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著名美國護教淫棍拉維·撒迦利亞:隱藏數百張女性照片、按摩過程中的性侵,以及強姦指控
2021/10/15 22:13:38瀏覽47|回應0|推薦0

著名美國護教淫棍拉維·撒迦利亞:隱藏數百張女性照片、按摩過程中的性侵,以及強姦指控

他創建的傳道機構,就“誤信”隱瞞自己不端性行為的領導人一事表示歉意。
Image: Illustration by Mallory Rentsch / Source Image: Courtesy of RZIM

期四個月的調查發現,已故的拉維·撒迦利亞(Ravi Zacharias)利用自己作為世界著名的基督教護教者的聲譽,在十多年的時間裡,在美國與海外性侵按摩治療師,而由他的家庭成員和忠實盟友領導的傳道機構未能追究他的責任。

\
拉維·撒迦利亞國際傳道會(RZIM, Ravi Zacharias International Ministries )週四發布的一份
12頁的報告,證實了撒迦利亞在其所擁有的亞特蘭大日間水療中心的性侵行為,並在美國發現了另外五名受害者,以及在泰國、印度和馬來西亞的性侵證據。他利用自己對按摩的需要以及頻繁的海外旅行來掩蓋自己的性侵行為,藉口屬靈對話建立信任,直接從他的傳道機構提供資金,用以引誘受害者。

僅從對撒迦利亞以前使用的電子設備進行的有限審查,就發現了他與美國和亞洲的200多名按摩治療師的聯繫,數百張年輕女性的照片,其中一些是女性裸體照片。直到2020年5月他享年74歲去世之前的幾個月,撒迦利亞還在索取、收集這些照片。

據調查人員透露,撒迦利亞從本應專用於“人道救援”的資金中支付數万美元給4名按摩師,為她們長期提供住房、教育費用,以及每月資助。

一名婦女告訴調查人員,“在他安排傳道機構為她提供經濟資助後,就要求與她發生性關係”。她說這是強姦。

報告稱,她說撒迦利亞“讓她和他一起祈禱,感謝神賜予他們兩人的機會”,並如他對其他受害者宣稱的一樣,“稱她是因為他過著服事神的生活而得到的獎賞”。撒迦利亞警告這位女士——也是位基督徒——如果說出對他不利的話,當他的名聲受損時,她將為數百萬靈魂的失喪負責。

這些發現,以及RZIM幾個月來進行的內部審查所透露的細節,挑戰了許多人對撒迦利亞的印象。

當他5月去世時,人們稱讚他的忠實見證、他對真理的承諾,以及他個人的正直誠信。現在很清楚,在台下,這個長期以來被全世界基督徒所敬仰的男人性侵了無數婦女,並操縱身邊的人,使他們對他的惡行視而不見。

米勒與馬丁(Miller & Martin)律師事務所的林賽·巴倫(Lynsey Barron)和威廉·埃塞爾斯坦(William Eiselstein)受僱於RZIM進行調查,採訪了50名證人,並檢查了撒迦利亞從2014到2018年間使用的電話。最後律師們表示,“我們確信,我們發現了足夠的證據,可以得出撒迦利亞先生進行不當性行為的結論”,儘管這一調查並不詳盡。

RZIM董事會在調查的同時發表聲明,表示歉意並承擔一定責任。

“拉維採取了一系列廣泛措施,以便向家人、同事和朋友隱瞞自己的行為。然而我們也認識到,長期性侵的情況,往往意味著存在重大的結構、政策和文化問題。 ... ...我們的工作人員、捐助人和公眾都信任我們能指導、監督和確保對拉維·撒迦利亞的問責,但在這方面我們卻失敗了。”

RZIM在2020年9月《今日基督教》的報導之後,針對在撒迦利亞的水療中心工作的三名女性所提出的性侵指控,僱用了米勒與馬丁。最初,傳道機構的領導人表示不相信這些女性。如今,這種情況已經改變了。

