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推薦線上小說 三嫁鹹魚 節錄 2 作者 比卡比---謹呈謝忱
2022/01/17 16:51:02瀏覽173|回應0|推薦3
常泱成了南安侯府的常客。每隔三日,他都會去青黛閣替陸喬松診脈,然後再去藍風閣坐坐,偶爾還會給林清羽帶一些小禮物。

能經常見到師兄,常泱自是歡喜。只是每次見面,師兄身邊都有一個陸小侯爺。陸小侯爺一副和他極是投緣的模樣,見到他比師兄見到他還高興,仿佛他才是當師兄的那個。別說和林清羽道出他的計劃,他連單獨和林清羽說話的機會都沒有。

這日,常泱來南安侯府之前,特意去京城最受歡迎的糕點鋪子排了半個時辰的隊,買了兩盒師兄喜愛的梅花糕。他拎著食盒剛踏入藍風閣的門,就听見一片咯咯雞叫中夾雜著陸晚丞的爽朗笑聲︰“小師弟又來了啊。你說你人來了就行,還帶什麼禮,快快請進。”

常泱還未看清院中景象,眼前便飛過一個五彩斑斕的虛影。等他回過神來,一根雞毛從空中飄下,正好落在他頭上。發間雞毛這麼一插,活像路邊賣身葬父的大孝子。

常泱又一次僵住︰“小侯爺這是在……”

陸晚丞嘴角帶笑︰“斗雞。”

常泱這才看清剛才從自己眼前飛過的是一只毛掉了一小半,焉兒吧唧的公雞。那一飛,應該是它最後的倔強,飛完之後它就倒在了地上,奄奄一息。而始作俑者——另一只公雞,趾舉而志揚,雄赳赳地站在陸晚丞腳邊,瀟灑地抖了抖雞頭。

看著這一地雞毛,常泱不免痛心疾首︰蒼天無眼,他家師兄神仙一般的人物,如何嫁了這麼一個徒有其表的紈褲子弟。

陸晚丞的不靠譜越發堅定了他要拯救師兄于水火之中的決心︰“小侯爺安好。我師兄呢?”

“他嫌我太吵,出去散心了。這時候也差不多該回了。”陸晚丞看著門口一笑,“嗯?說曹操曹操就到。”

林清羽帶著歡瞳去園子里埋了幾壇藥材在樹底下,回來看到藍風閣的熱鬧景象,額角抽了一抽。

怪他給陸晚丞配的藥效果太好,天氣又一日比一日暖和,讓陸晚丞有了精力在家中“尋歡作樂”,搞得整個藍風閣烏煙瘴氣,雞飛狗跳。

陸晚丞頂著林清羽冰冷的目光迎了上去,笑道︰“清羽回來得正好,我們家小師弟來了。”

常泱︰“……師兄。”

林清羽朝常泱頭上看去︰“你發間插根雞毛作甚。”

陸晚丞偏過臉,不是很給面子的︰“噗。”

常泱異常窘迫,趕緊把頭上的雞毛取下,訕訕道︰“師兄,我給你買了兩盒梅花糕,你待會嘗嘗。”

林清羽頷首︰“多謝。”

“清羽,你回來晚了。”陸晚丞俯身抱起為自己贏得了多場勝利的大公雞,“你都沒欣賞到我大寶貝戰斗的英姿。”

“我不想欣賞。”林清羽冷漠道,“你若是玩夠了,就叫人將院子收拾干淨,這般狼藉不堪,也不怕被外人看見笑話。”林清羽余光瞟到陸晚丞懷里的公雞,話鋒又是一轉,“不過……這只雞,有點眼熟。”

陸晚丞︰“嗯?你認識它?”

“似乎是認識。”林清羽想了想,“好像是大婚那日,就是它代替你和我拜的堂。”

陸晚丞震驚道︰“這你都記得?”

“我過目不忘。”

“……”陸晚丞低頭看著自己懷中的公雞,表情相當之復雜。常泱也跟著看了過去,眼神中竟有些……羨慕?

