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大江大海 1949》● 戰爭歷史的文學創作
2011/02/17 01:50:38瀏覽1660|回應14|推薦56

≪關於歷史的內疚≫ Guilt about the Past 的作者 Bernhard Schlink同時也是電影《為愛朗讀The Reader的原著作者,在該書中以德國在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從一個法官、法學教授及文學創作者的角度對戰爭中的加害者與被害者的角色有清楚的闡述。≪關於歷史的內疚≫一書,其實是作者在柏林洪堡大學(Humboldt University)的演講稿、上課的教材。作者以罪與罰和法律的素養來說明為何加害者的內疚必須向世人告解,為何被害者的傷痛必須對世人訴說,一個國家的戰爭歷史才能有真正的和解 Reconciliation。發自內心的和解是讓一個國家向前邁進的基石,因為上一代的恩怨如果讓它凍結在歷史史料裡,它是會陰魂不散的回來纏繞現在的一代、甚至未來的子孫,而永遠無解。

作者生於二戰期間,並且在六〇、七〇年代親身經歷戰後德國人對於曾經犯下的屠殺猶太人的反人道罪行的集體反省和罪與罰的大審判,就是為了讓現在與未來的年輕德國人不要有生為德國人的原罪。

然而,加害者的內疚與受害者的傷痛往往是糾纏不清的,什麼才是歷史真相?歷史真相只是是一連串的人、事、時、地、物嗎?歷史有真相嗎?真相的定義是什麼?誰說了算?

作者寫了許多以二次大戰德國納粹為背景的暢銷小說。他在≪關於歷史的內疚≫一書中的最後一章闡述他對歷史事件特別是像戰爭這樣罪與罰的題目的寫作方式與『真相』的呈現手法,有精彩的論述。

戰爭歷史是不是只有用『歷史紀錄』documentary的方式才能呈現真相?戰爭歷史可不可以用虛構、嘲諷、幽默、說故事的方式來呈現它的本質?用『歷史紀錄』的方式是否一定比用其他方式更能讓讀者了解戰爭歷史的『真相』?更能看到戰爭裡的各種面相?或者說,對於戰爭歷史,讀者是否有權了解其中的各個面相?還是歷史必須由勝利者來書寫才是『真相』?加害者可不可以是殺人無數,但是卻在某個關卡上放過了手抱幼兒的孕婦的救命者?受害者可不可以在飢寒交迫的情況下,劫殺其他受害者,而成為戰爭裡的加害者?戰爭歷史的文學藝術的表現方式有多大的發揮空間?什麼樣的手法會曲解歷史而讓人認為是謊言?這其中的進退,的確不是一件簡單的工程。

Bernard Schlink的小說全是虛構,但是卻讓讀者對猶太人大屠殺The Holocaust﹞有深刻的認知與深刻的反省。

一個搞笑的例子:就好像我們看『全民最大黨』,明明知道節目裡的人物沒有一位是本尊,而且各個都勁爆誇張,與本尊對照,完全失真,但其極盡嘲諷的演出,讓許多人不覺自心中由衷的喊:讚!因為,它抓到了許多人心中的某些共同想法,抓到了精髓!

一個嚴肅一點的例子:2009年,台北展出由中國重慶一學者王康於2005年開始策劃的一幅由許多名中國畫家根據歷史資料及照片所共同完成的巨幅作畫《浩氣長流》。這幅史詩國畫涵蓋了中國近代史的兩場重要戰爭:抗戰和內戰。其中有一隅畫的是國民政府時期的跨黨派的要員參與國民參政會,畫家為了表達參政會及與會人員的超黨派、為國籌謀之心,特別對與會人員的衣服作不上色彩的留白處理。有評畫者打趣的問道:與會人員怎麼都成了穿著白袍的古羅馬人啦?

讀者、觀畫者、觀秀者對於一件作品的認知,是看片面的表象?還是看整體意念的傳達?每位讀者、觀眾,對於同一件文學創作或藝術創作顯然有不同的感受。原創者當然有,也必須有其個人的觀點與闡述、表達的手法。哪件作品能成為經典?『時間』自然是最後的裁判。

○○○●●●○○○

讀 Geoffrey Robertson 寫的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危害人道的罪行≫ 有關1949日內瓦公約第三條對戰俘人道的對待(p. 207),其中提到「必須給戰俘一件自選的樂器」They (ie POW) must be given one musical instrument of their choice。我馬上想到≪大江大海1949≫ 第21章”江流有聲,斷崖千尺”(p.104)中描述的跟著國軍部隊進入越南的11歲小男孩陳麾東『不知道他的法國號應該放在法國軍官指示國軍卸下來的步槍、機關槍那堆,還是手榴彈那堆,正在猶豫,那個一直在旁監督繳械的法國軍官一步踏上前來,指著樂器說:「這不是武器,可以帶走。」』

有關戰爭的文學創作是可以有許多切入點的,筆者認為≪大江大海1949≫的切入點是『人道』。而『人道』的觀點,正是知名作家李敖張大春的批評中,所刻意忽視或規避的。

1949年,20世紀中期,法國軍官讓軍樂隊進入越南的那個片刻的決定和動作,在小小年紀的陳麾東心中留下無法忘懷的價值意識;20世紀末,華人世界對於『人道』的文明,才開始萌芽!

