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推薦線上小說---我在冷宮的第三年 節錄 3 作者安喜悅是我 --謹呈謝忱
2021/09/13 11:09:12瀏覽59|回應0|推薦2
節錄自 我在冷宮的第三年
作者 安喜悅是我
破了這麼大案子,肖不修說要去吃飯,當然是要挑了一個豐都縣最好的酒樓。看看我們這幾天做的事情:將何縣丞下了大獄,端了地下賭場的老巢,把普仁堂著名的按摩師傅王大娘給打了,為賀崇禮正名,放了嗩吶王老嚴,踹傷了柴小玉,大隊人馬住在了柴文進的別院裏……這系列的雷厲風行的行動,早已經在豐都縣引起了轟動,所有人都在熱烈討論這件事情,還有添油加醋地說賀崇禮給肖不修託夢,說自己冤枉。肖不修找了嗩吶王半夜在金菊山喊冤,這才破了所有的案子。很多人都開始傳言「玉面修羅」才是那個通鬼神的人,並且遁地夜行,可以出現在任何地方。一定不可以說南廠的壞話,特別是不能說肖不修的壞話,他全都知道……
我和肖不修以及後面趕過來的柴文進高秉文,還有十幾名侍衛換了便裝,大家分散開來,看起來就像是外地來豐都縣隨便在街頭閑逛的人。肖不修自己也知道這張妖孽的臉實在太過招人,特別給自己貼了個鬍子,顯得略微滄桑了一點。
「我要不要也化個妝?豐都縣可有不少人都認識我了。」我發現我又瘦了那麼一點點,必須要吃個大肉肉才好,所以暗暗地引著肖不修去了最貴的酒樓。誰知道他就像是識破了我的想法一般,拉着我的衣袖認真地說道:「咱們今天吃點清淡的,喝一頓胡椒豬肚雞湯吧,有營養,味道也好。」
我能說什麼?出錢的是肖不修,我只能聽着,跟着,陪着。「再給你單獨點一份醬牛肉好不好?」今天的肖不修出奇地好脾氣,讓我有點惴惴不安。但凡他脾氣好的時候,就一定沒有憋什麼好事情。
在酒樓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我們十幾個人只搶到了兩張桌子,還都是拼起來的,不管了,能有桌子吃飯就不錯了,我和肖不修、柴文進高秉文肖小三肖小五還有沒怎麼在這麼多人面前顯過身的肖小二影子都冒了出來,大家熱熱鬧鬧地擠在一張桌子上,開始點菜。
我側耳聽了聽,原來今天這麼多人吃飯,就是因為何縣丞倒台了。大家都不喜歡他,自大,無禮,傲慢,看不起人……估計也是得罪了不少人。這一次心情好,都出來吃飯慶祝。
聽到這個,肖不修也明顯很高興,畢竟他也算是為朝廷除掉了一個討厭鬼,算是功勞一件。我低聲問柴文進:「柴小玉的傷勢如何了?」
「應該還好,沒有傷及性命。只是啊,多了一種病。」柴文進偷偷看了一眼肖不修。
「啥?不就是踹了一腳么?誰讓她瞎說八道的。我明明在屋裏按摩,她非要說我光着……咳咳。」我被肖不修踹了一腳。
「所以啊,這就是她挨一腳的代價,也算是長記性了,省的以後不長腦子。」柴文進繼續說,完全沒注意到我也被肖不修踹了一腳。
這桌子上的人也都很無語,看着肖不修的動作。肖不修慢條斯理地拿起了一個小碗,盛了一碗雞湯,放在我面前,說道:「小心燙!」
「哎呀,謝謝肖大人!」我的眉開眼笑影響到所有人,大家也都開始嘻嘻哈哈地吃起來了。這湯還真心好喝,濃濃的胡椒味道,在三伏天喝下去一碗,五臟六腑就變得熱氣騰騰,很是舒服。
第二碗,肖不修盛給了自己。我本來想搶著給他盛一碗的,但是他說我很可能會燙着他,所以還是自己來比較安全。我想了想,這也是很有可能的,所以就沒有跟他搶。其他人陸續自己去盛了自己的那一碗,然後都美滋滋地喝了起來。
「柴小玉喜歡您這個事情,您怎麼看?」我偷偷跟肖不修咬耳朵,他瞪了我一眼,把他只喝了兩口湯的碗推給了我,說道:「喝了。」
「好啊!」我正發愁這群人把湯都喝完了,我喝不到第二碗了。我很迅速地把他的湯也喝掉了,然後期待他的答案。他嘆了口氣說道:「這世間的女子喜歡我,我就必須接受么?她喜歡我,是她的事情,我只需要繼續做我自己就好了。」
「有道理。」我開始吃醬牛肉了,「柴小玉也不咋地,長得也一般,都不如我好看。肖大人能看上的人,必須要比我好看才成。」
「為何?」肖不修倒是好奇了。
「比我好看,我心裏就會覺得舒坦一點嘛。要是不如我好看,再比我笨,這日子以後可咋辦呀?我們這些辦差吃飯的人,可不想對着一個笨蛋的肖夫人。」
「我為何要娶妻?」肖不修更加奇怪。
「為啥不娶?」我也很奇怪,「前幾任都督也都有三妻四妾呀,一大屋子人,熱熱鬧鬧的,連吃飯都能打起來,爭風吃醋的鬧得多開心呀。」
