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純真曲 Comedy of Innocence, 2002
2011/08/14 17:49:12瀏覽163|回應0|推薦0

純 真 曲  Comedy of Innocence  

" 追憶逝水年華"大導演勞爾魯斯 Raul Ruiz 2000 的作品,證實了他宜古宜今,可大可小的變色龍本事。

看似成本不大的片子,卻像冬夜裡的流螢,紛飛地教人驚疑不定,寫平凡的母子,卻佈滿玄機與懸疑,平靜的音樂中,有什麼東西正在醞釀 ?

再簡單不過的事,都未必理所當然。

這部片子挑戰了鮮少被質疑的母親與幼子的親密關係,孩童必然最愛自己的母親嗎 ? 一開始,導演用孩子的眼光在說故事,畫面上起初一段有著貝殼的模糊搖晃的畫面,接著攝影機代替了兒子卡密的眼睛,從一個大盤子當中的黑暗看見盤子後面的世界,原來,他正舔著盤子。不久,我們才漸次猜出,之前的畫面是卡密認為自己在真正的媽媽家中看見的東西,攝影機像是他心靈的窗口,就如同他的想像中的院子裡的朋友一樣。懸疑在卡密的執迷中愈升愈高,陰沉的光線音樂,埋伏母親緊繃的情緒,是什麼在牽引一切 ? 遊魂嗎 ? 陰謀嗎 ? 每一個緊張的懷疑似乎都僅是杯弓蛇影,怎知到了後半,想像的事物原來都是真的,原先半信半疑的母親阿莉安(依莎貝拉雨蓓飾演 ),為了尋找失蹤的卡密,意外地在抽絲剝繭當中發現,不僅 一切不單純是卡密的幻想,他更是一切的主導者,他誘使孩子淹死河中的伊莎貝願意當他的真正的母親,欲逐步實現換母親的心願,當離奇鬼魅般的想像被呈現的證據逐一點破時,我們仍然無法因而鬆一口氣,事實的背面所隱含的冷酷面相,更引發背脊上一陣陣的寒意。

藉著失去兒子的恐懼感,說故事的人逐漸換成驚惶的阿莉安。卡密古怪的故事不斷折磨著她,由於害怕失去兒子的愛,她一再退讓,甚而讓一個不相干的女人伊莎貝住進家中,試圖喚醒兒子與新媽媽的理智。然而,即使用計送走了惡夢般的第三者,兒子還是不見了,她再度陷入對兒子安全的焦慮中。從頭至尾,未知的恐慌席捲著這個可憐的女子,在爭奪兒子的戰役裡,她卸去原來的柔軟,漸漸化身成剛毅的雅典娜女神。戰役使人堅強,但真相卻往往挫人銳氣。知道卡密的內心想法時,即使找回了兒子,阿莉安卻需面對已永遠失去兒子的真相,早在她還渾然不覺的時候,這個孩子早已不是她的了。諷刺的是,孩子之所以回心轉意,不是因為愛她,而是換的媽媽不如想像中的好。那麼,什麼時候,卡密還會看上另一個新媽媽呢 ? 電影中的阿莉安顯然也想到這一點了,百轉千折之後,她選擇不要肝腸寸斷,而是對這一切的荒謬,投以最後嫵媚的嫣然一笑。

這覺醒般的一笑,也使我們恍然大悟,導演其實是把男女關係,轉化成更堅固的母子關係,藉以質問,當這樣的關係如同血緣一般無法消滅時,當其中一方仰賴你如仰賴生母的臍帶時,要如何面對他執意的濫用或虛擲(自己的心意),我們有權,或有能力割斷關係嗎 ? 而面對惡意的棄絕,又能如何自處 ? 那般的嫣然一笑,是電影中的美麗,與現實裡的神話吧 ! 孩子,如同愛情,是大多數女子可愛又可悲的宿命,多少人真能簡單地淡然處之 ? 只是,當導演預設了打破規則的小男孩的存在時,也就為其後突破宿命的母親,預留了存在的可能性吧 ! 至少,我衷心地如此期望著。

image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bertine4proust&aid=5537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