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上帝和我是一回事」:他想整死異教徒,最後卻整垮了自己的國家
2017/10/19 19:02:27瀏覽150|回應0|推薦0

「上帝和我是一回事」:他想整死異教徒,最後卻整垮了自己的國家

原創 凱風清韻 2017-10-18 22:06

梅達

腓力二世(1527-1598)是哈布斯堡王朝的西班牙國王,在他的強權執政下,國力達到了頂峰,卻也正是西班牙衰敗的開始。

腓力二世是虔誠的天主教徒,他曾經揚言:「寧願不當國王,也不願統治一個有異端的國家。」他還幾次宣佈自己隨時準備犧牲自己的全部領地,若有百命就百番獻身,而不容忍天主教會和上帝的事業受到絲毫的損傷。

腓力雄心勃勃,試圖維持一個天主教大帝國。對國內異教徒,腓力進行了嚴酷的迫害。他強迫異教徒皈依天主教,還會直接對異教徒施以包括火刑在內的各種形式的嚴酷懲罰。

很多歷史學家都認為,西班牙的衰敗,與腓力二世的信仰執念以及殘酷的宗教統治有很大關係。

▲西班牙伊莎貝拉女王(Isabella)

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

腓力二世最鋒利的武器,就是西班牙宗教裁判所。

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是1480年由西班牙伊莎貝拉女王(Isabella)要求教宗思道四世准許成立的,其目的是以維護天主教的正統性。

西班牙宗教裁判所遵循的是特定的羅馬法,羅馬人相信大多數罪犯不會主動承認自己的罪行,因此他們是允許刑訊逼供的,只要事後從嫌疑人那裡得到說明,證實供詞是刑訊得來的即可。

歷史學家盧‧安‧霍姆扎寫道,在後來的歲月裡,「刑訊逼供的做法也變得更普遍……尤其在叛國案中」。

而在伊莎貝拉女王時代,不遵守宗教與政治常規就等於叛國。因為教會和國家是一體的,質疑上帝,就等於是質疑君主的政治合法性。

於是刑訊逼供在西班牙成了一種司空見慣的執法手段:受害者被處以水刑(口中被潑入大量的水,使其有被溺死的痛苦感覺),或者被吊在房樑上,使肩膀脫臼。

告密是西班牙宗教裁判所訴訟程序的重要組成部分之一,它在教會布道和懺悔時受到大力提倡。教會千方百計勸說信徒相信,告密是上帝喜歡的事業,是通向天堂的通行證。

人們隨意地檢舉鄰居、親友、主人、長官,甚至無中生有,反正不需要費什麼工夫。無辜的人可能僅僅因為避免吃豬肉、在猶太教的安息日穿乾淨衣服,或者在猶太教的節日點蠟燭,就被指控是對基督教信仰不真誠。

▲腓力二世

例如,一位婦女因為不吃豬肉以及星期六換服裝而被告密者指控為秘密的猶太異端。下面是她被捕受刑過程中的記錄:

她被命令放在肢刑架上。她說:「長官,為什麼不告訴我我該說什麼?長官,請把我放在地上吧。」

當她被要求詳細說出證人說了些什麼,她說:「長官,我已經說過,我不很清楚,我不知道證人所說的事情。長官,放了我吧,我真的不記得了。」

然後她被用繩子綁在刑架上,並被警告要講真話,這時有人命令把絞架勒緊,她說:「長官,您們沒看見這些人快要弄死我了嗎?我承認我做了那些事,你們知道真相,看在上帝的份上,長官饒了我吧。噢,快把這些東西從我手臂上拿開吧,長官,這會要我的命的。」

這些因為檢舉而被投入監獄的人,有的遭到毒刑拷打,直到認罪。如果他們真心實意地認罪,那麼可能逃過死刑,得到有限的懲罰。但如果他們故態復萌或者他們的異端思想被認為是冥頑不靈的,那麼教會官員會將他們交給政府官員,由後者執行死刑。

