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推薦線上小說三嫁鹹魚 番外 節錄 2 作者 比卡比--- 謹呈謝忱
2022/01/19 11:14:52瀏覽195|回應0|推薦1
林清羽和江醒在江南玩了一整個春日,又去行宮裡避了個暑,回到皇宮時已經快入秋了。等待江醒的是堆積如山的奏本公文,當初玩得有多爽,之後哭的就有多慘。這一個秋冬,江醒就沒哪天睡滿過三個時辰。好不容易熬到了過年,國事可以稍微放一放,一堆家事又冒了出來。

封地上的王爺相繼回京過年,宮裡的家宴一茬接著一茬,好在這些有太後幫著料理,江醒也不用怎麼費心,隻需帶著老婆在家宴上裝裝樣子。

過去過年,王妃和誥命都會入宮給太後和皇後請安。今年,後位上坐著的是一位男子,規矩也有所變化。林皇後對見她們沒什麼興趣,免了她們的請安。能入宮給林皇後請安的,怕是隻有林家人了。

林清鶴長成了一個小小少年,容貌雖不像兄長那般傾國傾城,也能看出日後定是個俊朗男子。林清鶴於醫術上的興趣不及父兄,日後要考科舉走仕途。如今正在外頭求學,一年回家的次數屈指可數。林清羽難得見一次弟弟,便把他留在宮中小住幾日。

元宵那日,林清羽本該操持燈會一事,但他的小毒蛇不知吃壞了什麼東西,昨夜開始便精神萎靡,蜷成一團瑟瑟發抖。林清羽心疼不已,寸步不離地守在小毒蛇身邊悉心照料。

這是一條來自西域的小蛇,通體淡藍色,眼睛卻是瑪瑙般的豔紅,據說隻有在西域的環境才能生存。林清羽好不容易尋到一窩的蛇蛋,成功孵出來三條,長大成蛇的隻有這隻小蛇。江醒還給他取名為江小林。

林清羽嘗試地給小蛇喂了點特製的湯藥。小蛇喝了藥總算有了胃口,吐了吐舌頭,朝一旁的新鮮牛蛙慢吞吞地遊去。林清羽見狀,懸著的心稍微放了放。這時,花露來稟:“皇後,二少爺和弈郡王世子來了。”

弈王是江醒最沒存在感的堂兄,封地遠離京城,三五年才能回京一次。弈親王剛病逝不久,爵位落到他那也隻剩一個郡王。弈王世子,名蕭濯,不過五六歲的年紀,還是頭一回跟父王進京入宮。

林清羽問:“弈王世子怎會和清鶴在一處?”

花露笑答:“二少爺在禦花園偶遇了世子,見世子活潑可愛,就帶著他一道玩了。”

林清羽道:“讓他們去正殿等我。”

林清羽安置好小毒蛇,來到正殿。隻見林清鶴牽著蕭濯的手,後者正好奇地打量著四周,一雙大眼睛極是活潑靈動。

林清鶴見到林清羽,鬆開手,道:“清鶴見過兄長。”

蕭濯跟著跪下:“臣蕭濯參見皇後。”五六歲的孩童話已經說得很利索了,跪地行禮的儀態竟也不輸成年男子。

林清羽輕一頷首:“清鶴,你不帶世子去彆處玩耍,來興慶宮做什麼。”

林清鶴笑道:“回兄長,世子聽我說兄長養了一條藍色的蛇,纏著我帶他來看看。”

林清羽微訝:“世子不怕蛇?”

蕭濯笑得眉眼彎彎:“回皇後,臣不怕。蛇多可愛啊。”

林清羽淺淡地笑了笑:“如此,隨我來罷。”

小毒蛇再如何通人性,林清羽也不會讓孩子靠近它。蕭濯隻遠遠地看上了一眼,就興奮得小臉通紅,不停驚呼“好可愛好漂亮”。林清鶴則在一旁,耐心同蕭濯講起小蛇的身世:“它的故鄉是離京城非常遠的西域。它有個名字,叫江小林。”

蕭濯困惑道:“啊,它為什麼姓江啊?”

