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John le Carre 的間諜國度 2005-2-3
2011/08/16 14:35:20瀏覽292|回應0|推薦0
John le Carre 的間諜國度   2005-2-3 

   鍋匠 裁縫 士兵 間諜


以間諜小說的角度而言,JLC仔細而簡單地提醒讀書每個小動作答案出現時的線索(多以察覺者複述之前注意到的言行),這是從厚度而言不得不然,在細碎案情進展時言簡意賅,把伏筆用在數個大主軸間關係的揭發。 

而在觸及人的恐懼與愛恨之時,JLC動輒數頁--以小說的角度而言,創造具有真正人性厚度的角色,讓間諜的破綻與特質一樣可貴,每個間諜的特色在於外貌,更在於其價值觀的成型與其賦形,給予「當下景致」、「內心獨白」與「劇本」一樣尊貴的地位,借由劇情鋪陳,讀者慢慢深入書中每個小人物的憂懼愛恨,每個角色或多或少都讓人「不捨」地被某些弱點制約,劇情,在「現實」的國度中上演,每個間諜都可能只某一個線索的註腳而已。 

這是我眼中的JLC。 

這樣的間諜具有「高度存在可能」說服力,彷彿隨時可以從身邊出現。史邁利有著容易被看輕的外型、被笑話已久用領帶擦眼鏡的小動作,他可以與好友坦言細數與間諜卡拉初次談判一蹋糊塗的涔涔手汗,但又冷靜周旋於同儕或惡意或愚昧的背叛、妻子反覆出牆、國與國間利益交換間,始終不願多言,謹守「完美間諜」與「失敗丈夫」的身份界定。 

『榮譽學生』可說是JLC勉力窮極野心之作。厚達586頁,遍及香港寮國義大利與英國,在兩代間諜「帝國日暮」、「情報局日薄西山」的困窘間,尚且不甘願地為道德的分際、冷戰與熱戰對人性的蛀蝕,忿忿不平。比較起來,『史邁利人馬』只能算輕淡的感傷小品,無所不在,無所不可以在的我輩間諜,幕落前對間諜世界的最後一瞥。 

鈍兄說「背叛」是相當準確的「診斷」--或許更可以擴及「背叛與忠實的爭戰」罷!?『鍋匠裁縫士兵間諜』裡叛國的地鼠背叛國家、朋友、同儕、與身為英國精英的完美代表性,是為了忠實於「反資本主義」的學生信念。『榮譽學生』裏更加名顯,史邁利的手下傑里因為不願再度背叛自己(的信念)與愛人而在最後一刻背叛了「公司」,完成任務的史邁利則因為未能符合「公司」與「表親」(美國)的共同最大利益,被效忠的「公司」背叛去職。

  

『史邁利人馬』裡,退休間諜不但一再回來面對背叛自己的「公司」,也目睹老戰友死亡之前一再被朋友、體制放棄後的枉死,最後,為了完成擊潰最大敵人卡拉的目的,即便體制多麼缺乏人性,他選擇背叛良心,忠於間諜本能,讓卡拉最後因為保護愛女而被迫投誠,隨即,史邁利畢生最大功業也被背叛轉手給表親。似乎什麼都沒真正發生,惟一的痕跡,是參與其間一個年輕間諜失望之後的辭職。 

而各個小間諜每段大落大落的冒險與內在的呢喃,或許只能構成「貴婦與獨角獸」織毯上的一塊「萬花背景」,在作者最後收網之際,我們的目光雖不由自主地想一窺織毯圖中張開的帳蓬、微啟的寶盒秘密,卻也因追尋貴婦、角落的小狗、獨角獸,飽覽了那個世紀的圖騰與顏彩。 

我發現,事隔30年,JLC長得越來越像他自己已然放棄的上一代間諜英雄史邁利了! 

以下是讀罷《摯友》的幾點感想             遲鈍

1.這個間諜世界似乎沒有一個可以具體指陳的任務,所以也就沒有細節可以追覓,我粗粗看來,似乎他有意避開冷戰間諜為特定任務出生入死的老套戲劇,轉而全力營造一處可以容納另類與異端的空間,例如他筆下那位退休間諜所扮演的業間管理員一樣,試圖用手上一串萬能鑰匙,為一些被時代遺棄的間諜打開那間供他們嘆息的房間。例如沙夏那樣試圖為歷史建立一套與官方說法不同的檔案,這使得間諜具有某種歷史學家的身形。 

2.Le Carre也將間諜系統中的不信任因子講得挺透澈,這使得每一個間諜都必須像學院的研究者一樣,在繳交作品時都必須炮製一章可信的方法論或研究方法,而讀者都知道,那些說法其實都是可疑的。

3.閱讀間諜小說的最大引力之一或許是尋找背叛的理由。間諜的心理如果只是出於愛國(表現為忠貞)或貪婪(表現為叛國),那麼這將是一部注定蒼白而平凡的戲碼。幸好Le Carre為背叛所羅織的理由極其繁複,沙夏就是一個集背叛國家、背叛信仰、背叛(背叛的父親)於一身的悲劇角色。而他的對照面(與聯結面)恰恰是一個以忠貞為念且至死不渝的摯友。因此,間諜小說似乎也可以比之於那些述說複雜愛情的故事。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bertine4proust&aid=5547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