陸晚丞把公雞交予歡瞳,吩咐︰“你去打听一下,這是雞是不是和清羽拜堂的那只。”

不出常泱所料,今日又是三人齊聚一堂的場面,他根本找不到和林清羽單獨說話的機會。對林清羽來說,他又是個外男,不便久留,聊了沒兩句就得告辭。

時間緊迫,他不能和師兄說他的計劃,退而求其次聊起了他們一同跟隨師父游歷的趣事。比如在江南水鄉泛舟于江面;行走于蜀地鄉野之間,品嘗地道的農家小食。一年冬天,他們因臨時救了一個受傷的獵戶耽誤了趕路的時間,被迫在破廟過夜。寒冬臘月,北風凜冽,他們和師父,還有一個師兄和隨行的小廝圍在火堆旁報團取暖,師父心疼他們,脫了自己的外衣給他們蓋著。

常泱一邊說,一邊觀察著陸晚丞的表情。無論他說什麼,陸晚丞總是一副興致盎然的模樣,很捧場地問︰“然後呢?”

“真的假的?!”

“唉,人嘛。”

“唉,這就是生活啊。”

……

林清羽看不下去了,打斷常泱︰“陸喬松的病情如何了。”

常泱道︰“陸三少爺的病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但陸二小姐說想給他好好調理一番身子,讓我和往常一樣,每隔三日來府上給三少爺請平安脈。”

林清羽和陸晚丞心照不宣地對視一眼,道︰“時候不早,師弟早些回去罷。”

常泱頗不甘心︰“那我改日再來看師兄。”

常泱走後,林清羽道︰“陸念桃知道我與常泱的關系,仍請他為陸喬松診治,其中必然有詐。”

陸晚丞打開常泱送來的食盒︰“她應該是想利用你師弟做點什麼。”

林清羽思索著陸念桃可能采取的行動,見某人又自顧自地沏起了茶,不由眯起眼眸,道︰“我師弟送我的糕點,你倒是吃的挺歡。”

“別這麼小氣嘛清羽,”陸晚丞配著清茶,捧起梅花糕咬了一小口,唇角悠悠漾出笑,“以前那些男男女女送給我吃的,我也會分享給哥們。好兄弟,就是要有福同享。”

林清羽問︰“哪些男男女女?”

陸晚丞挑眉︰“怎麼,就準你有同窗,不準我有?”

林清羽直言道︰“你自幼養在深院,讀書寫字均是由先生上門教導,你哪來的同窗?即便有,又哪來的女同窗?”

陸晚丞笑意消斂,沉默半晌,緩聲道︰“林大夫似乎有很多問題想問我啊。”

“我什麼都沒問。”林清羽平心靜氣道,“我也沒要求小侯爺告訴我什麼。”

陸晚丞托著腮,語氣難辨真假︰“你可以問,說不定我就如實回答了你呢。”

林清羽頓了頓,道︰“罷了,沒興趣。”

相比他咄咄逼問出答案,他更希望陸晚丞主動告知。否則就算他問了,陸晚丞也未必會說實話。

陸晚丞看了林清羽一會兒,笑著轉移了話題︰“清羽,今晚一起吃飯吧?我讓小廚房把那只公雞炖了。”

林清羽順著台階下,隨口問道︰“哪只。”

“和你拜堂的那只。”

林清羽奇怪︰“人家怎麼得罪你了。”

陸晚丞眼簾一眨︰“看它不爽。”

林清羽冷笑︰“卸磨殺驢。你這麼有本事,當時怎麼不自己起來和我拜堂。”

陸晚丞︰“……怪我?”

三日後,常泱照例來到侯府為陸喬松請脈。陸喬松表現得極為不耐,一直催促不說,請完脈連結果都不問就匆匆離開。

陸念桃帶著歉意道︰“三弟想是有急事要辦。常大夫,失禮了。”

常泱道︰“二小姐客氣。三少爺的身體已無大礙,可以恢復正常的作息了。”

陸念桃微笑點頭︰“辛苦常大夫。既然如此,以後就不用勞煩常大夫每三日跑這麼一趟。”

常泱愣了愣,失落道︰“如此,那我便告辭了。”

常泱走後,陸念桃召來心腹侍女,囑咐︰“你跟著常大夫,別被他發現。一有異常,即刻回稟。”

