回到薩爾斯堡看看。

1939二戰爆發之後,他們終於在巡演一陣子後,為了小孩定居於Vermont,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兒子約翰內斯生在美國,他們又身為難民,1944取得美國籍。 

(從老么年紀看, 應是戰後回老家的合照...同一個壁爐?...此張來自Von Trapp Villa)

(上:老四, 二兒子的婚禮; 下: 大兒子與弟弟當海軍看樂譜^^)

Von Trapp在過世前,都還捐款救助薩爾茲堡家鄉二戰後貧困的人民。 

電影演出的時候,他們已經退出巡迴演唱大約10年,也就是1965年。 

那個時候瑪麗亞跟幾個孩子忙於傳教活動遠至新幾內亞。就在這時,或許發現重新受到矚目,回到Vermont把住居又改成的民宿,稱為Trapp family lodge. 

後來由他的小兒子約翰內斯(放棄耶魯大學的碩士回家)以及兒子山姆一起管理民宿,並熱切投入金錢支持民宿周遭的天然環境的環保。

這回的粉絲騎車路線....以及永遠難忘懷的摔車處。

2019 我慫恿著四人一起騎著薩爾斯堡的很便宜公共腳踏車,意圖再度感受真善美中的氣場

如上地圖我們先去了Von Trapp Villa,入內參觀費用忘了是5或10歐。還和電影裡的歷史悠久身價特殊 Schloss Leopoldskron 宮自然相去甚遠,但真真切切讓我們感受到這一家人當時的生活情境,沒有美麗的湖光,但至少有傲人綠意遠山。

大導演Max Reinhardt 曾買下真善美電影中使用的”家” 利奧波德斯克龍城堡  Schloss Leopoldskron: 仔細看時,宮後上方其實露出薩爾茲堡地標"堡壘"!

不過下方的大門並未用來做電影中的大門.....且待下回分解....

上回來時,種子棉絮飄滿了天空,逆光裡讓我看得發楞(下兩圖, 2016)。很難不再重溫一次。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其實我騎車功力最爛。只是幻化體驗能力一流。

樹林內轉個彎突然遇見一個很陡的下坡,不到5公尺的小路,老公已經騎了過去,偏偏三個老婆婆,推著兩輛腳踏車橫著從民宿出來,完全沉浸與彼此的談話之間。 

慘叫提醒也沒有用,只能猛然煞車,以肉身翻下車換取不要撞到三個老太婆的慘痛下場。 

當場腳踝血流如注,膝蓋還好有護膝,保住了褲子大洞內的皮肉我拿出隨身攜帶的醫療級護理包,民宿老闆嚇得過來想協助就醫,畢竟她們有錯。確定沒有骨折之後,朋友們扶我至路邊我自行消毒包紮,只能對老婆婆笑笑說沒事掰掰。 

另外用中文痛罵了一頓發洩,氣得不是他們,是那個無動於衷的老公。他總是認為我是醫生,只要會動就沒問題詫異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bertineproust&aid=167114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