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推薦線上小說 我的系統不正經 節錄 3 作者 瘋神狂想 謹呈謝忱
2021/12/14 18:00:27瀏覽64|回應0|推薦5
也許是因為玉壺春瓶被當做了模子,反正這件瓷器,見證了無數次元代景鎮工匠燒窯的過程。

通過它,陳文哲看到元代的很多技術,讓他知道,到了元代,燒瓷窯爐也是日趨先進。

也讓他真正看到了,古代的燒瓷爐窯,是怎么建造的。

如果沒有手中的玉壺春瓶,陳文哲怎么知道葫蘆窯是什么樣子的?

他又怎么知道,這種窯是怎么利用的?

如果他出身景鎮制瓷世家,也許這種古法燒窯技術,他能夠學到一些,但是,沒有底蘊,他就只能依靠自己。

通過玉壺春瓶,陳文哲看到了葫蘆窯的整個建造過程,還有利用過程。

這讓他知道,葫蘆窯實際上是一種半倒焰式窯爐,優點很明顯。

當然,缺點也很明顯,這種窯窯體較小,窯長—般僅8—10米,容積不大,且前后溫差較大。

只不過,這樣的小型窯口,卻十分適合復制出來。

他甚至還可以弄得更小,因為陳文哲肯定只燒制精品瓷,而不是大規模燒制普通日用瓷。

他早就想要復制出一座古代窯口,真正仿制古代的燒制環境,從而燒制出一批真正的仿古瓷器。

這一次通過玉壺春瓶,他獲得了機會,而且讓他的燒窯技術,又一次開始增長。

可以說,陳文哲現在的燒窯技術,開始隨著元代燒窯技術的發展,在快速增長。

在元代,一系列技術的進步,直接讓元代工匠燒造成功了青花瓷,開辟了由素瓷,向彩瓷過渡的新時代。

接下來,陳文哲見識到了青花的創燒、進步,一直到繁盛無比。

后經明清兩代,不斷改進,青花瓷已成為具有我國民族風格、在世界最有影響的絕代佳瓷。

從元至今,獨領風騷六百年,這就是青花瓷!

也就是在這個時期,元代的工匠,不僅發明了釉里紅色釉,而且創出了釉里紅裝飾,及青花釉里紅裝飾。

所謂釉里紅裝飾,就是用釉里紅色釉,在器物上繪畫出各類紋飾;

所謂青花釉里紅裝飾,就是將青花和釉里紅,裝飾同一器物上,使紋飾藍中夾紅,相映生輝。

看到這里,陳文哲終于看到了青花、釉里紅、青花釉里紅。

在這個過程當中,他看到了那些工匠是怎么燒造的紅釉、紫釉。

這兩種釉色,較宋代有所進步,特別是紫釉燒得更好。

期間,元代還燒成了高溫藍釉。

這些都還算平常,他們最主要的是燒成了銅紅釉。

但由于當時對焙燒溫度,尚不能完全掌握,故所燒出的銅紅釉產品的紅色,還不夠純正。

只不過,他們不能完全控溫,陳文哲卻是可以。

他只需要了解銅紅釉的燒制技術就可以,控制溫度,卻是他的強項。

終于得到了完整的銅紅釉配方,這讓陳文哲燒制青花釉里紅,再也沒有任何障礙!

銅紅釉控制的好,他就不害怕在燒制青花的時候,把銅紅釉燒毀。

這樣一來,銅紅釉和青花,就可以完美的結合在一起,也就能順利燒制出青花釉里紅瓷器!

當然,這里面還有一些細節,需要好好把控,畢竟元代的時候,青花釉里紅的燒制也是碰運氣。

雖然很想現在就結束回溯,去地下工作室燒制一批青花釉里紅,試試看能不能成功,不過,陳文哲還是忍了下來。

總算是弄到了一件擁有著漫長歷史的寶貝,他要把里面蘊含的知識,一次性榨干。

所以,接下來他又看到了元代更加精湛的雕塑工藝。

例如,那時產的影青釉觀音,不僅體態端莊,容貌豐腴,而且衣邊造塑精巧、細薄。

陳文哲還真沒想到,通過一件青花釉里紅玉壺春瓶,他還能學到雕塑、雕刻技術。

如果加上他的幻雕技術,制作出來的影青釉觀音,又會達到什么樣的效果?