南安侯府這等高門大院,想進來一次不容易。常泱深知,今日或許是他最後的機會,一旦錯過,不知還要等多久。常泱再三權衡,拿定主意,用隨身攜帶的紙筆寫了張字條。他正發愁如何將字條給林清羽,就瞧見歡瞳懷里捧著兩個藥壇從園子的方向走來,便毫不猶豫地將其攔下。

林清羽游歷之時都帶著歡瞳,故而歡瞳和常泱還算熟稔。歡瞳收下常泱的字條,道︰“常公子放心,我一定把東西帶到。”

常泱叮囑︰“切忌,此事不能讓其他人知道,尤其是小侯爺。”

歡瞳猶豫著應下︰“這……好吧。”

歡瞳回到藍風閣時,林清羽和陸晚丞正在窗邊對弈。陸晚丞已經連輸了七把,被林清羽嫌棄,說雞都比他下得好。陸晚丞按下一顆棋子,道︰“我就小時候稍微學了一點,能下成這樣很不錯了好吧。”

林清羽哂道︰“你真謙虛。”

兩人一時半會兒結束不了,常泱那頭又催得急。歡瞳湊到林清羽耳旁,悄聲道︰“少爺,我和你說個事。”

林清羽皺眉遠離︰“有話直說即可。”

歡瞳看了眼陸晚丞,為難道︰“可是……”

“說。”他和陸晚丞早已綁在了一條船上,在南安侯府的事沒什麼是不能在陸晚丞面前說的。

少爺都這麼說了,歡瞳便大聲道︰“常公子讓我送件東西給少爺,還說不能被小侯爺發現!”

林清羽︰“……”

陸晚丞把棋子往棋盤上一丟,慢條斯理道︰“好的,我有點生氣了。”

當著他的面裝,他還能當戲看,私下搞小動作還不講武德就過分了。

林清羽問︰“什麼東西。”

歡瞳拿出字條,林清羽當著陸晚丞的面打開,上面只寫了三個字︰後園見。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陸晚丞陰陽怪氣地吟著詩,“我們林大夫會不會應小師弟的約呢?好好奇,好期待。”

林清羽大概能猜到常泱私下約他見面的目的,無非還是帶他離開侯府之類的事。他沉吟道︰“師弟在府中的一言一行,應該都在陸念桃等人的掌握之中。我想,我知道陸念桃的意圖了。”

“你才知道?”陸晚丞呵地一聲笑,“小師弟對你的情誼瞎子都能看出來,也別怪人家想利用這點搞事。”

林清羽不悅︰“你能不能好好說話。”

陸晚丞提高聲音︰“不能,我他媽都快被人挖牆腳了,我還好好說話?”

“我們不是義結金蘭,分享吃食的好兄弟嗎?何來挖牆腳一說?”

陸晚丞被堵得啞口無言,冷靜下來後,驚覺林清羽說的有道理——對啊,好兄弟又哪來綠他一說?

只要把老婆當成兄弟,綠帽這輩子都戴不到他頭上。

陸晚丞重新躺回椅子上,懶洋洋道︰“你是對的,當我沒說。”

林清羽冷笑一聲,對歡瞳道︰“你去給常泱回話,讓他離開侯府,不要再來了。”

“等等。”陸晚丞眼眸深深暗暗,似在醞釀著什麼壞水。只見他忽而一笑,揚著壞笑的唇角,道︰“好兄弟,我覺得你還是該去見見你師弟。”

林清羽揚起眉︰“此話怎講。”

不多時,歡瞳和花露一前一後出了藍風閣,一個去找等候已久的常泱,另一個則往潘姨娘所在的眠月閣去了。

歡瞳找到常泱,稱少爺已經看了他的信,白日侯府內人多眼雜,不便同他會面,委屈他在府內多等一個時辰,等天色暗下,兩人再見。

常泱自無異議。歡瞳帶他來到府內偏院一無人居住的屋舍,道︰“常公子請在此處等候,時機到了,少爺自然會過來。”

