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Der Grosse Bagarozy, 2002
2011/08/13 23:43:31瀏覽457|回應0|推薦0
2000.7 金馬國際影展; 上映日期:2000/12/23

 Der Grosse Bagarozy  by Marcel, 2002.01.08  

妳/你們一定驚訝Callas與"兩腿打開"這種畫面有何牽連? 為讓向隅者一開耳目, Marcel特地上網拍處尋找許久, 才再買回搬家時弄丟的片子.

以下是Marcel 2002 的舊文,這幾天鑽研後又有了許多新資訊,正忙著製作精美圖文並茂的解說.

出品: Constantin Film, Munich 

製片: Bernd Eichinger, Martin Moszkowicz

導演/編劇: Bernd Eichinger

原著劇本: Helmut Krausser (同名小說: Der Grosse Bagarozy )  

攝影: Gernot Roll 

配樂: Henning Lohner , Stephan Zacharias

參展紀錄: 1999年柏林影展新德國影片觀摩‧2000年金馬國際影展觀眾票選最佳影片

演 員: Til Schweiger (Stanislaus Nagy)‧Corinna Harfouch (Cora Dulz)‧Thomas Heinze (Robert Dulz)‧Christine Neubauer (Rioba) 

經過仔細、反覆的研究之後,個人覺得,這實在是一部感人又富啟發性的好電影。起初,並不知道原來它是跟據Helmut Krausser 暢銷的同名小說所改編而成,難怪其中蘊含如此廣大的深意。然而,若不是導演 Eichinger 是個二十多年的Callas迷,我們也無法在本片中因著Callas完美歌聲的引導,慢慢走入導演給予我們的美好世界。  ( 註: 本書有中譯本,但深度不如電影) 

  

"偉哉巴戈羅契"充滿濃厚的德國片  結構與分析色彩,敘事明快有力,而意義表達上具有多層次的鋪陳。初看或許覺得有些艱澀,但是細細品味  後便不難發覺其中深刻感人的哲理。尤其是貫穿全片的是已故之曠世歌劇女星Maria Callas的經典詠嘆名曲以及生平事跡,  聖潔的女神似乎再三地呼喚著本片的中心意旨─女性的幸福意識與自覺。


就故事上而言,我們看到的是一個年輕又充滿陽剛氣息的男子那曲(Nagy)(由德國性格男星 Til Schweiger飾演),自稱遇見Callas顯靈而  求診於38歲的女心理醫師柯拉(Cora)(Corinna Harfouch飾)。  在抽絲剝繭的事件演變中,Nagy坦誠自己其實是撒旦的化身,在Callas有生之年一直為她製造厄運,但卻在 Callas即將辭世之時才意會到她的偉大與光輝是連撒旦也無法磨滅的。因此,Nagy於Callas謝世之後墮入凡塵,  受盡挫折與屈辱的啃蝕。但是Cora讓他重心燃起希望(他覺得在外型上Cora有些角度酷似Callas),希望這次能在 Cora身上實現自己的價值,脫離魔鬼的包袱。爾後Cora因為自身之婚姻困境,失神而槍擊其夫(子彈穿胸而過  卻未斃命!),Nagy在Cora拒捕時前往解圍而失足墜樓,轉世成為凡人。最後在一座美麗的吊橋中央,出獄後的 Cora與Nagy重逢。此時Nagy已改名為巴戈羅契(Bagarozy),神采中洋溢著人世的溫暖與熱情。晚上九點整,  在Cora的彈指之間,河畔建築的定時照明閃耀出燦爛眩目的夜景,相視而笑的兩人,依稀聽到Callas在夜色裏  唱出威爾第"西西里晚禱"中的名曲"最親愛的朋友們,謝謝你們..."