到了此時,陳文哲知道,這一次他的收獲大了。

而接下來,也證實了這一點。

因為其后他的收獲更大,也是在元代,那時的工匠創出了金彩、釉上三彩、銀紅釉、貿藍釉、青地白釉紋等裝飾。

這改變了陶瓷裝飾,一直以單一釉為主的狀況。

這個時候,陳文哲看到太多瓷器的燒造。

那個時代,元代工匠在繼承末各式餐具、茶具、酒具、花瓶、爐、盒、供具等器型的同時,創出了不少新器型。

比如折腰碗、帶座花瓶、S耳花瓶、八方形梅瓶、玉壺春瓶、折沿菱花口大盤、高足碗、荷葉蓋大罐、楊桃形小罐、風首扁壺、鳳頭蓋瓶、扁圓執壺等,一大批頗具時代特色的新器型。

其中就有以后的經典器型玉壺春瓶。

這個時候,陳文哲才知道,他手中的這件玉壺春瓶,也許是后世所有玉壺春瓶的老祖宗。

因為它出現的時代,玉壺春瓶還沒有被認為是一種新器型,被正式創燒出來呢!

不得不說,元代,我們一直認為的一段黑暗歷史時期,也是發明了很多技術的。

有技術,陳文哲就樂意學習。

繼續向下看,可惜,接下來卻沒有什么收獲,因為玉壺春瓶走出了窯廠。

看到這里,這一次的回溯,應該是接近尾聲。

這讓陳文哲有點感慨,不過,很快他就被一些畫面吸引。

沒想到,在最后,他還能領略一下古代的絲綢之路。

他跟隨那件玉壺春瓶,走出窯廠,走向西方。

元王朝特別重視外貿,隨著海外貿易的日益發達,景瓷的外銷也隨之擴大。

那時,內陸交通主要是沿著“絲綢之路”運輸瓷器。

猶如珍寶、沉重易損的瓷器,從內地運到邊境,經疆進人中亞的沙漠和草原,然后翻山越嶺到波斯,再到地中海。

相傳古人包裝運輸瓷器,有一套妙法,而這一次,陳文哲親眼看到了。

那時的人們購買瓷器以后,先將每件器物納人砂土,及少許豆麥。

重疊數十個,扎好縛成—體,置于濕地。

然后朝上面灑水,使豆麥生芽,纏繞膠固,再將其扔于地上,不破損者才算合格。

又從車上扔下數次,堅韌如故者才載運。

因而,雖陸行萬里,卻安然無恙,但其賣價,卻比平常要貴十幾倍。

隨著元王朝疆土的不斷擴大,各個國家來向元朝廷進貢的也日益增多。

每次各國使者,向元帝進獻各式珍品后,在回國時,元帝通常都要回賜禮品于來使。

這些禮品中,多以景鎮瓷器為主。

例如:伊朗阿特別爾寺,及土伊斯坦布爾薩拉博物館,現藏的景鎮各類元代青花瓷,多為當時元帝所賜。

又如: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貞元年(1296年)、至治三年(1323年)時,泰國曾多次遺使者見元帝進獻禮物。

使者回國時,元帝都回賜了織錦、瓷器之類的禮物。

陳文哲手中的這件玉壺春瓶,就是一次贈禮的過程當中,被它的主人帶著,走了一次西域。

這一次的出使西域,肯定是出問題了,因為,它最后落在了一座地窖之中。

那好像是一座寺廟的地窖,也算是窖藏吧?

