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推薦線上小說--我在冷宮第三年節錄 4 作者安喜悅是我--謹呈謝忱
2021/09/13 11:16:13瀏覽141|回應0|推薦7
「走了,說是去翰林院整理高太傅的東西。」我們剛坐下,有兩個小太監過來端茶送水,還衝常叔和我行了禮,很是周到。

「怎麼您這裏多了這麼多人?」我之前以為小太監是伺候陳志典的,怎麼是伺候常叔的?

「陳大人他們過來之後,皇上說我這裏需要多一些人手,所以就派了一些人過來。你也知道,我一個人習慣了,所以也用不慣他們。可是,陳大人說一定要他們聽我的,所以,這些人也歸我管。也就是幫我跑跑腿,端茶送水,整理藏書,沒有其他的事情。」常叔沒抬眼看他們,只是很平淡地跟我說着。

「嗯,也很好呀。但是,您什麼時候回來的?白天我還沒有看到您。」

「今天白天就回來了,我看你和陳大人在說話,就沒過來。沒想到這麼晚了,你居然又來了,聽到聲音了,我就出來看看。我也很想你。」冷不聽常叔也冒出這樣一句溫柔的話,讓我又忍不住抱住了他,不願意撒手。「李小滿,你也是大姑娘了,要注意儀態。」

「哎,管那麼多幹嘛?我要先抱抱再說。我現在可神氣了,我連肖不修都敢抱,我還有啥可怕的。」

「他沒揍你?」常叔挑眉的動作居然和肖不修很像。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但是已經攢了兩千軍棍了,不知道什麼集中在一起揍我一頓,那我可就慘了。」

「這傻孩子,攢著沒打,就是捨不得打,就跟沒有是一樣的。」常叔倒是笑了起來。

「咦,不是攢銀子那種么?越攢越多,然後一次性花出去?」我有點奇怪。

「這哪裏是一樣的啊?你見過誰都要被打了,還有攢起來的道理?真是越來越傻了。」常叔又嘆氣又搖頭,彷彿我真的蠢得不可救藥了。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想着肖不修這兩千軍棍,也許真的是不需要打,只是一種口頭的威脅吧。

「你這個傻丫頭呀,先喝口茶,說說吧,為什麼深夜來這裏,要找什麼?」常叔也忍不了我這麼笨了,只好轉換了話題。

「高太傅家裏失竊了,說是丟了一樣價值連城的寶貝,我想來查查大月國有什麼價值連城的寶貝,並且是在高太傅手裏的。」

「價值連城的寶貝都在宮裏放着,怎麼可能在高家呢?」常叔也很詫異。

「找找看嘛,萬一有什麼記錄呢?」

「可有年份?這樣也比較好查。」

「完全沒有。」我很老實,因為我也沒有任何線索。

「那怎麼查?」常叔很撓頭。

「隨便翻翻吧,至少做做樣子給肖大人看。」我嘿嘿笑了笑,「肖大人非要破案,但又不知道從哪裏下手。我也不知道,所以想到白天和陳志典聊起了高太傅的事情,就應該有些什麼記錄,就決定過來看看。」

「好吧,那你隨便找找吧。」常叔一臉的無奈,「需要什麼就說一聲,我讓小太監們幫你爬上爬下找一找。」

「也不用,你們睡吧。我一定是沒有什麼目的性瞎找,有人要是跟着我,反而會擾亂我。」我擺了擺手,完全不需要幫忙。

「那我給你還是按照以前一樣,準備個地鋪,你要是累了,就躺一會。」常叔很是貼心的。

「嗯,這個可以有。」我覺得我可以先躺一會,然後再起來找。這一天,實在是太累了。要不是看到了常叔,我還有興緻說說話,否則我都想一進門就找地方先睡一覺了。

讓常叔回去休息了,我才一個人舉著油燈巨大的書櫃面前,想着要從哪裏開始才好。按道理說,這件寶物連皇上都知道,因此很有可能是被記錄在賞賜名單冊子裏的。畢竟這樣的物品,在大月國不可能私自藏在家裏。那我就應該從賞賜物品的冊子裏找,但是問題又來了,哪一年開始呢?高太傅的年紀不小了,在朝為官四五十年了,難道要翻出五十年前的冊子么?

