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Sarah Bernhardt, 2002 (背景錄音Phedre)
2011/08/21 14:11:04瀏覽622|回應0|推薦0
(背景錄音: Sarah Bernhardt 演Phedre) http://cylinders.library.ucsb.edu/mp3s/2000/2303/cusb-cyl2303d.mp3

永遠的戲劇女神

Sarah Bernhardt

在她墳前蹲坐冥思,一種微妙的情感於焉而生

鮮麗的舞台生活背面,永不與俗世妥協的毅力使她榮光煥發 

 Bernhardt, Sarah 4 - still image [media]  

http://cylinders.library.ucsb.edu/mp3s/2000/2303/cusb-cyl2303d.mp3 

Sarah Bernhardt in Phedre 錄音↑ ↓劇照

 


 → Sarah Bernhardt在Racine's "Phaedra", 1874

莎拉‧貝恩哈特( Sarah Bernhardt 1844~1923) 原名HENRIETTE-ROSINE BERNARD,母親Julie Bernard來自於荷蘭,在巴黎是個聲名狼藉的高級情婦。她是個私生女,父不詳。後來她把繼父的姓與母親的予以綜合,自創出新姓Bernhardt 

由於母親的生活背景特殊,她的童年先後在農家及修道院渡過。她的外貌以傳統標準而言稱不上美麗,然而卻仍相當討人喜愛。大約10 11歲時,莎拉原本堅持想成為修女,然而母親的情人之一、拿破崙三世的同父異母兄弟Morny公爵認為她應該成為女演員,十六歲時,將她送到Conservatoire -- 政府資助的演藝寄宿學校就學。就學期間校方並不認為表現突出,而她雖然敬重其中部分老師,卻也認為學校教授的內容過於陳腐。 

 

由於Morny公爵的幫助,她於1862年畢業後得以進入法蘭西劇院 (Comedie-Francaise)試用。她於1862拉辛 ( Racine )的伊斐伊妮亞( Iphegnia) 劇初試啼聲。。次年,因為某資深女演員對她妹妹態度粗暴,她賞了此女耳光,以致遭受解聘。基於上述不快的合作經驗,莎拉逐漸相信,一個女演員要獲得戲劇上充分的自由,只能想辦法擁有自己的劇院。而事實上,她日後也的確做到了。 

離開法蘭西劇院後,她曾受雇於Theatre du Gymnase-Dramatique,此段時期,她也試圖發掘自我心靈,以釐清自己表演的能力。期間,她還是Ligne王子(Prince de Ligne) 的情人,生下她唯一的孩子-- 莫黑斯( Maurice) 之後莎拉曾有一段短暫的婚姻,對象是希臘籍軍人轉任演員的Jacques Damala,此君不久即死於藥物濫用。莎拉畢生與名人情史及複雜關係liaisons不斷,其中還包括十九世紀大作家雨果、威爾斯王子--即後來的愛德華七世。情人中有一位賽馬俱樂部的猶太富商哈斯(Charles Haas),正是普魯斯特(Proust) 書裡"斯萬"( Swann) 的原型。 

1866 年起莎拉與「Odeon劇院「簽約,由於彼此理念契合,長達六年雙方密切合作,推出許多成功的戲碼,奠定了莎拉在戲劇界的地位。她最初廣受迴響的劇是1868 重演大仲馬(Alexandre Dumas pere 1802-70) 舞台劇 Kean  Anna Damby。同年,於『李爾王』Le Roi Lear 劇中飾 Cordelia。而使莎拉功成名就的,是1869在拿破崙三世御前演出,她飾演劇作家Francois Coppee 的獨幕劇Le Passant 中的吟遊詩人Zanetto 

1870普法戰爭期間,莎拉組織「Odeon」劇院成為軍醫院,而戰後,Odeon劇院重新開張,1872 修改重演大作家雨果的詩劇 (verse-play) Ruy Blas ( 1838 文藝復興劇院開幕時首演之劇,此後1879莎拉又在「法蘭西劇院」重演一次 ) ,她飾演瑪麗皇后,美妙動聽的聲音,使她的台詞特別迷人。雨果稱她是「金嗓子」”golden voice” ( voix d'or) ,而劇評則譽之猶如長笛,像是「銀色的」聲音。 

Zanetto  Ruy Blas 二角確立了她在戲劇界的重要地位。 

1872 莎拉重回法蘭西劇院,其中最盛大的成功演出是1874伏爾泰的 Zaire ,然而大多時候,她只有演配角的份,年輕的莎拉頗富於冒險精神,她還是最早乘坐熱氣球昇空的人之一,這點讓劇院相當頭痛,認為這種形象並不適合女人,更不適合他們的女演員,因此改派配角給她。然而莎拉認為出了劇院她應擁有自己的自由,我行我素、置之不理,以致最後無戲可演。1874 她轉而研習"繪畫雕塑",使得認為演員應該專職的劇院更加不悅,然而她還是能在繪畫雕塑上學得有模有樣,於沙龍展出。這段創作生涯持續至1886,而 她的作品後來還在1900世界博覽會中展出。 

