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位阿富汗難民女孩的心聲
2011/01/06 22:28:05瀏覽3146|回應28|推薦79

閱讀新聞:
Australia eased my memories of war
(澳洲撫慰了我的戰爭記憶 )

Picture: Colin Murty Source: Herald Sun

自從眼見兒子呱呱墜地當了媽媽之後,從此到粵菜餐廳拒絕吃烤乳豬,淚點也驟降。這絕對不是產後憂鬱症,應該算是『媽媽症候群』之一吧!

新年剛過沒多久,前天在網路報紙上看到一則新聞,是一名畢業於西雪梨大學22歲的女孩寫的。我邊讀邊流淚。文章是這樣寫的、、、

2000年9月,我12歲時搭乘難民船從阿富汗來到澳洲。

同年12月,我與家人從難民中心被釋放到塔斯馬尼亞州。不用說,這對我們是很大的文化震撼。我的童年是在黑暗及打鬥的戰爭中渡過,那年是妹妹、兄弟和我第一次過聖誕節。

我們被室內及戶外漂亮的的聖誕裝飾震懾住了,也非常好奇的探索澳洲的文化。

在知道聖誕老公公之後,我很耐心的等著見他,並且要跟他說我想要的東西。後來,我發現我可以寫信給他,Anglicare慈善機構會把信送給他。我在阿富汗的時候沒有受什麼教育,也不懂英文,但是,我還是很固執的寫了一封信給聖誕老公公。

我叫聖誕老公公去難民中心救我在那兒認識的朋友,把她帶來塔斯馬尼亞州,來和我們共同慶祝並分享聖誕節和新年。

當我離開阿富汗的時候,我不只離開了被戰爭蹂躪的家園,我還離開了我的親戚,祖父母、表兄妹、堂姊弟和我可愛的朋友們。所以我在信中說:『親愛的聖誕老公公,我沒有其他的親友可送禮物了,如果你能讓我那仍在難民中心的朋友被釋放出來,我想買一盒巧克力送給她。』

10年之後,我仍然清楚記得那些在難民中心的等待的日子,雖然難民中心不再定義我的存在。我不再是難民中心的一個統計數字!最近乘船來到澳洲海域的難民持續成為難民中心的數字,一個統計數字,持續被忽視。難民中心裡有近700名的兒童。

我永遠不會忘記來到澳洲的第一個聖誕節和新年。我終於看到受苦多年的家人臉上有了笑容。是那聖誕和新年的氣氛讓我們忘記了在阿富汗的恐怖與痛苦的回憶,在難民中心的焦慮與生活在暫時簽證下的不安定感。

有時候,有人問我,為什麼我這個信仰回教的女孩卻慶祝聖誕節?答案是,對我來說,不論是回教徒還是基督教徒,聖誕節是慶祝家人團聚的節慶。

我慶祝聖誕節是因為這是我們分享彼此的快樂與傷痛的時光。

對我來說,聖誕節與新年是散播喜樂與家人分享愛與熱情的時光。我們正為彼此帶來新年的新希望。

回顧過去的幾個月,家人和我都在反省帶給我們喜樂的事物,那就是我們所深愛的親友。

在澳洲,每個家庭和親友都歡慶新年,但是難民們卻沒有這樣的機會與他們生命中最親近的家人、親友及社區歡慶新年。

澳洲是一個有好聲譽的美麗國家。她是一個可以給予難民重新享受生命、自由與安全的國家。難民也是人。當我們談到如潮水般湧來的難民時,我們談的是生命,是真真實實的男人、女人和小孩。

我現在是驕傲的澳洲公民。我非常感謝澳洲人民及政府給予我安全的生存機會;我也致力以回餽澳洲的目標而努力,使澳洲以我為榮。

自從我來到澳洲以後,每年都慶祝聖誕節和新年,但是我還是希望聖誕老公公有一天會回我的信 - 告訴我難民中心已經被取消,難民兒童全被釋放。希望在這節慶之時,所有在難民中心的小孩都能和其他的小孩一樣,自由自在的奔跑,跑到聖誕樹下去取他們的禮物。

- Najeeba Wazefadost graduated from the University of Western Sydney in 2009

○○○●●●○○○

記得小學的時候,曾經在國語課本上唸過一篇≪南海血書≫,內容是描寫七〇年代越戰之下的難民乘船漂流到南海的悲慘故事。那是我第一次聽說『海上難民』這回事。後來被證實是當時的政府為了反共,而捏造出來的激勵同仇敵慨的寓言故事。

