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澳洲小學裡的道德倫理教育 ● 續集
2010/11/12 04:50:52瀏覽1866|回應35|推薦76


(圖片來源:NSW教育部)

今年五月曾經寫了一篇有關本州(澳洲新南威爾斯州)的教育部在十所小學實驗教學,以評估在現有的選修的各宗教課程之外,另外提供「道德倫理」教育的可行性(詳見:澳洲小學裡的道德倫理教育)。上個月(十月底),實驗教學的報告出來了,學生、家長及老師的反應都非常正面。目前州政府教育部正把實驗教學評估報告公佈在網路上,以接受各方面的意見。預計本州的小學將會於明年第二學季(2011年四月)開始在小學裡教授「道德倫理」課程。原有的各宗教課程仍然維持自由選修。

十週的「道德倫理」實驗課程是由非政府的民間機構St. James Ethics Centre與多位澳洲大學裡的哲學博士設計的以情境討論為主的道德判斷架構。直得一提的是,此「道德倫理」課程的構想七年前由本州的「家長與公民協會」(Federation of Parents & Citizens' Association of NSW)提出,並且與St. James Ethics Centre聯手向教育部提案,有一個在我看來很有趣的成案原因,那就是:依照本州的教育法令,學校必須提供各種合適的宗教課程,家長有權選擇讓小孩上或不上宗教課。對於選擇不上宗教課程的學生,學校有責任安排合適的活動讓學生參與,而這些活動一般都是讓學生自習、看課外書、看電影、、、等等,並沒有特殊教育的意義。因此,不上宗教課程的小朋友被認為是被教育體制剝奪了瞭解如何營造一個美好的道德層面的生活的權力(What it means to lead a morally good life),而有被『歧視』及造成精神傷害之嫌。這個「沒有能力營造一個美好的道德層面的生活,足以造成精神傷害」的說法,對我來說蠻有震撼力的,我從來沒有作此聯想;不過,仔細想一想,道德判斷力對一個小學生未來的一生,真是太重要了!

○○○●●●○○○

此地的小學,經常有東亞國家新移民來的家庭的小朋友插班,常聽其家長以不屑的口吻說澳洲(其他西方國家也一樣)的小學數學程度比東亞國家的小學低。但是,以我的觀察東亞國家的小學數學程度可能在補習、考試制度之下鍊就了一身好功夫,但是碰到這種表達觀念的討論課程就變成啞吧一樣,很難與本地成長的小孩相比。就連我二十幾年前初來澳洲唸書時也是一樣,倒不是語言的問題,而是從小的教育模式就沒有道德判斷這樣的訓練。中、小學時的教育就不用說了,即使上了大學,在商學院有「企業道德」Business Ethics或「勞工關係」Industrial Relations之類需要以社會價值觀與原則做是非判斷的課程,幾乎全是與現實脫節的老師在台上照本宣科,學生在台下打牌、吃雞腿、讀小說或準備其他主科的考試、、、消磨時間。等到考試時,再背教條和幾篇八股文,大概都能過關。蓋「營養學分」也!

對照我小時候在台灣的教育模式,我是非常羨慕此地的小學生的學習環境的。看到電視上播映≪Religion in the classroom≫(見下方連結,附辯論影片)邀請參與「道德倫理實驗教學」的小學生、家長代表、宗教界、課程設計的學術界及教育界針對在小學內增加「道德倫理」教育做辯論,我實在對此地小朋友的道德推理及表達力的成熟度印象深刻。

○○○●●●○○○

最近,台灣社會看到法官判頗好政商共舞此道的前總統一票人馬,假金融改革之名,暗地收取不當利益鉅款,全部一審無罪;又看到號稱擁有第四權的媒體名人,以自我的意識形態凌架於事實基礎的方式,在選舉造勢場合中,以罵粗口凝聚群眾的支持。不久之前的選舉,還演出醫生集體公佈某候選人的病例資料,凡此種種,真是令人瞠目結舌。整個感覺就是「亂」!讓人感到台灣的社會價值觀在一次又一次的選舉中快速流失。也許這是選舉到了的「蝴蝶效應」吧!

