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烈日為誰長紅? 2002/6/24
2011/08/15 18:27:20瀏覽223|回應0|推薦0
 烈日長紅 Tmavomodry svet, (Dark Blue World )   --- 2002.06.24, Marcel  

 
如果你或妳看過、而且喜歡去年底的美國戰爭鉅片「珍珠港」,那麼你或妳或許不該錯過這部以二戰為背景的捷克空戰片 。如果妳或你著迷於「珍珠港」片中交織於慘烈戰爭中的三角戀情,那麼妳或你更不該錯過本片中寓有國族愛恨深意的四角愛情。談到美感與浪漫,烈日之下我們在感性上的震顫遠遠超過「珍珠港」,因為它說的是更細膩、更透心扉的美麗、歡樂和傷感。論起內涵與意義,長紅的背後處處是「珍珠港」裏沒有的知性反省,讓我們看見寬恕、奉獻,也看見希望與永恆。然而,「珍珠港」耗費一億五千萬美元攝製,「烈日長紅」卻只花了八百萬! 

先簡單地說說,它到底好在那裡?首先,卓越又有品味藝術指導,使本片的每一個場景、每一個鏡頭都是那麼地美!整個來說雖然是稍微煽情了些,但是著實是美得融化了我們批評的筆尖。戰機發動時吹起的乾草、情人相會時的錯車,甚至於朝陽輝映於機翼上的光影,都充滿了凝結我們神智的浪漫和感動。尤其是結尾時更是超有水平,當雙機以巡航模式的編隊,背對著清晨的朝陽,向我們緩緩飛來。背景伴奏的音樂,是略帶哀愁的主題曲”Svita” (“Blue”) 如下。此情此景,讓我們忘了拭乾落淚,因為我們的熱血在沸騰之後,隨著Franta與Karel,蒸散於無盡的長空之中! 


本片當然也無可避免地有些缺點。例如內行的軍機迷曾指出,1940年代身在英國皇家空軍(Royal Air Force)的捷克飛行員們,飛的清一色是霍克型的”颶風”式戰機(Hawker Hurricane,二戰時中國也有這種飛機),而不是片中使用的超級海上型”火舌”式戰機(Supermarine Spitfire)。因為前者很難再找得到,所以導演只好將就了。也有人指出,不列顛戰役(Battle of Britain, 1940)中上場的火舌式戰機,配備的是三葉式螺旋槳的戴姆勒朋馳引擎,而不是影片中看到的四葉式螺旋槳的梅林引擎(1942年之後才出廠)。更有人說,空戰場面不夠多、影片步調稍嫌慢了些,甚至於女主角的扮相不夠成熟等等。但是,這些都無損其作為一部既深刻又感人的藝術作品。因為在令人屏息的浪漫風貌之下,它訴說了更多知性上的哲思。 
為什麼空戰、抑或愛情到頭來都不是本片的重心?


為什麼這段半世紀之久的歷史愁苦,只是淡淡地被輕放在我們迷濛的思緒裏、而不是揮灑成碧血忠魂的史詩呢(像「筧橋英烈傳」那樣)?或許這跟波西米亞人處理厄運與悲慘的習慣有關,捷克導演總喜歡用自嘲的口吻來數說許多的不幸。然而更重要的是,導演Jan Sverak及他的編劇老爹Zdenek Sverak真正想要說的卻是,Franta與Karel(以及所有為了捷克奮戰與犧牲的戰士們)之間的生死情誼,甚至是象徵上子民(Karel)對國族(Franta)無畏的奉獻。所以片末時Franta在那陰森的勞改營裏,仰望陽光從頭頂教堂上彩繪玻璃透過來的的那一刻,他在輕盈的傷感裏,洋溢的是發自深心的喜悅與充實。因為他知道,那個有些莽撞卻英勇赴死的Karel,和其他並肩為捷克獻身的伙伴們,從來未曾遠離過他。他們高貴的靈魂,永遠與他編隊翱翔在祖國的長空裏,微笑地守護著他們所堅持過的一切! 

想一想,能夠說完一個悽涼的故事,只讓淚滴留在眼眶裏,好繼續唱完那首低沉的”Svita” ,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詳細故事可參考http://www.peace.org.tw/island/theater/movie/darkblueworld.htm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bertine4proust&aid=5544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