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英倫情人
2011/08/16 14:17:58瀏覽186|回應0|推薦0
  

給我一張地圖,我將為妳建造一座城市;給我一枝鉛筆,我要給妳畫開羅南部的一個房間,房間的牆上繪著沙漠的地圖。沙漠總是在我們之間……

從《阿拉伯的勞倫斯》到、《遮敝的天空》,貝都因人(Bedouin)的沙漠是文人偏愛的心靈聖殿,或者荒地,而英倫情人如流沙般陷溺的孤寂,也是始於這個遼闊的神秘國度。電影之前,我已先被文字蠱惑,讀時淚痕沒入枕被,竟似點在沙中的雨水。往昔有如巨獸,兀自於今之蒼穹低吼,而我的不平,只落得一陣陣風聲般的呻吟,埋沒於沙暴之中。


張大春以"越界"的概念,成功地牽引出書中英國病人Almasy、加拿大護士Hana、義大利雙面諜Caravaggio、以及錫克工兵Kip之間,殖民者與被殖民者、過往與現實、迷戀與情愛糾結的關係。這樣超越了國界與道德的愛情,突破戰爭與生命帶來的困窘,得以永遠地存活,而活在病人(其實是匈牙利伯爵)記憶中的凱撒琳Katherine,這群角色的楔子,一位迫於現狀跟著丈夫來到異地的英國女子,意外被流連於她所厭煩的沙漠的男子征服,然則,彷彿是角色的易位,她以淪落原始洞穴的魂魄征服點亮戰火下旅人漆黑的心,"突然間,他老了,厭倦了沒有她的生活...."。

沒有誰不是戰爭的受害者,也正是處於這樣紛擾危急的情境,人才會思求叛離,思求貼近人性。艾莫西與凱撒琳的婚外戀情原本平凡,激情、妒嫉、懊惱,種種足以庸俗這段際遇的元素滲入,正預警著將至的不幸結局。電影提供了影像的震憾,翁達傑卻用文字編織主人翁的迷亂與瀕死時的釋然,如果不經由他深刻而優雅的珠玉雕琢,徒有戰爭、對立、苦痛,並不足以使一段愛情永恆(看看八股的"戰地情人"是怎樣地浪費了好卡司與大筆經費.......),意義寓居思想與自省之中,類似的行為,因主體的認知而得以昇華。

"一座尖塔應和著另一座的歌聲,彷彿是在傳播著關於他們的流培言蜚語。木炭和大麻的氣味濃濃地飄散在空氣中。他們是聖城內的罪人"。 
 
漢娜在三個戰爭中的男人間成長,因為父親被燒死於鴿舍,她移情身份曖昧的燒傷病人,失去凱撒琳的燒傷病人等同一個沒有軀殼的遊魂,與其說是迷戀,不如說她在這個神秘又博學的靈魂中,看見許多原本陌生的生命本質,一些可能被她實現的美麗與哀愁。戰火中的相互慰藉,沒有國界、階級,架構於人性的寬厚之上,即使終究必須脫離漂浮,找到落腳的土壤,那些溫柔的過往,將是此後存活的力量。書裡,每個愛情彷彿曾經發生,又未曾真正發生,但是橫阻戀人之間的各個界線,種族、國籍、婚姻,卻已漸次模糊。在一次次沒有道理的死亡之後,上天的孩子努力開闢一條生命裡美好的蹊徑。

當疲累的神魂潰散如戰後焦土時,當人世的信念已被種種疆界切割粉碎時,記得你是上天眷顧的孩子,一丁點的固執、一轉瞬的希望,我們終將走到那落腳的承諾的國度,The Promised Land of Us。

&&&&&&&&&&&&&&&&&&&&&&&&&

From "遲鈍第七天"  一直沒勇氣去翻開那些直面黑暗而絕不許哭笑以對的現實主義作品,所以柯慈的四本書也在我書架上站了好久,也許再等等吧。妳的介紹很好,也許會是啟動我翻頁的動力。但眼下還在爬喬伊斯的大山。再等再等。  
從妳的介紹,我直覺地聯想到:是否認同始終是個人的事,所以救贖也是?是否任何的種族、階級都只能是認同的障蔽而無關乎真正的認同?先抱著這疑問,時候到了自然就會去開頁。  

妳的泥淖和我的大沙漠類似,對,一種窒息感。未來的太空人航入星際,一開始肯定會想起理查史特勞斯或華格納,可當其中一位失眠者開始瞭解到英雄的旅程變成漫長的路途並且完全無力避開眼前無邊無際的黑暗和遙遠的閃爍星體時,我懷疑葛拉斯的音樂可能會正好適用為背景音樂。更可怕的是,我擔心他不能像葛拉斯那樣在只有低微不同的星色裡去細細分辨、享受一二音程的變化。 
************** 【過去是壹碗只剩殘渣的湯】 據說他是這樣說的 過去是壹碗只剩殘渣的湯   我的朋友後來才知道 他還陷在殘渣裡爬不出來   無意闖入一個釐不清的關係 明白時連自己也一起下沉....   她畢竟只是個疲累的靈魂 這樣一丁點 心意擦撞時的星火 才能覺得活著罷?   以另一種疲累的方式活著... **************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bertine4proust&aid=5547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