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受基督教毒害的法國公廁文化"
2020/03/26 06:50:51瀏覽149|回應0|推薦0

受基督教毒害的法國公廁文化"

"排隊半小時,如廁1分鐘",相信不少女同胞出門在外都遇到過這種窘境。尤其在巴黎街頭,找到一個公共廁所簡直比登天還難。為瞭解決女性在外如廁難題,法國設計師Gina Perier發明了一款名為"Lapee"的女性露天小便池,她希望女性在公共場所,也能像男人那樣,安全、衛生地上廁所。

(©Instagram@ginaperier)

Lapee的設計者之一Gina Perier

粉紅色的女性露天小便池

(©Lapee)

Lapee是世界上第一個完全工業化的女性露天小便池,設計初期是為了在大型節日和戶外活動等場合使用,讓女性可以有尊嚴地撒尿,避免排長隊或在灌木叢後面撒尿。Gina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道:"90%在衛生間排隊的都是想解決內急的女性。平均而言,每人使用一次衛生間的時間為3分鐘,但使用這款小便池只需要30秒,比傳統公廁的效率高600%。"

(©Lapee)

Lapee的出現幫助眾多歐洲女性解決了她們外出時的"燃眉之急",也因此摘得2019年列賓國際發明獎(Concours Lépine)的金獎桂冠,瞬間躥紅網絡。

費加羅報/Le Figaro:女性小便池不就是女性平等與安全的關鍵嗎?

(©Le Figaro)

看到這裡,你是否和小編一樣好奇,為何法國的大小便問題如此猖獗? Lapee推出後又為何引起廣泛關注?事實上,這要從法國歷史悠久的"公廁文化"說起。

中世紀的"水"偏見

(©visualhunt)

說起"公廁"就不能不提到"清潔問題"。要知道,除了隨地大小便,古代的法國人也曾因為不洗澡而飽受詬病。這一切都是源於古代法國人對"水"的偏見。早期的天主教會將"水"看做一種不祥之物。在當時甚至流傳一種理論,認為"將身體浸泡在水中會導致皮膚毛孔擴大,水中帶有的病毒會由此侵入體內引發疾病"。於是,骯髒的軀體被看作更能接近上帝,甚至還有被認是教會聖人的,自認為一軰子不可再洗澡,以免破壞了受洗後存留下的聖水。

(©visualhunt)

中世紀的法國人對"水"的嫌棄也體現在他們不完善的下水道系統。因為無法及時處理產生的排泄物,所以大半個城市都泡在其中,巴黎甚至還被冠以"屎尿之都"的稱號。而肆虐歐洲幾個世紀的多種瘟疫,也與當時糟糕的衛生條件有很大關係。因為沒有健全的排水系統,於是當地居民處理排泄物的方式就是——從窗外倒掉,在倒前還會貼心的大喊三聲"小心水!"(Gare à leau!)

最早的廁所雛形

十四世紀開始,現代廁所的雛形開始出現,原來的廁桶逐漸發展為一個有洞的椅子加一個廁桶。如今在凡爾賽宮,還保存著路易十四使用過的"如廁椅"。

(©wikipedia)

在當時,"如廁椅"是國王路易十四的專屬。每天早晨,"如廁椅"便被抬進國王房間,一邊與朝臣商議國家大事,一邊如廁。而對於朝臣來說,能夠在國王如廁是接受召見,則是一種至高無上的榮耀。不同於路易十四的奔放,國王路易十五則顯得含蓄許多。繼位後,原本移動的"如廁椅"被安置在固定的房間裡,這也是法國最早的"廁所"雛形。

巴黎最大的露天廁所

或許你會問,在沒有公廁的巴黎街頭,其他行人是在哪裡上廁所呢?

答案是有著有"露天博物館"之稱的巴黎杜樂麗花園(Jardin des Tuileries)。 想像一下,當我們圍坐在花園的大池塘邊,或在露天咖啡廳裡優雅地喝著下午茶時,18世紀的法國人竟然在這裡大小便。啟蒙時代的作家梅西耶曾在他的《巴黎史話》中將杜樂麗花園稱之為"便便約會處"。

(©Source gallica.bnf.fr/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19世紀的衛生革命

這樣的問題直到拿破崙三世時期才得以解決。1853到1870年,時任塞納省省長的奧斯曼男爵(Baron Georges-Eugène Haussmann)對巴黎作出了大刀闊斧的改造,其中就包括建造了規模龐大的下水道系統,將下水管道總長由過去的142公里擴展至600公里,寬敞的空間更加有利於排水。

(©visualhunt)

巴黎下水道博物館(Musée des Egouts de Paris)

街頭公廁的普及

1840年,公共廁所才在巴黎的街頭也出現。不同於如今法國的露天公廁,當時的設計具有更好的私密性。據說二戰時期,法國的地下反法西斯組織就是躲在這種廁所裡,商討如何攻打德國人的。

(©wcpublics)

隨著"廁所"被廣泛認識,廁所浴室也開始出現在個人家庭中。但在這種情況僅限於富裕的上層階級。1954年,一半的法國家庭有自來水,但只有25%的人有自己的浴室。

(©dona-rodrigue.eklablog)

廁所行業的發展也衍生出一種特殊服務職業,法國人稱之為"噓噓女士"(dames pipi) 。她們除了打掃衛生,有時也兼收費、賣衛生用品的工作。對於巴黎人來說,"噓噓女士"是巴黎廁所文化的一種象徵,也是許多法國文豪的靈感源泉。作家馬塞爾·普魯斯特(Marcel Proust)筆下就如此形容,"她彷彿一位侯爵夫人在自家客廳裡。打開小隔間與上門的客人交談,同時,客人們也放心地與她分享秘密。"

(圖片來源:歐洲時報)

一位正在工作的"噓噓女士"

21世紀的新"公廁文化"

隨著時代的發展,露天公廁逐漸在街道上消失,但取代它們的新式公廁卻沒有增多。再加上這些公廁大多數都是付費使用,且價格不菲。所以導致整個城市的隨地大小便問題愈演愈烈。尤其在節日慶典活動的時候,牆根樹下都是隨地大小便的重災區。據說在巴黎,每位清潔工平均每月需要清理5-7平方米的尿漬。

(圖片來源:"歐時大參"微信公號)

巴黎街頭的新型自助公廁

雖然首款女性小便池Lapee的出現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女性戶外如廁難的問題,也讓更多人注意到在公共領域中男女不平等的現象。但是,作為新興產品,Lapee能否改變法國由來已久的"公廁文化",被廣大群眾所接受?

( 不分類不分類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cewang3005&aid=132216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