林清鶴被問住了:“這……我也不知道。”

林清羽若有所思地看著一大一小兩個小少年,一個念頭不經意間在他心底發了芽。

林清羽留林清鶴和蕭濯在興慶宮用了些點心。不多時,小鬆子來到興慶宮,提醒他該為家宴燈會做準備了。

又是一年上元佳節,萬家燈火,火樹銀花。帝後二人身著華服,攜手登上城樓,站在京城的最高處,俯瞰這座不夜天城。

太後年紀大了,看了沒多久就回了慈安宮。她一走,剩下無關緊要的人都不值得帝後二人在意。林清羽漫不經心地剪下一盞花燈,道:“皇上,你有沒有想過過繼子嗣一事?”

江醒道:“皇後這麼說,是心中有人選了?”

“不算有。”林清羽道,“但我覺得可以在此事上用點心。”

江醒笑道:“是可以,不過也不用著急,來日方長。”

林清羽莞爾。不遠處的清光中,星星點點的明燈漸漸升空,點亮了整個夜空。

來日方長,此刻正好。

“江醒。”

“嗯?”

林清羽眼中映著漫天的燈火:“定情四周年快樂。”

江醒微微一怔,看向林清羽的側顏。

黑夜如晝,美人如玉。

“四周年快樂。”江醒嘴角揚起,“接下來的一年,請繼續關照。明年的這個時候,要比今年更喜歡我,好嗎?”

還能更喜歡嗎。他已經那麼喜歡了。

林清羽道:“那要看你的表現。”

江醒輕輕笑了聲:“我會努力的。”

林清羽緩緩沉下一口氣,再次強迫自己鎮定下來。

事情的起因是徐君願自稱得了一塊昆侖山上的奇石,該石飽吸天地之靈氣,通體綠如翡翠,有固魂穩魄之效,或許還有什麼特殊的良效也未可知。他將此奇石一分為二,做成了一對佩環,於萬壽節之上贈與帝後。

徐君願是個奇人,他獻的寶物林清羽和江醒自然會慎重對待。兩人按照他的說辭,將佩環置於枕下入睡。誰曾想,一覺醒來會天翻地覆。

林清羽發現自己站在擁擠的人潮中,人之多,堪比大瑜的上元燈會。但這些人顯然不是大瑜人,他們口鼻以布遮擋,其中一部□□上穿著單薄奇怪的服飾,有些和江醒兩次入夢時的穿著有異曲同工之處;還有一部分穿著類似大瑜服飾的長衫束衣。因此,一身大瑜華服的自己並不顯眼。

——嗬,怎麼可能不顯眼。

他在原地站了不過片刻,圍觀之人已將路口圍得水泄不通,這些人不加掩飾地打量著他,手中或舉著一個方形的物件,或用一個圓筒對著他。他知道,方形的物件是手機,這個圓筒應該就是江醒和他說過的相機。他們在給他拍照。

……等他回到大瑜,定要讓小毒蛇好好感謝徐君願的慷慨饋贈。

林清羽表麵上維持著鎮定,心底卻升起一絲絲茫然和恐懼。他恐懼並非因為突然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地方,而是因為江醒不在他身邊。

若徐君願給的奇石是導致他來到異鄉的罪魁禍首,那江醒也應該和他一起來了。可江醒人呢?

林清羽抬起頭,隻見屋頂上掛著不少巨大的畫板,畫板上的字體是江醒教過他的簡體字。每一塊畫板上都寫著“廣州·漢服嘉年華”一行字。

廣州,是大瑜的交州,也是江醒的故鄉。江醒,一定也在這座城池之中。

一定要在——他敢不在!

林清羽垂眸沉思,給他拍照的路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靚仔,麻煩朝這邊看——看個鏡頭,謝謝!”