來到澳洲後,我的確也交了許多真正從越南來的『海上難民』朋友;不過,他們都早在澳洲安家立業,甚至有了第二、第三代子孫了。當然不是記憶中≪南海血書≫所描述的面黃肌瘦的樣子。原來,七〇年代≪南海血書≫所描述的海上難民並非不存在,只是那些少數幸運的難民沒死在南海的無人荒島上,而是漂洋過海來到了澳洲落地生根了。

21世紀的澳洲,從海上來的難民船多是來自內戰連連的阿富汗、斯里蘭卡、巴基斯坦、、、等等國家。澳洲基於國際難民協定,每年收受聯合國分配數量的難民。可是,由人蛇駕駛的難民船,其中夾雜著不合難民身分的非法偷渡者。為數眾多的船民,被海上巡邏艇截獲之後,一律送往聖誕島上的難民中心集中管理。符合難民身分者,依照程序給予難民人道收容永久居留權;非法偷渡者,則在中心等待被遣返原住國。

難民中心雖然供吃、供住,衣食住樣樣不缺,但是最被人權支持者所垢病的是限制被攔截的船民的行動自由,以及監禁兒童。雖然,教育部已在難民中心設立學校,讓難民中心的小孩受教育的權利不被剝奪;但是,在難民中心的成長經驗對小孩心理的影響是無法磨滅的。

雖然不可否認的,在澳洲有許多人視如潮水湧來的難民船是偷渡來的投機份子,想要來白吃午餐;也不可否認船民中,也的確有這樣的偷渡者。但是,也有為數不少的澳洲人是敞開心胸,誠心願意提供在原住國受到各種因素迫害的難民一個安居樂業的新環境。

每次看到又有船隻被攔截送往聖誕島,都很同情這些冒生命危險逃難的船民,特別是為船上跟著父母逃離母國的小孩子們覺得不捨!聖誕節前一個多禮拜,有一隻難民船在大風大浪的情況下,失去動力,被海浪沖擊到布滿礁石的海岸,造成28人溺斃的慘劇(四十幾人獲救),真是令人痛心!

載有真難民與企圖偷渡者的難民船,一船一船駛向聖誕島。失去動力的小船,被強勁的風浪拋打到堅硬的礁石岸上。



島上居民驚恐的向洶湧的浪花拋出救生衣,搶救。

出動海軍救難,龐大的艦艇無用武之地,泊在遠方,只能靠救生艇靠近礁石岸,打撈落海的船民。

小船終於抵抗不了風浪的衝擊力,破成碎片散在海裡。

聖誕島屬澳洲管轄,但是比較靠近印尼群島。

參考新聞:
UN warning as Christmas Island mourns
Timeline of Christmas Island Tragedy
(照片來源:網路)



( 在地生活紐澳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chou&aid=4768348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溫哥華 千里傳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大小眼
2011/01/21 13:20
同張桌子,為什麼小二先幫您倒茶?
Victor MySpace

[溫哥華 千里傳音]
[AVの館:電老大]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1-21 13:54 回覆:
厚!V大你的手腳有夠快!
我看是因為雪梨靠台北比較近,時差僅3小時的原因吧!不過,小二的如果把我這週被Amy封為udn最冷門的一篇推上論壇,我就佩服他!
哇。。。哈哈哈!

盹龜雞~ 花東世外桃源 - 池上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Christmas Island
2011/01/14 15:53

慷慨的向國際難民伸出援手已屬難得 , 要封鎖非法移民更是艱困的工作. 看到聖誕島上的居民 著急的看著礁岩邊,  沉浮在怒浪衝天的大海裡 , 命如螻蟻般的船難者 , 恨不得跳下水 一一拖救上來的圖片, 還是很感動的 .

在那一瞬間 , 合法與非法 已經沒有那麼重要 , 不忍心看到無能為力的一群人,寶貴的生命 就在眼跟前 受怒海吞噬沒頂, 所以島上的人拼命搶救 .