這一等,便從傍晚等到了天黑。期間,歡瞳還給他送了一頓飯來。

夏至剛過不久,日子一天熱過一天。入夜後,殘暑漸散,時有微涼。此刻若能有佳人在側,去園中月下賞荷,听取一片蛙聲,才算不辜負這等良辰美景。

可惜,藍風閣的兩位“佳人”,今夜注定沒此等閑情逸致。

林清羽推著陸晚丞出了藍風閣,就將輪椅交給了花露︰“我走了。”

陸晚丞點點頭︰“去吧。”

陸晚丞目送林清羽離開,看著月下清清冷冷的背影,心里隱隱有點不舒服。他把這點不舒服歸結于男人常有的獨佔欲在作祟,稍微控制一下應該就沒事了。就像是小時候最喜歡的漂亮玩具被別人借走,他總是忍不住惦記著,生怕玩具會被其他人弄髒。

……等下,沒腦子的小師弟不會一時沖動,來個深情告白,再上演抵在牆角掐腰強吻的戲碼吧。

操。

陸晚丞胡思亂想著,听見花露問他︰“大少爺,我們現在去哪?”

正事要緊,陸晚丞收斂心神,道︰“後園。”

林清羽趁著月色,穿過後園來到常泱等候的屋舍。輕叩門扉三聲,門便從里面打開了。

常泱難掩興奮︰“師兄!”

林清羽低聲道︰“有什麼話進去再說。”

屋內點了一盞下人用的油燈,只能照亮周圍一小片地方。常泱直勾勾地看著眼前人。微弱的光線下,師兄的眼眸里漾著搖曳的火光,看久了讓人呼吸都變得滾燙。

沒等他看夠,林清羽便直入主題︰“說吧。”

常泱瞧著那微啟的紅唇,恍惚了片刻,一鼓作氣道︰“師兄,你跟我走吧!”

果然。

林清羽輕嘆一聲,平靜地問︰“你要帶我去哪?”

“隨便去哪,總之離開侯府,離開京城!”常泱眼中閃爍著憧憬,“我們可以去找師父,和他一起歸隱山林,可好?”

林清羽按了按眉心,道︰“我和陸晚丞的婚事是聖上親賜。我一走了之,林府怎麼辦。”

“這件事我也考慮好了。”常泱道,“師兄,你還記得師父一直在嘗試配制假死藥嗎?”

林清羽終于有了幾分興致。他跟隨師父游歷時,曾偶遇少婦自掛東南枝。把人救下後,少婦哭訴自身遭遇。她被賭鬼父親賣給地方權貴做妾,日日遭受毒打和侮辱,還揚言她若跑了,就拿她家人的性命抵債。少婦走投無路,只能一死了之。

從那之後,師父便動了配制假死藥的念頭。

林清羽問︰“師父成功了?”

常泱連連點頭︰“是的,師父給它取了個名字,叫‘往生丸’。他還把藥方傳給了我。可惜我技藝不精,即便有藥方也配不出藥來,但我知道師兄一定可以。”

“所以,你是想讓我借假死脫身?”

“對,只要世人皆以為師兄已死,肯定不會去找林府的麻煩。”

“好主意。”林清羽淡道,“可是,當一個死人有什麼意思。”

常泱不假思索道︰“只要師兄重獲自由,就能去做任何想做的事情,這還不夠嗎?”

“想做的事情……呵。”林清羽笑了笑,像是在嘲笑常泱的天真,“你不是說你懂我麼,你連我真正想要什麼都不知道?我不想做尋常的大夫,我要做只做最好的。我必須閱盡天下藏書,必須有取之不盡的奇珍藥材。而這些,只有太醫署能給我。我不排斥榮華富貴,不排斥權勢加身,我也喜歡看別人跪在我面前戰戰兢兢的模樣。你懂嗎?”

常泱愣愣地看著林清羽,像是在看一個陌生人。

“你什麼都不知道,還口口聲聲想帶我走,未免太可笑了。”林清羽站起身,“我讓歡瞳送你離府。”

事情遠遠超出了常泱的預料。在他眼中,師兄是個懷瑾握瑜,光風霽月的君子,富貴權勢放在他身上太過不搭,太過違和,他一時半會兒實在接受不了。然而看到師兄馬上就要推門離去,他還是忍不住說出心中所想︰“那師兄想要的這些,陸小侯爺就能給你嗎?”