台灣每逢選舉造勢,就經常聽到候選人、助選人甚至少數選民鼓吹『有比道德更高的價值』,以為自己的自私自利的行為找合理化的藉口。『有比道德更高的價值』這句話的邏輯誤謬在於:道德是基於價值觀的判斷。價值觀是個人深信不移,放諸任何情境皆準的觀念。如果說『有比道德更高的價值』,那麼鼓吹這種說法的人,只有兩種可能:

 1、根本不知道自己信仰的價值是什麼;或者,

 2、根本在做違心之論。(只能二選一)

在選舉的氛圍緊鑼密鼓、漸上塵囂之際,檯面上的大人們猙牙舞爪的賣力演出,家長們心急如焚的擔心要怎麼教育自己的小孩。也許回歸基本的社會價值觀來檢視每一個人、事、物,做理性的道德判斷應該是維護社會基本運作架構的底限吧!

○○○●●●○○○

參考資料:

( 在地生活紐澳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chou&aid=4589825
 引用者清單(2)  
2010/11/12 04:53 【Jacaranda 雜記】 澳洲的小學生怎麼上「民主」這一課?
2010/11/12 04:52 【Jacaranda 雜記】 澳洲小學裡的道德倫理教育

 回應文章 頁/共 4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寄居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樓下這位 amisgin 網友
2010/11/13 13:45
其實代表了民進黨支持者的典型想法:「道德不重要,選贏比較重要。」

問題是,沒有了道德,就算選贏了,又怎麼樣呢?

陳前總統不是選贏了兩次,當了八年總統嗎?那又怎麼樣呢?他治理的台灣成了什麼樣子?他自己的家成了什麼樣子?他自己又成了什麼樣子呢?

一個人,或者一個黨,如果沒有了道德,那就什麼也沒有了。

amisgi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信仰的價值確實比道德更高的價值?
2010/11/13 13:30

無需牽拖太多是續集的牽拖還是amisgin 的牽拖?或者是( 只能二選一) 的濃縮?將道德的價值與信仰的價值聯結,是呼應『有比道德更高的價值』的反話《信仰的價值確實比道德更高的價值》?倘如此呼應確實是無需牽拖太多了。

如此呼應,那表態藍的可能不是藍的,也不是( 只能二選一),可能綠的、中立的和中共的。

Jacaranda(achou) 於 2010-11-13 13:45 回覆:
你的邏輯,我看不懂。
你的顏色,我嫌太少。
再聊!

amisgi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只能二選一的驕傲是反信仰的價值,如此討論道德不道德
2010/11/13 12:38

選前關鍵時刻,閣下選擇先表態,確實藍的好!
藍的好或綠的好並非
( 只能二選一) ,可以藍的好就事論事或綠的好就事論事或不藍不綠的好就事論事─至少三選一
就事論事就討論閣下的『如果說『有比道德更高的價值』,那麼鼓吹這種說法的人,只有兩種可能: 1、根本不知道自己信仰的價值是什麼;或者, 2、根本在做違心之論。( 只能二選一)』奇異主張,1.全球各地不同文化不同信仰至少有五種以上,閣下將道德=信仰,那只能二選一是劃地自限;2.人心隔肚皮,誰違心誰能自視為神審判他人違心?3. 信仰的價值是謙遜,只能二選一的驕傲是反信仰的價值,如此討論道德不道德;4.『有比道德更高的價值』,倘價值是貼在牆壁上的禮義廉等,這個價值確實不如起而行,面對不義,耶穌是溫馴地說懹我們來二選一、維護道德的價值或信仰的價值?