○○○●●●○○○

後記:

筆者不是學歷史的,也不是學文學的,更沒有必備的學術基礎來做文學批評。提筆為文,主要是記錄自己的讀書心得,是筆者的觀點,無意說服讀者,也無須讀者的認同。對於一位作者,即使是部落格的為文者,時間是最好的裁判,也是最無情的裁判。電子網路雖然是虛擬的平台,但卻比傳統的紙書平台更傳播快速、亙古。希望百年之後,再讀這些書不會對此心得記錄汗顏!

引申閱讀: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chou&aid=4892850
 引用者清單(1)  
2011/05/25 03:20 【Jacaranda 雜記】 大陸的大江大海 ● 《見證中國》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泥土‧‧‧郭譽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希望‧‧‧
2011/05/14 18:46

希望真的您是到了一個只管文化認同的多元文化世界。

怕太難了,人口膨脹,資源不足,以暴易暴,多元文化的文化認同能解決這些嚴重的問題麼?

資本主義的不斷膨脹,它能生岀那麼好的新文化──願拭目以待

泥土謝謝指教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5-15 09:08 回覆:
當你能夠『看到』對方的時候,才能發現多元文化的活力。
不一定在國外才有多元文化,你的周圍俯拾皆是!

如果只看到人與人之間的對立關係,會不自覺的武裝自己,這是很自然的本能反應。

泥土‧‧‧郭譽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只希望‧‧‧
2011/05/13 14:33

只希望卑微的華人,不要再在天涯漂零‧‧‧雖然紐西蘭或德國真是個好地方‧‧‧

泥土敬白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5-14 12:53 回覆:
都什麼時代了,還在用血源和地域來界定文化和認同?
多元文化,你大概沒聽過。
『天涯漂零』是你的幻想;『卑微』似乎是你生命的養份。

你的觀點,只屬於你。

良心的建議:
晚上要睡足,白天沒事不要掛在網上。不妨去子女家串門子,有孫子玩孫子,沒有的話,跟社區銀髮族出去吃喝玩樂,對你的身心會有益的。

泥土‧‧‧郭譽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請問的是「人道」‧‧‧
2011/05/13 00:11

請問的是您對於「人道」的定義

每個人不同的背景,有不同的想法,讀您的大文,請問您的基本觀點;這不也是讀者基本應該有的態度麼?

原來您不覺得有比較尊貴,那是我泥人會錯了意,對不起;讀來我覺得您的文章結語充滿了輕蔑‧‧‧

至於巴代兄,他的背景比較特殊,似乎不適合代您答?

所謂不要只有一種文本,真是有趣,以後有暇的話,泥人可以去他的格子請教他‧‧‧我想那應該是討論純文學時,不是討論關於歷史性很高的、可能造成欺瞞或抹煞性的文字時,所應該使用的觀點;

就像龍女士,以其身為憲警人員之後,對於當年高雄二二八中的史實,完全不提涂光明公開要火攻要塞的史實,輕易地描寫說,民軍首領涂光明是因義憤填膺大罵要塞司令,而被殺;真的他的父親是那樣的對待民眾的嗎?好個龍應台,泥人研究高雄二二八,看來龍應台的父親,當年可能真是那樣對民眾的?──請問這種事情,可以隨便以另一個文本來代替麼‧‧‧偉大啊,我們共同歌誦的、我們的榜樣的龍大作家,大教授‧‧‧

您不肯答,也不奇怪,本來我說的「尊貴」兩字,也是預期您可能不會回答的‧‧‧

卑微的泥土痛白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5-13 04:26 回覆:
原來,說了半天,你的『父債子還』的歷史觀,是建立在你個人對長達十一年的抗日、國共內戰中對單一事件的猜測上。

泥土啊,你可以放大你重視的事件、忽略別人看到的,別人不還你,不表示你就是真理。

文章、文字留言,可經時間考驗,你可以繼續『卑微』的罵人,恕不奉陪!

泥土‧‧‧郭譽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來一篇不一樣的回應吧ˊ
2011/05/12 14:56

尊貴的格主

此先請問,能否請您說明,您所謂的「人道」,是什麼?此說法來自何處?──當然,我是相信有「人道」這回事的,所以,這是要思考問題總要先弄清楚定義,其來源,先行溝通,沒有別的意思。

您根據什麼,就能下這樣的全稱判斷,似乎您也不是龍女士的兒女,沒有必要像華人遵循其父母一樣‧‧‧接受龍女士的觀點,現在也非奴隸社會,奴隸才必須聽從其主子的說辭‧‧‧此外,雖然您不是華人──您這麼有人道精神,如您的論述,顯然華人裡不可能有您如此高品質者存在‧‧‧泥人很希望得到您先進、尊貴而仁慈的賜教。

當然,如您所說,這是泥人拜讀您的格文後,的疑問;不是學術文字;我也與大人物李敖、張大春之流無涉,只是想到就問,一種心得而已。

身在台灣的華人泥土敬白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5-12 19:11 回覆:
首先,網絡格主沒有什麼『尊貴』與否的問題,不須以此稱呼本人。 

再來,先請問你為何與龍女士觀點相同就是你所謂的『奴隸』?

