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澳洲兒童性侵調查報告:兒童保護「嚴重失敗」
2018/04/03 18:51:12瀏覽55|回應0|推薦0

澳洲兒童性侵調查報告:兒童保護「嚴重失敗」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報告指,澳洲曾有成千上萬的未成年人被性侵

澳洲一項就兒童性侵調查,歷時五年後發表最終報告,指多個機構在保護兒童方面「嚴重失敗」。

澳洲最高公共調查機構「皇家調查委員會」,在調查期間聆聽了超過8,000名性侵受害者的證言,他們稱自己曾在教會、學校、體育會等機構內遭到性侵。

該報告提出了超過400項建議,包括要求天主教會,終止對神職人員的強制獨身要求。

「數以萬計的兒童,在多個澳洲組織中遭到性侵犯。」報告指:「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確實的數字。」

「這不僅僅是幾個『爛蘋果』的問題。澳洲社會的多個主要體制均嚴重失敗。」

2013年至今,皇家調查委員會已向當局轉介超過2,500宗個案。

12月15日發表的最終報告,在此前已公開的220項建議之上,再加上189項。澳洲的國會議員將會考慮這些建議。

澳洲總理特恩布爾形容,這份報告曝光了一場「國家悲劇」。

調查委員會接觸了什麼人?

「體制回應兒童性侵皇家調查委員會」(The Royal Commission into Institutional Responses to Child Sexual Abuse)有權調查任何與兒童有關的私人、公營及非政府機構。

委員會只接到超過15,000人的聯絡。有超過8,000人向委員會講述了自己的遭遇,當中不少人是第一次披露。委員會另收到超過1,300份書面證言,並在全國各地召開了57場公聽會。

調查規模

2559

宗個案獲轉介至澳洲警方

  • 230 宗個案提出最終立案檢控

  • 41,770 名民眾致電調查委員會

  • 60,000 名倖存者合資格要求賠償(調查委員會估計)

Getty Images

超過4,000個機構被指曾有人性侵兒童,其中被指控得較多的是神職人員及學校教師,當中又以天主教會人員最多。

委員會作出了什麼建議?

早前,委員會已公開兩百多項建議,包括若有人在告解時向天主教神職人員透露關於性侵的消息,而神職人員沒有上報,應該面對刑事檢控。

最終報告中則促請澳洲的天主教神職人員,聯署向梵蒂岡請求修改教例,容許牧師上報有關告解內容。

報告亦指,天主教教廷應該考慮,將針對神職人員的「獨身」規定由強制改為自願。報告認為,雖然獨身規定「不是兒童性侵的直接原因,但是兒童性侵出現的困素之一,尤其當考慮到其他風險的時候。」

BBC駐澳洲記者海威爾·格里菲思(Hywel Griffith)在悉尼報道稱,強制要求神職人員上報告解內容,將在全球範圍的天主教社群中引發討論,也在澳洲國境以外的其他組織中引出問題。

最終報告另外建議:

  • 應推行全國性的政策,防止兒童性侵
  • 在學校及幼兒中心向兒童灌輸防範性侵的意識
  • 設立政府辦公室處理兒童安全問題,由部長級官員監督
  • 強制神職人員、幼兒照顧者及註冊心理學家等更多職業人士,匯報性侵消息
圖片版權 Reuters

機構如何回應?

在調查期間,多個機構的領袖承認問題,公開向受害人道歉。

最終報告發表同日,澳洲天主教主教會議主席哈特(Denis Hart),公開作出「無條件」道歉。

「這是一段羞恥的過去。因為隱秘與自衛的主導文化,導致大批受害者及其家人無辜受苦。」

但哈特表明,不同意改變告解的規定。「告解的保密原則、上主與個人之間透過牧師彰顯的關係,是不容侵犯的。」

至於自願獨身的建議,哈特則指這要交由梵蒂岡決定。「這是教廷可以改變的一項戒律。」他向澳洲國際傳文通訊社Fairfax Media表示。

但悉尼大主教費希爾(Antony Fisher)則向記者表示,兒童性侵是「不論獨身與否」都會出現的問題,強調兒童性侵亦有發生在神職人員毋須獨身的機構當中。

澳洲聖公會最高領袖、墨爾本大主教費雅(Philip Freier)則為「教會的失敗,以及我們曾經進取地勸退那些向我們求助、舉報性侵那可恥的做法」道歉。

倖存者親述(報告節錄):

  • 在孤兒院長大的「安妮」說,她一直活在恐懼的氛圍中。「我在孤兒院的時日,令我失去了我的天真無邪,也定義了我往後的人生:始終受驚、充滿恐懼、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是、孤癖、與世隔絶、悲傷,時時想到自殺。」
  • 「杜比「小學時有一次宿營,與其他四個男孩住一個房間,在淋浴時被兩名室友性侵。他告訴母親這件事,包括施襲者「將性器插入其肛門」,並有向營內的學校副校長舉報。
  • 「布莉安娜」自小被寄養,稱自己在五歲時曾被毆打。她的養父「舍曼」曾以桌球棍打她,而她的妹妹則躲在桌子下。「舍曼」在「布莉安娜」搬入後不久就開始性侵她,並指她們的養母曾鼓勵妹妹睡在「舍曼」的牀上。
  • 與很多寄養的原住民及托雷斯海峽群島島民性侵倖存者一樣,「拉克爾」被寄養家庭不當對待,並形容他們「殘忍」。她說她曾遭以竹支毆打,還承受了其他身體及情感上的虐待。

*為保護倖存者,報告所載名字為化名。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cewang3005&aid=111402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