世界是多采多姿,二選一非黑即白,可惜了澳洲多元化國家,但不可惜不是閣下代表澳洲這個國家向原住民又是不同文化不同信仰的道歉賠償再三。

Jacaranda(achou) 於 2010-11-13 14:39 回覆:
『有比道德更高的價值』這句話,只須從其本身的邏輯來討論就足夠論證其誤謬,無需牽拖太多。

寄居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你所舉 KMT 的例子
2010/11/13 12:05
大多是政策爭議,並非道德爭議。

但是你所列出民進黨的例子,可清一色是明顯的道德墮落。
Jacaranda(achou) 於 2010-11-13 12:46 回覆:
政策的制定,絕對不能忽略道德考量。
道德雖然不是政策抉擇的充份考量條件,但是絕對是必要考量條件。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道德倫理
2010/11/13 11:18

意猶未盡,(因為扯遠了)所以又回來,希望 Jacaranda 不介意。

澳洲過去注重宗教教育,現在因為不同宗教及無宗教論者的新移民增加,使宗教教育不能在小學裏像以前一樣的普及。

為了彌補這個不足,NSW才有這個單獨的道德倫理教育,讓無宗教論者能在道德倫理上不至於沒有任何的拘束。

台灣原來也是教授中國文化基本教材,有儒家思想,也有宗教的薰陶。

台灣原來的道德教育其實也不比澳洲差。畢竟我自己是台灣的教育出來的,對自己的成長背景還是引以為傲的。所以我想說的是,身為中華民國的公民,不比澳洲的道德認知差。唯一的缺點是,我們先天上的種族歧視比較重。澳洲是一個多元文化的外來移民國家,又是白澳政策帶出來的國家,特別要對 ethics 方面加強教育。台灣現在也有很多外來的人,可能也是要在種族倫理方面跟澳洲看齊。

我猜這種歧視天性也是台灣政治藍綠對立如此強烈的根源吧!

後記: 我個人的看法沒有學術根據,完全是人生實際體驗的結果。只是提出來,與有興趣的人分享討論。


Jacaranda(achou) 於 2010-11-13 12:42 回覆:
謝謝珍珠分享人生經驗及看法。 

我想,正是因為每個人的生活經驗都不同,以致對人生多有不同的看法,這影響各人的道德判斷及價值觀的形成(包含價值觀內個個價值的輕重緩急)。這是讓世界如此多元、激發創意的動力,但是也是衝撞的原因。但是,人性的善良一面,會讓各個不同價值觀的人有站在一起的基礎。

用依據事實的理性的判斷,個人覺得以公民的立場,沒有必要為不是你做的事或無力影響的事背負責任,而以感情做判斷依據。在這個層面上,我是不能理解藍、綠、紅的意識形態,就如同今日澳洲人有必要為其白澳政策護短嗎?妳也讀過「為愛朗讀」作者Berhnard Schlink對罪與罰的闡釋:只有加害者有資格說道歉;只有被害者有資格原諒。這也說明為何政治人物的道歉,只能有象徵性意義,而不能真正療傷。

個人覺得現代公民無須為歷史道歉,但有責任確保歷史的錯誤不再今日重演,這可能是我習慣於看到不該存在的事,而加以批評的原因。在專權國家,公民的力量受到限制,但多數沈默的人也同樣享受一些「破壞社會和諧的異議份子」犧牲的成果,不是嗎?

對於台灣內部的對立,如果在黑暗隧道的盡頭,是新的社會價值觀的共識,也許現在的亂相未必不是好事。但是,隧道的盡頭是否能夠看見曙光,那需要集體智慧囉!

