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推薦線上小說---我在冷宮第三年 節錄 2 作者安喜悅是我 謹呈謝忱
2021/09/12 13:50:13瀏覽30|回應0|推薦1
我跟着林茂盛去了南邊的市集,也是超級熱鬧的一條街,除了有好吃的之外,還有雜耍表演,什麼頂缸,大變活人之外,還有吞火球,爬旗杆的表演,果然是熱鬧非常。

「我得帶你去看看鐵匠鋪。」林茂盛說。

「為啥?」

「我就說嘛,好吃的,都是要有好的製作工具,南市有很多很好的鐵匠鋪,打造的鐵鍋質量都很好。還有很多百年老字號,我都很喜歡。你幫我參謀一下,我已經分不出來那個更好了。」

「我又不懂得鐵鍋,我哪裏會分辨?」我有點沒底氣。

「沒事,你就去看看哪個長得更好看,咱們就只看顏值。」

「成吧。」看顏值這事情我在行,畢竟我這經常看到肖不修的人,對於其他男人的臉已經開始有免疫力了。

「其實吧,我還想送給大芙蓉一口鐵鍋,讓她能做點自己喜歡吃的,畢竟她瘦了好多。」

「什麼情況?人家都是做好了吃的給送過去,只有你送一口鍋,不合適吧?」

「那我又不會做飯,只好送一口鍋給她,讓她自己做飯吃,萬一還有剩的,可以給我吃……」

「哥哥,就你這個樣子,一輩子都追不到大芙蓉了。」我真是哭笑不得。

「為什麼,我也挺帥氣的呀?」

「帥氣管什麼用,重要的是你是不是一顆真心對待她。並且,你也要有些誠意吧,至少給人家買點菜也成吧。」

「可以啊,我買菜,送鍋,然後去她家讓她給我做飯吃……」

「行吧,大芙蓉要是樂意,我是沒意見的。」我看了看林茂盛,感覺要是大芙蓉真的跟了她,未必是幸福的事情。

「咦,這不是炸雞店的老闆?怎麼有空出來了?」林茂盛在集市上忽然看到了熟人,「你吃的那個炸雞,就是他做的。」

這個老闆長得一臉斯文,完全不像是一個生意人,倒是一副書卷氣,說是教書先生都可以。他快速穿梭在人群中,一眨眼就失去了蹤影。

「可能也去了鐵匠鋪吧,他對於鐵鍋也有很多研究,炸雞好壞,與鍋也很有關係。」林茂盛又解釋著。

「走走走,咱們趕緊走。」我也懶得聽那麼多事情,就讓林茂盛立刻帶路去看看。

「啊,鬼火!」路邊一個孩子忽然大喊道,然後又幾個孩子一起喊著。我現在聽到這兩個字,都屬於神經敏感的,立刻停下腳步,揪住一個過往的孩子問道:「什麼鬼火?」

孩子說,就在前面的鐵匠鋪里有人在表演鬼火。我和林茂盛互看了一眼,立刻往前快步走過去。果然,看到鐵匠鋪里有個身強體壯的男人正在噴火,好多人都在圍觀,特別熱鬧。我也圍在一邊看着,但也沒什麼新奇的,只不過是燒紅的鐵棍噴一口白酒,立刻燃燒成超大的火球,令人驚艷。

「哪裏有鬼火?」我問道。

「剛才表演過了,你沒看到么?」有圍觀群眾對我說。

「這不是鐵匠鋪,怎麼還有表演?」我好奇地問。

「咳,人家也是要擴大宣傳的,正好一邊打鐵,一邊表演新奇的事情,吸引大家來看。」又有路人積極對我科普。

說的很有道理,屬於促銷和擴大影響力的一種。我覺得這事也挺可的,值得推廣和借鑒。

「我想認識一下這個鐵匠。」我問林茂盛。

「他那個鬼火?不是真的啦,就是一種鐵水製造的鐵花,再噴一口火。」林茂盛笑着說,「李阿成是我私塾班的同學,他哪裏會做鬼火啊。」

「你們認識?」

「一起長大的,他學了三四年的私塾,但實在是不想念下去,就回家做了鐵匠。因此,也算是鐵匠里認識字的人,這些叔叔們有事情也都找他寫字寫信之類的,也算是沒有白費在私塾的這些年。」