被「法蘭西劇院」冷凍一段時間後,她終於有機會演拉辛的『菲德爾Phedre,重拾主角身份。輿情世前普遍認為她缺乏菲德爾的強烈激情,但是莎拉的演出還是贏得讚不絕口的掌聲與劇評。而其後她飾演雨果『艾爾納尼』Hernani中的Dona Sol,據說還生動得讓作者都掉了淚,1878,她又演了Desdemona 

法蘭西劇院於倫敦演出時,她在『菲德爾』劇第二幕中,雖然現場舞台發生騷動,她仍將菲德爾詮釋得完美成功。英國小說家Henry James說她的表演:「細膩、高雅,在激烈的場景卻又能發出尖銳而現代感十足的聲音。」 

在『菲德爾』與『艾爾納尼』兩劇的演技,加以她特立獨行的作風,已使她成為戲劇界的翹楚,地位無可撼動, voix d'or 更是無庸置疑 

此次倫敦的成就讓她擺脫了許多於法蘭西劇院受到的苦悶,並開始想朝國外發展。次年起她便把表演重心轉至倫敦、紐約、費城。1879 年,移居倫敦的王爾德,題詩『菲德爾』Phedre 獻給莎拉(To Sarah Bernhardt )如下: 

HOW vain and dull this common world must seem / To such a One as thou, who should’st have talked / At Florence with Mirandola, or walked / Through the cool olives of the Academe: / Thou should’st have gathered reeds from a green stream / For Goat-foot Pan’s shrill piping, and have played / With the white girls in that Phaacian glade / Where grave Odysseus wakened from his dream.

Ah! surely once some urn of Attic clay / Held thy wan dust, and thou hast come again / Back to this common world so dull and vain,/ For thou wert weary of the sunless day, / The heavy fields of scentless asphodel, / The loveless lips with which men kiss in Hell.  

除了『菲德爾』外,她還有兩個角色也是全世界觀眾渴求一見的: 改編自小仲馬( Alexandre Dumas fils 1824-95) 之『茶花女』La Dame aux Camelias 中命運多舛的悲慘高級情婦Marguerite,以及當時流行的另一劇作 Eugene Scribe Adrienne Lecouvreur,她飾演Adrienne Lecouvreur這位講求自然演技、服飾合於歷史的女演員,伏爾泰曾讚美她「無人能及,幾乎等於發明壹種能直接說到人內心裡的藝術」。 而小仲馬『茶花女』既寫小說也寫劇本,藉由當時這位名女演員的演出,得以世界知名,歷久不衰。1880 年代,通俗劇melodrama名劇作家薩杜(Victorien Sardou) 莎拉的大力支持,又將她的成功推向另壹個高峰。薩杜以她為藍本,寫出 1882 Fedora1884 Thedora1887『托斯卡』 La Tosca、與1890 Cleopatre。薩杜本人並參與排演,提供莎拉許多誇張激情式的演法意見,主要藉由繁複的裝飾、華麗的戲裝、和加強手勢的演出來達到效果。1889年底,普契尼在米蘭見過莎拉演出的『托斯卡』,印象深刻,也誘發了他多年後爭取此劇本的想法。  

普契尼的名聲因1894年『曼儂.蕾絲考』﹙Manon Lescaut﹚與1896『波西米亞人』的成功扶搖直上,他對出版商黎柯第表達想要為薩杜『托斯卡』作曲的意願,事實上,薩杜身為法國人,對普契尼的義大利作曲風格不甚欣賞,1892年獲悉普契尼對『托斯卡』的興趣時,曾表示普契尼不適合法國戲劇。1895年,普契尼會晤莎拉時,還是要問及她對此劇改編為歌劇的看法,獲得莎拉的鼓勵。事實上1896年後,普契尼也曾對梅特林克﹙Maeterlinck﹚之《佩利亞與梅麗桑》感到高度興趣,但一樣地,作家表示希望自己作品由法國作曲家來寫成歌劇。普契尼未能獲得薩杜的青睞,但他從未放棄為『托斯卡』譜曲。而黎柯第也不愧為義大利最重要的音樂出版商,最後居然說服了薩杜,不但讓義大利人作曲,還將背景從巴黎大革命改成羅馬獨裁時期,主角也改為義大利姓名,只保留Tosca的姓。  

1880 ,莎拉正式離開「法蘭西劇院」,自己成立旅行社,除英國外,並將她的旅行範疇拓寬至歐陸、美國、加拿大等處。她總去了美國九次,並發現歐洲流行的戲碼在美國未必受歡迎。1891-93 她的環球之旅甚而到達澳洲與南美。 1893-98 年間,她是「文藝復興劇院」Theatre de la Renaissance 的總監,開演戲碼是Jules Lemaitre "Les Rois."  

