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民國第一剩女的傳奇一生
2018/04/01 13:18:10瀏覽114|回應0|推薦0

民國第一剩女的傳奇一生

「剩女」在當今社會似乎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貶義詞。沒人要、顏值低、學識淺薄都成了「剩女」的形容詞。可是有這麼一個被稱為「民國第一剩女」的姑娘,她高顏值、高學歷,才華橫溢又精明強幹。

她與秋瑾齊名,號稱「民國南北二女俠」,是「近代教育史上女子執掌校政第一人」,與古人李清照媲美,被稱為「三百年來第一女詞人」,還一人遊學歐洲,被稱為「北洋女學界的哥倫布」。如此風華絕代,卻獨身終老。

最獨立的成長:掙脫禁錮,自力更生

呂碧城出生在一個官宦世家,父親是山西學政,相當於教育局局長的位置。誰知幸福在他十二歲那一年截然而止——父親突然病逝。屍骨未寒之時,親戚竟然趾高氣揚地說:「呂家膝下無子,財產房子應該全都歸我們!」甚至還把呂碧城的母親和妹妹幽禁。

還沉浸在悲痛中的呂碧城,在京城聽到母親有難的消息後,抹去眼淚,明白自己現在還不能哭哭啼啼。於是她立即四處告援,寫信給父親昔日的好友,情辭懇切,好友紛紛伸出援助,最終母親和妹妹得以脫險。

誰料打擊一重重,曾與呂碧城訂婚的汪家,竟然提出退婚,只因為:「她小小年紀就有如此魄力,還在京城呼風喚雨,日後恐難管教。」在那個年代,退婚是一件被人嘲諷的事情,呂碧城怎麼都想不明白:救家人有錯嗎?!

呂碧城隨著母親投奔到舅舅家,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呂碧城聽聞天津女學堂開辦,特別想去學習。誰知舅舅劈頭蓋臉罵她:「你都被退婚了,還想拋頭露面!簡直不成體統!」

呂碧城漸漸意識到,這一年的苦與難,全都因為自己是女兒身。這一天夜裡,呂碧城暗暗下了決心:「男人可以做的事情,我呂碧城也能做到!」

凌晨天未明,呂碧城就匆匆離家出走。

呂碧城在火車上結識了旅館的老闆娘,幸運被收留。呂碧城想起舅舅官府中秘書的夫人在《大公報》報館裡工作,就寫信給她。

《大公館》的總理英斂之無意中看到這封信,覺得寫信人的字跡飄逸,才華非凡,於是英斂之親自登門,一番交談過後,十分欣賞她的才氣和膽識,當即決定邀請呂碧城出任《大公報》的見習編輯。

▲ 英斂之

▲ 圖為呂碧城和天津大公報總理英斂之的夫人。

家中一夜破敗的經歷,讓呂碧城知道在這個社會女性地位低下,入社後發表了等一系列鼓吹女子解放與宣傳女子教育的文章詩詞。文章一出便引起眾人紛紛議論:「思想極新,志趣頗壯」、「裙釵伴中得未曾有。」

不多久,呂碧城名聲鵲起,英斂之將她引薦給嚴復,並拜嚴復為師。嚴復對呂碧城讚賞有加:「年紀雖少,見解卻高。」於是嚴復把呂碧城推薦給袁世凱,說她是興辦女學最好的人選。

1906年,北洋女子師範學堂成立,23歲的呂碧城從總教習升任監督(校長),成為中國近代教育史上第一所女子師範學堂校長,一時轟動社會。

▲ 1904年11月北洋女子公學正式開學,呂碧城出任總教習,傅增湘為監督。

▲ 北洋女師範學堂開學儀式時合影。

▲ 1911年,北京女學界為北洋高等女學堂總教習呂清揚暨北洋女子公學總教習呂碧城二女士開歡迎會。前排中立三人,中間者為呂碧城,右邊者為呂清揚。

在那個男尊女卑的年代,魯迅曾地概括女性離家出走面臨的兩個結果:不是墮落,就是回來。可呂碧城這一走,卻走出了第三種結果——掙脫禁錮,自力更生。

隨波逐流是最輕鬆的活法,但不一定是最適合你的活法。這個社會從來不缺忍耐力,但缺乏一點突破力。掙脫原有禁錮,去遇見一個新的自己。

最獨立的作為:無需他人理解,確定自己航向

一天夜裡,呂碧城正在報館寫文章,突然有一人來拜訪,原來正是革命家秋瑾,她因呂碧城大力興女權之事慕名而來。

兩人聊了一整夜,秋瑾說:「你我雖都是女兒身,卻比男兒剛烈。「她們被世人稱為南北二女俠,以自己的方式喚醒女同胞。

▲ 秋瑾

1907年7月15日,秋瑾在紹興遇難,竟無人敢收屍,只有呂碧城設法偷屍將秋瑾歸於安寂。全國的報紙「皆失聲」,無人敢刊登。呂碧城惱怒之中用英文寫了《革命女俠秋瑾傳》,發表在紐約、芝加哥等外刊上,引起頗大反響,也讓自己置身險境。