最後,許多人(包括華人讀者)對此書都有比本人更高的對人道的見解。

即使是華人,也未必一定要與你有一樣的觀點。推薦你讀巴代的文章;單一故事的危險

天路(真理是什麼)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新一代不必背負,沒有原罪
2011/03/08 12:01
徹底, 真心的面對戰爭中的罪行並且認錯與悔改,
對自己的下一代與整個民族, 都是救贖.
被害的一方, 施暴者已經認錯附代價,若能接受理解與寬恕,
可以記住歷史, 不要深種仇恨, 對下一代與整個民族, 是祝福.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3-08 12:07 回覆:

是的。我覺得這個工程浩大,但是卻是整個社會向前邁進必須要做的事。

謝謝!


巴代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好文
2011/03/04 19:41

歷史記錄與文學作品沒什麼必然的關係,卻都相同的基準點,這個點便是成為文本都必須有一個「詮釋角度」。「史官」與「作家」因為身分角度不同,其文本便會不同。「大江大海」是一個文本,李敖的批評是一個文本,將來歷史定位,時間會說明。

我認同「人道」的要求放諸四海皆準,也是感動人心的一個根本。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3-04 20:15 回覆:
謝謝作家巴代的闡釋、指導。

一畝桑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人道
2011/03/03 21:24

認同您的觀點,

「大江大海1949」讀後心情起伏不已,

中共禁止此書在大陸發行是沒道理的。

當然很多人有意見,

從「人道」觀點切入,

是很貼切的。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3-04 02:48 回覆:
謝謝。

甜水窩蜂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關於歷史的內疚
2011/02/19 22:18

從人道的角度切入,能避免落入成者為王敗者為寇的盲點.歷史的真相,常需要數百年的沉澱....

研究歷史、從歷史錯誤學習,以小說方式或是documentary方式都可,只要作者能跳出歷史悲情.

看完你這篇用心的評論,我想到IRIS CHANG的南京大屠殺.

我在想,如果龍應台的大江大海,或是guilt of the past早些年問世,Iris會不會有不同的思考,不至於走上不歸路?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2-20 04:17 回覆:
蜂鳥,妳這倒提醒了我該讀Iris的南京大屠殺。Iris的自殺悲觀,早有聽聞,很難想像歷史的傷痛能夠讓家族的第二、三代有如此切膚之痛!

這讓我想到寫作這些歷史悲劇的作者,如果不只是陳述歷史的人、時、地、物的流水帳或是僅做歷史考證,而是寫歷史裡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物,作者本身需要多大的勇氣和能量來承受歷史的包袱啊!

史爹— 穿著 Prada 的安慰婦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想不到
2011/02/18 02:10

日內瓦公約還真有一條關於樂器的選擇,想的真周到。有沒有看書的權利?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2-18 04:09 回覆:
1949 Geneva Conventions 日內瓦公約是為維護人道的國際法,內容包含四部份:

1、 對陸地作戰時的傷病軍人的處理,不可因種族、宗教信仰及政治傾向而歧視;醫療人員和軍中的神職人員有豁免權;紅十字會與Red Crescent組織的人道救護必須被保障。

2、對海上作戰時的傷病軍人的處理,特別是擱淺戰艦的處理及對醫護船的豁免權,有詳細規定。
3、對戰俘的處理:不可將戰俘用來做軍事勞工,不可將戰俘拿來做人體實驗或拿來做公眾泄憤的目標,禁止用戰俘來打衝鋒前哨的人肉盾牌(以使對方開不了火),嚴禁用酷刑逼取軍事資訊。

4、戰爭時期對平民的保護法則。

有關戰俘的人道對待,日內瓦公約的規定非常細:戰俘必須交出名字、軍階及團號,以取得『戰俘』POW的身份。戰俘可享的待遇包括:享有與俘虜其的軍隊陣營對其相當軍階者同樣的待遇;俘虜者必須提供營養的食物、保暖的衣物和舒適的床鋪;允許戰俘做其宗教的禱告方式、允許戰俘抽煙;戰俘應享有月薪(將軍每月75瑞士法朗,小兵8瑞士法朗);允許戰俘收取親友、慈善團體送的食物;戰俘可以寫信、收信;如果戰俘要求要樂器,必須給予其所要求的樂器;允許戰俘在其營中自律,並就其所受的待遇提出抱怨申訴。

以上見:pps 206 - 207,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沒有特別提到可不可以讀書,不過,看看對戰俘的基本待遇的規定,讀書應該是被允許的。

阿鍾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現在起叫您~~
2011/02/17 21:46

佳格連達,或 佳格孿達

幾乎每篇都獲推薦,敬佩您的用心寫深度的文章 !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2-18 02:38 回覆:
不好意思,阿鍾哥,吃了你送來的湯圓、又有你來打氣,小妹當然不敢偷懶囉!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