「鐵匠有錢賺么?」

「就是辛苦錢,所以他也不太想做。」

「他家的鐵鍋好用么?」

「我是覺得一般,但他會在鐵匠鋪門口玩點花樣,比如這個噴火就是他做的,自然招來了很多人圍觀,然後他再宣傳一下,也就賣出去不少東西。但是你說要有多富貴,也未必。」

「你們關係好么?」

「一般吧,至少也能點個頭的那種。畢竟,你知道我是縣丞的兒子,大家也都會跟我打打招呼的。」

「所以,你一開始都不告訴我你的身份。」

「你不是一樣也沒告訴我么?我們也算是扯平了吧。」

「行吧。」我也無心跟他爭辯,反正人人都有秘密,只是願意說不說的問題。

這鐵匠到也很年輕,顯得略微浮誇,不太老實的樣子。等表演散了,我和林茂盛才走過去打招呼。「李哥哥,表演的真好,我可以問問鬼火這個么?」

李阿成看到我是林茂盛帶過來的人,還特別笑了一下問:「朋友?」

「就是朋友,才來豐天城轉轉,過幾天就走了。」

「哦。」李阿成態度還成,「鬼火什麼的,也都是假的,有一種鬼火,真的是藍瑩瑩的。」

「啥?」我好奇地問,「你那個不是鬼火?」

「你見過鬼火么?」

「沒。」

「那我給你表演一個真的鬼火。」李阿成倒是得意洋洋地從懷裏掏出一個紙包,用力一揚,然後迅速劃了一個火摺子,噗的一下,立刻出現了一團藍瑩瑩的火苗,看起來極為詭異。我和林茂盛互相看了一眼,都覺得很驚奇,這可比我們早上看到的那個更大更強烈,但絕對是鬼火。

「這是什麼原理?」

「也不是什麼吧,我也是偶然得到的,覺得有趣,就玩了起來。」李阿成看到我們這樣驚奇,不僅更加開心。

「李哥哥,可不可以把這個方法告訴我?我可以出高價買你的秘方。」

「你要做什麼?」

「我回了京城,也要找人表演這個,說不準還能掙錢呢。」我笑嘻嘻地說。

「哈哈,小姑娘倒是很有頭腦。沒事,我就寫給你這個方法,不過所有的東西你要自己配,我這裏也只剩下這麼多了。」

「沒問題。」我滿口答應,順道還從兜里掏出了一張一百兩的銀票,看的林茂盛目瞪口呆,問我為什麼帶這麼多銀票?我可不能告訴他,我是隨時想跑路的,只是打哈哈說:「愛吃愛喝愛玩的人,能不帶點錢么?」

拿到了李阿成的秘方,銀錢兩清,大家都挺高興的。林茂盛熱情地建議我繼續去排隊買炸雞,說是感覺又餓了。

「你可以不這樣么?怎麼一直在吃?」我也有點受不了了,我一點都不餓。

「排隊很長時間的,可以去排隊聊聊天嘛,很多八卦都是排隊的時候聽到的。」

「比如呢?」

「炸雞店的老闆之前是個狀元,後來不知道為什麼辭官回來豐天城做炸雞。」

「這麼勁爆!」我一下子來了興緻,「走走,排隊去!」

路上以及排隊中,林茂盛開始和我詳細地八卦起了炸雞店老闆的故事。這人不是寒門出身,而是豐天城有頭有臉的大商賈高世朝庶出的最小兒子高維元,自幼聰明伶俐,讀書也是過目不忘,一目十行。但因為是庶出,其生母是京城醉紅樓當年的頭牌,也算是從良后找到了不錯的歸宿。只是這個出身影響了孩子的出路,即便是高中了當年的狀元,也因為出身得不到世家子弟的看中,因此也只能留下禮部做了個不太重要的職位。

高維元倒是無所謂,畢竟他早早知道自己的出身問題,因此也沒有太難受。更何況他也中了狀元,讓他的母親面目有光,至少在這個大家族裏,沒有人因為她曾經的故事,再受到白眼和不尊重。

再看高家其他的幾個孩子,吃喝嫖賭,都沒有任何出息。只是繼承了家族產業,湊合過日罷了。高維世從小就和兄弟姐妹們關係很差,而他本人有襲承了娘親的美貌,長得一表人才。曾經還有高官的女兒看上了他,想找他為婿,但高維世以各種理由推脫了。

高中狀元之後,他將娘親接了出來,單獨買了一個院子居住,雖然沒有和他父親斷絕關係,但基本上來往也很少。高父整日被那幾個不成器的兒子鬧得雞飛狗跳,也無暇顧及這個小兒子。但有一日,高維世忽然辭官了!