看到了這種隱秘,陳文哲本來有點萎靡的精神,立即振奮起來。

因為他看到的,可不止是這一件玉壺春瓶。

在那座窖藏之中,藏著的東西可不少。

看到了地窖,陳文哲立即好奇心起。

他還真想知道,這件玉壺春瓶,到底是怎么流傳下來的。

現在看來,它肯定是因為保存在了地窖之中,才能留存七八百年,流傳到現在。

所以,陳文哲又看了一遍出使西域的過程,特別是路上的景色。

他想要知道,最后這件瓷器,到底被藏在了哪里的地窖之中。

可惜,元代之時的景色,跟現在應該相差很大。

再說,西域那地方實在是太大,他只能大體看到一些特殊的地貌。

至于經過的城池,能保留到現在的應該很少。

如果真想知道,需要查找一下當年的路上絲綢之路。

只要了解了那條黃金商道,應該就可以推測出,最后這件瓷器,到底被隱藏在了哪里。

其實,現在這些并不重要,因為這件玉壺春瓶,最后還是被人挖了出來。

挖出它的是一隊探險隊,而且是外國人。

怎么看,陳文哲都感覺好像是一隊英國士兵?

這個時期,應該到了清末民初了吧?

事實十分奇妙,那隊英兵的下場,好像并不好。

他們迷路之后,遇到了一片遺跡,就是在那片遺跡之中,發現了一地窖的寶貝。

可惜,當時他們已經筋疲力盡,加上沒有合適的運輸工具,最后就只能取了一些瓶瓶罐罐,主要是用來裝水。

所以,一只元青花獅子滾球紋大罐,還有玉壺春瓶,就被帶了出來。

之后,這一隊士兵經歷了千辛萬苦,可以說了歷經磨難,最終因為存儲了足夠的水源,走出了一片沙漠,來到了一處綠洲。

可是,在這一處綠洲之中,人性的丑惡,暴露無疑。

共患難容易,共富貴就很難。

脫離危險之后,他們發現的那處寶藏,就成了火拼的導火索。

而最后,玉壺春瓶的新主人獲勝。

嗯,不管誰獲勝,他都是玉壺春瓶其中一段時間的主人。

之后,這件寶貝就一直跟隨這名英國人。

它去了當時的阿三國,因為那里的人,實在是很容易辨認。

可惜,陳文哲聽不懂那時阿三的語言,甚至他都聽不懂那個時期的英語。

所以,對于這一段畫面,陳文哲只能選擇快進。

如果以后有需要,他可以再看看,也許還能從阿三那邊,發現點什么藏寶。

要知道,英兵在阿三也是無惡不作的,那個時候搶劫一些寺廟,弄一些寺廟的藏寶,可是很正常的。

也許就是因為這一點,那名英兵才會沒有去特意尋找隱藏在沙漠之中的窖藏。

因為那座窖藏之中除了一些瓷器,就是一些金銀和金銀器。

這些東西,對于那時殖民全地球的英軍來說,也不是不可或缺的東西。

再說,隱藏在大漠之中,那人也不害怕被人發現。

也就是在這時,玉壺春瓶恢復了其主要功能,裝酒!

它的個頭雖然大點,但是,對于一些嗜酒如命,或者說喜歡酗酒的人來說,卻正好合適。

有了這個功能,陳文哲看到了更多的畫面。

從阿三,再到大海市,那位英國人也算是平步青云。

可惜,他好像一直沒有機會再次進入大漠,自然也就沒有辦法,去起出隱藏在大漠之中的寶藏。

之后的事情,就比較戲劇性。

這位玉壺春瓶的主人,在一次混亂當中出事了。

有人趁著混亂,打死了他。

這樣,順理成章的,東西就落入了另一伙人的手中。

可惜,他們還沒來得及捂熱乎,就再次被人偷襲,這一些人也玩完。

后來幾經流轉,經歷了打磨瓷底,最后流入市場,后來又被人收藏,最后又出現在一座地窖當中,最后被錢千盛手下的拆遷隊伍發現,落到了錢千盛的手里。

所以,那件大罐,可能是錢氏子孫制造的,但是,這其實跟錢千盛沒有什么關系。

撫摸著眼前的玉壺春瓶,這一件青花釉里紅,可比那件大罐有價值的多,最起碼,它的經歷實在是太豐富了。

可以說,這東西就是一件標本,它見證了元代制瓷業的輝煌。

當時,瓷器可是元朝出口獲利的主要商品,想來沒有人會不上心吧?