林清羽步伐頓住。

“陸小侯爺命不久矣,如今得過且過,混吃等死,和玩世不恭的紈褲子弟有何區別?如此德行,豈能……”

林清羽寒聲打斷︰“那你想要他怎麼做。”

常泱愕然︰“……師兄?”

“你也知道陸晚丞身患絕癥,全靠一口氣撐著。你看他和你說說笑笑,沒個正經,你可知他每日要喝多少藥,扎多少針。他走兩步路就要氣喘吁吁,稍微受涼便會昏迷不醒,甚至可能再也醒不過來;犯咳疾的時候,整夜睡不好覺,還要因為擔心吵醒我強作隱忍——這樣一個人,你還想他做什麼呢?去考科舉,還是去參軍為國效力?他只剩下半年了,為什麼不能在最後的半年里當一個什麼都不用操心的紈褲子弟?”

林清羽甚少和人說這麼多話。他何嘗不知道陸晚丞的憊懶,紈褲,不著調,他也看不慣陸晚丞凡事都不認真上心的態度,甚至當著陸晚丞的面沒少嘲諷過。但這並不意味著,別人能看不起陸晚丞。

漫長的沉默過後,常泱低聲問道︰“師兄,你是不是……喜歡他?”

林清羽沒有猶豫︰“我不好男風,他亦如此。我和他的關系,若一定要說……”林清羽輕聲一笑,“大概算是被姻緣強行綁在一起的知己罷。”

“不好男風。”常泱面露苦笑,“我知道了,是我……讓師兄煩心了。”

林清羽想說你還沒到能讓我煩心的地步,但瞧見常泱失魂落魄的神情,還是把話收了回去。

常泱深吸一口氣,從醫箱里拿出一張方子,勉強笑道︰“這是往生丸的配方,師兄收下吧。我……我走了。”

林清羽輕一點頭︰“歡瞳,送客。”

常泱走出屋舍,抬頭看著天邊的明月,溘然長嘆。他是為了師兄才千里迢迢來到京城,如今眼前人已非心中人,他或許該離開了。

不,師兄從來不是他想象的那樣,是他一廂情願地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在師兄身上。師兄說的沒錯,他這樣,未免太可笑了。



常泱黯然神傷著,听見歡瞳道︰“常公子別難過了,我家少爺是什麼人,他肯定不會讓自己一直被困在南安侯府這個鬼地方的。”

常泱自嘲一笑︰“是我太自以為是了。”

歡瞳拍了拍常泱的肩膀,道︰“走吧常公子,再晚一點要來不及了。”

常泱問︰“何事來不及?”

歡瞳笑道︰“小侯爺知道今晚常公子可能要難過,特意邀請您去看一場好戲。”

夜色漸深,一朵黑雲悄無聲息地遮擋住月光,府里的燈一盞盞熄滅。在樹木繁多的後園,除非打著燈籠,否則連腳下的路都難以看清。

陸喬松帶著邱嬤嬤藏在一棵樹後,盯著池邊兩道人影,問︰“你確定是他們?”

邱嬤嬤道︰“錯不了。常大夫今日穿的就是這個顏色的衣裳,少君穿的也是白色。”

陸喬松咬了咬牙,道︰“走!別讓他們跑了!”

邱嬤嬤當下就從樹後躥了出來。她別的不行,就是嗓門大,嚎一嗓子半個侯府都能听見︰“喲,這不是少君嘛。大晚上的,少君不在小侯爺病榻前服侍,和誰在這鬼鬼祟祟地賞月呢!”

這一聲嚎叫來得猝不及防,身著白衣的男子嚇了一跳,腳下一個不穩,差點跌入水中,好在被身邊的青衣男子眼疾手快地扶住,這才穩住了身體。

青衣男子厲聲喝道︰“誰在那胡言亂語!”