到了1898,她與此戲院租約到期,終於買下「國家劇院」Theatre des Nations, 命名為Theatre Sarah Bernhardt  1899 -1915 年間,她在自己成立的劇院「莎拉‧貝恩哈特劇院」扮演過四十個不同的角色,其中二十五個都是為她而寫的。二次大戰納粹佔領期間,得知莎拉有猶太血統,強迫其改回舊名,1949 起,它又改成「莎拉‧貝恩哈特劇院Theatre Sarah Bernhardt/de la Ville1899 年她於巴黎與倫敦扮演哈姆雷特,頗受好評。1892年時, 倫敦Palace Theatre London安排了莎拉的戲劇季,公演"Cleopatre" "Leah" "La Tosca" "Frou Frou" 、和 "Phedre" 等戲碼。王爾德特地為莎拉用法文寫作的『莎樂美』"Salome"本來也在其中,但排演時被劇院督察張伯倫爵士(Lord Chamberlain)禁演,他引用一條古老的規定,禁止舞台上扮演(impersonation)聖經人物。 

1877 Hernani (雨果)

Pauline Blanchard (1891紐約時報對莎拉的劇團赴美首演此劇的介紹, 這是專為莎拉量身訂作的戲)

1880 La Dame aux Camelias (茶花女)



1884 Thedora


1890 Cleopatre (埃及豔后)

1892 Leah

1899 ,在重演『托斯卡』後,她開始在自己的劇院演出第一場戲--於法語版的『哈姆雷特』"Hamlet, Princess of Denmark."中反串,雖因實際年齡體型與主角差距太多被評論家Max Beerbohm譏為「大無畏」Undaunted,而後她依然也就大無畏地繼續接下Edmond Rostand "L'Aiglon." 一劇,飾演劇中英雄拿破崙的兒子,他在帝國隕落後一直被軟禁。即使體態已呈中年,她的"L'Aiglon."仍是巴黎賣座最好的舞台劇之一。   


 


 1887 La Tosca (托斯卡) → 為了劇尾一跳導致莎拉受傷截肢

1905 年,莎拉在南美洲巡迴演出時,因為『托斯卡』最後一幕從城垣跳下自殺場景,右膝蓋受傷。傷勢至1915 演變成壞疽,不得以整隻腿慘遭截肢。即使如此,一次大戰期間,愛國心切的她,坐在小椅子上仍堅持訪視前線士兵。1916 年她最後一次訪美,堅強的意志力支撐著她,度過筋疲力竭的十八個月之久的訪問行程。1918 回到法國,她隨即展開歐洲之行,並且飾演一些可以坐著演出的角色。Louis Verneuil Maurice Rostand Sacha Guitry 等人均為她寫下新劇本。此時她已然六十好幾。她最後一部舞台表演是1922扮演Maurice Rostand  "La Gloire"

1907 她寫了自傳『我的雙重生活』 My Double Life (Ma Double Vie),並於1900起留下十一部黑白片電影作品( 主要還是舞台劇) 。她是第一位出現在電影中的偉大女演員,包括1900『哈姆雷特』、1910『茶花女』、1911『依莉莎白女皇』 "La Reine Elizabeth"等。

1914 年,她受勳成為榮譽爵士( Chevalier of the Legion of Honor)  

她於試裝 Guitry 劇作 Un Sujet de roman ("A Romantic Subject") 時,忽然不支倒地而取消演出然而,之後她又振作起來,1923年接下好萊塢電影La Voyante ("The Clairvoyant")。此片在她的住宅拍攝,而這位名伶,也於拍攝期間,326日,以七十九高齡撒手人寰。 

 羅特列克Lautrec的莎拉之 Phedre ( de la Renaissance)

 Phedre, Act 3 / Hearst Greek Theotre /1906 -5 -17 (《費德爾》(1677) 故事 : 雅典王忒賽遠出未歸,據聞戰死疆場,王后費德爾轉向王子依包利特表露感情。忒賽意外生還,誤信妻子與王子的私情,憤而放逐王子;繼而追問之下,得知實情,費德爾羞愧自殺。故事取材古希臘故事,卻揭露法國宮廷和貴族腐化墮落的生活。)

左: 在巴黎的墓; 右: Zoraya-La Sorciere 1903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bertine4proust&aid=556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