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13
一個半世紀前的跨境執法
知識學習健康 2018/04/17 17:35:18

  

  因在網上發帖稱“鴻茅藥酒是毒藥”,閱讀量2000出頭,廣州醫生譚秦東被內蒙古涼城縣警方抓捕,現已關押3月。抓捕原因是“涉嫌損害商品聲譽”,因為網問裏說這藥酒是毒藥。

  1

  因為商業利益受影響而跨省抓人,很多人對這樣的事情很詫異。

  六神磊磊從金庸小說裏找出了案例。

  琢磨先生也從《金瓶梅》裏找出了案例。

  其實不用翻小說,這樣的事在179年前就真實發生過,而且跨的不是省,是國。

  那時候,大英帝國要賣鴉片給中國,中國有人說不能吃,鴉片有毒!大英帝國說怎麽會是毒,明明可以做藥!因為商業利益受了影響,大英帝國就打到了大清國執法,要求賠償,這就是歷史上的鴉片戰爭,結果就是中國(大清國)賠款二千一百萬西班牙銀元!

  如今,說鴉片是毒品,應該不會有異議,可見,很多時候事實如何並不重要,是否強勢才比較重要!

  鴉片戰爭是中國歷史上最屈辱的時刻之一!但是這些歷史事件,並不會阻擋歷史的進程!看看今天,中國已經從吸鴉片的東亞病夫變成了世界強國!而英國,已從一個日不落帝國變成了一個連歐盟都呆不住的小島國。當然,這之間有很多人坐了牢,流了血,甚至沒了性命……

  我們也怕跨省抓人,但是更怕正直的醫生都被抓光了,這個社會隻剩下病人。

  2

  再來看廣州醫生為什麽會說「鴻毛藥酒是毒藥」?在鴻茅藥酒的說明書裏,有67種中藥成分和三種輔料。

  製何首烏:2014年,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CFDA)發布第61期《藥品不良反應信息通報》,提示關註口服何首烏及其成方製劑可能有引起肝損傷的風險。病例報告情況表明,製何首烏的肝損傷風險低於生何首烏。鴻毛藥酒裏含有“製何首烏”,風險雖然比生何首烏低,但是也有風險。2013年,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官方網站發布通知,將 5個含何首烏的非處方藥轉為處方藥管理,同時要求相關企業修改說明書。

  附子(製):附子含有烏頭堿,其神經毒性是有報道的。有人說附子有毒,製附子就沒有毒性了,如果誰能提供一個符合現代標準的毒性比較,我可以喝一口鴻茅藥酒表示服氣。

  檳榔:這是世界衛生組織認定的致癌物,怎麽會沒有毒?

  藥酒配方裏有毒性的成分不隻是這幾個,同時還有國家禁止使用的珍稀動物成分豹骨。此外,鴻茅藥酒裏還有輔料白酒,酒精攝入過多也會成為影響健康的風險因子。

  有人計算過配方裏有毒成分的含量,覺得如果按照規定劑量,所含成分遠遠到不了致毒劑量。拋開劑量談毒性就是耍流氓,同樣,拋開劑量談治療的有效性也是耍流氓。兩口藥酒裏藥物能達到有效劑量的證據沒有看到,但是,國家藥品不良反應監測係統總共記錄有鴻茅藥酒不良反應報告137例,主要表現為頭暈、瘙癢、皮疹、嘔吐、腹痛等。

  我的網文說過何首烏的毒性,說過馬兜鈴酸的毒性,也說過吸煙、飲酒對健康的不利。自我反省一下,這些網文損害了多少商業利益?會不會引發小型的鴉片戰爭?

  3

  鴻茅藥酒不是保健品,是一種早先批準的OTC藥物。中國的中藥、中成藥產品很多,為什麽鴻茅藥酒能吸引那麽多的眼球?

  根據央視市場研究媒介智訊(CTR MI)的數據, 2016年鴻茅花在電視廣告上的費用是150億元!150億是個什麽概念?同一年,國內所有醫藥類上市公司中,雲南白藥廣告費最多:7.07億元!其他幾個公司依次為:白雲山 5.11億元、葵花藥業 3.41億元、吉林敖東 3.38億元。2017年,尼爾森網聯AIS全媒體廣告監測顯示,從1月至11月,鴻茅在企業廣告投放排名榜中位列第一,投放總額同比增長55.9%!