“帥哥,你身上的漢服是哪家的啊,能給個鏈接嗎?”

“小哥哥可以加個微信嗎?等我精修完照片返圖給你~”

……

林清羽冷著臉,一言不發。他不是有意置若罔聞,隻是實在不知該如何作答。他決定先離開這等人多之地,找到一個安靜地方思考對策。

林清羽和圍觀之人說了聲“借過”,朝一邊走去。他所在的地方很大,不輸興慶宮,走了許久還沒有到頭。他發現他隻要一停下來,立刻會被圍觀。走路的時候雖然也有很多人拿出手機拍他,和他搭話,至少不會出現方才的窘境。

江醒曾經說過,有朝一日,若他去了他的家鄉,可以借助手機找到他。當務之急,是找一個路人借到手機給江醒打電話。據他觀察,江醒的家鄉人是人手一部手機,想要借到此物應當不難。

“不好意思——”

身後傳來一個興奮的聲音,林清羽轉過身,對上了一雙小鹿一般的大眼睛。這是一個和他年紀相仿的姑娘,脖子上掛著一個叫【工作證】的東西,證上寫了她的名字。這個姑娘姓柯,名叫柯糖。

柯糖說:“小哥哥,不照相的時候最好還是把口罩戴起來哈。”

柯糖人如其名,聲音也甜甜的。林清羽說:“口罩?”

“是啊,雖然這個時間廣州沒有疫情,但也不能掉以輕心嘛。”

“我沒有口罩。”

“那我送一個給你。”柯糖拿出一個口罩,遞給了林清羽。在林清羽戴上之前,她悄悄地說:“小哥哥等一下,我能和你合張影嗎?”

作為漢服展的工作人員,她這麼做有點不對。但小哥哥實在太好看了,她忍不住。

林清羽沒有回應。

柯糖有些尷尬,但絲毫沒有怪林清羽。大美人不理人那叫沒禮貌嗎?原是她不配!

“不可以也沒關係!”柯糖連忙道,“打擾了!”

林清羽笑了笑:“沒說不可以。請吧。”

柯糖被驚喜砸暈了頭,手忙腳亂地掏出手機。她都不敢站得離大美人太近,生怕弄亂了大美人身上一看就貴得要死的華服。

小哥哥比她高一個頭,大概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在南方是及格的。柯糖把手機抬高,對著鏡頭僵硬地比了一個剪刀手,按下拍照鍵。因為有點慌,她忘了開美顏。事實證明,真正的大美人的美貌是經得起前置攝像頭考驗的,隨便拍一拍比她精修了五百年的照片還好看。

林清羽問:“拍完了嗎?”

“拍,拍完了。”柯糖笑容燦爛,“謝謝小哥哥!”

“不客氣。”林清羽戴上口罩,說出了自己的真實目的,“我也有一事相求,我能借你手機一用麼?”

“誒?手機?”

林清羽解釋道:“我想用手機找個人,但我自己沒有手機。”

柯糖以為林清羽是沒有把手機帶在身邊,他身上的華服不像有能放手機的地方。柯糖大方地把手機遞了出去:“你用吧。”

林清羽盯著手機,沒有接過來。江醒閒來無事,和他說了不少有關手機的事。他知道手機的很多用處,但在大瑜畢竟沒有實物,他知道的再多也不會用。

“你幫我打這個電話,可以嗎?”林清羽問。

“當然可以。”柯糖很熱情,“電話號碼是?”

他和江醒都沒想過有朝一日會真的回到江醒的家鄉,打電話的事也不過是隨口一說。還好他記性好,隻聽了一回就記住了那串數字。

柯糖按照林清羽說的號碼撥出電話,嘟聲響起來之前,她問:“小哥哥,你是要打電話給誰來著?”

林清羽想了想,道:“給我老公。”

柯糖瞪圓眼睛,差點把手機摔了出去:“……啊?!”