也是這個原因,讓當時的制瓷工業,發展到了一個極高的水平。

可以說,這一次的收獲,讓他對于元代的一些精品瓷和高超的手藝,都有了了解。

不過,了解了,有了學習的機會,卻不代表著就會。

雖然憑借陳文哲的基礎積累,他現在就可以制作出媲美元代手藝的東西,但是,一些特別專業的手藝,他還需要多加練習。

反而是青花釉里紅的燒制,讓他稍微有了點把握。

青花和釉里紅搭配在一起燒制,如果沒有特殊的青花配方和釉里紅配方,根本就燒制不成功,要不然就是燒制成功的幾率太低。

獲得了銅紅釉和青花釉的配方,雖然有點不太合格,但是只要多試驗幾次,也許就能找到規律。

最主要的是,這樣一來,他也不用一窯一只瓷器進行燒制,而是可以大批量的制作。

大批量燒制,就算燒制成功的幾率再低,也應該會有點收獲吧?

那件花口瓶具體落到誰手里,陳文哲沒有詢問,但是他知道,很可能是落到了本田手中。

想到先前提到的假銀幣事件,陳文哲知道,里面很可能有本田那小鬼子的身影。

這些事情陳文哲不想關心,他就想著怎么處理一下手中的兩件元瓷。

這一次可以說是滿載而歸,兩件元代瓷器才花費了十萬塊錢,如果不是親身經歷,說出去陳文哲自己都不敢相信。

元青花這種東西,自然是要明確交易、出處,要不然以后很可能會出問題。

只不過,就算東西弄到手,陳文哲也不打算張揚。

而且他還要想辦法重新仿制兩件,到時候做舊一下,沒準就能通過本田,把他手中的兩件真品洗白。

元青花以后他是不會輕易仿制,但是青花釉里紅,他以后是要作為主打產品生產的。

所以,回家之后,他在安頓好了那件元青花獅子滾球紋大罐之后,就抱著那件青花釉里紅玉壺春瓶,打算好好的學習一下。

他對于古代人,怎么成功燒制成青花釉里紅,還是很好奇的。

手一放在這件青花釉里紅玉壺春瓶之上,陳文哲就看到了其波瀾壯闊的千年經歷。

剛才查看那只大罐的時候,他可沒有時間從頭看到尾,而是挑選重點看了一下。

所以很多事情,他到現在還沒有弄明白。

比如這兩件東西是誰制作的?怎么做出來的?而之后又怎么流傳出來的?

還有,它怎么就來到了大海市,還存在了一座地窖當中?

平靜了一下,陳文哲再次查看玉壺春瓶的歷史。

這只玉壺春瓶的歷史,比他想象的還要早,幾乎是到了南宋時期,那個時候元朝還沒有統一中原。

也就是通過這件瓷器,陳文哲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元朝。

雖然這個朝代野蠻,但是他們卻十分重視科技文化。

是不是很矛盾?因為在這只瓶子的歷史之中,它看到了利用強大科技,輾軋西方、輾軋東方,如同史詩一樣波瀾壯闊的場面。

你能相信,當年的元代大軍,居然可以做到萬炮齊發?

