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成癮者紀事4【給築夢者,我們不死】
2020/10/11 18:00:22瀏覽1487|回應0|推薦23

她始終相信當梵谷割下自己左耳是因為幻聽

無數人數落他沒有前途的繪畫。乾脆送給妓女,至少她們發出的聲音友善些。 

梵谷也是反骨這些年追蹤死因時人們發現梵谷可能只是為了保護不羈的幾個青年玩槍走火沒有誰會一邊沉浸繪畫,購買顏料,一邊沉浸死亡。 

靈魂滴入海中時,總有一陣煙霧瀰漫,是帶著二氧化矽的黑曜岩。靈魂的凝固只需瞬間,屬靈的凝視卻在永遠。 

就吃這這藥吧你自己明白只是化學物質的問題。」 

這是她碰過最好的精神科醫師說的話。

她想了想,我的問題不在個人,是外來的壓力。只要睡好,我必然用意志力與思考來擊潰它們。 

「你的問題需要屬靈的解決。」當精神科醫師朋友這樣說時,她知道問題已經在弦待發。 

彷彿是等待已久的壞消息。早上外傭打來,母親,當你說你就要死時。 

她想起自己與母親一樣的頑固。 

看見母親那刻她渾身肌肉發疼想笑又想哭~一方面診斷不會在這個節骨眼出大事,但心跳120,覺得自己無法呼吸,全身癱倒。心跳120對會讓你產生即將往生的錯覺。 

所有的檢查都正常但母親,你失去生存的信心。 

後來才知道,你自行把藥停了。不相信憂鬱就是祖先流傳而來的體質  

  • 呈式

整理他回國行李箱一本多出來的書讓她困惑。她想這種一廂情願的愛戀意義何在﹖但還是繼續愛戀下去。 直到數個月後她才能從化療後的藥物醒轉。想起物質不滅,但不知愛是否不滅。成癮者不會因此醒悟。 

去"卡拉拉"時,她以為全世界只有一個傷心的人。《偶然與巧合》卡拉拉,他全無頭緒。但還是拚命開去了。米開朗基羅的"卡拉拉"。

電腦裡資料如許可觀,先是哭,後來她竟笑了出來。因為一種荒謬的模式重複像是輪旋曲。 

把他推出家門時,躲在伺服器旁聽著他幫她架起的電腦音響;求他回家門時,自己夜裡時常上山,帶著醉意,決定那日是否適合意外新聞。 

Sally Alexander, 英國女權解放運動者說過”Remembers that sometimes not get you what you want is a wonderful stroke of luck.” (記住,有時得不到你想要的,其實是種運氣。

我們時常先想及的,是自己的需求。 

當你憤慨著男性把女人端上”牲口市場”作為”世界小姐/環球小姐”時,她們說~這是我唯一改變人生的機會。這樣的矛盾很快便被下一世紀的縱放擊敗。 

不是平權也不是愛情,是作為一個母親無法拒絕的轟天巨響,一個母親巨大的寂寞。或許孩子終生都不會懂。 

嚴格說她自己也如飛蛾撲火。因為巨大的寂寞。是莎拉波娃也無法挽救的巨大寂寞。 

  •  發展

爸爸要離開一陣子 

怎麼又要這樣﹖」開始發鬚的孩子,皺了皺眉沒有表示任何出對母親的疼惜或厭惡。 

她愣了愣發覺自己自己終究是自己母親的孩子。 

母親在自己無法選擇的婚姻裡養大孩子,母親孩子氣地抱怨著,卻又默默接下所有壓力努力符合男性勢力的標準。她自小失怙,隨即喪母。 

母親其實比她更勇敢,比她承受更多每個父權世代patriarchy裡可以給一個女性的所有醜惡。然後不久前,數度崩潰的她,還是耳提面命﹕「我放下一切,你也當如是。」 

也當如是的她,學習放下更多年了,只是那時母親病得迷迷糊糊。而她自己常常做得不週全,讓母親煩憂。 

「我放下一切,你也當如是。」

這是什麼爛道理﹖受害者要學習放手。加害者呢﹖一個黃鼠狼般的笑臉。她感到所有黃鼠狼的黏液舔著無解的未來~畢竟,另外一派人說~使用你的女性官能,叫做「女權」。 

她想起瓦斯嘶嘶作響的行刑室,有種「女權」是以打壓她人「女權」而存在的。 

母親我愛你如姊,但來得及救你離開個框架嗎﹖ 

  •  再現

拔除肢體自發的刺並不容易 

但是總有個屬靈的理由讓人決定動手扯下第一根刺 

我們拔刺彷彿是種屈就,成就一群錯誤的男性錯誤的希冀。但或許去除一根刺,新的羽絨會慢慢生出。 

隱形的扶持來自先前她錯失的機緣。小時有本童話,仙子就躲在茶壺裡。多麼期待問題就是這樣解決,一個茶壺裡的仙子。 

電影《痛苦與榮耀》裡,Almodovar過往的同性戀人還是珍惜儲存屬於兩人的記憶,即便時不我予。《悄悄告訴她》(10/30重映)裡主角稚氣的憧憬已然過去,取而代之的是成熟的三重意念,或記憶。 

西班牙美得讓人發慌的紅,與黃色,延續導演一貫偏好,卻也是一個人拔下荊棘後的血色。人世間必須面對的原色。 

醫師朋友說﹕「你的問題在"屬靈"的階段才能解決」。 

她又花了兩三年去咀嚼。在此之前,她完全用科學在論斷一切。

什麼是「屬靈」天主教裡合乎《聖經》的屬靈觀

  1. 「屬靈」肯定與救贖有關﹕重生,稱義,成聖
  2.  什麼是重生?整個人的改變﹕知,情,意………………. 

她推開厚重的書本教義,學習用慈悲的心轉折每個前因後果,古往今來。 

犧牲若基於愛,與種族或性別主義無關。 

犧牲若基於看見愛,那超越了主義,甚至所謂正義。因為愛的論理沒有人間的律法可言。隱形的扶持來自先前她錯失的機緣。 

或許這並非大調的光明結局。 

但她想~當我明明白白站起來時,或許她們早就棄置不顧,又或許有些個她,能站得更直,因為些許微弱的人性的光。 

偌大的星空裡,若是眼淚使我們相遇,請別過頭,給自己一個更值得的人生。 

靈魂的凝固只需瞬間屬靈的凝視卻歸於永遠 

  •  忘了說,人世裡,萬萬不要幻想人生是個奏鳴曲式。

不是曲式的錯、不是人生的錯,在於期待的錯。 

當梵谷姻紅的左耳繼續彌彌流洩時,她理解各種可能~包括永遠不會癒合的可能。 

然則,你必須不死。故事才能擠續流傳下去。希望也跟著流傳下去。 

個人死生的期待,是錯的。 以為平和終將來到,更是大錯特錯。 

築夢者不死,但須撐過寒冬。

( 創作小說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bertineproust&aid=151443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