也是個人淺見抒發,看看就好!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沒有道德
2010/11/13 10:41

我很慶倖,沒有在沒有道德的地方久留過。因為沒有道德的老闆留不住我。

也許我現在人在中國,對中國兩個字所帶出來的各種道德批判,感覺心有戚戚焉。

就像這一代的人,替自己的祖先受辱一樣難堪。

感謝神,看到中國人(所有的華人)都因為與世界接軌而進步成長。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有道德的企業
2010/11/13 09:28

的確是可以長存 - 我年輕時候最重要的工作經驗萌芽,整整10年就是來自一個台灣以道德操守聞名的基督徒建立的企業。這是我引以為榮的人生腳跡。

 

可惜,以全球的企業個體數字論,有道德操守自持的也許占少數。(其實真正比例,我也不知道。)

 

真的是靠有心人的共同努力了。

 

法律的制定其實也是以道德為依據,所以好的法律自然就是維護道德的力量。


Jacaranda(achou) 於 2010-11-13 10:24 回覆:
能在有道德的企業工作是可喜的事。在沒有道德的企業工作,那一定天天都是掙扎啊!
謝謝珍珠分享。

不能正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單指那句
2010/11/13 09:10

還有許多類似的言及行。

道德倫理的實踐過程,我覺得其實也是一種內心的自我辯證過程,文字根基打不好,辯詞便不能精確,而不精確的文字易在[有意及無意中][無中生有]了行事的[灰色地帶]。

Jacaranda(achou) 於 2010-11-13 10:21 回覆:
你說得很對,至少我很贊成這樣的論述。
這也是此項實驗教育為什麼強調用討論、辯論的方式,要把想法用語言表達出來,有不清楚的地方會立即被要求說清楚。這樣反覆練習,以除去無中生有,然後再為此硬拗!
這也說明道德判斷力是須要反覆練習,時時自省的。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說到道德
2010/11/13 08:36

與其以原來國籍的不同來分,倒不如以行業來分。

生意人一向是容易道德迷失的族群,不管是哪一國人。

澳洲幾乎所有生意人都是外來移民,畢竟這是一個多元文化國家。

(提到道德,除了教育還有人性,人性是世界都一樣的。)

至於可憐的難民移民為了比較好的生活,也是難為了他們。

中國人蛇就像所有國家都有的黑道一樣,欺騙無知的鄉下人,奈何!


Jacaranda(achou) 於 2010-11-13 09:09 回覆:
謝謝珍珠分享。

我覺得生意人不是容易道德迷失的一群,而是他們把追求利潤放在道德理念之上;當社會期盼的價值觀剛好與企業利益吻合時,生意人會義無反顧的盡其「社會責任」。但是,缺乏道德堅持的生意人可能會在兩者之間取利益而捨道德。也就是為賺取利益,不擇手段;因此我們看到有「血鑚石」、「血咖啡」、「血汗工廠」、童工、毒奶粉、、等等,缺德的商業行為。

在我之前的文章道德與外交政策 St James Ethics Centre的主持人提到,有研究資料顯示,真誠重視道德及社會責任的企業,其獲利及永續經營的機率都比不重視道德及社會責任的企業高。我想這是因為企業與社會的利益是建立在同一個社會價值觀的基礎上吧。

不能正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道德教育讓我聯想到
2010/11/13 08:10

文言文於中文教育上的角色。

白話文清楚明白自不在話下,但少了相當程度的文言文打底作基礎,最後不是"白"的比俚俗還俚俗,就是"平白無故"的堆砌,看似華麗繁複但卻不得而知其義。

Jacaranda(achou) 於 2010-11-13 08:47 回覆:
你是指『有比道德更高的價值』這樣的文字堆砌嗎?

初讀你的回應,覺得這個聯想距離好遠啊!不過,仔細想一想,又讀到本篇所附的實驗教學報告,再對照大一唸的哲學概論及理則學的Logic的一丁點記憶,道德哲學辯論的確必須精準的定義所用的語言(這在報告中也指出是這「道德倫理」教育課程要達到的目標之一),否則邏輯誤謬,根本是雞同鴨講嘛!

不能正經,今早喝啤酒了喔?怎麼如此精準,spot on!

Ps:先祖父是文言文的鼓吹者,可惜沒教到你這高徒!
頁/共 4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