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推薦線上小說----林氏榮華 節錄 1 作者 郁雨竹 謹呈謝忱
2021/08/28 17:54:37瀏覽36|回應0|推薦3
這句話林潤還真不敢說,生怕林清婉就此把竹紙的秘方也傳出去。

他一直有些看不透她。

「草紙的質量並不怎麼好,這東西得薄利多銷才能看出效果,然而林氏宗族力量到底有限,所以配方最好還是傳出去,讓有心之人想製紙便能制,這豈不是更好?」林清婉見族長一臉鬱悶,還是多解釋了一句。

林潤更加不理解了,「世上用得上紙張的人本來就少,配方傳出去,到時候做這門生意的肯定不少,你還怎麼賺錢?」

「總有賺頭的,」林清婉不在意的笑道:「大家成本都差不多,他們總不會為了銷量便虧本買賣吧?」

可賺的卻相差很多,林潤不覺得林清婉會不知道這點,她會這樣說,顯然是已經不在意草紙帶來的利潤了。

他微微一嘆,沒有再勸,算了,反正還有竹紙呢,這才是大頭。

林潤帶走了半個匣子的竹紙,回族去與族人商議去了。

林清婉等他走了以後才對林管家和鍾大管事道:「竹紙的利潤很高,然而其價太高,不是一般人能消費得起的,銷量有限,所以我們也不能忽視了草紙。」

「可姑奶奶不是打算公開草紙的配方嗎?」

林清婉嘴角一挑,「就算公開了,我們也能做得比別人更好。而且,它的銷量會很高,薄利多銷下,其利潤不會低於竹紙。」

林管家和鍾大管事眉頭一皺,小聲道:「但天下讀書人有限,就算草紙價低,銷量也不會高到哪裏去吧……」

林清婉意味深長的道:「人總是會越來越多的,總之你們先準備着,讓曹金和孟福再研究研究草紙,看能不能把它做得更好,或是不降低品質的情況下降低成本。」

林管家和鍾大管事對視一眼,問道:「姑奶奶想把造紙坊設在哪裏?」

「先在莊子裏設一個,等銷量穩定了再在其他兩地設一個,到時候書鋪售賣便不用從蘇州這邊運過去了。」林清婉攤開莊子的地圖,最後在莊子的另一頭,牧園還要過去的地方點了點道:「這裏有河,使人截一段水流,在此挖個大塘做造紙坊吧。」