*

江醒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躺在沙發上。空調呼呼地吹著,他身上蓋著一張薄毯,手機靜靜地躺在他手邊。

江醒慢吞吞地坐起身,看看時間,已經是傍晚了。他吃完午飯就開始睡覺,一共才睡了五個小時,可他總覺得自己睡了很久很久,還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睡午覺的後遺症就是看什麼都覺得不對勁,有一種滄海桑田,恍如隔世的感覺。

江醒坐靠在沙發上發著呆,樓梯上傳來一陣腳步聲。下來的女生穿著純白的連衣裙,化著清淡的妝容,是比他大一歲的表姐,裴芷琪。

裴芷琪見江醒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問:“你怎麼了?”

江醒緩聲道:“我總覺得我剛剛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見自己死了又活,活了又死,怪疼的。我還……夢見了一個穿嫁衣的古典美人。”

“美人?有多美?”

江醒努力回想,卻還是一無所獲:“艸,記不清了。”

裴芷琪不以為意:“夢就是這樣的,醒來就忘。”

江醒猶豫了一會兒,說:“你是對的。”他放棄了回憶,躺回到沙發上。

“彆睡了,你都睡了一下午了。”裴芷琪無語道,“國慶長假的第一天,你就打算睡過去嗎?”

“實不相瞞,不止是第一天,接下來六天我都打算這麼過。”江醒打開手機,點開閱讀app,繼續看他沒看完的。

裴芷琪瞥見他的屏幕,驚訝道:“你還真的在看《淮不識君》啊!”

“不是你推薦給我的麼。”

裴芷琪狡黠一笑:“是是是,你覺得劇情怎麼樣?”

“一言難儘。總之,現在支撐我看下去的,就是看蕭琤怎麼死以及看林大夫大殺四方。”

“林大夫?你說林清羽吧。你喜歡他?”

江醒不假思索:“喜歡啊。”

“可他不是什麼好人,他為了報仇殺了蠻多人的哎。”

江醒挑眉:“巧了,我還就喜歡看他報仇殺人。我宣布,從今天開始,我就是林大夫的單推人。”

裴芷琪表情複雜:“我勸你還是多推幾個吧,萬一塌房了……”

江醒察覺到不對:“你什麼意思?我林大美人後來怎麼了?”

“我可什麼都沒說啊,”裴芷琪心虛道,“你自己往後麵看吧。”說完,從茶幾上拿了個橙子就上樓了。

半個小時後,裴芷琪再次下樓,手裡捧著個手機:“漢服嘉年華上熱搜了,好像是有哪家店鋪的模特超級帥超級美……”她放大照片,眯著眼睛找破綻,“真的有人能長成這樣嗎?”

江醒低聲道:“他死了。”

裴芷琪嚇了一跳,一時沒反應過來:“誰、誰死了?”

江醒輕笑了聲,揉了揉長時間看手機發澀的眼睛:“真沒意思。”

裴芷琪看到江醒手機屏幕上停留在《淮不識君》中林清羽自戕於東宮的一幕,恍然大悟,感同身受,深表同情。她在弟弟身邊坐下,安慰道:“彆想了,紙片人而已。網線一拔,恩怨去他媽。來吧老弟,上號,我最近練了一手打野,讓我來帶飛。”

江醒:“……”

“啊,我忘了!你還沒滿十八呢,節假日也隻能在晚上玩一個小時!好慘哦。”

江醒默默打開遊戲,成功登陸。裴芷琪目瞪口呆:“你怎麼做到的?”

江醒說:“我用的我姑姑,也就是你媽的身份證。”

兩人進入遊戲,正打著團戰,一個電話打了過來。來電顯示是個陌生的號碼,地區也在廣州,大概率是推銷電話。江醒指尖一劃,拒接了這個電話。

“嘟嘟——”

柯糖眨眨眼,告訴林清羽:“你老公把電話掛了。”

林清羽蹙起眉:“掛了是什麼意思。”

柯糖說:“意思是,他不想接這個電話。”

林清羽眼神一凜,寒聲道:“為何。”

“應該是看到陌生號碼,不想接吧,我也會這樣。”柯糖說,“要不,我給他發條信息?”