一想到這個,我就感到頭疼。這可不是翻一會就能完成的,是個巨大的工程。他們幹嘛不直接找皇上問問呢,這麼大海撈針地找,幾時能夠發現呢。

翻了一會兒,我就決定放棄了。因為實在是東西太多了,看的眼花繚亂。我看窗口桌子上,陳志典白日裏看的那三本畫冊沒有拿走,我就坐了過去,又仔細翻閱起來。

高太傅一定是充當過啟蒙教育學習班維護小朋友日常吃喝玩樂的工作,在畫冊里真正學習的時間幾乎沒有,大部分內容都是這些孩子們一起玩耍的樣子。不論是放風箏,還是蹴鞠,還有上樹下河,玩得興高采烈。

他們玩得開心,我看的也很開心。仔細觀察這畫作很是細緻,就連孩子們臉部微表情都刻畫的淋漓盡致。明顯日後成為皇上的那個小孩子最為靈動,笑得也相當開心,一切搗亂的事情都是他做的,比如爬樹他一定是站的最高的,蹴鞠他一定是前鋒,就連吃包子的時候,他的包子都要比別的孩子大一些,並且一定要一手拿一個,等於是吃一個拿一個,絕對安全。

常叔不放心我,慢慢走過來為了添了一些燈油,然後坐下來問我想不想吃點東西?我忽然想起來我懷裏還有兩塊桂花糕,就拿給常叔。「您餓么?咱兩一起吃吧,可好吃了,我從肖不修那裏拿來的。」

「他對你好么?」常叔也沒客氣,直接接了過來,慢慢吃了起來。

「好?就那麼回事吧。反正就是幫他破案,沒什麼好不好的。」我也吃了一口,味道不錯,應該是今天剛做的。「他這個人吧,就是幹活很認真,其他的事情很矯情。比如啊,吃飯的時候,就吃幾口,但絕對不重樣。衣服要每天都洗,也要每天洗澡,練功之後還要洗澡。早上很早很早就起來了,然後還要看看書。我可不想跟着他,以後我要有自己的大院子,自己過。」

「小滿怎麼了?」常叔眼睛裏有了一絲絲擔憂,「不喜歡現在的生活么?」

「當然不喜歡。」我很嚴肅的,「常叔,要不然你帶我回你家鄉吧,我可不想在宮裏或者南廠。當然,不是現在走,我再掙點錢,咱們就走吧。這每天為了破案,看資料,寫摺子,我覺得我頭髮都禿了。」

常叔笑了起來,「可是在這裏你能吃到桂花糕呀,在我家可什麼都沒有。」

「沒關係,我自己會做。咱們有錢,自己做。」我把桂花糕塞到嘴裏,差點噎著。趕緊抓起茶壺喝了一大口水,才緩過來。

常叔的眼睛裏有了一點點光彩,問我:「小滿這麼聰明好看,一定會很幸福的。」

「哈哈,常叔,吃了桂花糕,嘴都變甜了!快回去睡覺吧,夜很深了。」我站起身推了推他,「快走!」

「我坐在這裏陪陪你吧,省得你害怕。這大晚上的,天氣熱,也不容易睡得安穩,倒不如坐在這裏給你扇扇風,你看書也輕鬆一些。」常叔不肯走。我想了想也就這樣吧,從前我看書的時候,他也在我邊上守着,也沒什麼人來,難得有我一個話嘮可以和他說說話,也不悶。

「嗯,您要是困了,就睡,別管我。」我撥亮了油燈,繼續看小畫冊。陳志典在桌子上還抱過來不少高太傅留在翰林院的書籍和冊子,或許這裏面也有些線索。我就慢慢翻看起來,也很是有趣。


比如他曾經記載過一件關於當今皇上的小事情。皇上大約十幾歲的時候,在書院裏讀書,高太傅給這些孩子們留了一道題——如何破解百苦成愁。

孩子們,尤其是皇家的孩子們哪裏見過人間疾苦,多數會說努努力就好了,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有少年皇上沉默了很久,才說道:即便生活是一件極為不容易的事情,但我依然會選擇滾燙的人生,將百苦熬成芬芳。

