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寧死仇人手也不當漢奸走狗的有骨氣的佛教徒首領
2017/11/01 01:48:03瀏覽102|回應0|推薦0

寧死仇人手也不當漢奸走狗的有骨氣的佛教徒首領

 2017-10-30 23:26

九一八事變後,日本特務多次拉攏孫傳芳投靠日本,均遭孫傳芳嚴詞拒絕。此時,孫傳芳雖然一心向佛,不問政事,但其影響力和號召力尤在。而蔣介石麾下的軍統特務對威脅蔣介石統治的「異己分子」,一直欲除之而後快。施劍翹刺殺孫傳芳表面上打著「替父報仇」的名義,她或許不知,在她的身後就有國民黨藍衣社特務張克瑤和施則凡的合謀,他們利用施劍翹為父報仇的心理,為其提供孫傳芳行蹤和行兇用的勃郎寧手槍。施劍翹被捕後,在法庭上謊稱:行刺用的勃郎寧手槍是從一個退伍軍官手上買的。然而,勃郎寧手槍在當時屬於先進槍支,絕非一般人能有,當初軍統特工陳恭澍等人在北平刺殺張敬堯時,都沒有這種手槍,還是戴笠專程坐飛機飛到北平將勃郎寧手槍交給陳恭澍。試想,這種連專業特工都沒有的手槍,施劍翹如何能輕易買到,這其實是軍統特務欲借施劍翹之手除掉孫傳芳,因而通過各種渠道使施劍翹獲得到這種勃郎寧手槍。

寧死仇人手也不當漢奸走狗的軍閥首領

孫傳芳好友楊文愷和部下馬葆珩在晚年的回憶錄中都提到孫傳芳之死是國民黨特務借刀殺人,利用施劍翹為父報仇的心理,唆使其將孫傳芳刺殺。而郭汝瑰將軍後來在其回憶錄中提到是蔣介石令軍統密派一個叫施劍翹的女子將孫傳芳殺了。

寧死仇人手也不當漢奸走狗的軍閥首領

孫傳芳,1885年4月17日出生於山東泰山,字馨遠。孫12歲時父孫毓病故,生活陷入貧困。其三姐作了北洋軍師長王英楷二房,孫傳芳入營當了一名馬弁。後在王英楷的提攜下先後進入行營將弁速成學校、北洋武備學堂、日本振武學校學習軍事。

孫傳芳從日本歸來做了湖北督軍王佔元的參謀。孫投王佔元所好很快提拔為團長。隨後在競爭第二師師長位置時,被能力甚差卻是馬屁高手的王金鏡搶去位置。第二年即1921年湖南軍閥趙恆惕攻打湖北,只會吹牛拍馬的王金鏡落荒而逃,王佔元請出孫傳芳。孫傳芳帶領部隊與湘軍血拼八天八夜,打得湘軍眾將心驚膽寒。湘軍最能打仗的將領魯滌平驚呼:「王佔元手下竟有這樣的將領,仍是孫猴子轉世,日後必成大事」。孫傳芳在前線血拼,前來支援王佔元的北洋軍閥吳佩孚乘機滅了王佔元,孫傳芳前後受敵,只好退兵武漢。

孫傳芳雖敗卻一戰成名,吳佩孚親自約見孫傳芳,送給他30萬大洋做軍餉,又保薦他當了第二師師長,長江上游總司令。孫傳芳對吳佩孚感恩戴德,投於吳門下。

1922年,孫傳芳奉曹錕、吳佩孚命令攻打福建。孫傳芳用計獲得福建督軍王永泉信任被委以重任。孫傳芳卻乘王永泉不備之時率兵佔領福州,兵不血刃迫使王永泉下野。1924年孫傳芳與江蘇督軍南北夾攻浙江直系督軍盧永祥,佔了杭州。盧永祥逃到東北求救於張作霖,張乘機出兵挑起了直奉大戰。戰爭最緊急關頭,馮玉祥在北京發動兵變,倒轉槍口攻打吳佩孚。張作霖率領奉軍勢如破竹,連下天津、北京、直隸、山東、安徽、江蘇、上海。張作霖此時幾乎佔有了中國半壁江山。為此張作霖狂妄地叫嚷:「當今天下,只有我打人,再沒有人敢打我。」

孫傳芳卻說:「我要告訴張鬍子,老子就敢打你。」1925年10月15日孫傳芳在杭州發兵開打張作霖,只用了一個月時間,橫掃上海、江蘇、安徽、山東奉軍,活捉奉軍前敵總指揮施從濱,施是敗逃時用坦克壓死眾多在橋上擋他路的百姓才被孫砍了他的頭。由此,孫傳芳統治的地盤擴大到福建、浙江、江西、上海、安徽和山東。孫傳芳自封為五省聯軍總司令,手下有20萬精銳陸軍,還有海軍和航空兵大隊。陸海空軍齊全。孫傳芳成為北洋軍閥最年輕的一方霸主。他只用了7年時間。

寧死仇人手也不當漢奸走狗的軍閥首領

九一八事變華北成為日軍勢力範圍,日軍大本營首選孫傳芳出任華北偽政府主席。後成為日本侵華軍總司令岡村寧次,與孫傳芳是日本振武學校的同班同學,並當過孫傳芳的軍事顧問。岡村寧次數次親自做孫傳芳工作,均被孫一口回絕。孫傳芳為了擺脫岡村寧次糾纏,竟皈依佛門做了和尚,法名「智園」。有人勸他:你多少年戰場撕殺結下仇家無數,如今單身隻影只恐仇家來尋仇報復。孫傳芳淡淡一笑,死於同胞之手,比當漢奸賣國賊苟活強上千倍。

孫傳芳寧死不當漢奸走狗賣國賊,為他北洋軍閥的人生劃上了流芳千古的句號.

( 不分類不分類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cewang3005&aid=108919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