邱嬤嬤一听這個聲音,腳立刻就軟了。

怎會是侯爺的聲音?邱嬤嬤一個趔趄,想往回跑,不料卻被不知從哪冒出來的花露攔下。花露大聲道︰“邱嬤嬤怎走的這般著急?”她又朝樹後張望了一眼,“誒,三少爺也在啊。大少爺在前頭和老爺賞月呢,您不去看看麼。”

陸喬松被迫停下想要溜之大吉的腳步,心中暗罵不已。

花露的聲音沒邱嬤嬤那麼有穿透力,但足夠讓南安侯听見。今日他照常歇在眠月閣,由潘氏伺候著換上常服。潘氏見外頭月光清亮,又言池里的荷花開得正歡,問他要不要去池邊散步賞月。

南安侯也是個讀書人,不忍辜負月色,便帶著潘氏來到後院,踫巧遇見了同來賞月的嫡長子。父子倆難得有機會好好說上幾句話,潘氏貼心地借準備吃食為由,把時間留給了這對父子。


陸晚丞主動提及皇後。皇後始終掛念著胞妹唯一的孩子,時不時就差太監來府中問候,也常常賞賜補品下來。南安侯便讓他等身子見好,親自去宮中謝恩。

兩人聊得好好的,冷不丁一陣喊叫,嚇得陸晚丞險些落水。南安侯知道自己的嫡長子身嬌體弱,受不得驚嚇,稍有不慎就可能一病不起。此刻見陸晚丞臉色蒼白,唇無血色,自是勃然大怒︰“誰在說話,給我過來!”

陸喬松和邱嬤嬤被花露“請”到了南安侯面前。南安侯冷道︰“大晚上你們主僕二人在後園大呼小叫,安的是什麼心?”

陸喬松硬著頭皮道︰“兒子也是來賞月的。”

陸晚丞有氣無力地笑笑︰“三弟賞月不帶院中養著的歌姬伶人,反而帶著邱嬤嬤,真是好有雅興。”

陸喬松自知理虧,只能隱忍不發。

南安侯看向邱嬤嬤︰“你剛剛在大叫什麼。”

邱嬤嬤忙道︰“回侯爺的話,奴婢陪三少爺來賞月,遠遠瞧見池邊有兩個人,就以為是少君和常大夫。這不能怪奴婢啊,府中上下都知道,少君和常大夫是同門師兄弟,經常見面,關系很是親密。奴婢這才誤會了的。”

南安侯沉聲道︰“有這種事?”

“父親,常大夫來藍風閣,不是見清羽,是來見我。”陸晚丞淡道,“我和常大夫一見如故,交談甚歡。是我讓他常來藍風閣,陪我說話解悶。”

花露附和道︰“就是,常大夫到藍風閣來,都是在同大少爺說話,少君有時還不在呢。”

南安侯臉色稍緩,問︰“這個常大夫,究竟是什麼人。”

陸晚丞不慌不忙道︰“是給三弟看腎虛的大夫。”

“腎……”南安侯指著陸喬松的鼻子,震怒道,“你把話給我說清楚!”

他只知陸喬松病了,不知究竟是何病。陸喬松是有前科的人,“腎虛”二字一出,任誰都會往那方面想。

陸喬松頓時臉漲得通紅,當著南安侯的面又不能發作︰“父親誤會了,我只是偶染風寒……”

南安侯自是不信。但這等傷風敗俗之事,他也不好當著下人的面審。“你隨我去書房。”說罷,拂袖怫然離去。

“父親……!”陸喬松來之前,陸念桃曾千叮萬囑他,無論對方說什麼,他要做的就是死捏林清羽和常泱的關系,即便是假的也要制造出懷疑來。可他萬萬沒想到,陸晚丞竟反將矛頭指向了他。

自己是逃不了一頓重責,但陸晚丞也別想好過。

陸喬松踉踉蹌蹌地走到陸晚丞面前,獰笑道︰“大嫂長成那副模樣,愛慕他的人何止一二。大哥忍得了這次,忍得了下次麼?大哥再有雅量,怕是也受不了自己的人被這麼多人暗中覬覦罷?”

“三弟也知道他是我的人。既然是我的,就煩請諸位……”陸晚丞笑著,目光逐次掠過眾人,若有似無地看了眼常泱的方向,語氣倏地一變,藏了些危險的刀鋒,“別動,別踫,別想。”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ass99413&aid=171337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