狀元辭官,這也是大事件。

據說這個事情還和肖不修有關。當時,肖不修為了排除異己,給當時的禮部尚書安排了一個貪墨的罪名,然後直接殺了那人的全家一門二百多口子,高維世覺得肖不修太過殘忍,忍不住到皇上面前彈劾他,皇上沒有說話,肖不修則當朝與他爭論起來。最終,高維世氣不過,直接辭官回家了。

「肖不修居然沒有殺了他?」我好奇地問,「這人很記仇的,當朝頂撞他,下場一定不會太好。」

「那就不知道了,反正高維世是平安地回到了豐天城,自己買了單獨的院子和娘親居住。一開始也是深居簡出,只是和幾個從前一起讀過書的玩伴來往。對了,那個大芙蓉的未婚夫也是高維世的好友之一。最近這一年才開始做炸雞的,也是他娘親愛吃愛玩,所以他才開始研究炸雞的。」

「這娘親也是挺有意思的。」我笑道。

「據說當年他娘親也是活波好動的妹子,不少人都捧著銀子想一親芳澤。最後居然選了這樣一家人,也是瞎了眼。」

「別這麼說,萬一人家是真愛呢。」

「哪裏有什麼真愛,不過是高家有錢,肯砸錢罷了。」林茂盛忽然還挺感嘆的。

「那也不一定是錢的問題吧。」我們站在炸雞鋪子外面,眼瞅著就要排到了,那股香氣成功勾起了我的食慾,要不是一直都很飽,我都想要不要用銀子買下這個鋪子,以後讓我養老。「你看哈,喜歡花花草草的人,願意為這些花花草草花錢,經常買,並且大盆小罐的買;那些喜歡貓貓狗狗的人,願意為這些貓貓狗狗花錢,不管是貓糧狗糧還是小衣服小玩具,是要自己貓貓狗狗喜歡,就一定想辦法買回來;或者,就是喜歡雞鴨馬豬這些的,也同樣會花錢花時間;所以,那些愛伶人,愛歌舞伎的人,或者是正在愛的人,更是會花錢討好,求得展顏一笑,便已心滿意足。所以說嘛,那些不樂意為你花錢的人,那些唯你花錢比割肉還疼的人,怎麼能說是愛你呢?我倒是相信,高父當年必然也是愛慘了高母,只是這些年被世俗的事情纏住身,無法分割罷了……」

「說的太對了!」從炸雞鋪子裏走出了一男一女兩個中年人,男人雖然已經大腹便便,但還看得出來英俊,而這女子儘管有了年紀,但眉眼之間的美艷之色令人驚訝。「這個小姑娘的見解與眾不同,但的確是我想說的。」這女人滿臉的愉悅,有種遇到知己的開心感。

「您是……」我往後退了一步,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誰?

「我就是高維世的母親,這是他父親。」這女子很爽朗,「在裏屋說話的時候,聽到你們正在說我家的故事,不由得多聽了兩耳朵。但是聽到你的評判,忽然覺得很有道理。維世的父親也同樣覺得很有道理,所以我們一同出來看看能夠說出這番話的人是誰?敢問小姑娘姓甚名誰,哪裏來,哪裏去?」

