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日本佔韓期間有四十八名基督教徒以及七名天主教徒 被列為「親日派」
2018/01/04 17:03:41瀏覽53|回應0|推薦0

日本佔韓期間有四十八名基督教徒以及七名天主教徒

被列為「親日派」


而已故盧基南總主教被一間研究所列為日本殖民統治期間的「親日派」

八月廿九日,設於首爾的「民族問題研究所」列出與日本勾結的顯要人物

據悉,約百名教授和研究員經過五年的研究後,製作了一份名單。名單上包括於一九八四年逝世的盧總主教。

盧基南於一九四二年擢陞為首位韓籍主教,帶領漢城(首爾)代牧區。隨著代牧區一九六二年升格為總教區,他成為總主教。

研究所提出盧總主教的十項「親日活動」指控包括:他由一九四零年領導「天主教漢城教區全力支持日本參戰聯盟」,出席一九四二年日本在中國東北成立滿州國慶典,並於同年探訪一個韓國志願軍訓練中心。

在名單上的其他天主教徒當中,還有一九六零至六一年擔任總理的張勉。研究所說,他出任天主教聯盟的協調人,以及「全國支持日本參戰聯盟」的議員。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向盟軍投降,二次大戰隨之結束,韓國正式脫離日本殖民統治。研究所的名單是自韓國解放後,對識別親日派所作的最全面研究。然而,它對親日派的判斷準則卻惹起爭議。

教會歷史學家李元淳在接受首爾總教區《平和電視台》訪問時說,日治期間,盧總主教似乎以一個教會組織主席的身分,採取對殖民者妥協的態度。他向天亞社強調,總主教不得不「在極端的環境下領導和發展教會」。

李氏是設於首爾的韓國教會歷史研究所的顧問。他解釋,在一九四零年代初,日本準備控制韓國天主教會,以日本主教來代替韓國主教。他說:「這情況已經在光州和大邱發生。」光州和大邱目前是南韓另外兩個總教區。

據李元淳說,當時漢城教區阿德林.拉里博(Adrien Larribeau)主教與教廷駐日本大使一起促使盧基南神父成為漢城(首爾)主教。李氏說:「這是一種抗議,或是『民族運動』。」

他又說,儘管與殖民者正面對抗會在韓國人當中贏得讚賞,但盧主教沒有這樣做,因為他想維持和保護教會。

由教友開辦的吾儕神學院研究員韓相奉卻不同意。他反駁盧總主教所作的是「民族運動」的一部分,並認為這位教會領袖「與日本殖民者合作的行為,沒有正當的理據。」

現年四十二歲的韓氏對天亞社說,李元淳的意見顯示出教會傾向護教。他說日治期間,護教學幾乎都是反民族主義的。

一份與教會有連繫的雜誌《合一》,在一九九二年六月份發表的一篇文章表示,漢城教區組織的「天主教支持日本參戰聯盟」積極協助日方戰時的工作。

韓相奉續說,自從聯盟於四一年宣布把每月首主日定為「愛國主日」後,成員到一所日本神社參拜,聯盟也指示教友每天為日軍戰勝、日本皇室及在戰爭中陣亡的日本士兵祈禱。當時,教廷已下令准許教友參與愛國的神道教儀式,但條件是這些儀式本質不含宗教成分。

韓氏更指摘,當時企圖保護教會的,不僅是盧總主教,而是所有韓國教會人員,尤其外國傳教士,他們漠視韓國民族和人民的掙扎。

民族問題研究所又發表一份聲明,指出在人民反抗日本殖民統治期間,親日派損害了國家和人民。它說:「一九四五年解放後不久,國家本來有機會進行清理,卻失敗了。自此以後,由親日派領導的歷任政府迫使人民埋沒歷史真相。」

聲明主張建立一個以懺悔與寬恕為基礎的未來,又說:「如果犯了罪的人能真誠地懺悔和道歉,他們有一天會獲得寬恕。但是,如果他們祇企圖掩飾真相,並為自己的行為辯護,就不可能擺脫歷史『罪人』的軛。」

這間非牟利的研究所把親日派定義為日本在韓國實施殖民統治期間(一九一零至四五年),與日方合作或協助日方的人士,或曾參與損害韓國或其他國家的侵略戰爭。

研究所聲稱把韓國親日派分為十三類,包括:賣國賊、法官和檢控官、警察、傳媒工作者、宗教領袖和藝術家。曾於一九四零年代初在日軍擔任少尉的前總統朴正熙,也是榜上有名。朴正熙的超憲法統治隨著他於一九七九年遭暗殺而結束。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cewang3005&aid=10988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