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深情女聲‧極致巴赫】福爾摩沙古樂11月巡演,巴赫美聲最佳詮釋Anna Zander四年後再度來台
2019/10/16 19:45:54瀏覽954|回應0|推薦21

Bursting with personality. Soprano Anna Zander delivering a robustly fluent ‘Et exultavit’…“─”J.S. Bach: Magnificat“ 巴赫《聖母讚主曲》錄音入列權威樂評雜誌《留聲機雜誌》(Gramophone, 地位有如古典音樂艾美獎)排行榜,為被讚賞的獨唱家之首﹗在此《留聲機雜誌》形容獨唱段落充滿個性,安娜一起音唱出Et exultavit spiritus meus in Deo salutari meo”(我的心神歡躍於天主我的救主),就傳遞出強大的流暢聲線。她與另位女高音是獨唱家中全面正面評價的。留聲機雜誌

安娜‧桑德網頁在此http://www.annazander.se/

★ 111-3日福爾摩沙巴洛克古樂團《巴赫2齣清唱劇&布蘭登堡協奏曲no.5巡演細節&購票 請點此(1027日三重奏目前完售還有候補)★兩首清唱劇歌詞翻譯 請點此

【巴赫系列】藝術&美學講座請點此報名

音樂會聆賞前請參考閱讀﹕智識與靈性盈滿~陳漢金教授【巴赫獨唱清唱劇】講座後感/★福爾摩沙古樂11月巡演,首席宗師嫡傳持名琴來台/泰斗加持福爾摩沙歐漂古樂團11月巡演,幕後真情感人 

2004獲得國際古樂獨唱大賽首獎( the first prize of International Soloist Competition for Early Music in Brunnenthal, Austria) 後,演出邀約不斷,至今巡演已有15年經驗﹗ 

安娜的音域寬廣,音質溫暖、圓潤飽滿,詮釋巴赫聲樂特別讓人動容。陳團長歷年來邀請的獨唱家,都是特別根據演唱需求而挑選的。而安娜具有巴赫「莊重裏深刻的戲劇性深厚的情感維度她不但為人親切和藹,更對四年前來台充滿美好印象,團長邀請立刻答應演出

Magnificat BWV 243《聖母讚主曲》(聖母讚歌, 有影像/中文)★"3:33~5:55”處便是這段便是被樂評大為讚賞的Magnificat BWV 243《聖母讚主曲》(聖母讚歌,有影像和中文)詠唱調“Aria, Et exsultavit spiritus meus in Deo salutari meo”And my spirit rejoices in God my Savior),此時懷孕6個月的瑪麗亞感謝表姊伊莉莎白的祝福:「我的靈魂頌揚上主,我的心神歡躍於天主我的救主……」(路加1:46-47)。

這個巴赫影音裡演出者,除了安娜唱女高音,還有名古樂指揮Philippe Pierlot與來台過的利恰卡爾古樂團(Ricercar Consort),也找得到十月將來台演出福爾摩沙古樂團清唱劇的總監與古大提琴首席Rainer Zipperling齊布林,還有團長陳逸芬夫婦吹長笛的身影喔﹗歐洲古樂名家都是在不同的重要樂團中,視編制演出,重要樂手常要一人跨多團。

學習古典唱法前她還唱爵士,2007起曾長期與獲獎無數Fredrik Malmberg所領導合唱團 Vocal Harmony 合作,是瑞典年度最佳合唱團。其後唱過巴洛克女高音、甚至女低音(她目前定位自己於現代屬於次女高音);甚至與也和魯特琴家Anders Ericson 合作一系列法國十七世紀宮廷歌曲(French Air de cours),音樂才華相當多元。所唱曲目早至中世紀德國女宗教作曲家”Hildegaard von Bingen”調式音樂、巴洛克早期、古典、甚至當代曲目。這是怎麼回事哩

其實像安娜這樣這樣跨越多音域音域寬廣技巧多元,聲音能上達女高音的次女高音(Mezzosaprano, 或稱女中音)或女低音(contralto),唱得好的當時稱為Soprano Sfogato (Airy寬廣女高音), 音域更自然的稱Soprano Assoluta而現代許多歌手也不盡然限制自己的音域安娜便以女高音身分得到了《留聲機雜誌》讚賞