這還真有有趣了!我看了一眼林茂盛,他點點頭,「這是高父高母,我認識的。」

「嗯,茂盛愛吃,幾乎天天來。我這個兒子喜歡做,兩人倒是一個做一個吃,有時聊聊天,也挺開心的。」

「是真的很好吃。」我趕緊表示了一下,「我從京城來的,就是來這裏玩的。叫我小七好了。」

「對對,小七。」林茂盛見我沒有說出自己的真實身份,知道我在大庭廣眾之下還是有所顧慮,因此也沒有多說。「伯父伯母今天怎麼有空來看鋪子?維世兄呢?」

「他說有事情要出去一下,我們正好沒事,就在這裏坐鎮。」高母說道,「外面熱,要不到屋裏坐一會,喝點小酒,來吃炸雞,還有雞翅膀,這樣我也能和小七多說說話。」

「哈哈,使不得使不得,我是來排隊吃雞腿的。」買雞腿,居然能混一頓酒,我還真要客氣一下。

醉紅樓的曾經的頭牌勸酒,絕對不是蓋的,我一個不喝酒的人,居然被稀里糊塗的喝了不少酒,然後還開始和高母學了一段勸酒歌,被誇讚特別聰明,幾乎和她兒子一樣聰明。

「你笑起來的樣子很好看,我教你幾個化妝的方法,保證把你喜歡的男人迷得團團轉。」高母也很高興,喝了不少酒。

「居然還有這種方法?」我就喜歡這樣的。林茂盛也瞪大了眼睛,「能教教我么?我也想學。」

「你不合適,但你可以學了之後分辨那些女子對你是真心,還是假意。」

「對對,這個也很重要。我要學會,這樣我就能找個真心與我歡喜的人了。」林茂盛也很坦白。

「肖小七,你居然喝酒!」完了,肖不修總是出其不意地出現,還總是能夠抓住我的錯。我現在已經喝得滿臉通紅,醉眼迷離了,但聽到這個聲音,依然能夠酒醒了一大半,立刻鑽到桌子下面,「看不到看不到,你看不到我。」

「出來!」

「不要。」

「你再不出來,我打算你的雙腿!」

「那也不要!」我最後的倔強就是藏在桌子下面,得到暫時的安全感。儘管這種招數在肖不修面前也沒什麼鳥用。最終我是被他抓住腳,硬生生拽出來的。一屋子人的氣氛都很尷尬,影子和肖小三早已經習慣了,林茂盛和高父高母都很驚訝,高維世也一臉的不可思議,「肖大人,這就是您說的那個斷案很不錯的肖小七?」

「嗯哼。」不知道是不是肖不修覺得我丟了他的臉,一點好臉色都沒有了。「做好!」他吼我,我只好努力做好,但拉着他的衣襟說道:「我很乖的,就是吃了酒,可我沒有酒量的,一喝就臉紅,沒有喝多少的,他們都能作證的。」

「以後不許喝酒了。」他的語氣緩和了一點。

「嗯,不喝了。」我笑彎彎地眼睛看着他,看到他眼中有了一點點星光出現,知道他不生氣了。「你幹嘛來這裏?來找我么?」

「剛好路過,進來看看維世的店鋪。」肖不修扶住我,並且讓肖小三倒了一杯清水給我喝下去。

「你們不是吵過架么?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了?」我好奇地問。

「你怎麼知道?」

「林茂盛告訴我的。他說你們還當朝爭吵,後來高維世就辭官回家炸雞了……」

「都這麼傳了么?」高維世哭笑不得,「我是覺得禮部那個職位實在是太沒意思了,我已經中了狀元,家裏又有閑錢,不在乎我掙大錢,所以就由着我的性子隨便折騰。」

「不是還說你拒絕了做高官的女婿,說自己不舉……」

「咳咳咳……」這句話一說出來,一群人一起咳嗽,高母瞪大眼睛問:「兒子,你啥時候不舉了?我要不要找個人給你試試?」

「我的親娘啊!這都什麼和什麼啊?」高維世哭笑不得。

「林茂盛說的哦!」

「我也是聽說的……」林茂盛忙不迭地解釋,「我真的是聽別人說的,我又沒看到你不舉……」行吧,越解釋,越解釋不清楚了。

「肖小七,以後不許和林茂盛在一起。」肖不修又變得很嚴肅。

「別呀,林茂盛人很好的,我很喜歡他。」

「不行!」

「不行,你不要管我!」我趁著酒勁拍拍肖不修,「林大哥帶我出去玩,帶我吃好吃的,我很開心的。我要和他一起玩!」

「不行!」肖不修又不高興了,擺出了老父親的尊嚴感。這事情鬧得,怎麼就開始鬧彆扭了。高維世和林茂盛都很緊張,影子及時開口說話了,「小七,大芙蓉家裏出現了鬼火,肖大人想讓你去看看的。」

「什麼?」我的注意力立刻轉移了,「什麼時候的事情?什麼樣子?多少鬼火?」

「只有一個,還挺大的。我趕過去的時候,也只看到一個小小的,並且很快就滅掉了。」高維世立刻補充道,「這不是大芙蓉家第一次出現鬼火了,之前已經有過兩次了,很多人傳言說是李秀才的魂魄回來了,捨不得大芙蓉,也想把她帶走。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就在大芙蓉家的院子裏出現,這三次的時間也不固定。肖大人說你正在查這個案子,所以讓我去衙門找你,沒想到居然在這裏遇到你了。」

