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生小孩 OMG!
2010/07/15 22:42:09瀏覽2766|回應18|推薦61


(網路照片:Nicole Kidman - Vanity Fair 雜誌)



前幾天,辦公室裡去生產的同事茱兒,傳來手機簡訊:
我和艾力斯特昨天生了個女寶寶,51.1cm 3.7kg。母女均安。可是我因為生產時出了點小狀況,目前在加護病房裡,過幾天才能回家。小寶寶的名字還未決定,等我們決定了,一定會通知大家。

茱兒 xx

我順手回覆:恭喜你們!我等你把小寶寶提來公司給大家瞧瞧呢!

心想,這是茱兒的第二胎,又是和第一胎一樣,都是安排好的剖腹生產,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啦!在澳洲,婦女生產多不作月子,產後就趴趴走。經常在寶寶才幾週大時,就用嬰兒籃Baby capsule提著到處走。請了產假的上班婦女,同事們也多期待她們把嬰兒帶來辦公室給大家看,很少有人會不愛抱抱軟軟、又不管你上什麼班,只要他不爽就嚎淘大哭的baby!

昨晚,收到茱兒的電郵。原來她昨天帶寶寶回家了。一篇長長的電郵,語氣詼諧輕鬆,還附帶一張小寶寶和四歲的姊姊漢娜的可愛合照。可是電郵讓我讀得震驚萬分!我這才知道,我差一點永久失去這位同事十幾年的好朋友!

原來,茱兒這第二胎,是全身麻醉,老公又不准進手術房;不像第一胎剖腹生產時,是一般的下半身麻醉,老公艾力斯特可以進產房陪產,全程不到半小時寶寶就出生了,媽媽上半身意識清醒,還能說笑,並目睹寶寶第一面。這次全身麻醉,寶寶取出後,子宮大量流血,茱兒的婦產科醫師Professor Michael Bennett(曾經為澳洲知名影星妮可基嫚Nicole Kidman接生女兒Sunday Rose),幫她接生的當天早就準備了四公升的血(一般人體的血量約4.7 - 5.0公升左右),為茱兒輸血。如果情形不妙,還可能必須摘除子宮,以保性命!茱兒曾經在預產期一個多月前,就因為出血而被她的婦產科醫師命令停止工作,休假兩星期。醫師早就掌握茱兒可能發生的狀況,並且在預定的剖腹產前,就與茱兒夫婦說明狀況,但是茱兒夫婦沒想到有這麼嚴重,直到現在回想起來,才捏一把冷汗!茱兒的婦產科醫師說,茱兒的例子,他大概每年會碰到一個,所以他所採取的程序,也幾乎是標準程序。茱兒幽默的在電郵上寫著,當她麻醉退去,醒來時發覺口、鼻都插著管子,動彈不得,無法說話,她便使勁的用意志力用雙眼問老公艾利斯特:「我的子宮還在嗎?」感謝老天,茱兒的子宮尚在!

我真無法想像生小孩也可能致命!還好茱兒有一位經驗豐富、技術高超的婦產科醫師,從產前檢查就已經掌握可能發生的狀況了。這位婦產科醫師在四年前幫茱兒剖腹產下老大漢娜,那時也是產檢時就發現子宮有問題,所以才是剖腹產。我在想,同樣的例子,如果發生在醫療落後的國家,那這位產婦恐怕是凶多吉少!難怪生小孩這看似是人類婦女本能的事,仍舊是高居第三世界國家的死因榜單。

十年又兩個月前,我在雪梨大學的教學醫院生下兒子。那時我的婦產科醫師是雪梨大學的醫學院教授Professor Trudinger。因為一直沒有陣痛要生的跡象,醫師在我預產期過了快要兩週時,跟我說不能再等了,再等可能會傷及寶寶,胎死腹中。澳洲婦女生產多喜歡採自然生產的方式,有許多婦女,如果身體狀況許可的話,還喜歡找產婆來,在家裡產寶寶。剖腹生產,多是沒有選擇時的選擇(當然,這不包括偏好剖腹生產的許多亞洲移民家庭)。我現在已經完全不記得有多痛了,只記得醫師要我一早8:30am到醫院去開始摧生,一直到晚上9點多近10點時,兒子才出生。產前與醫師討論「生產計劃」(Birth plan)時,我很鐵齒的說我只要用笑氣止痛,其他的麻醉劑我都不考慮,還簽名畫押!沒想到,催生針開打後,剛開始,笑氣還蠻管用的,到後來,我早就不記得我和醫師討論的「生產計劃」這回事,在關鍵時刻(因為再晚一些,打任何麻醉劑都太晚了),醫師問我要不要用無痛分娩,也就是在背部脊椎骨上打麻醉劑使下半身失去痛感,我毫不思索的說:給我打!