高太傅問:「你小小年紀,哪裏來的苦?」

少年皇上回答:「即便是年紀小,也會有不如意的時刻。比如天氣不好,不能出去玩,比如父皇表揚了大哥的勤奮,責備了我的懶惰,再比如我想出去練功,可發現沒有趁手的兵器……這些都是生活中不如意的地方。」

「所以,你要如何呢?」高太傅很驚異於當時這個小孩童的想法,別的人這個時候只會抱怨,但還沒有思考,但他已經開始認真思考人生中的苦。

少年皇上拿起了水壺,為高太傅沏了一杯茶,讓他品一品。「這茶是否沒有清香?」

高太傅點點頭,少年皇上又重新取了一個杯子,放了一樣的茶葉,緩緩向杯里注入沸水,茶葉在杯中上下浮沉,而茶水也溢出了一縷清香。待杯子注滿時,茶香已溢滿整個屋子。

原來,第一次沏茶用的是溫水,茶葉只是浮在水面,沒有上下翻滾,茶香就出不來。而第二次,茶葉經過沸水反覆沖沏,一遍遍翻滾沉浮,最後才散發出清醇的香氣。

「我曾隨皇祖父征戰,當時年紀極小,但依然記得當年皇祖父對我說過的話:挫折和磨難就像是滾燙的沸水,我們只有經受住命運的沉浮,生命才會散發出最醇厚的香氣。之前,高太傅也教過一句話:梅花香自苦寒來。其實,這也是同樣的道理,只有經歷過淬鍊,才會感受到生命和生活的芬芳。現在,或許我不能懂得更多,但未來如果經受苦難之時,我會記得這句話,認真走好每一步。」

高太傅在他的記錄里寫道:臣沉默良久,驚異於這小小少年的見解,更覺大月國皇族有如此人才而慶幸。

我看完這段也有點感慨,少年時期的皇上就已經展露出不一般的想法,更視磨難為動力,果然非同常人。我可能只有為了能夠喝到香茶,才會忍受取水、煮水、沏茶等等需要等待的工序吧。人和人是有差距的,從來都是。

高太傅用畫作和小段文字記錄着關於少年皇上和他的小夥伴的故事,令我可以窺探曾經他們的青蔥歲月。其實與我們也沒有什麼區別。他們也從稚嫩走過來,從咿呀學語到歡樂奔跑,慢慢認知天地的寬廣。甚至,我都能夠從畫作中感受到那份小小的歡樂。

雖然我認不出其他人是誰,但是看過來,發現皇上有三四個特別要好的小夥伴,一直陪着他玩,到處都有他們的身影。只是,不知道這些人現在還在不在他的身邊?

常叔已經睡著了,他也打了地鋪,不過為了陪我,上半身靠在書柜上,坐在那裏睡著了。呼吸平穩,昏暗之中,他臉上的疤痕也沒有那麼可怖,甚至還流露出一點點溫柔。想想這人與皇上的年紀相仿,會不會也是當年一同玩耍的小夥伴之一呢?所以才得以,偏安一隅。

我隨手又翻看起了高太傅的一本生活流水賬簿,上面寫着某年某月某日,與同僚某某某吃酒,花費二兩銀子;某年某月某日,購買花瓶一個,贈與某某某,賀喬遷之喜……他倒是一個生活很細緻的人,也講究禮數和體面,甚至對於生活的小細節都會有所描述。

就在我翻看他的小賬本時,夾了一張巴掌大的小畫。這還是一張略略鋪染了顏色的絹紙畫,這是一間白牆灰瓦建築群,有綠樹和花草。一個女童正坐在很高的牆頭吃包子,笑盈盈的樣子很是可愛。似乎還扭頭看着什麼,小腳還翹起來一隻。粉紅色的衣裙因風飛揚起來,還有幾隻蝴蝶在翻飛……

看到這裏,我心裏突突突地狂跳起來,這畫作中的建築分明就是隅月庵的后牆,那吃包子的為何女童如此眼熟?我記得我有一雙這樣粉紅色的輕便布鞋,沒有穿襪子,裙角飛揚起來時,能夠看到腳腕和小腿的女童,絕對是我。

高太傅見過我!?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ass99413&aid=167661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