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失智的快樂算不算快樂?】誰的地獄? 誰的天堂?
2021/01/19 22:54:02瀏覽1297|回應0|推薦26

醫學上,該救的就必須救。今日我們的想法更能有選擇,愛你的孩子與配偶, 早點去簽"病人自主權利法"避免下一代的紛爭 ! 

****************************

其實前晚已經商量好,預計今日先把傷口照片帶去門診請教,若要清創我們便把她載運去門診。安心起見,一大早四點起來找資料讀「周邊血管堵塞的清創指引」,本想自己來以免親人舟車勞頓,但因為只查到2007年份,不甚安心。加以先生怕我~清創不成,反遭清算~要我還是去外傷醫師門診求助。 

會讀清創指引,當然是親人的腳傷有些怪,又還好,尚可觀察。已經整理了三周多的傷口照片,每天夢裡都是血肉模糊。 

怎知隔日風雲變色。今天山頂風很冷,照片裡親人的腳,更是冷得青筍筍。我在山裡慌著要送急診,老公叫了119, 還要爭執必須送到我的醫院,因為病歷都在那裏,自費也可以。終於送達,119救護員還很貼心來電,教我們不要著急開快車。 

那一刻聽了好想哭,陌生的關懷,而自己親人冷漠地說沒人在家,從山上一群朋友幫忙擋車求救,載我倆到停車處,再趕著去醫院。一大早心曠神怡的好心情沒了,只有”未知”不斷踩踏心情。 

需不需要治療、怎麼治療、接不接受這樣的治療,同一家人之間必有想法差距。 

而我是最慢出現的成員,沒有人太在乎我的專業意見,因為他們都比我年長,覺得自己比我看過更多人生吧﹖ 

誰知道我曾夜半縫著剛過世的屍身穿孔處,聽著簾外兒女的哭叫聲﹖死亡的方式太多種..... 

誰知道孤僻的我送走多少位年長朋友,而他們對於死亡都有著截然不同的看法﹖我的乾妹一家姊妹母親急救時的哭喊,不必親臨,都歷歷在目。 

自私的是誰﹖覺得一個老人的餘生都交給老天不必努力﹖

還是認為有機會回饋她對人生的付出盡力給予剩餘的快樂﹖

失智的快樂算不算快樂?

多年來,她認得你們,根本不認得太晚出現的我,而我還是覺得~該救便是該救,除非今天她再也認不出”老二、老三?” 

從山上衝到山下,猶如天堂落至地獄。想哭也不能哭。 

要喬救護車先送、要去喬急診、喬醫師s、喬床位……最後才能喬心情。 

但心情無法平復。 

多年來我與先生做的這些努力,難道都被定位成多餘、自私為己(的孝順)? 

於是我還是掉了淚。

 生與死、對與錯,都非重點。在於愛的方式。 

對於一個無法表達意見的人,應該先假設的是她願意活。活著看兒女孫兒女。而非自比而覺這不是人生。在一切都匱乏的年代,相信我們不會這樣看待生命。 

身為醫師或是姻親,我謹守醫療份際,支持先生的孝心。 

雖然目睹一位長者凋零是件難受的事,我總是想,她辛勤一生,唯一說過的事老了要好好不為難孩子。怎麼確定,她真得想離開孩子呢? 

醫學上,該救的就必須救。今日我們的想法更能有選擇,愛你的孩子與配偶, 早點去簽"病人自主權利法"避免下一代的紛爭 ! 

病人自主權利法https://www.hospice.org.tw/care/law 

再發生下一個羅賓威廉斯悲劇,我需要病人自主權利法!免付費諮詢專線0800-008-545

( 知識學習其他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bertineproust&aid=155503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