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分享:紐約大學 歷史學家 Tony Judt 教授的經典演講
2010/05/23 21:00:05瀏覽2615|回應4|推薦36

Tony Judt at NYU
(照片來源:NYU's Daily Student Newspaper


Tony Judt 英國劍橋大學畢業的歷史學家,多年來執教於紐約大學歐洲研究,2008年被診斷出與英國知名理論物理學家Stephen Hawking一樣患有 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全身主理行動的神經細胞正逐漸失去功能,連自主呼吸的肌肉都無法運作,而必須靠機器維持其呼吸功能。2009年10月,他在紐約大學以:
 What is Living and What is Dead in Social Democracy? (連結:演講全文)
《社會民主中,什麼死了? 什麼尚活著?》
為題,做了一場非常令人深省的演講。他在演講的開始,簡短的介紹「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並嘲諷坐在演講臺中央的輪椅上的自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 Talking Head,因為自己全身上下,除了頭部,所有的肌肉已無法動彈了。


猶太裔的Tony Judt 曾經寫過多本有關二次世界大戰後的歐洲史書,也曾經投入以色列的社會民主活動。他的過去,我並沒有很深的認識,但是聽了他這篇經典演講,真的是看到這位逐步被死神纏繞住的歷史學者,從歷史的角度,點出了用資本主義來經營一個政府的許多盲點。


Tony Judt在演講中指出,過去的三十年以來,在許多西方英語系國家,歐洲大陸國家除外(我覺得也包括不說英語的許多亞洲國家),當我們問自己是否應該支持某一方案或者是改革建議,我們通常不問這方案或建議是好?還是壞?取而代之的,我們會問:這方案或建議是否有效率?是否可增加生產力?會不會有利於增加我們的GDP?會不會加速我們的經濟成長?這種規避道德考量的傾向,將自己侷限在利潤與損失的最狹窄的經濟問題裡思考,其實並非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反應,而是後天養成的偏好(an acquired taste)。


An acquired taste,打個比喻就好像有人喜歡吃臭豆腐,覺得臭豆腐越吃越香,而有人卻覺得臭豆腐臭不可聞。


Professor Tony Judt argues that for the last 30 years, in much of the English-speaking world (though less so in continental Europe and elsewhere), when asking ourselves whether we support a proposal or initiative, we have not asked if it's good or bad; instead we ask: is it efficient? Is it productive? Would it benefit gross domestic product? Will it contribute to growth? This propensity to avoid moral considerations, to restrict ourselves to issues of profit and loss - economic questions in the narrowest sense - is not an instinctive human condition. It is an acquired taste. (ABC Radio National, Big Ideas)


********************


參考資料:


** Ill Fares the Land by Tony Judt, 2010 (The New York Times, Books)
** What is Living and What is Dead in Social Democracy? (ABC Radio National, Big Ideas)


以下是Tony Judt 2009年10月在紐約大學的演講實況錄音(Highlights from the 2009 Remarque Lecture, recorded at the Remarque Institute, New York University on 19 October 2009):

(ABC Radio National, Big Ideas mp3 下載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chou&aid=4058855

 回應文章

賈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題外話
2010/05/25 16:45

Dear Jacaranda,

你生肖屬 馬, 羊, 狗 ??

據說, 這三種生肖的人

最富正義感, 道德觀 

  

(Justin's mum 英文不好, 聽不懂這麼專業的演說

民主社會 - 經濟問題最影響選票

好的社會福利, 文化建設都需要有經濟作後盾, 不是嗎??

可不可以說說, 博士認為最大的衝突是什麼 .. )

Jacaranda(achou) 於 2010-05-26 13:36 回覆:
Justin's mum,那三隻,沒有一隻是我啦!所以我應該不夠當富正義感、道德觀的人。我想,我只是個愛胡思亂想的人!呵呵!

既然妳和珍珠都問起,駑頓的我,只好努力寫一篇心得,暴露一下我的了解程度:
我讀 歷史學家 Tony Judt 的演講心得

還請指教!

the dreamer gir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生命之鬥士
2010/05/25 10:22

即使是重病纏身

仍如此樂觀積極過生活

足以作為楷模


the dreamer girl~~ 最新作品:



紐西蘭- 懷托摩螢火蟲洞(Waitomo Glowworm Caves)
Jacaranda(achou) 於 2010-05-25 10:57 回覆:
謝謝dreamer girl
Tony Judt的確是一位坦然面對死亡,誠實為人類社會的未來發展提出警語的歷史學者。

不能正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草草看,草草回
2010/05/25 08:13

我只看了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上的第一頁,但我想第一頁的已回答了樓下的疑問。

文首即提到,美國人企求有如先進歐洲國家完備之社會福利,但卻不願負担更高的稅負,其原因許多,諸如文化差異,對中央政府的信任程度,乃至於隨著移民在美人數的增加,對新移民是否真心認同美國並對美國社會作出實質付出的懷疑(譬如新移民及他的後代是否會誠實納稅,還是只是想從美國取得經濟上的利益),等等都是。而這些,其實也算是某種基於經濟上的考量 ,也因而方有此問"we have not asked if it's good or bad",其"good" "bad" 並非是個"好或壞,是與非"的問題,而是想點出,在事關全民的議題上,其考量應更廣更遠,不只該著眼於當前,更須思考對後代的影響,而非事事以經濟為考量的經濟主義,而此種僅著眼於經濟上考量的思維,其本身已是種隱憂。

Jacaranda(achou) 於 2010-05-25 08:21 回覆:
謝謝不能正經的清楚說明。
後面幾頁,Tony Judt舉出許多歷史來說明他的論述,有興趣的可以續讀下去。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we have not asked if it's good or bad
2010/05/24 20:12

Jacaranda, 我只讀你的文,沒有查看或聽提供的link, 所以我還沒有真正了解內容。只是對這一句話有意見, 他說, we have not asked if it's good or bad,我覺得有點奇怪。 我以為,現在的政策是針對現實的需要,解決問題來討論。 好或不好,是非常狹窄的觀念,不是嗎? 什麼是好,什麼是壞,幾乎沒有定論。達到目標,解決問題,才是重點。在研究討論可行性時,自然要能預設可能的延伸性的問題來探討。一切都計畫得完善透徹,就是好的,不然就是不好的。你可不可以即使一下他的真正意思?


Jacaranda(achou) 於 2010-05-24 20:49 回覆:
珍珠,妳問到重點了!

我自斟酌無法解釋得比Tony Judt好,故此文並未深入說明什麼是好?什麼是壞?一方面也是我急於與大家分享此演講,自己也才聽了兩遍,雖然有共鳴,但尚未能用自己的話流暢寫出,故還有賴讀者到提供的演講文字或錄音,親自體會Tony Judt的說法,相信你會受益良多的。

必須提醒的是這篇演講並非輕鬆話題,內容取自許多經濟學歷史,且因為Tony Judt是靠機器呼吸,他演講的錄音可聽到很重的呼吸器的聲音,故在內容及音質上都是必須費神才能了解的。

不過,此篇真的是不可錯過的演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