聲明說,“我們不僅相信那些公開做出指控的女性,而且對於之前沒有公開指控拉維,但在調查中其身份、故事浮現出來的更多女性,我們也相信”。

因為RZIM內外的基督徒對其長期領導人失去了信任,該機構在其著名的命名者去世後的八個月時間裡,從不得不重新構思其全球事工的運作,到現在不得不完全重組。

在調查期間,出於對高層官員就指控所做出的初始反應的不滿,多名RZIM的講員和工作人員離開了該事工。 RZIM的加拿大分部暫停了4月份之前的籌款工作和募捐活動,而基於英國的撒迦利亞信託基金會則威脅說,如果RZIM不向受害者道歉並進行重大改革,就將分裂出去。 (更新報導:報告發布的第二天,英國董事會一致投票決定從RZIM中分離出來,並將選擇一個新的名字)。

甚至在周四晚上報告發布之前,RZIM領導層就已經轉向減少撒迦利亞家族的參與。拉維的遺孀瑪吉·撒迦利亞(Margie Zacharias)於1月辭去了董事會和事工的職務,而她的女兒薩拉·戴維斯(Sarah Davis)則辭去了董事會主席的職務,但仍擔任首席執行官。

RZIM內部工作人員則表示,作為世界上最大的護教機構,該事工計劃大幅縮減規模,降至10名美國護教家和幾名國際講員,由少量工作人員輔助。

受保密協議限制的調查

除了證實之前關於撒迦利亞水療中心的性侵報導外,新的報告還證實了一位加拿大女性洛里·安妮·湯普森(Lori Anne Thompson)四年前所做出的指控,她說自己受撒迦利亞擺佈,向他發送露骨的色情短信和照片。她的案件是公開的第一樁關於撒迦利亞的性醜聞,它激勵了其他受害者站出來。

撒迦利亞斯曾在2017年起訴湯普森,聲稱她致RZIM董事會指控性侵的律師信,其實是精心設計的勒索企圖。董事會周四寫道:“我們相信洛里·安妮·湯普森已經說出了她與拉維·撒迦利亞關係的真相。”

調查人員與其他證人也進行了面談,她們也講述了與湯普森的指控所描述的類似行為,並發現在她的經歷前後長達六年的時間裡,他與其他女性間的短信交流模式。

然而湯普森和她的丈夫布拉德(Brad)卻無法親自參與最近的調查。對於調查人員提出的解除保密協議(NDA)以允許湯普森夫婦談論發生的事情的要求,這位已故護教家的遺產執行方予以拒絕。湯普森夫婦的律師貝塞爾·茨維迪江(Basyle Tchividjian)告訴調查人員,在一切都已經昭然於世的情況下,湯普森夫婦卻仍然受到NDA的約束,這一情況是“應受譴責的” 。

戴維斯在一封致整個傳道機構的郵件中寫道,RZIM “為了方便調查進行,要求修改NDA”,但該機構對於遺產執行方沒有任何權威,因為後者是由她的母親瑪吉·撒迦利亞控制。遺產執行方也拒絕讓撒迦利亞的私人律師交出當時從他的電子設備中收集到的任何證據,這給米勒與馬丁事務所審核的記錄中留下了空白。

但根據調查報告,就在撒迦利亞與湯普森夫婦了結官司、公開為自己辯護,並向RZIM的領導層和工作人員保證他沒有做錯任何錯事、沒有必要調查的同時,他還繼續索取其他女性的色情照片。報告說,“雖然他告訴他的員工,他在湯普森事件中的真正錯誤是沒有提醒別人他收到了另一個女人的照片,但我們沒有發現任何跡象表明,就其在湯普森事件期間以及之後200多次收到女性照片之事,他曾經向RZIM管理層或其董事會做過交代。”事實上調查人員發現,儘管撒迦利亞2017年公開表示,從與洛里·安妮·湯普森的交流中吸取了“艱難而痛苦的教訓”,就在那之後僅一天,他就收到了更多的來自另一個女人的照片。那個女人也繼續給他發裸照。不過,有一件事確實發生了變化。湯普森案發生後,調查人員注意到撒迦利亞在刪除信息方面做得比較好,無法被發現或揭發。