仔細想想,導演想對我們說的,不只是這樣而已。首先,Callas的意象,鮮明地塑造出女性(Cora)心中對幸福 (她小時候在野外拾得一株幸運草,她對這個經驗始終念念不忘。)、婚姻及愛情(Cora在沉悶且困惑的婚姻生活段落,  用的是"我親愛的爸爸"中對婚姻的嚮往來對照。片尾"西西里晚禱"訴說的是新娘在婚禮上的喜悅,伴隨著Cora滿足的笑容,  在那會出現奇蹟的橋中央,我們看到這故事的結束。)以及自我實現(Callas那完美的諾瑪造型一再自Nagy的印象中投射在Cora的心中、  在雅典家中義軍憲兵的槍口下,年輕的Callas從容地唱出托斯卡的勇氣)的種種憧憬。而Nagy以魔鬼的身份,走到Cora的眼前,  先是提醒她自己心中的夢魘(Nagy初次來診,提到Callas以Norma的樣子顯靈,Cora回家後就問先生還愛不愛他,因而引起口角。),  繼而鼓勵她(帶領Cora在百貨公司見到平時忽視的燦爛夜景,試穿自己向來不敢嘗試的綠色晚禮服,又為她拿到那個喚起幸福感覺的  音樂盒)。連那首"我親愛的爸爸",都被精心地安排成始於Cora的婚姻瓶頸諸景,而終於Cora去拜訪(求助?)Nagy的路途之上。  最後,魔鬼Nagy更向Cora證明,為了永遠的快樂,他可以粉身碎骨、重新來過。"幸福"很明顯地是本片最重要的關懷,以它開始 (第一個鏡頭,焦點就落在那個代表幸福憧憬的音樂盒,童年的Cora與Nagy化身的貴賓狗分坐於兩旁),也以它結束(橋上的重逢)。  那麼,Nagy代表著什麼呢?是那個Cora心底不快樂的自我、還是Cora又愛又恨的命運呢?


無論如何,這絕不是一場與魔鬼的戀愛,更不是一段關於"性"的奇遇,倒像是一首眾女性們何妨一聞的"狂想曲"! (後話: 到底"巴戈羅契"這名字有何意義呢?其實用它做標題絕非偶然,不但確有其人,而且他還是Callas在1940年代起就合作的經紀人。  後來與Callas不合,Callas曾為此破口大罵,還讓各媒體拍攝到當時不雅的鏡頭,倒頗像是Callas心中的惡魔。可見導演對Callas研究之深入,把這層關係微妙地鋪陳在深刻的主題之下。)   

本片除了演員的表演、故事的結構,以及攝影剪接等外在電影語言(explicit cinematic language)之外,另有三大要素,是屬於內在電影語言(implicit cinematic language)的部份。

它們分別是1. 電影執念(Cinematic Idee Fixie) 2. 音樂動機 3. 詠嘆曲  

執念(Idee Fixie)一詞,始自Berlioz幻想交響曲。本世紀中,亦被引用在電影的表現上。 德國另一導演Werner Herzog,便經常、亦擅長使用電影執念。本片中亦應用了數個可以辨識的執念。  

1. 。片首童年的Cora與黑色貴賓狗坐在小橋上,中間是象徵幸福的音樂盒。片尾二人重逢於橋上,徜徉於美妙的歡樂之中。中間二人亦曾在橋上談話,Nagy引導Cora聽見Callas的歌聲。最後也是用許多橋景作為影片的結束。所以導演在一開始,便打出橋中央沒有不可能的事!” 

2. 公園。據Nagy所述,Callas第一次向他顯靈,爾後公園又在片中出現三次。似為一”Callas呼喚的意象。 

3. “Robert的剪報Cora的先生Robert,搜集奇人異事剪報據以著書。Robert的聲音,以及對奇人異事的樂此不疲,令Cora厭煩。在片中出現過四到五次,亦曾被另一個魔鬼借用過。是Cora”想要逃離的意象代表。 

4. 九點正的夜景。象徵廣闊、美麗的人生追求。先由Nagy在百貨公司中介紹給Cora,最後Cora再介紹給Bagarozy。這燦爛的夜景,每晚九點都會出現,不需付費,亦無庸強求,只是人們沒有抬頭去發現罷了。  