這無痛分娩的麻醉劑(epidural anesthesia)打下去,不久開始發效,沒想到就真的不痛了。可是也因為下半身失去知覺,護士在醫師接生時,在旁配合醫師叫我 push,我很努力 push,但是卻無法控制使力點(因為真的沒感覺啊!),所以兒子最後不是被我 push 出來的,而是被醫師用產鉗給夾出來的。所以在產房裡,兒子的第一張照片,仔細看臉上有一個產鉗的印子。

事隔多年,生產時的細節真的記不太清楚了,還好那時有叫全程陪產的老公照像紀念。沒有錄影,因為我覺得有點太寫真了,雖然照片也很血淋淋的,但是至少不會動,也沒聲音!那些照片之後也沒再看過,都存在硬碟裡。直到有一天,兒子六、七歲時,電腦高手的他居然把硬碟裡的照片翻出來看,看到自己是如何來到這世界上的,他對那時我害他滿臉是血的恐怖樣子很有意見,但是好處是,他從來沒問過我其他小孩都會問父母的問題:「我從哪裡生出來的?」我們往後有關生育的對話,就直接跳到我國中的健康教育第?章(忘記第幾章了),從精子和卵子開始討論起!

後來從兒子多次與我的聊天對話中,我發現那些生產時的照片對兒子很大的一個影響是:他覺得媽媽是冒著生命危險,流好多血,才把他生到這個世界上的。每與兒子聊及此,他總是會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XOXO

PS:照片選用妮可基嫚,除了她的婦產科醫師,幫她接生女兒Sunday Rose,也是茱兒的婦產科醫師,幫茱兒接生了兩個女兒之外,我們幾個女同事在妮可和老公將女兒命名為Sunday Rose「星期天的玫瑰」時,還不解的說這些好萊塢明星喜歡挖空心思為兒子、女兒取個標新立異的名字!可惜妮可這麼可愛、又含著銀湯匙出生的女兒,恐怕上小學時會被同學戲稱為"Sunday Roast"吧!哈哈!(澳洲人喜歡在星期天吃烤肉晚餐,烤一支羊腿、豬腿或牛腿,通常得花一個下午,一般只有星期天下午,才有時間烤,故有Sunday roast 「星期天的烤肉」一詞)。
( 在地生活紐澳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chou&aid=4227383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B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向當媽的致敬!
2010/07/16 13:27
B沒有生孩子的經驗,但有過一次看全程生產的“歷險”!

好友的第2胎,說好要給B當乾孩子的,那天B去找她相聚吃午餐,結果下午一點多就開始陣痛(比預期的早),趕送醫院然後通知她婆家和上班中的老公,陪到8點多才出生。。。已經痛得一直呻吟的她,竟然問醫生B是否可以看孩子出生?B進產房握著她的手(另一邊是她老公,之前B陪在候產室,進產房後就待在外面)她還問B要不要站在醫生那邊看接生。。。喔,my God!   敢自然生小孩的女人,真的好偉大!

旅人世界 & B's 心眼 -
遊賞世間美的人、事、物...究境一探,是否真的"物以類聚"?
Jacaranda(achou) 於 2010-07-16 13:39 回覆:

OMG! 我現在覺得敢看好友全程生產的女人,比產婦本身還勇敢!

妳的獎品是個乾兒子? 還是乾女兒呢?

算起來妳也是有付出代價的乾媽啦!

Jacaranda(achou) 於 2010-07-16 16:04 回覆:
今天跟辦公室裡剛休完一年產假,回來每週上三天班(part time)的同事聊起茱兒的生產過程,我們都太震驚了,真是太恐怖了!這位同事因為剛休完產假,與她產後加入的mothers' group(新媽媽支援小組)還有聯絡,她說她的mothers' group裡有許多媽媽們,如果必須剖腹產,幾乎每個都擔心得要死。一般澳洲產婦,多半還是偏好自然生產(virgina delivery)!。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聽起來
2010/07/16 12:09
我這個產婦算是傲人的。我痛得像是瀕臨死亡邊緣,醫生提了幾次要我打 epidural, 我一定不肯,因為怕打針。但是生產的痛太可怕了,我再也不敢了。
Jacaranda(achou) 於 2010-07-16 12:30 回覆:

哈! 又一位勇敢的媽媽!

