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請再為我走個美麗舞步《康乃馨》
2018/03/12 16:07:35瀏覽963|回應0|推薦31

參見王寶祥教授

一、二、三,不跳舞:舞蹈劇場永恆的起手式《康乃馨》

演出:碧娜.鮑許烏帕塔舞蹈劇場

時間:2018/03/11 14:30
地點:台北市國家戲劇院 

前陣子想畫Pina, 是因期待昨日《康乃馨》Nelken,而不能不撫慰「期待導致的不安」。

"熱情馬祖卡"裡,因意象之美盈眶。 

"康乃馨"時,也因痛而盈眶。 

當舞者痛苦的吶喊轉至清楚的﹕「我討厭(恨?)康乃馨!」時,預示了接下來沉重的,喘不過氣的壓迫(很有趣嗎?後面的男生大笑)

~~”成人”之於稚子的,木頭人遊戲/奔上如幼體擁抱卻被推開;”邊境巡警”之於移民的,”國家機器或人性”的殘忍虛偽;被迫害者芻狗不如若兔般奔竄,而男性被迫者進一步迫使女舞者自桌上移自桌下舞著,又是另種迫害。

年輕舞者迫使年長男者一再懸轉舞動證明自己﹕「這樣夠了嗎?」他大喊著,後面觀眾大笑。而後警察逼迫他學狗學烏鴉學青蛙,後面觀眾再度大笑。 

事實上,他們一直笑,彷如加入迫害者的陣營。

我真老了,不知道如何去笑。 

警察兩度噴出芳香劑,是反諷著舞者無法說出的對塑膠花的臭味感,還是,象徵著對低下之人的淨化?我第一時間,只想到「毒氣」!

Pina 神奇的編舞,總有幾個「固定樂想」式的集體動作相互呼應,如此劇,一開始與結尾段手語比出The Man I Love (蓋希文)歌詞,如圖中桌上下男女折腰搖擺,或紛至沓來的搬椅再坐下隨音樂做全身優美的晃動,如賦格般的追逐/反覆/倒影/參差,乃至最後,神來一筆,用手語邊走邊比出「春夏秋冬」四字,簡單,卻美如詩句。
(參見廣告影片) 

走路,是她至為重視的一種舞姿。

舞劇結束,空盪的椅子前一遍踐踏而倒傾的殘花。是等待不到的愛,追求不到的天堂與尊嚴。

好友Win Wenders 拖了數十年的紀錄片”pina”, 完成於她過世後。康乃馨結尾,那由柔軟足跡的組成的四季詩遊行,也是一再出現片中,導演與你我的記憶裡。

( 見最後)

 (上為本劇廣告;下為導演專訪)

紀錄片"pina"廣告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bertineproust&aid=111020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