袁世凱知道呂碧城大興女學和為秋瑾憤憤不平之事,嘆其才德,不僅幫她脫罪,還聘請她為機要秘書。

呂碧城本想,如此高的女官之位,必能一展抱負。萬萬沒想到,袁世凱竟想稱帝。呂碧城憤然辭職,離開政界,帶著母親移居上海,轉戰商界。

▲ 呂碧城在上海自建的房子。

▲ 1929年維也納大會合影。前排右起第四人為呂碧城。

憑藉她過人的才幹膽識,再加上遠近聞名的義氣,讓她兩三年就成為了富甲一方的女商人。有一次,被尊稱為紐約「第二個上帝」的女富豪席帕爾德夫人邀請呂碧城參加晚宴。出發前,朋友著急地提醒呂碧城要怎麼做才能迎合對方。呂碧城一臉平靜:「你知道麼,我比席帕爾德夫人還要富呢。」

一介女流,為了義氣去做一些膽大妄為的事,還時常出席一些只有男人的場合,即使做得再好,免不了被人暗地裡被人指責不守婦道。但那時呂碧城已經明白:你永遠不能期待任何人都理解你,你只需要決定著自己的航向。活得漂亮從來不是給別人看,而是驕傲地活給自己瞧。

▲ 呂碧城在巴黎。

最獨立的愛情:不求門第,但求有著契合的靈魂

聽到「民國第一剩女」這個頭銜,大多數人第一反應都是想:她一定很醜吧?可真實的她,瓜子臉,丹鳳眼,是一個眉清目秀的大家閨秀。

在那個清一色穿旗袍的年代,她卻敢穿一襲孔雀紗裙,頭插三根羽毛,舞會、馬場的焦點永遠在她身上。

追求者眾多,有清華教授吳宓,還有袁世凱之子袁克文。面對袁克文的窮追不捨,呂碧城只是笑笑,委婉說道:袁屬公子哥兒,只許在歡場中偎紅依翠耳。

▲ 袁克文

在上海灘,住洋房別墅,出入有豪車接送,盡享繁華。財富充裕和精神的獨立給了她極大的婚戀選擇自由:「我的目的不在錢多少和門第如何,而在於文學上的地位,因此難得合適的伴侶,東不成、西不就,有失機緣。幸而手頭略有積蓄,不愁衣食,只有於文學自娛了。」

不因為年齡,不因為門第,而只是想要尋找一位純粹的精神伴侶。太多人在她耳邊叨叨:找個差不多的得了。

每次呂碧城都擺擺手:我始終不理解人窮盡前半生去尋找另一個人,只為了在對方身上得到後半生的安全感,可能是我給自己的安全感也一樣多。

▲ 呂碧城扇面日內即繪成奉寄手札。

憑藉她的財富與膽識,後來又去了哥倫比亞進修,用文學和藝術充沛自己的心。過了幾年,她直接放話:「年光荏苒所遇迄無愜意者,獨立之志遂以堅決焉。」也許這就是一個女人面對愛情最好的模樣:不依賴、不依靠、不世故,面包我有,愛不將就。

1943年1月,時年61歲的呂碧城在香港九龍辭世,去世前將全部財產捐贈於佛寺,只留下一個遺囑:遺體火化後,骨灰和入麵粉做成小丸,拋到海中,供魚吞食。

▲ 1929年在奧京維也納萬國保護動物大會演說時之服裝。

中國女權的先驅,才華橫溢的詞人,《大公報》的主筆,袁世凱的秘書,嚴復的高徒,所有的標籤都在呂碧城身上張貼著,反倒讓「民國第一剩女」這個稱號顯得微乎其微。她用傳奇般的一生告訴世人:

擁有強大的內心

你才能不那麼懼怕流言蜚語

不那麼懼怕離散與拋棄

無論命運如何對待自己

仍舊能對生活保持著最豐盈的希望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cewang3005&aid=111377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