  作為一個藥企,大量的真金白銀沒有花在新藥研製,而是花在廣告費用上,而且是長年累月如此,這種商業模式不得不讓人深思。

  很多人熱衷於“藥食同源”一說,那是希望把食品當藥物賣,把藥品當食品賣!當然,大部分認真做企業的,都隻能是希望一下,不能夠實踐,隻能是規規矩矩按照規定辦事。但是,鴻茅藥酒做到了,雖然是藥酒,雖然說明書裏有“用法用量服用,年老體弱者應該在醫師指導下服用”,電視上的廣告詞是沖著老年人,提醒他們每天兩口,感覺不是藥品而就是保健品,也不需要醫生知道。

  2017年,人民日報社主管主辦的《健康時報》曾發表了文章,質問《 2630 次廣告違法不止,誰是鴻茅藥酒的護身符?》。

  文章中有如下文字:

  “健康時報記者通過研究近十年的公告文件,不完全統計的結果顯示,鴻茅藥酒廣告曾被江蘇、遼寧、山西、湖北等 25 個省市級食藥監部門通報違法,違法次數達 2630 次,被暫停銷售數十次。”

  違法2630次的企業安然無恙,寫個網文閱讀量2000多的廣州醫生反而被關起來了?

  看來這藥酒有一功效:違法也不發愁!真擔心有人喝了藥酒去《健康時報》的主管部門人民日報踢館!

  4

  是藥三分毒,毒性不是中藥、中成藥的專屬特性,西藥也會有。

  說一個美國的例子。默沙東有一個藥物Vioox,在市場上銷售四年,銷售額110億美元。2004年,有報道指出這個藥物有心臟病的風險,默沙東隻好把這藥物下架,不再銷售,並在此後打了10多年的官司。但是,這官司並不是為了讓“誹謗”者賠償商業利益,而主要是賠償消費者的損失,默沙東為此總共付出了78億美元。

  默沙東作為國際大藥企,不知道賣的什麽藥,一點國際範都沒有,遇到這種事情又是割地又是賠款,比藥酒廠差多了!

  但是,商業利益固然重要,未來的發展也很重要!查了一下,2004年Merck 市值928億美元,如今,市值變為1540億美元。默沙東沒有因為Vioox事件就一蹶不振,而是變得更加強大。

  一個人的一生中會遇到危機,一個企業在成長中也會遇到很多危機。鴻茅藥酒2630次廣告違法而毫發無傷,可謂是“成功”,但是如今麵對“毒酒”事件,卻會是最糟糕的公關。鴻茅藥酒的好處本來很多人都沒聽說,現在進過事件的發酵,“毒酒”這一關鍵詞反而吸引了更多的眼球。

  “毒酒”事件經過一個周末的發酵,國藥監在隨後的第一個工作日發出了一個通知,讓內蒙古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就鴻茅藥酒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給個說法。看來,鴻茅藥酒至少很快將失去OTC地位,必須要醫生處方才能銷售。

  受“毒藥”一文影響,鴻茅藥酒收到退貨57229瓶,每瓶損失利潤25元。

  我們可以拭目以待,看看這個跨省抓人之後,鴻茅藥酒是能找回這損失,還是會收到更多的退貨?

  P.S. 有一個實在想不明白的問題,希望有人指點一下:據米內網數據顯示,鴻茅藥酒2016年零售藥店終端(包含實體藥店和網上藥店兩大市場)銷售額約為16.3億元。為此,廠家需要花費近10倍的廣告投入,然後還能做當地的納稅大戶。誰在為鴻茅買單?

  (作者:張洪濤,筆名“一節生薑”。賓夕法尼亞大學醫學院病理及實驗醫藥係研究副教授,研究領域:癌癥的靶向治療以及免疫治療。著有科普讀物:《吃什麽呢?——舌尖上的思考》,《如果舌尖能思考》。可以談最前沿的醫學研究,也可以講最通俗的故事。本文首發於“悟空問答”。)

最新創作
一個半世紀前的跨境執法
2018/04/17 17:35:18 |瀏覽 2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6款養顏水果 派對晚宴必選
2018/03/29 16:29:48 |瀏覽 16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結婚雙方補請傳統版
2018/03/19 12:17:16 |瀏覽 15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贫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在贫穷中什么也学不到
2018/02/23 12:10:06 |瀏覽 19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new beauty 埋線提拉效果怎麼樣
2017/09/21 11:47:27 |瀏覽 25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