巴洛克時代對於女聲樂家的分類,強調歌者可達音域與音色,而非僅指特定音域那時只分音域界限重疊的女高音與女低音,女高音要求音高未到極高。而Soprano sfogato這樣的次女高音或女低音往往像現在的戲劇女高音,應該低音較渾厚,音色強烈又靈動,作曲家羅西尼妻子Isabella Colbran (1785-1845)便有此功力。後來19世紀這個名詞改用以形容著名美聲女高音,20世紀以Maria Callas為代表,已經失去原本的用意。 

安娜‧桑德網站裡唱了一首"韓德爾"HandelSe un di madora la mia crudele(請聽, 58’’起)華采美聲唱法唱得棒極了。這種溫潤如玉的炫技正是第一首巴赫清唱劇《別離的感傷是人之常情》BWV 209裏的歡慶華彩

 

◆而在巴赫《馬太受難曲》的這段現場錄音Buß und Reu(悔恨與悔改)安娜則又表達出此回演出第二首清唱劇《我受夠了》BWV 82a裏應該有的深刻美感

◆最近安娜‧桑德與Drottningholm瑞典皇后島巴洛克樂團 (Drottningholm Baroque Ensemble)錄《巴赫b小調彌撒曲》BWV232見下,唱的便是女低音,溫婉之餘,肺活量也很驚人。Mass in B minor, J S Bach, Christe eleison(基督求你垂憐) 

安娜是「利恰卡爾古樂團」合作錄製多首巴赫清唱劇之女高音,曾在2015年與「利恰卡爾古樂團」受兩廳院之邀來台演出《極盡巴赫》。此場國家音樂廳近乎滿座,創下了兩廳院古樂票房佳績。她與該樂團錄製多張唱片,榮獲多項重要榮譽。

她定期巡演於荷蘭、比利時、德國、義大利、日本,獨唱會曲目專注於蒙台威爾第、巴赫、韓德爾、韋瓦第及莫札特、貝多芬、海頓等作品。合作不少重要巴洛克合唱團,如瑞典廣播合唱團(Swedish Radio Chorus), 慕尼黑巴赫合唱團(Munich Bach Choir), 萊比錫聖湯瑪斯教堂男童合唱團(Thomanerchor…巴赫當年的樂團) 

而她也參與許多歌劇演出,特別是與「利恰卡爾古樂團」合作在世界各大劇院巡演歌劇之父蒙台威爾第的《尤里西斯返鄉》(Il ritorno dUlisse, 見下圖)一人飾三角Melanto(女高音)/ Fortuna(女高音)/ Anfinomo(女低音),包括紐約林肯中心、柏林 Hebbel 劇院、布魯塞爾 Monnaie 劇院、米蘭劇院、凡爾賽宮等。又再合演韓德爾《塞墨勒》(Semele)巡迴義、法、西。她還演過普賽爾的 “Dido and Aeneas “裏的Dido女王(女高音或次女高音角色),也在瑞典最重要的Drottningholm巴洛克劇院演出魔笛。

此次來台,安娜除了要於《別離的感傷是人之常情》BWV 209唱出如上得獎之《聖母讚主曲》歡欣的詠唱,也因巴洛克歌劇的經驗,把忽悲忽喜的戲劇性帶入這樣的通俗清唱劇裏。此外,她溫柔醇厚的音質用來詮釋巴赫最受獨唱歌手重視的、全世界錄音最多的清唱劇《我受夠了》BWV 82a(所以緊抓住救主,公義的希望,靠到我熱切的手臂中),更能帶出史懷哲所言,那美麗的心靈搖籃曲之感。 

我們怎能不期待,屆時能經由她的巴赫美聲,與福爾摩沙巴洛克古樂團大師雲集的伴奏下,浸淫於巴赫深情極致的撫觸中哩﹗ 

後記團長陳逸芬一邊忙著與古樂界Icon代表人物 Jordi Savall錄音巡演,還不忘照下中世紀教堂與《我受夠了》BWV 82a有關的《西面的頌歌》于禮本老師《從繪畫看巴赫音樂中的獻主節》講座,讓我們從此聆聽BWV 82a眼前都會出現這樣美好的感恩畫面

參考資料:

http://www.annazander.se/assets/files/Anna%20Zander%20Bio%20engelska.pdf

https://www.bach-cantatas.com/Bio/Zander-Anna.htm

( 興趣嗜好偶像追星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bertineproust&aid=130124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