「工人……」

「讓柳管事去招,也可從長工中選擇。」林清婉道:「我們家的長工該增加了。」

林管家和鍾大管事對視一眼,便明白姑奶奶是要趁機培養私軍了。

雖然養軍的花銷很高,但經過暴民圍攻之事,倆人也不心疼錢了。

反正現在林家養得起,還是保護主子們要緊,私軍養了便養了吧。

等林清婉和林管家鍾大管事商量完具體的事宜,外面太陽已經快要落山了,林清婉正要留他們吃飯,白楓便在門外一晃而過。

林清婉便道:「你們先回去用飯吧,有事我再找你們。」

林管家和鍾大管事也看到了白楓,知道姑奶奶這是有事要處理,忍不住勸誡了一句,「姑奶奶也要注意休息,身體為重。」

林清婉應下,送走倆人後便讓白楓進來。

白楓進來稟報道:「姑奶奶,下午時碧容過來看了兩回了,大小姐從尚府回來,心情似乎不好。」

林清婉垂眸想了想道:「讓人擺飯吧,去請大小姐來用晚飯。」

白楓應下,躬身退出去。

林玉濱過來時已經面無異色,她高興地和姑姑分享了一下今天收到的禮物,然後便安靜的陪林清婉用飯了。

吃過飯,林清婉看了眼外面的星空,對她招手道:「走,我們姑侄倆出去散散步。」

白梅四人大驚失色,「姑奶奶,外面已有露水,還是在屋裏走走就行了吧。」

「放心,我們不到院子裏去,就在走廊里走走,不讓露水沾身。」林清婉對林玉濱笑道:「這麼美的星空可不要辜負了。」

林玉濱朝外看了一眼便跟上小姑。

白梅和映雁立即拿了斗篷給各自的主子披上,生怕她們受一點凍。

林清婉朝後揮了揮手道:「不用你們跟着,又不是去多遠的地方,我們自己走就好。」

白梅四人只能帶着丫頭們停步,依依不捨的看着姑侄倆手牽着手走遠。

倆人沿着迴廊慢慢走着,扭頭一看就能看到天上繁星點點,這樣的星空林清婉長大后便很少看見了。

她鬆開林玉濱的手,靠坐在欄桿上,側頭笑看林玉濱。

林玉濱從小姑的眼睛裏看到了寬容和打趣,不由臉頰一紅,扭過頭去也看向天空。

見她便扭,林清婉便只能主動問,「今天去外祖母家開心嗎?」

林玉濱沒再表達出吃飯前的高興,反正她也知道瞞不過姑姑了。

林清婉也不逼她回答,只是靠着柱子靜靜地看着天空,老半天才聽到她低落的道:「姑姑,我們都變得不一樣了。」

林清婉看向她,目光柔和。

林玉濱嘆息一聲道:「外祖母沒有以前疼我了,還會旁敲側擊的打探我的態度,甚至會以長輩的身份壓我。」

「而我也不如以前了,我同樣會虛偽以對,甚至會怨忿,」林玉濱輕聲道:「這是不對的。」

和她讀過的書,受過的教育不一樣,她都不明白自己怎麼會變成這樣,只是下意識的就那麼做了。

林清婉不由好笑,「我常笑明傑是個書獃子,沒想到我們家玉濱也是個書獃子。」

「姑姑!」林玉濱不由嘟嘴。

林清婉淺笑,扭頭看向星空道:「至誠之人難得,就是因為這樣的人很難活下去。而人要活就免不了謀,要活得好更需要謀略。而謀略的第一步便是喜怒不形於色,讓人摸不着你心裏的真實想法。」

「我們是很難做到這樣,但我們應該要為此努力。」林清婉指著莊子外面的道:「至少在這樣的亂世下,我們得有能力保住自己。」

「如果要至誠,你覺得小姑還能撫養你嗎?早被宗族和尚家吞得一絲不剩了。」

「那怎麼能一樣,」林玉濱小聲道:「外祖母是我至親之人,我一直以誠待她,她也一直疼愛我,我從未想過我們會變得如此的。」

「那不過是因為你們沒有利益衝突罷了,」林清婉近乎殘忍的剖析道:「彼時你只是借住尚家的外孫女,你父親尚在,兩家關係親厚,互相扶持,並沒有矛盾。就是有,在利益的前提下也可忽略不計,這樣的情況下你外祖母自然可以全心全意的疼愛你。」

「可現在,你父親已不在,林家幫不到尚家,兩家利益來往減少,甚至還有了利益糾紛,」林清婉看向她道:「老太太也是人,她心中也是有親疏的,在這樣的情況下自然要有所取捨。」

林玉濱難受的低下頭。

林清婉就揉了揉她的腦袋道:「孩子,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就是我也不能倖免。你若和族裏的子侄有了矛盾,你覺得我會站在哪邊?」

林玉濱想也不想,「自然是我這邊了。」

「是啊,為什麼呢?都是我的侄兒輩,我為什麼不站對方呢?」林清婉道:「還不是因為你是我親侄女,是我一手帶着的,親疏有別。」

「老太太也是一樣的,對她來說,明傑與你,她更愛明傑,但明傑和尚家,她肯定更愛尚家。」

「她不疼你嗎?疼的,只是不及尚家和兩個孫兒重要罷了,」林清婉殘忍的道:「要問你和丹蘭三姐妹老太太更疼誰,那肯定是你,可有一天你們真的一起出了事,你猜老太太會保誰?」

林玉濱臉色一白,抿著嘴不說話。

「丹蘭她們身後還牽扯著尚家,哪怕她更疼你,為了尚家,即便痛心她也會選擇丹蘭她們的。」林清婉沒給她反應的時間,直接挑開了道。

這沒什麼不對,人都有親疏,她可以理解。但她不喜歡的是老太太明明做出了選擇卻還要做出一副多疼愛玉濱的模樣。


甚至以孝道壓人,逼着玉濱陪她做出一副祖慈孫孝的模樣,她不知道玉濱在尚家受了什麼刺激,但知道主力一定是老太太。

除了她,還有誰能這樣傷她呢?

林玉濱疲憊的垮下肩膀,靠在小姑身上,半響才啞著聲音道:「姑姑,您把尚家的玉如意退回去吧。」

林清婉一怔,問道,「你不喜歡明傑了?」

林玉濱抿嘴,抱着小姑,眼眶通紅的道:「他很好,但他的家不好,姑姑,我不願你為難。」

她隱約知道,小姑也不喜歡尚家,是為了她才保持這樣密切的來往的。

「傻孩子,」林清婉摸着她的腦袋笑道:「你看見的還是太少,等你再長大些,見過更多的人,更多的家庭后再談這件事吧。」

尚家是不好,但其他家族又好嗎?