在與報告同時發表的聲明中,RZIM董事會承認了這一失敗,並向洛里·安妮·湯普森道歉。

聲明說,“我們錯了,我們懷著深切的悲痛認識到,由於我們不相信湯普森夫婦,私下和公開宣揚錯誤的說法,他們多年來一直受到誹謗,他們的痛苦被大大延長和加劇。這讓我們很心痛,也很慚愧。”

他能在眾目睽睽之下掩蓋自己的不軌行為

調查人員發現的大部分性侵行為都是圍繞著按摩發生的,而撒迦利亞依靠按摩來治療慢性背傷。他經常與私人按摩師一起旅行。當一位RZIM同事對於這樣“似乎不當”的做法表示質疑時,他反而批評對方。

雖然報告沒有面談國外的消息來源人,但調查人員發現了撒迦利亞在旅行時經常會見按摩師的證據。

報告說:“當可能會一個人獨處時,他經常會在酒店房間里安排按摩治療。根據他的短信,有時他會在酒店大堂和治療師見面,有時他會指揮治療師直接到他的房間來。”

調查人員發現,在2010年代初,他在曼谷擁有兩套公寓,與他的一名按摩師共用一棟建築。他手機上的筆記應用裡,有“我想和你有個美麗的回憶”、“再往前走一點”、“你的嘴唇特別漂亮”等短語的泰語和普通話翻譯。

撒迦利亞手機相冊裡的按摩師和照片上的女人比他年輕幾十年,很多都是20多歲。

調查沒有發現任何證據表明RZIM領導層或員工知道撒迦利亞的不端性行為,這也表明該事工對於這位同名者、創始人幾乎沒有任何問責。

報告說,“因為他對按摩治療的需求是眾所周知並被接受的,所以他能夠在眾目睽睽之下掩蓋自己的不當行為”。

撒迦利亞談到了“身體屏障”對“保護我的誠實正直”的重要性,但米勒與馬丁的報告指出,“作為這些身體屏障的設計者,撒迦利亞先生很清楚如何躲避它們。”

調查證實,撒迦利亞撒謊說,除了妻子或女兒他沒有和其他女人單獨相處。他還時刻持有多部手機,並將其放在與RZIM不同的無線計劃中,從不使用辦公室的無線網絡。撒迦利亞說這是為了安全起見,但這確保了他的通訊無法被監控。

RZIM董事會的聲明承認它“做得嚴重不足”,“允許因為自己對拉維的誤信,導致對他的監督和問責不力,遠沒有達到明智和愛護的程度”,對此表示遺憾。

報告中的每一個例子,都與一個以宣揚正直誠實和真理而著稱的領袖和事工的公開見證形成對比。

在一段與CT分享的錄音中,撒迦利亞在去世前一年的一次談話中告訴他的支持者,“你們這些在公開場合見過我的人,根本不知道我私下里是什麼樣子的。但神知道的。神知道的。今天我鼓勵你們做出這個承諾並說,我在私下里做人也要配得神的讚譽,“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 ″

許多將撒迦利亞視為導師、榜樣和屬靈父親的人,一直在努力應對新的信息、他們的被背叛感和對自己責任的質疑。

“我對自己和其他人感到失望,我們本可以更努力地抗拒那種順從式忠誠的潮流,更早地要求更好的答案。因為福音派信條中沒有任何一部分推崇懦弱或犧牲良心”,澳大利亞RZIM前負責人丹·帕特森(Dan Paterson)週三晚上在Facebook上寫道

“我深深感到對主的敬畏,我知道有一天我也會做出一個交代,在那裡就像RZ報告一樣,在黑暗籠罩下所做的一切,都會被人知道。耶穌來是要通過審判來恢復正義。哦,我多麼希望拉維在這裡懺悔!”