努力救人的高尚情操 , 和獲救後倖存者恍若隔世重生的感激交織 ~這是讓身為母親的學妹, 看到這則新聞 心有所感 ,淚眼迷離的原因吧 ?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1-15 02:56 回覆:
學姊說的就是所謂的「人道」主義,它是超越合法、非法、種族、膚色、貧富、、、等等,對人的起碼的尊重。

不能正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也許和妳類似
2011/01/14 14:43

當了爸爸後,才開始察覺到作爸爸前所未能察覺的。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1-14 19:34 回覆:
蟀哥,你心思細密,有這種『爸爸症候群』,一點也不奇怪!哇。。。哈哈哈!

秋裡( ~賞花思故人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祈禱
2011/01/13 10:39

Jacaranda好!迷人的Jacaranda花讓人難忘!

阿富汗難民的辛酸令人感嘆不捨,為什麼同一個世界中仍充斥許多的不公?

見苦知福時,不禁想到自己能做些什麼......

感謝您的關心與分享!

布里斯本的世紀大水災很驚人,雪梨應該沒影響。

為那兒的居民祈禱吧.....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1-14 04:48 回覆:
謝謝妳的來訪留言與祈禱!

大海(穿新衣)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愛心
2011/01/13 06:30
大多數人都還在自己或自家的情感裡掙扎.
格主卻能對公眾之事都如此真心關懷, 如此寬廣的愛心bandwidth, 令人羨慕!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1-13 06:50 回覆:

唉! 也不知道怎麼搞的,當了媽媽連烤乳豬都不忍心看了!

只希望兒孫未來生活的世界會美好一點吧!


blue phoenixe我的兩個寶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南海血書
2011/01/12 23:41

童年回憶的一部份哩

妳一說我才想起來

妳記憶驚人 


blue phoenix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1-13 02:56 回覆:
大概是因為寫到「海上難民」,就突然想起小時候有唸過一篇課文;然後上古哥一找,居然有原文,而且還鬧出這麼多風波,這麼多年以來都不知道呢!

蘋果蘇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啊呀呀
2011/01/09 18:06
妳的效率實在太高了!感謝感謝!
我要多跟妳學習。

就是第一張!讓人印象好深刻!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1-09 18:24 回覆:
啊呀呀!

雕蟲小技啦!找『古哥哥』要就好啦!
嘻嘻!

蘋果蘇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難受
2011/01/09 16:36
看了您的文章心裡很難受。(尤其那些圖片)。您是一個心很柔軟的人。

我依稀記得許多年前,我看過一張得獎的新聞照片好像就是拍一個阿富汗女孩驚惶的表情。(一個記者拍攝,好像是登在國家地理雜誌封面,不知您有沒有印象?)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1-09 17:40 回覆:
妳說的是這個封面?
這位阿富汗女孩驚恐的眼神,在蘇聯入侵阿富汗的戰爭時代留給世人深刻的印象。
這位被丈夫割下鼻子和耳朵的阿富汗女人,說明了為什麼難民願意冒生命危險乘小船在浪滔中翻滾。

悅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dilema
2011/01/09 14:29
我女兒在葉門的 之一就是聯合國在那兒幫助索馬利亞去葉門的難民學一技之長﹐能獨立工作生活﹐ 並要歐洲國家捐款贊助﹐她覺得很有意義﹐ 但也有點挫折。 她說難民有時也不是很上進 .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1-09 15:45 回覆:
一般人也有不上進的。相信妳女兒的努力,只要有一位難民能如文中阿富汗的難民女孩能得到新希望及較好的生活,她一定也會在挫折之外感到滿足。

妳女兒這樣實際行動幫助難民,真是令人敬佩呢!

H2O CO2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難民?
2011/01/09 11:03
這篇真的很難回, 比三民主義的申論題還難
這些應該算是"政治"難民吧?
只要不是非法移民就好!
(看得出來, 我對非法移民的印象有多好了吧?!)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1-09 15:47 回覆:
難民的定義是經聯合國清楚認定的,難民不是「貧窮的非法移民」,與非法移民不容混淆。 這也是為何難民身分的認定費時費錢(受理國政府出的,不是申請人出的),造成在難民中心等待的人焦慮的原因。

我是傾向難民(人道問題)與非法移民(公義問題)應該分開來看。

不能怪妳對非法移民的印象不好。昨天發生Ms Giffords州議員被槍殺的Arizona州好像就有嚴重的非法移民的問題。非法移民往往製造了被剝削的黑市,成為犯罪淵源,影響社會治安,真的須要比較嚴峻的手段來處理。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