尚老夫人再不好,但在面對玉濱和尚二太太時,她肯定會站玉濱。而尚二太太又蠢又沒耐心,要對付她太簡單了。

不說她,就是玉濱也多的是辦法應對。

對她來說,玉濱嫁進尚家后真正的難處在於尚平和趙捷。

這倆人和尚明傑才是決定她地位的關鍵。

尚明傑且不說,尚平和趙捷……

林清婉冷笑,不過玉濱年紀還小,她的婚事並不用急,來日方長,到時候就看林尚趙三家誰高誰低。

玉濱和婉姐兒的個性太像,就算此次是她提出的將玉如意歸還,她心裡肯定也放不下,她的身體太弱,林清婉可不敢拿她的身體來賭。

不過這倒是一個機會,一個讓她將目光從尚明傑身上移開的機會。

林清婉推開林玉濱,看著她的眼睛道:「孩子,我不退玉如意是因為明傑難得,所以我願意給他一個機會。可這世上如他一樣難得的人還有不少,你年紀還小,我們不急,慢慢來找,總能找到一個四角俱全的。」

這世上哪有完美無缺的婚事?姑姑不過是在安慰她罷了。

林清婉便摸了摸她的腦袋,「去給你父母上炷香吧。」

有些話她不好與活人說,卻可以和死人傾訴,說出來總會好受些。

林玉濱起身往小祠堂去,中途忍不住回身看了一眼小姑。

林清婉對她揮手笑笑,讓她安心的去。

映雁和碧容連忙跟上大小姐,白梅和白楓對視一眼,猶豫了一下還是沒上前,遠遠的站著看林清婉。

林清婉扭頭看向滿空繁星,忍不住在心中笑問林江,江南的才俊啊,不知道有沒有合適玉濱的。

嗯,或許他們可以把目光放得更遠一些,到大梁各地去找找?

天上的林江自然聽不到林清婉心中的話,但他卻可以看懂她眼睛里表達出來的意思。

他不由垂眸沉思。

女兒要不是非尚明傑不可,其實倒可以考慮考慮。

他扭頭看向白翁,白翁都不等他說話便立即搖頭道:「上仙,給不了暗示,我們現在不在同一處。」

「製造異象也不行,」白翁繼續趕在他張嘴前道:「林姑娘能不能意會我不知道,但地上那些自以為聰明的人肯定會相差,您要知道地上現在可正在打仗呢。」

白翁已是欲哭無淚,「而且這事還跟您有莫大的關係,您已經改變了一段大歷史,要不是您早死了,那個世界的天道一定會找您算賬的。所以我們還是老實在天上做看客吧,別製造事端了。」

林江抿了抿嘴,不甘願的坐好,「這場戰事本來就會發生。」

白翁忍不住道:「但性質是不一樣的。」

現在,大梁的軍隊已經在邊境集結好,白翁切換了一下鏡面,可以看到兩國正在交戰。

而且大梁的軍隊攻勢迅猛,就算不用窺天鏡推演他也能預感到這場戰爭的結果。

何況南漢的另一邊大楚也在暗中動作。

這和窺天鏡推演出來的「第一世」完全不一樣。

「第一世」才是無限接近於歷史的推演,白翁記得很清楚,南漢與大梁會有戰事,不僅如此,大楚也會趁機進攻大梁,就是北方的遼國都蠢蠢欲動。

可以說大梁四面楚歌,處境艱難,最坑的是大梁國庫還沒錢,最後大梁雖艱難的渡過此劫,但國力也受損嚴重,外敵未驅,內鬥倒是激烈起來。

然而現在大梁的處境完全不一樣,這是為什麼?

還不是因為林江?

他那筆捐款豐盈了國庫,梁帝自身節儉,卻捨得在民生上花錢。利用這筆錢修建了不少水利工程,因此這兩年大梁算得上豐收。

邊關的將士們軍備等也增加了不少,至少打起仗來糧草是不用擔心的。

最關鍵的是南漢內亂了,別人不知道,然而坐在天上整天無所事事,拿著鏡子四處換地方觀看的白翁和林江會不知道嗎?

南漢的內亂跟林江也有關。

說起來也是南漢的皇室倒霉,在「第一世」中,南漢皇室雖弱,但還是有一定話語權的,最主要的是那時他們目標一致,就是要把大梁的江南搶過來。

所以皇室和大將軍呂靖相處還算愉快。

可這世他們有了分歧。

呂靖早就瞄上了大梁的江南,那是魚米之鄉啊。大梁為什麼能在國庫那麼空的情況下成為國力最大的國家?

還不是因為它有江南和中原這兩大產糧區?

南漢要是能把江南搶過來……

呂靖光想想就覺得渾身的血液發燙,所以早幾年他就計劃著進攻大梁了,只是時機未成熟,一直不曾動手。

但這些年大梁發生的事也不少,先是大皇子戰死,再是時不時的天災人禍,呂靖覺得此時正是時候。

劉皇帝也是這麼認為,於是就答應了呂靖的密折,表示他要是能把江南打下,到時候就封他為江南王。

可是這時候傳來了林江病重要死的消息。

這對他們來說本是好事,能幹的林江死了,他們少了一個勁敵不是?