他就是用這種不被南北宋兩朝注重的科技,攻破了他們的無數城池,當然,其中也包括西方的城池。

通過這件瓷器,或者說是酒器,通過它隨同一名元蒙將領征戰四方,陳文哲看到元王朝統治者,是怎樣的揮斥方遒。

而在戰爭過程之中,又是怎樣的重視手工業。

這可不是說說的,早在他們的軍隊攻城掠地之時,盡管他們殺害了無數百姓,但他們卻舍不得殺害能工巧匠。

后來,元朝廷甚至對一些民間的名匠也看得頗重,不僅將他們安置在官辦作坊內干活,而且這些官匠還可免除其他一切差科,其地位也可世襲。

元朝廷的這些做法,為促進當時官辦手工業的發展,起到重要作用。

當然,元朝統治者為滿足奢侈的需要,對景鎮的瓷業也非常重視。

早在他們統一全國的前夕,就已在景鎮設立了專門負責督造官府所需瓷器的“浮梁瓷局”。

瓷局不僅可以優先從官府那里,得到其他窯場難以得到的原材料,而且可以從“將作院”那里得到許多新器型、新畫面設計圖稿。

在這種情勢下,景鎮瓷業得到了較快的發展。

也許是因為這件青花釉里紅玉壺春瓶的燒制工藝精湛,在戰爭過后,它就被放在了浮梁瓷局。

所以,它也算是見證了浮梁那個地方的發展,而浮梁好像就是景鎮那邊。

這些事情其實不重要,他現在就是看個熱鬧。

不過,通過這件青花釉里紅玉壺春瓶,他卻看到了更多,特別是瓷器發展的過程。

元以前,景鎮制胎原料一直為單一的瓷石。

而到了元代,便開始采用瓷石加高嶺土的“二元配方”法。

所以,難以仿制的元青花二元配方,就這么出現,并被陳文哲順利得到。

采用這種配方后,元代瓷器可以有效地提高了燒成溫度,減少瓷器的變形率,增強瓷器的硬度,提高瓷器的白度和透明度,這是景鎮陶瓷工藝劃時代的進步。

因為這樣的進步,才讓元青花大罐、大型梅瓶等等大器的燒制,成為了可能。

還有,元以前,制釉原料一直為單一的釉石。

而到了元代,遂開始采用搓灰配制。

制釉原料改變后,使影青釉的釉色,比宋代的深。

此外,元時還創出了一種白中微帶青白、光透如玉、酷似鴨蛋色的卵白釉。

因當時的“浮梁瓷局”曾選用此釉為“樞密院”、“行摳密院”燒制了軍事機關用瓷,所以又把這種釉稱為“樞府釉”。

這種釉的特點是:燒成范圍寬,成品率高,不流淌,不開片。

早期,施以樞府釉的產品,鐵的含量稍高,袖色白中閃青;

晚期,施以樞府釉的產品,鐵的含量少,白釉趨于純正,釉面瑩潤,質量尤高。

卵白釉陳文哲知道,他還真不知道卵白釉是元代發明的。

一般都知道景鎮有青花瓷、玲瓏瓷,粉彩瓷,色釉瓷四大名瓷,卻很少有人知道卵白釉瓷。

現在流傳下來的卵白釉瓷,還是不少的。

比如故宮博物院收藏的“元卵白釉印花云龍太禧盤”、“元卵白釉印花折腰樞府碗”。

這些東西都是出土于窖藏,特別是卵白釉印花折腰樞府碗,其碗口沿外撇,腹壁上部稍斜直,下部大幅內收折腰。

這種別致的造型,大概更適應騎在馬上飲酒喝奶時,手對碗的把握。

這些東西,跟現在陳文哲手中的玉壺春瓶差不多,都是酒器。

可以說,元代卵白釉的出現,為青花、釉里紅奠定了基礎。

如果說之前的青花不成熟,釉里紅是偶爾因為窯變燒制出一件,那么以后,他們就開始特意的燒制青花和釉里紅瓷器。

看到這里,陳文哲已經學到了不少,比如元代的二元配方,還有就是卵白釉。

在其中,其實陳文哲還看了很多次燒窯過程,學到了元代的不少燒窯技術。

元代的燒窯過程,只要發生在青花釉里紅玉壺春瓶附近,也就等于落在了陳文哲的眼中。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ass99413&aid=17082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