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秋陽
2010/02/22 21:05:24瀏覽297|回應0|推薦11

秋陽

 

秋風瑟瑟,滿山遍野的蘆葦花隨風搖晃著。

天空中,厚厚的鉛灰色雲層,積壓著大量的水氣,

奮力在蘆葦叢中找尋小路的阿雄,

感到了水珠打在身上。

 

抬頭看了看灰濛濛的天空,

看來雨似乎不會下的太大。

低下頭來,繼續的往上攀爬,

稀稀疏疏的雨滴不停的落在他的身上,

秋末的天氣透著些許的涼意,

但是邊割著芒草邊往上走的阿雄,

滿頭的汗水延著額頭往下流,

分不清臉上流的是汗水還是雨或是淚水。

 

「你往村外向左的那條小路,走約半個小時,

可以見到一座開滿蘆葦花的小山。

山腳下有一顆老榕樹邊的一條小路,

順著小路往上爬,再大約半個小時,

你就可以見到三座朝著山腳下相連的墳地,

那就是胡家父母與其子的墓地了。」

 

「胡家兒子的墳地 - - - ?!」

 

「是啊!在五年多前,軍中傳來消息,

胡家的兒子死在戰場,吃了敗仗的軍隊,

只有幾個人逃了出來,可憐啊 - -

就這樣暴屍戰場,沒人收埋,

要不是一個熟識的人看到他中槍倒地,

家裡的人都不知道他就這樣死在戰場了,

接到他戰死的消息之後,家人為他立了衣冠塚。」

 

問清楚胡家墳地的阿雄,謝過了這位村人,

轉身就往他所指引的方向去。

 

邊爬著,腦中又浮上了和那位村人的對話。

 

「那胡家的雙親是怎麼死的。」

 

「那些年在戰爭中,民不潦生,物資缺乏,

食物缺乏,大家都沒得吃,那胡家的雙親都餓出病來,

後來又聽到唯一的兒子戰死了,

傷心之餘,沒多久也就病逝了。」

 

「他們的養女,將自己賣給了縣城的一位財主,

才將他們埋葬了。」

 

終於,看到了三座墓碑,隱約的藏在蘆草之後,

撥開了墳前的蘆草,見到了碑上的字。

 

「先父  胡氐  玉成之墓

 

孝女  如芳立」

 

「先母  胡氐  錢孝蘭之墓

 

孝女  如芳立」

 

阿雄再轉頭看著另外一座墳許久,

才轉過身開始清理墳上的雜草。

也不知過了多久,雨停了,

太陽似乎又從雲層中露出了點陽光,

但立刻又躱入雲背後去了。

 

風越吹越大,呼嘯的聲音,廻盪在山谷之中。

阿雄默默的站在墳前許久,一種難以言喻的情緒,

充滿了胸懷。

 

死著墓木已拱,生著情何以堪。

山風呼嘯著,吹著漫山的蘆葦如海中的波浪,

層層疊疊、的推進著,阿雄的思緒,也隨著草浪,

浮浮沉沉 - - - -

 

「阿雄!你是阿雄,我就知道你沒有死,

你真的回來了。」

 

一聲激動的叫聲,來自阿雄的背後,

那麼熟悉的聲音,是他在戰場上,日夜所思,

也是他活下去的支柱,若不是這個聲音的主人,

時常在夢中鼓舞著他,在昏迷中召喚著他,

也許在他早就是戰場中的那千百具屍骸中之一。

 

天知道他有多想見到她,六年多了,不知她變了多少,

她該已經有自己的家吧,畢竟有二十五了吧,

這年頭女孩超過二十沒有婆家,

就會招來村人的指指點點。

想轉身,郤又情怯。

 

哽住的咽喉,低下頭來,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風依舊呼嘯著 - - - - -

 

許久 - - - 阿雄緩緩的轉過身 - - -

 

是她,是朝思暮想的她 - - -

一身陳舊的花布衫,那是當年他買給她的布料,

衣服舊了,人也憔悴了,

以前那位天真活潑的少女,

在歲月和生活的磨難下,有著一份滄桑 - - -

 

「如芳 - - 」阿雄輕聲的叫著 - - -

 

如芳奔向阿雄,抱著他放聲大哭 - - -

 

山風陣陣的吹拂著,天上的雲開了,

西方的天際,一掃剛才的陰沉,

露出了藍色的天空。




( 創作小說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joona&aid=3795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