「能帶我去大芙蓉家看看么?」我去抓高維世,但肖不修抓住了我的手。

「肖大人剛剛下了一點點沉香,讓她睡下了。我們明天再去吧……」

「不不,現在就去。」我執意要站起來,就按了按肖不修的下身,明顯他躲了我一下,這才讓我有機會站了起來。「這個鬼火很是蹊蹺,我要去看看。」

「肖大人……」高維世要請示一下。

「哎,去吧。」肖不修果然還是順了我的心意,「去給她弄個馬車或者轎子,這副樣子不能出門。」

「我什麼樣子?」我眨了眨眼睛,努力讓自己保持清醒。其實,我心裏很明白,我喝了不少酒,現在真的屬於強撐著,如果有張床,我應該隨時能夠睡過去。可是啊,這個鬼火的事情還沒有破,我不能睡。

「你睡一下吧,到了大芙蓉家,我叫你。」肖不修難得和顏悅色起來,還把我扶了起來,靠在他的身上。

「你別給我下藥,我聞得出來!」我用最後殘餘的力氣沖他說,但還是睡了過去。說實話,醉酒的感覺真的很不好,除了臉紅髮熱之外,我的心跳還異常的快,所以我一直抓着肖不修的手不肯放開。「你別走,別要我走,我一定乖乖聽話,不會亂跑的。」

後來林茂盛偷偷跟我說,我即便是上車了,也一直在重複這句話,搞得他以為我和肖不修之間有過什麼。但是,我完全不記得自己說過這句話,甚至對於抓着肖不修的手的事情也完全沒有印象。只是模糊地記得,我曾經干過這樣的事情,那也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大芙蓉家的距離有點遠,要不然她和李秀才才搞出這麼一出「異地戀」的生死故事。等我們到地方的時候,肖不修給我聞了什麼東西,我立刻就醒了。雖然頭還是昏昏沉沉的,但是不影響我的基本判斷力。

大芙蓉的家也是個兩進小院子,她弟弟弟媳住在前院,她自己住在後院。北方特有的紅磚瓦房,看起來也挺有氣勢的。重點是乾淨,能夠看得住這裏的主人對生活細節的要求很高,至少略略有些潔癖。

他弟弟弟媳出來接待的我們,看到這麼一大堆人來,以及高維世走了又來,還挺驚訝的。他弟弟長得很清秀,人也斯文。「睡下有一會了,目前還沒有什麼情況。」

「鬼火在哪裏出現的?」我急急地問。

「就在兩進院子之間的夾道里,忽然出現,一大團,把我們都嚇壞了。」弟弟說。

「之前有出現了過么?」

「就是李秀才死後的第三天出現過一次,當時姐姐以為李秀才回魂來看她,還哭了很久。後來第五日的時候又出現了一次,今天是第八日了,又出現了。我是覺得有些奇怪,所以才找高大哥去說說。」

「之前幾次也知道了?」我轉頭問高維世。

「對,弟弟說了,我就跟他說,萬一再出現,也立刻告訴我。我是覺得就算是李秀才回魂,也不可能這麼頻繁。雖然在佛法中,有說過:一切猶如電光,但又如夢幻泡影。但是對於已經往生者來說,頻繁回魂肯定不正常。」

「有道理。」我點點頭,繼續往院子裏走。肖不修跟着我,影子和肖小三緊緊跟着肖不修,林茂盛和高維世也不敢離得太遠,也緊緊跟住。高父高母也跑來湊熱鬧,弟媳跟着他們,弟弟在前面給我引路並且介紹情況,結果我們一大群人看起來也挺奇怪的。

在鬼火出現的地方,我又隱隱聞到了一股臭臭的味道,「當時鬼火出現的時候,有臭味么?」

「有,臭雞蛋的味道。我還覺得很奇怪,寺廟裏不是說生鬼回魂來看望放心不下的人時,一般都會帶有屬於他的味道,並且清淺而來,說完就走。除非是惡鬼作惡,才會出現火焰以及惡臭。就比如小芙蓉家那個鬼火,必然是她家有惡鬼,有報應,人心太壞。」弟弟忽然生氣了,估計是想起了小芙蓉的那個嘴臉。當然,這種家務事一般都是說不清楚的,我不置可否。