林清羽點點頭:“好,謝謝。”

柯糖編輯好信息,給林清羽看了眼,確定沒有問題才發了出去:【你好,我是一位熱心的路人。你老婆走丟了,身上沒帶手機,他讓你來接他~】

林清羽和柯糖等了十五分鐘才等到江醒的回複:

【?】

平常收到類似的詐騙信息,江醒會多看一眼就算他輸,這次回一個【?】已經是相當給麵子了。主要是人家沒讓他打錢,沒說你老婆被車撞了,現在在醫院,急需多少多少醫藥費之類的話,有發錯信息的可能,他提醒一下也算做好事。

對方很快就回複了他:【你是江醒吧?】

很好,發錯人的可能性排除。這就是一條詐騙信息,騙子還通過某種方式搞到了他的身份信息。

江醒:【我是你爹。】

柯糖捧著自己的手機,仿佛捧著一個燙手的山芋。她瞥了眼林清羽,隻見對方臉色陰寒,眼神淩厲,讓她覺得場館裡的空調該調高了。

“小哥哥,你是不是記錯號碼了?”

林清羽冷笑:“我不會記錯。”這欠打的語氣,他有直覺,也可以賭上徐君願的性命,回他信息的人就是江醒。

柯糖的大眼睛裡長滿了問號:“啊?那他為什麼要這樣。”

林清羽搖搖頭,他也不知道。江醒發現他不在身邊,理應和他一樣,想儘辦法把他找到才是。收到這樣一條信息,不飛過來就算了,竟敢給他回個【?】。

柯糖試探道:“小哥哥,你沒事吧?”她覺得她破案了。肯定是小兩口吵架了,正在打冷戰。大美人屈尊降貴給老公台階下,讓老公來接他,老公卻還在這惡語相向,高冷裝逼——媽的渣男,看把他給能的。

林清羽想了想,說:“我記得,手機是可以發照片的?”

江醒以為一句“我是你爹”足夠讓騙子閉嘴,沒想到人家越挫越勇,還把他“老婆”的照片發來了。

江醒隨手一點,一個身著古代華服的男生出現在手機屏幕上。

江醒愣住了。

男生穿的華服不屬於曆史上任何一個朝代,可他竟然覺得很眼熟。更讓他發愣的是男生那張不像真人的臉,3d遊戲裡捏出來的一樣。

這張臉,他同樣覺得眼熟,猝不及防看到的時候,心跳莫名其妙飆到180。

他都不奇怪騙子為什麼要給他發男人的照片了。長成這樣,無論是男是女,都是大家夢寐以求的老婆。這年頭的騙子也不容易,卷成這樣,p圖的技術都可以去開某寶店了。

陌生人:【你老婆長這樣,你真的不來接???】

江醒從騙子的問號三連中隱約看到了咬牙切齒,氣急敗壞,嫉渣如仇。

你一個騙子,哪來這麼多戲?

江醒:【這圖p的,過分了兄弟。】

陌生人逐漸暴躁:

【???】

【我連美顏都沒用!你不信我們加個微信,我們視頻!!!】

江醒還挺想看看騙子怎麼圓,主動加了這個手機號的微信。騙子二話不說,就撥了一個視頻請求過來。

江醒不打算暴露自己的長相,他把攝像頭遮擋住。這樣一來,他能看到對麵,對麵看不見他。很快,他“老婆”出現在他視野中。

那張3d遊戲的臉突然有了生機,他可以清楚地看見男生眼角的淚痣。

眾所周知,視頻是不能p的。

林清羽看不到江醒,隻能看到一片黑暗:“江醒?”

無人回應,林清羽又喚了聲:“老公?”