RZIM即將發生的變化

調查人員在12月的中期報告中讓RZIM做好了最壞的打算,自那以後董事會(成員姓名未公開)和領導層一直在計劃著一次檢討總結。

2020年9月進入調查程序時,該事工的官方立場是,這些指控不可能是真的,但會進行調查,以還給撒迦利亞清白。起初,RZIM聘請了控告湯普森夫婦的其中一位律師所在的事務所。事工內部的幾位人士說,副總裁阿卜都·莫雷(Abdu Murray)建議請一位“粗暴”的前警察來追踪指控者,並發掘該事工可以用來詆毀她們的信息。

幾位講員表示,他們認為這些指控是可信的,並要求該事工進行真正的、有信譽的調查。此後,在10月初RZIM改變方向,聘請了米勒與馬丁律師事務所。

“我相信,對於我們都視而不見的、在不知不覺中促成的、沒有開口反對的,以及我們允許繼續下去的事情,我們每個人都負有一定的責任。”講員之一山姆·阿爾貝利(Sam Allberry)對英國的同僚說。

正如CT此前報導的那樣,隨著調查的繼續,關於共謀和問責的爭鬥使該傳道機構動蕩了數月。新年伊始,RZIM就在為分裂做準備。

戴維斯告訴工作人員,一些全球辦事處可能會決定從RZIM分離出來,成為獨立的國家性組織。目前,每個辦事處都有自己的公司章程或作為慈善機構的國家性章程,並通過“附屬協議”與設在美國的傳道機構建立聯繫。這使得RZIM能夠作為一個單一的全球性傳道機構運轉。

“35年來,我們一直能夠作為一個機構來實際運作。然而,在像我們面臨的這種危機時刻,這需要我們的一些董事會必須與總部和國際董事會分開,自行做出抉擇,以做出他們認為對其實體最好的決定”,戴維斯這樣寫道。

RZIM的一些資深護教士認為,各國分部分離出去,是保存該事工中做得好的那些部分的唯一途徑。

曾與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克里斯托弗·希欽斯(Christopher Hitchens)和其他“新無神論者”進行著名辯論的北愛爾蘭數學家和護教士約翰·萊諾克斯(John Lennox )已經敦促RZIM的英國分支機構分離出來。在CT報導水療中心指控的第二天,萊諾克斯就退出了與RZIM的所有聯繫,但告訴英國的護教士們,如果他們要成立一個獨立的組織,他很樂意與他們合作。

“目前的指控性質非常嚴重,我不能以RZIM的名義參與任何正在進行的活動”,萊諾克斯在給英國和美國董事會的聲明中寫道。 “在我看來,如果要想在任何集體意義上保留住優秀年輕護教士團隊的潛力,就需要對機構進行重新命名,對機構和董事會進行根本性的重組,而且要非常迅速地完成。”

據該傳道會內部多位人士透露,其他國家的董事會也在與美國總部脫離關係。加拿大董事會在一份聲明中說,“很明顯,這個事工不能建立在以前的結構上”,而是“必須建立於新的方式和關係”。

加拿大的護教事工也裁減了四名團隊成員,其中包括講員丹尼爾·吉爾曼(Daniel Gilman)。他決定相信那些指控撒迦利亞性侵的婦女,並公開挑戰RZIM領導層,要求他們承認共謀。吉爾曼告訴CT,他非常擔心他所愛的事工會選擇重塑品牌而不悔改。

吉爾曼的遣散協議中包括一項保密協議(NDA),將禁止他採取“任何可以按照合理預期會對RZIM的聲譽造成傷害”或“負面影響”的行動。吉爾曼提出抗議,保密協議被一份對捐贈者信息保密的協議所取代。