那時,麻醉醫師來到接生房,跟痛得要死的我講說無痛分娩麻醉過程,我跟本聽不見,可是我的確有看到那針筒及針,真的好大好大一支,與普通的針完全不一樣!可是我還是很「勇敢」的讓他從我背脊上打下去!


甜水窩蜂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上天保佑
2010/07/16 10:21

好久沒生了,只記得老公在產房,我沒昏倒,他看我打脊椎麻醉,差點嚇暈!

好險,可以不用再生了.


Jacaranda(achou) 於 2010-07-16 11:48 回覆:

妳確定?

我媽每次都搬出「人家林青霞五十歲都還能生、、、」

我就說,拜脫喔!人家林青霞是億萬富翁少奶奶耶!


NJ過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生小孩
2010/07/16 09:35

來來來 聽我這個老太婆說故事

話說當年生小孩時  沒有保險

在醫院痛個半死   醫生問我要不要打 無痛分娩

意識很清楚的我  問一針多少錢  他說兩百五美金

一聽 把我給嚇壞了  說  免啦  自己使命的用力

後來  噗通  省了兩百五  兒子哇哇落地了

都歸功於那無痛分娩帶來的震撼力   Priaise Lord!!!!

Jacaranda(achou) 於 2010-07-16 11:45 回覆:

美國的醫療健保體系,造就了像妳一樣的「勇者」!

在澳洲,生產幾乎不必花錢,不論是「下蛋」或者難產。因為有全民健保。

像我和茱兒及其他女同事,因為在健保之外,有買全家私人健保﹝每年報稅時,保費的30%可有rebate﹞,指定私人婦產科醫師從驗孕之初就全程照護到接生完畢,都不必額外花錢。沒有私人健保的,也不用額外花錢,只是不能選私人婦產科醫師、不能住私人醫院豪華產房罷了!

妳沒有無痛分娩,讓妳兒子不必被產鉗夾出,母愛真是偉大啊!


溫哥華 千里傳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The winner is....... Amy.
2010/07/16 03:27

想當時,我們才20出頭,真的啥都不懂。我只能替自己發言,我啥都不懂。

待產房裡,5位產婦,搶剩下唯一的單人房。其中兩位經產婦。AMY是頭一胎,第一遭,護士要她輕鬆些,頭胎會拖長些。我們,或該說是她帶著嘴尾勝利的微笑在迅雷不及掩耳的生產後搬進單人房。隔床的產婦,不敢相信經產婦敗在AMY手上。

Victor..

Jacaranda(achou) 於 2010-07-16 05:26 回覆:
Amy搶頭香,聽你的描述,真是笑鼠倫了!
你們男生,蝦米都不懂啦!就喜歡講當兵、上成功嶺的事。
偶們女生,才是真的出生入死,玩真的啦!最好不要挑戰偶們喔!
哈哈!

溫哥華 千里傳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快慢有別
2010/07/16 00:09
台語俗諺『生有麻油香、生嘸四塊板』,很生動地說明,從前女人生產真是生死一線間。
還好我是『腳手很快』型的,老大從陣痛到冒出頭,不到3小時,老二更是快得讓醫護措手不及。
聽說這會是體質遺傳,所以我總是跟女兒安慰加保證,如果他們將來肯生小孩,『那跟下蛋一樣快啦!』。
Amy
Jacaranda(achou) 於 2010-07-16 05:19 回覆:
台語俗諺『生有麻油香、生嘸四塊板』。
昨天說給我媽聽,她也是提到這台灣俗諺,真的是很傳神的一句話!
之前我另外兩位同事,就跟Amy一樣,跟下蛋一樣快,下完就沖澡、拎著baby趴趴走。想當初,我產完第二天參加醫院裡產婦復健的課,其他Aussie產婦都好像在上有氧舞蹈,只有我,躺下去就爬不起來,『腰子無力』!東、西方女人的體質,好像真的差很大哪!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