於是他們打算等一等,等林江死了再動手。

誰知道林江還沒死,倒先把家產都捐給了國家,大梁的國庫一下就豐盈了。

呂靖和劉皇帝都傻眼了。

打仗除了兵將便是糧草最要緊了,本來國庫空虛的大梁他們還能戰一戰,可現在對方有錢了……

劉皇帝覺得他們勝算不大,所以就讓呂靖停止計劃,等以後再找機會。

可呂靖等不起啊。

他都四十多了,還能活幾年?

何況他都跟部下們說好了,待他當了江南王便大封功臣,所以他忍了忍還是去和皇帝上書,認為大梁可以一攻。

劉皇帝雖然懦弱,但卻深知欲速則不達的道理,何況是在這樣的亂世更是得穩,所以說什麼都不答應。

但呂靖逼得太緊,這沒讓劉皇帝妥協,反而讓他起了要分大將軍兵權的想法。

呂靖太過分,也越來越跋扈了。

只可惜,他們鬥了一年多,最後還是南漢的皇室敗了,呂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發動政變,然後大梁和大楚就和聞到腥味的貓一樣湊上來了。

而改變這一切的源點卻是林江捐出去的那份家產。

你說這鍋是不是得林江背?

白翁也不知道這件事的影響是好是壞,「第一世」時大梁雖保住了江南,卻也失了好幾個城,且死傷無數。

而現在,南漢多半是保不住了,但它同樣死傷無數,每個世界的天道那兒都有個小本本,他也不知道林江在那裡是正是負,

白翁看了眼環繞在他身上的功德,微微一嘆,心中暗道:算了,再負也不可能把他身上的功德都扣光。

他何必操心?

此時,大梁的人還都不知道南漢的內亂還有林江的作用在,他們正滿心焦急的等著邊關的戰報。

這場仗能不能繼續打下去就看第一場的勝負了。

京城和蘇州幾乎是同步收到的捷報。

京城有八百里加急,蘇州離得雖近,卻因為信息稍微滯后,故還是在捷報入京后才知道的。

周刺史第一個收到消息,然後林家,尚家,盧家等大家族也就知道了。

趙勝自然也收到了消息,因為趙捷便在南征軍中。

蘇州立時陷入一片歡樂的海洋中,加之年節將至,蘇州街道又熱鬧起來,已經在蘇州安定下來的流民也開始尋思著做些小生意。

林清婉在對著地圖坐了半天後讓人去通知宗族把想要學製紙的族人送來。

「順便把這段時間你們篩選過的災民也叫來,我要教他們一門技藝。」

林管家大驚,「姑奶奶,您要教他們製紙?」

林清婉斜了他一眼道:「我有那麼笨嗎?」

林管家就大鬆一口氣,還好,還好,他不由討好的問,「那姑奶奶要教他們什麼?」

「教他們做豆腐。」

「啊?」

林清婉微微一笑,沒告訴他為什麼,只是等族人和流民們站在一起時林管家才知道,不管他們是來學什麼本事的,在此之前都要做同一件事——給林家幹活兒。

林清婉站在牆樓上居高臨下的看著底下幾百人道:「你們要從我這裡學本事,我也不要你們當上幾年的學徒,或者交昂貴的學費,我只要你們以勞代酬。」

她指了族人道:「你們要跟我學本事,那就得在我這裡免費幹活二十天,」又指了流民道:「你們則要干三十天,勤奮的,我會酌情減少天數,讓他早一點學會。」

流民們沒意見,能白學一門手藝於他們來說本來就是天上掉餡餅,別說林清婉讓他們干三十天,就是干三百天也行啊。

族人這一邊則有些騷動,有人不滿的道:「姑奶奶,來前族長說了是讓我們來學手藝的……」

「當然,我沒說不讓你們學手藝,」林清婉道:「因為你們是我族親,所以即便你們學的手藝比他們更貴重,我也只讓你們干二十天而已,你們要是不願意那就算了,回去吧。」

那人憋得臉色通紅,站在人群中不動。

林清婉便指了牆腳的一堆農具道:「決定留下來的就去幹活吧,不想學的則可以回家了。」

說罷轉身就走,並沒有多說。

林全在一旁看得滿頭大汗,他是負責安排他們的人,卻沒想到姑奶奶是連族親一塊兒使喚的,還以為只是流民呢。

他不由惶恐,「姑奶奶,這事傳回族裡,只怕影響不好。」

林清婉涼涼的瞥了他一眼道:「不勞而獲一次會讓人欣喜,然而不勞而獲兩次則會把人的心養大,以後你有了好東西不給他們,他們能跳起來逼著你讓他們第三次,我不想看到這樣的事。」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ass99413&aid=166928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