江醒喉結滾了滾:“嗯。”

隻是一個簡單的“嗯”字,足以讓林清羽斷定這就是江醒的聲音。心中的大石總算落了下來,當務之急是先和江醒見麵,再和他算上一賬。

林清羽問:“你在哪?”

江醒恍恍惚惚地答了話:“在姑姑家。”

“你快來接我。我在……”林清羽看向柯糖,“我們現在在哪裡?”

柯糖說:“我待會把地址發過去!”

林清羽點點頭,對江醒說:“我等你來。”

掛了視頻,江醒對著陌生人發來的地址進行著天人交戰。

道理他都懂,但長得超級好看的男生叫他老公哎。

男生的表情完全看不出來是在騙人。而且都長成那樣了,還會去做電信詐騙這種低級的事嗎。就算真的要騙,又為什麼會選個遍地是安保的地方。

最重要的是,他自己也覺得在哪裡見過“老婆”。

江醒站起身,抓起一旁的書包往外走。出門的時候,剛好碰見買菜回來的姑姑。姑姑說:“阿醒,馬上要吃飯了,你還出去嗎?”

江醒說:“去見個同學。”

“那讓司機送你去呀。”

“不用了,我坐地鐵更快。”

柯糖好人做到底,向主管請了半個小時假,送林清羽出了場館,陪他在路邊等他老公。不為彆的,她就是想知道大美人的老公哪來的底氣和老婆吵架,還假裝不認識老婆。她要是有這樣的老婆,恨不得把人當祖宗供起來,渣男怎麼敢的啊。

大美人戴上了口罩,卻依舊引人注目。沒辦法,他身上的漢服過於華貴。他哪是穿衣服,他這是穿了一輛車在身上。

林清羽看著一輛輛車從眼前疾馳而過,速度之快,是大瑜任何一匹千裡馬都比不上的。江醒的故鄉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光怪陸離,可惜在見到江醒之前,他根本沒心思欣賞探究。

江醒會開車來接他嗎。

突然,林清羽瞳仁一縮,指著一個正在移動的東西說:“那是什麼?走的好慢。”

柯糖朝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什麼什麼?”

“就是前麵有籃子的東西。”

柯糖懵逼道:“你說共享單車嗎?”

“哦,我老公來了。”林清羽眯起眼睛,“騎共享單車來的。”

騎共享單車朝他們來的人有好幾個,柯糖一眼就看出了哪個是大美人的老公。

那是一個戴著黑色口罩,脖子上掛著耳機,背著雙肩包的男生,騎著單車逆風而行;額前的頭發被風吹起,一雙微微上揚的眼睛非常有少年感。

就算看不清臉,男生還是給她一種清爽帥氣的感覺。是氣質的原因?還是身高,身材,或者是穿搭?

可男生穿的也很簡單,寬鬆t恤,黑色長褲和運動鞋,和大部分十幾歲的男生穿的沒什麼兩樣。奇了怪了,為什麼就他穿得這麼養眼。

男生在麵前停下單車,朝他們看來,不確定地:“嗨?”

林清羽摘下口罩,和江醒四目相對。

江醒的心跳得更快了。

林清羽走到江醒麵前,命令道:“口罩摘了。”

江醒一頓,聽話又迷惑地摘下了口罩。

——是江醒,短發的江醒,穿著故鄉服飾的江醒,和兩次夢境裡一模一樣的江醒。

林清羽想起江醒過分的“玩笑”,隻想一巴掌呼在他臉上。他手都抬起來了,眼看就要落下。江醒失神似的,竟沒有躲開。

林清羽的手緩緩垂了下來。他怎麼舍得再讓江醒疼。

於是,他隻好自暴自棄地,撲進了少年懷裡。

江醒猛然睜大了眼睛。他聞了一股清淡的,似曾相識的藥香。

“你怎麼才來。”林清羽緊緊抱著他,“我還以為又要和你分開了。我好害怕。”

