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自我的消失
2010/11/15 15:44:52瀏覽330|回應0|推薦49

自我的消失 (生命解碼 047)

 「上山的路程經過了這麼多兇險,妳難道沒想到過回頭。」

我又問道。

 

藍月搖了搖頭說:

「上山之時,我已下定了決心,沒有一些成就絕不下山。」

 

藍月不畏途中的困難,獨自在山上走了二十多天,

雖然呼喝聲仍不時傳來,有時從身後,有時從前方;

她都不予理會的住前走。

 

有一天當她正一步一步的往上爬時,

忽然在眼前出現了佛陀。藍月楞了一下,

立即明白這是個幻像。也不加理會的一路往前走。

一路上幻像幻聽不斷,早將生死置之度外的藍月。

一直往前走,想找一個可以安身的地方。

 

「那妳找到了沒?」我又忍不住的問道。

 

「一個多月後的一天,我爬到了一個山頂,

山頂上有一個火山口。火山口中有一個裂縫,

於是我沿著裂縫往下走。」

 

藍月沿著小小的裂縫一路往下走,沒多久出了那出口,

眼前居然是一片小小的平台,平台下是個萬丈深淵。

而在出口有一個小小的水窟,

水滴正一滴一滴的沿著山崖滑下。

平台面南,陽光正照射著整個平台。

而在平台望去,是層層疊疊的山巒。

真是個好地方,藍月遂決定在此定居下來。

 

「那妳就住在那個地方,有遮風避雨的地方嗎?」

從藍月的描述當中,我在心中畫出了一個美麗的藍圖。

 

「嗯!」藍月點點頭又繼續說道:

「裂縫平台出口前,算是個較寬大的洞穴,

雖然僅夠一個人臥的長度,但是後來我又將之鑿寬大些,

住起來還算舒適。」

 

「那妳有食物嗎?」

走了一個多月,食物應早就沒了。

 

「山上有很多野果,野菜可供食用。」

藍月就靠著野果和野菜在那兒生活了二年多。

 

「在那兩年之中,你終於成就了。」

我問道。

 

「其實,在那一個多月的行走當中,

我已經進入了 - 禪定最深的境界,

當時沒有外在聲光的刺激,在行走當中,

我的意識已逐漸走入深層的內在,

一路所見的幻聽和幻視就有如禪定之時所產生的獨影境,

那時的情形就有如道家的閉黑關。」

 

藍月早將生死置之度外,並穿透了禪定中的幻聽和幻象,

經歷過了這些之後幻象等之後,她來到了一個深度。

 

「如果有一天,你突然有一份將要消失的感覺的恐懼升起時,

一個將永遠消失在這個世界的感覺之時,而這份感覺非常的明確,

那麼妳不要逃避,靜靜的坐著或躺著,看著這個發生。」

藍月這麼告訴我。

 

「看著那份感覺在一直往外擴散,直至無邊,

   像是會永遠消失在這無邊的宇宙之中,你也許會恐懼,

  但不要被恐懼吞末,就看著這份恐懼吧!」

藍月一再的叮囑我。

 

「那麼妳當時是不是因此從這個世上消失了。」

我好奇的問。

 

「不是從這個世上消失了,而是那個執以為是的我消失了。

妳也可以說我和最初來個相遇。」

 

我似乎有些明白她的意思,因為我也曾有過類似情況,

只是我當時因為恐懼,把自己拉回意識層面。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joona&aid=4601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