音樂動機部份,本片之中,明顯地使用了類似Der Ring所用的主導動機。兩個鮮明對比的動機,交互在各場中作為潛意識、回憶或是預示。兩個動機均有不同的變形,但始終是容易辨識的。除了音樂的動機之外,另有一救護車笛聲,因為重覆出現數次,勉強可看成一個動機。  

1. 不安的主題,製片公司命名為奇遇” (Ambiguous Encounter)。高音弦樂及木管交互奏出緊繃的小調旋律,低音弦樂以強音在每拍之上切奏。Cora初遇Nagy之後,心情便由此背景主題鋪陳,此後每當Cora感到懷疑、恐懼或困惑之時,此一主題便會出現。  

2. 肯定的主題,製片公司命名為啟蒙” (Enlightenment)。單拍到底之下降音階旋律,往往先由木琴帶領奏出令人欣慰的序奏,繼而由弦樂以大調合弦繼續下降音階,匯聚出散發溫暖擁抱的展開形式。此一主題不斷與上述之不安主題持續地以交替方式貫穿全片。每當Cora在不安、懷疑之後,因為自覺或啟而欣慰時,便有本主題之再現。 

3. 心虛的主題。由五、六聲救護車笛聲構成,前後大約出現過三或四次。首次出現是因Cora的一個病人跳傘出事送醫,爾後數次大致在Cora可能懷疑自己做錯時出現。笛聲在Cora心中劃過時,或許正也在Cora心中掀起些許心虛的漣漪。  

本片共使用了八首Callas所唱過的詠嘆曲,但不確定是否每一首都一定是Callas本人的錄音。這些歌曲,在本片中交織出戲劇的張力,烘托著觀點中心─Cora─的心境演變。導演在選曲與採用上所表現的深意,與其間音樂與表演、畫面及、背景之間的互動,令人興起讚嘆與無盡的回味。  

 1. Ebben? ne andro lontana (Catalani: La Wally) “於是我將遠行   

於是呢?我將遠行。遠至教堂鐘聲迴響的盡頭。遠處那裏有白雲,遠處那裏有金色的雲霧。而在那裏的期待,是悔恨與傷悲!  

出現於片首Callas生平回顧諸畫面。略顯悲涼的曲調與歌詞,彷彿呼應著Callas的命運,也似乎襯托出Cora在自己生活中的現狀。  

 2. Tu che le vanita (Verdi: Don Carlo) “那看盡世間繁華之人…”  

(那些看盡世間繁華卻仍能在墓中安眠無擾的人,若是它們在到了天國還要哭泣,)  

請為我垂淚吧!並請將我的淚,帶到天主之前啊!  

出現於NagyCora之診所,描述第二次在公園中眼見Callas顯靈的情景。Callas虔誠地乞求天主的悲憫,是否在潛意識中撥動著Cora的心弦?Cora會不會自問,該不該對自身的苦悶做些什麼?  

 3. Mario! Mario! (Puccini: Tosca) “馬利歐!馬利歐!  

(你說得好模糊啊!你難道不嚮往那座在幽林中等待我們小屋嗎?那是我們的避風港,在愛與神秘的庇護中,神聖確又不為俗世所)擾啊!) 

啊!闊野上開滿了花朵,海風在月色中悸動。星光流瀉出珍貴的你,讓托斯卡燃燒於狂愛之中!托斯卡之血燃燒於狂愛之中!  

出現於義軍憲兵在Callas雅典家中搜索時,18歲的Callas在槍口下無畏地唱出那Tosca為愛奉獻的決心。  

 4. O mio babbino caro (Puccini: Gianni Schicchi) “噢!我親愛的爸爸!”  

噢!我親愛的爸爸!我深愛著他,他是如此出眾。我想到羅沙港去買到那只戒指。

是啊!是啊!我是如此認真。如果我的愛落空了,我就要到維奇歐橋上(佛羅倫斯的舊橋)去自投於亞諾河中。 

我好不安,也很痛苦!哦!神啊!我寧可去死!爸爸!可憐可憐我吧!求求你!可憐可憐我吧!  