江醒雙手舉起,不去觸碰漂亮男生的身體。他被男生臉頰貼著的肩膀陣陣發著燙,手足無措道:“喂……”

站在一旁,已經快暈過去的柯糖收到了主管催她回去上班的微信,不得不打破眼前美好的畫麵:“那個,我展館裡還有事。”

林清羽直起身,收斂情緒,說:“日後,我和我老公會找機會感謝你。”

柯糖連連擺手:“沒事沒事,這是我應該做的。”說著,又向江醒投去了一個微妙的目光。帥哥們的事她本不該多管,可她真的見不得大美人受委屈。“小哥哥,等你拿回手機,可以加我的微信嗎?”

林清羽說:“可以。”

柯糖露出笑容:“那我先走啦。”

回到江醒身邊,林清羽終於有了安全感,也有了算賬的心思。“你剛才為什麼要說不認識我。”林清羽冷冷道,“很好玩?”

江醒心跳依舊沒有平複。但他很會裝,再怎麼緊張都能裝的若無其事。“不是哥們,我應該認識你嗎?”

林清羽心中一沉:“你這是何意。分開不過半個時辰,你就不認識我了?”

“什麼什麼?”

林清羽臉色冷得嚇人:“江醒,我現在沒心情和你開玩笑。”

“不是,你彆生氣啊,我錯了。”江醒本能地道歉,“可能是我忘了。你給個提示,什麼都行,我會努力想起來的。”

林清羽說:“蜜月,豫章,馬車。”

江醒皺起眉:“我們一起坐過馬車?”

林清羽:“……”

看江醒的樣子,是真的不記得他了。

如果他的推測是正確的,徐君願的奇石有穩魂定魄之效,帶著江醒回到了他在廣州的身體;而他在廣州沒有軀體,所以連人帶魂一起穿了過來。江醒上次回到他在大瑜的身體,有一段時間不能開口說話,這次的失憶大概也是魂歸故體的副作用。

可如果是他想錯了呢。如果……如果麵前的江醒根本沒有在大瑜的記憶,此江醒非彼江醒,那他又該怎麼辦。

看到華服美人蹙起了眉,嘴唇緊抿著,眼中透著茫然,像是被人欺負了一般,受了天大的委屈。江醒心裡莫名堵得慌,忍不住道:“不過,我還真覺得我在哪見過你。”

難道是他的小學同學?不太可能,他記性還挺好的,如果同學裡有這樣一個漂亮男生,他怎麼可能記不住。

林清羽一愣:“你覺得我眼熟?”

“是的,你給我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但我不覺得你會是我老婆。”江醒本想說自己是未成年直男,不可能有個男老婆,話到嘴邊又改了口,“我哪有那麼好的豔福。”

林清羽鬆了口氣。江醒對他有模模糊糊的感覺,證明他的推論沒錯。江醒的記憶還在,隻是需要一點點時間恢複。“我問你,你現在有沒有老婆?”

“……沒有。”

林清羽稍微滿意了些:“那我給你當老婆,好不好。”

江醒:“……”

冷靜點江醒。對方再好看也是一個來路不明的奇怪陌生人,你就算要彎,也不能彎得這麼草率吧,好歹走個掙紮糾結的流程啊。

江醒笑笑:“抱歉,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林清羽語氣平靜:“你確定?隻說長相,我應該是所有人喜歡的類型。”

江醒看著對方的臉,說不出任何反駁的話。

林清羽輕笑了聲:“老公,我餓了。”

直覺告訴江醒,男生對他沒有半點惡意,男生好像是真的認識他;理智又告訴他,他隨隨便便相信一個陌生人是在作大死。可這次,他就是想相信自己的直覺。

江醒一波深思熟慮後,說:“你說你不是騙子,我就帶你去吃好吃的。”

林清羽說:“我不是騙子。”

江醒還是不太放心:“你發誓。”

林清羽頗為無語:“我發誓。”

“可以了。”江醒說,“你想吃什麼?”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ass99413&aid=17135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