預計很快還會有更多的裁員。 RZIM的僱員告訴CT,他們預計這個曾經在全國擁有100名講員和250名工作人員的國際傳道機構將縮減到原來規模的一個零頭。戴維斯告訴工作人員,裁員將在米勒和馬丁報告發布後的幾週內宣布。

她寫道:“這是一個非常困難的決定,只是因為我們發現自己所處的情況而不得不這樣做。我們對此深表歉意。”

在經過人員裁減和各國分部分離之後,留下來的團隊很可能是一些與撒迦利亞關係最密切、與主要捐助者關係良好的講員。 RZIM內部人士預計,核心人物將包括由戴維斯領銜的講員邁克爾·拉姆登(Michael Ramsden)、阿卜都·莫雷和文斯·維特爾(Vince Vitale)。

戴維斯辭去了董事會主席的職務,將權力交給了來自明尼蘇達州的退休能源公司高管和主要捐贈者克里斯·布拉特納(Chris Blattner)。不過,在危機期間,戴維斯更多地承擔了RZIM的日常管理工作,她親自將自己的名字寫進了所有的內部和外部通訊中。

RZIM董事會周四表示,“鑑於調查的結果和正在進行的評估,我們正在尋求主關於這項事工未來的旨意...在辨別神將如何帶領的時候,我們花時間專注於禱告和禁食,我們在不久的將來會講到這一點。”

RZIM宣布,它正在邀請受害者權益倡導者蕾切爾·頓荷蘭德(Rachael Denhollander)就性侵問題來教育董事會和領導層,並就未來的最佳做法提出建議。該部還聘請了一家管理諮詢公司來評估“結構、文化、政策、程序、財務和做法”,並提出改革建議。

禱告得到回應

2020年5月,就在他的葬禮當天,撒迦利亞性侵的秘密開始被揭露。從現場直播中看到這位護教家受到如此尊崇和頌揚並被震驚的,有一位是曾被他動手動腳、當面手淫、並被索取色情照片的那些按摩師中的一位。包括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和基督徒橄欖球明星蒂姆·特波(Tim Tebow)在內的知名人士,都對撒迦利亞讚譽有加。

沒有人站出來嗎?她在想。沒有人嗎?

她擔心其他女性可能會在那裡,為這場景刺傷。她禱告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這位女子在谷歌上搜索“拉維·撒迦利亞性醜聞”,找到了由無神論者斯蒂夫·鮑曼(Steve Baughman)所主持的博客RaviWatch,他從2015年起就開始追踪、報導撒迦利亞的“蹊蹺說法”。鮑曼在博客上討論撒迦利亞關於學歷的虛假陳述、色情短信指控以及隨後的訴訟。當那個女子讀到洛麗·安妮·湯普森的遭遇時,她認識到那個女人的遭遇就是她的遭遇。

據她所知,這個無神論博主是唯一一個關心撒迦利亞性侵他人卻逍遙法外之事的人。她聯繫了鮑曼,接著最終對《今日基督教》講述了撒迦利亞的水療中心、在那里工作的女性以及背後發生的性侵事件。

水療中心的這位女士告訴CT,她不對RZIM抱任何指望。不會承認,當然更不會道歉。她想,這個以一個人的名字命名並靠其聲望建立起來的價值數百萬美元的傳道機構,絕不會承認他的秘密的真相。

她之所以說出來,只是因為她想讓其他女性知道真相,這包括被撒迦利亞傷害的女性,以及被其他著名的、聲譽顯赫的基督徒所傷害的女性們。她想讓她們知道,她們並不孤單。

本週,她相信神回應了她的禱告。

“我認為它發生在神定下的完美時刻”,她說。 “這是祂的時刻,這是祂的方式。主在做這件事,剩下的將是神想要剩下的。”

( 不分類不分類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cewang3005&aid=16948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