伊莎貝拉在位期間,至少有1000人被火刑處死,實際人數也可能多達2000。例如,在宗教首都托萊多,伊莎貝拉在世期間,宗教法官就處死了168人。

上帝在塵世的副手

到了腓力二世統治時期,宗教裁判所負責對異教徒監視、甄別和處置,更製造了無數令人髮指的慘案。

1559年,連續施行了5次火刑,其中第三次由腓力二世親自主持,各國使節和王公顯貴聚集在他身邊觀看。據法國學者讓‧德科拉所著的《西班牙史》中記載,當時的人們對火刑這麼描述:

天主教徒國王腓力二世時而躲在宗教裁判所宮殿的一間大廳裡,吃喝作樂,並從窗口向正在焚燒的幾個美麗的女異端分子的柴堆投以好奇的一瞥;時而歇斯底里地大發作,一遍撕碎自己的黑手套,一邊對劊子手大喊,快把硫磺捻子塞進他們的手指中間。

腓力堅信他是上帝在塵世的副手。1573年,他高傲地對一名下屬說:「你在為上帝效勞和為我效勞——它們是一回事。」

據統計,腓力二世統治時期,有超過550萬西班牙人成為宗教裁判所的受害者,其中被活活燒死者多達3.5萬人,受酷刑的有1.9萬人,服苦役的囚徒29萬,被流放的多達500萬。

事實上,這些受害者當中,大部分是從事工業和商業的猶太人、阿拉伯人,多是熟練的手工業者和農民,對他們的殘酷迫害,加速了西班牙經濟的衰落,大大損傷了國家的元氣。

▲西班牙畫家戈雅所畫的《宗教裁判所》

另外,腓力為了維護天主教和上帝的事業,不遺餘力地反對新教。在尼德蘭,隨著加爾文教的迅速傳播,野心勃勃的貴族和飢餓的紡織工人都被吸引了過去,這就使得加爾文主義運動比先前的異端更具危險性。

對於虔誠的天主教徒腓力來說,他絕對不能容忍這種新教勢力出現在自己的地盤。於是他在尼德蘭也設立了宗教裁判所,對他們進行鎮壓。從1566年到1576年,有1200多名低地國家的臣民被這所特別的宗教法庭判處死刑,就因為他們不同意腓力的宗教觀點和政治看法。腓力還任命著名的劊子手阿爾瓦公爵為尼德蘭總督。後者嚴厲鎮壓尼德蘭人民的一切反抗活動,處死了大約8000人。

腓力二世為堅定而狂熱的天主教徒,這大大影響了他在一些問題上的判斷,他的很多政治決斷都能看到宗教的影子,為此甚至不惜使政府捲入一系列宗教紛爭。

英國的伊麗莎白一世是偏向新教的。1566年,伊麗莎白任命的駐西班牙大使約翰‧曼博士也是一名新教牧師。腓力堅持己見,從1568年3月開始拒不接見曼博士,甚至在其還沒接到回國命令之前就將他逐出西班牙宮廷。理由是:英國大使繼續待下去可能會冒犯上帝。

按照腓力二世的說法:為上帝效勞,信守對他的神聖信仰,遠比他的治國事務更優先,是高於塵世的一切的,甚至高於他自己的生命。

然而他一心效勞的上帝似乎沒有保佑到他。1571年,他支持的一場英國天主教徒叛亂計畫崩潰。但腓力仍然相信,無論如何必須堅持下去。1588年,他又百般力爭使「無敵艦隊」出海,這讓西班牙陷入了深深的財政危機。

然而腓力覺得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終於能夠告訴自己「履行了責任」。所謂責任,就是他覺得自己有一種使命,要在各種情況下維護天主教的信仰。至於財政危機,很簡單,還不起債的時候就宣佈破產,這樣可以賴掉舊債,再借新債。

腓力先後三次宣佈西班牙破產,1598年在他去世後,留給了他兒子腓力三世的一億金幣的債務,是他父親留給他的5倍,光付債款的利息就需要國家2/3的收入。西班牙的海上霸主時代永遠地成為過去。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cewang3005&aid=108822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