「我一個人獨來獨往慣了。」肖不修看了一眼我夾給他的醬牛肉,示意我應該再多添一片菜葉子裹着吃。我趕緊給他包好,還沾了一點點醬料。這是北固國承平公主最喜歡的吃法,我忘記他也喜歡了。
「行吧,不娶就不娶了,我們跟着您,回頭也嘻嘻哈哈的,就是吃得多一點。」
「無妨。」他點了點頭,表示可以再吃一個。我又趕緊很狗腿地幫他又卷了一個,還貼心地多沾了一點醬料。因為我發現他很喜歡吃這個醬料,咸辣口,居然能夠襯托出葉子的清香和牛肉的細嫩,也挺好吃的。我速度著給自己也卷了一個,塞到嘴裏。
柴文進高秉文看到我們這樣吃,這兩人也嘰嘰咕咕地說着,給自己也卷好了吃下去,不斷的點頭說好吃。其他人也有樣學樣,都開始吃起來。很明顯,醬牛肉不夠了。
我們招呼店小二再加兩盤醬牛肉,店小二愁眉苦臉地過來對我們說:「客官,醬牛肉沒有了。今天的客人多,我們也沒有備這麼多的貨……」
「那算了,下次吧。」我看肖不修也沒有再吃的意思,就不吃了唄。反正還有別的菜,每樣吃幾口也就飽了。反正我看他吃的也不多,基本上我吃什麼,他跟着吃一口。我不愛吃的,我也不給他夾,他也沒有提出反對。這人真好養活,我又喜歡了。
肖不修默許大家可以喝一點酒助興,但明確我是不許喝一滴酒的。我壓根就沒想喝,所以也完全不在意。周圍的食客們也吃得很盡興,甚至有些有文化的人都開始念詩助興了。這地方真是有文化呀。
我側頭看着這些人,好像有幾個是要去秋闈的學子,還有一些是練武之人,當然還有一些男男女女的朋友們,本都是陌生人,在這樣的地方相遇了,自然要抖一抖自己的知識水平,露露臉嘛。
聽着聽着就變味了,似乎有些男人正在對身邊的女子許下誓言,希望未來的歲月里定下白首盟約之類的。我立刻豎起了耳朵,肖不修將腳架在我的椅子下方的橫板上,這樣他高一點的膝蓋正好可以給我當靠背,我側着身去看那群已經為起鬨的男男女女。
有個書生模樣的說道:「待我功成名就,許你花前月下。」對面那女子嬌羞地低下了頭。
有個習武之人說道:「待我名滿天下,許你當歌縱馬。」身邊那女子也是豪放,直接仰頭喝了一碗酒。
有個琴師也跑來湊熱鬧,對一個舞者說道:「待我弦斷音垮,許你青絲白髮。」那舞者直接倒在他的懷裏,圍觀者熱烈地鼓掌助興。
「這不是騙子么?用最美的謊言詩來騙一個女子的痴心等待,太過分了。」我實在忍不住,出言道:「我若是你們,我就會說:待你名滿華夏,我已厭倦廝殺;待你高頭大馬,青梅為婦已嫁!想要珍惜眼前人,就趕緊給她幸福,誰知道意外和死亡哪一天來呢?萬一明日洪水還小山崩地裂,你還談什麼理想和奮鬥,一切都是瞎掰,都不如給喜歡的人現在就盛一碗湯來得實際一些。」
這話一說完,那幾個男人都憤怒地看着我,覺得我戳破了他們私慾,實在是過分,那個性格魯一點的習武者甚至都站了起來,走到我身邊來。不過,我身後的肖不修和身邊南廠的侍衛,怎麼可能讓他靠近呢。
我也真是狐假虎威的典型代表了,「難道我說的不對么?待我名滿天下,許你當歌縱馬。等你名滿天下的時候,都不知道多大了,萬一都七老八十了,哪裏還能夠當個縱馬呀,連馬都爬不上去了,就剩下喘氣了。姐姐,別嫌我說話直接,幸福這種事情,就是儘快,抓住,眼前,一起。別相信誓言和承諾,都是假的。」
「你小小年紀,怎麼知道情感?」那女子反問我。
「聽說的唄。」我笑着說,「你問問你周圍的人,哪一個不知道點故事呢?只有珍惜你的人,才能夠得到幸福,其他的都是瞎掰。」
「那妹妹你呢?找到珍惜你的人了么?」那女子問道。
「有啊,你看這一大桌子人都特別稀罕我!」我笑得真是燦爛,心裏卻想着:這樣的日子只怕也不長久了,我遲早就要跑掉了,你們都別稀罕我才好。奇怪,我怎麼有點像渣女。身後的肖不修幫我加了一塊雞肉放在我的碟子裏,低聲說:「你再說下去的話,我們就要跟人家打一架了,你看看都已經有人要動手了。」
「沒事沒事,您是肖大人,不怕的。」我回頭貼着他的耳朵說道。這小姐姐忽然笑了,「原來妹妹已經有了珍惜自己的人,並且就在身邊,所以才如此篤定呀。」
「啥?」我楞了一下,她說的是肖不修么?大家都看着我和肖不修,大約是期待什麼答案。我笑着對他說:「若我再破奇案,可否免了我那兩千軍棍?」
肖不修也笑道:「做夢!」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ass99413&aid=167661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