開始於Cora婚姻生活片段之諸景,延續至Cora走訪Nagy途經公園一景,轉入Nagy住家附近時前、中與遠景詭譎光線一景,結束於Cora按下Nagy公寓之門鈴的一刻。Cora從婚姻中走出,在Callas忌日的這天去造訪Nagy (而且經過Callas顯靈的公園),心中想著對愛情的嚮往與得不到愛情的痛苦。這些像是暗示著,解答好像指向了Nagy,而Callas會是啟發的關鍵。  

 5. Ah! Non credea mirarti (Bellini: La Sonnambula) “啊!真沒想到…”  

我的淚水我的淚水,或許可以給你帶來新的活力。唉!但是它們卻不能啊!不不能讓喚回愛情啊!  

出現於Cora首次於造訪Nagy,是值Callas之忌日─916日,當晚二人相偕出外買酒。在Callas顯靈的那個公園中的長倚上,NagyCora訴說,他如何在Callas的璀璨光芒之前,無法成功地繼續毀滅Callas的計劃。 

 6. La mamma morta(Giordano: Andrea Chenier) “他們殺了我母親  

(一個充滿安詳的聲音告訴著我:) 

活下去!我是生命!我眼中有妳的天堂!妳不孤單,因為我會收存妳的淚珠,也將沿途在妳左右扶持妳、對妳微笑並給妳希望。我就是愛!怎能說妳周遭的事都是血與污呢?我即是妳的神!我即是寬赦!自天堂降臨人世,並將人世變成天堂。啊!我即是愛!  

出現於Cora二度造訪Nagy於住處,NagyCora表達他所見識到Callas堅定的決心與意志,並以此曲終了時的極高音做為寫照。在Nagy高舉的手指中,Cora似乎為Callas帶給Nagy的感動而有所啟發。二人外出時,便出現了肯定的主導動機。  

 7. Ah! Perfido! (Beethoven: Ah! Perfido) “啊!不忠的人”  

Ah! perfido, spergiuro, Barbaro traditor, tu parti? E son questi gl'ultimi tuoi congedi? Ove s'iutese tirannia piu crudel?
Va, scellerato! va, pur fuggi da me, L'ira de' numi non fuggirai. 
 

出現於NagyCora敘述,Callas的歌喉如何在他的破壞下日益惡化。Callas在自己寓所中,向賓客演唱此一詠嘆調。但是,NagyCora表示,那像是在控訴Nagy對她的殘忍。或許,這更讓Cora堅定義無反顧地追尋自我幸福的意念。  

 8. Tutto ĕ finito, sulla terre per noi (Verdi: Aida Act IV) “我們在這世間的一切該結束了!  

All is finished on earth for us! (未唱出 

NagyCallas巴黎寓所向Callas懺悔他對Callas此生所做過的種種,而Callas卻憐愛地捧著Nagy的臉龐,說出Aida第四幕中Aida在情人Radames被活埋的墓中向Radames所說的名句 Tutto ĕ finito, sulla terre per noiNagy也以Radames在劇中的答詞回覆Callas “是啊!是啊!。然後Callas走入浴室,與世長辭。1977916日。  

 9. Merce, dilette amiche (Verdi: I vespri siciliani) “最親愛的朋友們,謝謝你們…”  

最親愛的朋友們,謝謝你們帶來這些迷人的花朵。這樣的禮物,表示了你們美好的誠意!噢!愛情替我準備的誓約是快樂的! 如果你們問一問新郎,他會打從心底向你們致敬!謝謝你們的禮物,啊!真是的!  

Cora因槍擊先生服刑出獄後,來到Nagy曾帶她來過的橋上,與轉世後的Nagy (此時已為Bagarozy)重逢。這次Cora記得在九點正時向Bagarozy獻上河岸邊建築上瞬間亮起的燦爛燈海,此時兩人依稀聽見,Callas在漆黑的夜空中,唱出這首優美感人的歌曲。其間亦巧妙地穿插了Cora前夫Robert的再婚典禮,隨後更以各式橋樑的遠景,伴隨曲子的結束。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bertine4proust&aid=5537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