窗欞房檐牆壁上都沒有燒過的痕迹,如果沒有人看到,根本不可能發現曾經有過鬼火出現。「何時發現的鬼火?誰第一個發現的?」

「我姐,她說她當時在屋裏整理信件,忽然感覺院子裏亮了一下,就出來看看。結果就看到了一大簇藍瑩瑩的鬼火,之前有過的兩次也是她先看到的,然後就喊我們過來看。」

「第一次看到的時候挺害怕的,就眼睜睜地看着它四處遊走,然後慢慢消失了。這一次看吧,只是覺得很詭異。另外,又聽說小芙蓉那個丈夫都已經被嚇死了,我就一直覺得這東西不是什麼好玩意,不可能是李秀才回魂。他那麼愛我姐,不可能大白天跑出來鬧鬼,鬧得我姐最近狀態特別不好,再這麼下去……」言下之意我懂,前面已經有吳岐山的例子了,後面要是再出一個大芙蓉,就更加不好辦了。

我在院子的前前後後轉了兩圈,發現這個院子其實並不大,並且圍牆也不高。「似乎這個高度很容易爬牆吧?為什麼不做高一點?我記得其他人的院子圍牆都挺高的。」

我們這裏是邊緣了,並且我們養了十匹馬,圍牆不會做的太高。您可以看看我們周圍的鄰居們,都是這樣的圍牆,比較容易照看馬匹。」

「不安全吧?」

「這裏的人都認識,也沒有外來人,更何況豐天城一直很太平,小偷小摸地都很少,所以家家戶戶,特別是我們這個略略郊區的位置,更是人少。不會有賊的。」

我通過矮牆看出去,的確周圍的幾戶人家的圍牆都不高,甚至有一家還是用柴火堆了個圍牆。民風淳樸,大約也沒有什麼惡性事件。

大芙蓉的房門緊閉着,裏面沒有聲音。「去看看?」我問弟弟。

「不好吧,她睡了。」弟弟看了一眼高維世,「高大哥給她一些安神的葯,我剛才看的時候,她在睡着。」

「就看一眼。」我執意要看。因為我們這麼多人在院子裏走動,除非是肖不修給我下的沉香那麼重,我才睡不醒。按道理說,只下一點點的話,不會睡得這麼死。

「去看一下吧。」肖不修發話了,肖小三立刻上前開門。屋裏立刻飄出了一股血腥味,昏暗中都令人感到死亡的氣息。

「救人!」我喊了一嗓子,立刻沖了進去。大芙蓉躺在床上,面如死灰,一動不動。手腕處還在流血,割腕自殺!

肖不修比我的速度還快,立刻先用被單將大芙蓉手腕流血出緊緊裹住,然後探了探她的鼻息,又迅速點了她的幾處穴位,影子跟上,往她嘴裏塞了一個藥丸。

「能活?」我問。

肖不修點點頭,將手上的血擦在了被單上,然後又飄飄仙氣地站在我身後。倒是高維世有點綳不住了,直接跪在大芙蓉床前,連聲呼喊著:「芙蓉,芙蓉,你怎麼這麼傻呢?他走了,也希望你好好活下去啊!」

「姐姐啊!你不能丟下我啊!」弟弟也嘶聲力竭地喊了一嗓子。

林茂盛有點發傻,估計是第一次看到這樣血腥的場面,有點眩暈。高父高母也是見過世面的,立刻上前幫忙,一時間場面有點亂。不過,我們的第一急救已經完成,大芙蓉的氣息很穩,生命危險已經沒有了,估計剩下的就是心裏創傷了。

我被這個血腥味沖得頭疼,又加上之前的酒醉,搞得我也有點噁心。所以,我直接出了房間,走到了院子中。肖不修跟着我,還用手捏住我的衣袖,大約是怕我摔倒。

我深呼吸了幾口,才緩了過來。轉頭問肖不修:「你見過人心險惡么?」

「為什麼這麼問?」

「我就是覺得,這個事情必然是人為,根本沒有什麼惡鬼。但是,如此險惡之人,其心可誅。抓住之後,最好能夠凌遲處死,否則都難解我心頭之氣。」

「沒看出來,你居然這麼正氣凌然。」肖不修輕笑了一聲,「這世間險惡之人,齷齪之心有的是,還有人打着愛護你的名義做出更可怕的事情。唯一的辦法就是殺。」

「寧願錯殺一個,不放過任何一人?」

「對。」

「略略有些殘忍吧?」

「那留下一個惡人,是不是會造成更多的傷害呢?」

「不知道。」我踢了踢腳下的碎石,這個話題對於我來說太難解了。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ass99413&aid=167624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