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故事的片段 (3)
2008/11/18 22:37:07瀏覽1144|回應4|推薦19

接續上文: 故事的起點故事的轉折.

Pascal在倫敦的最後一個整天,我陪他到Imperial College的游泳池游泳. 穿過Hyde Park的時候,他談著家鄉的冬季,我幾乎可以看見生著火的屋子,屋外是覆蓋著白雪的田野. "You have to come to Belgium."他說. "I would like to."我說,卻無法想像身在比利時. 即使只隔著一道海峽,那對初到倫敦的我太陌生,太遙遠,整個歐洲還是一片未知的世界,Pascal帶給我的可能,還不在我的認知裡.

那天下午,只因為我想坐London Eye,我們專程到了南岸,卻因為排隊人潮太多而作罷,只在市區裡隨興的走逛. 路經Waterstone's,Pascal想買英文小說讀,問我知不知道有什麼好書. 我帶他到M字頭的作家區,抽出Haruki Murakami(村上春樹)的South of the Border, West of the Sun. "This is a good book by my favorite writer, you should read it." 他翻了翻,決定買下來. "I trust you. This is my first novel in English." 說著,他要我選一樣東西當禮物,我選了本以普羅旺斯為主題的月曆. "Go there one day - it's very beautiful." 幾年以後,在普羅旺斯山間的巴士上,我想起他的話和那本2004年的月曆,發覺自己已經來到了那個one day.

隔天早上,我陪Pascal去Waterloo Station搭歐洲之星. 驗票關卡前,他緊緊的擁抱我,我沒有落淚,卻也說不出話來. 只能故作瀟灑的微笑目送他走進一開一關的玻璃門. 我站在那裡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中,才轉身步履艱難的離開. 從Waterloo有地鐵可以直接回到宿舍,那一刻的我卻忘了回家的路,只是隨著人群走出車站,莫名其妙的走上了Waterloo Bridge. 就像在夢遊,我只是走著,看著寬廣的泰晤士河,完全無法思考,也不知道要去哪裡. 這一星期發生的一切彷彿是一場夢,我努力想醒來,卻在夢境與現實中掙扎. 

走到橋中央,迎面走來一個戴帽子的男人,我無意識的看著他壓低帽沿下的臉,竟然覺得熟悉,擦肩而過的那一剎那,一個名字閃過我的腦海: "Jude Law."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回頭再看了他一眼. 或許我盯著他的眼神讓他感到好奇,他也正好回頭看我,那張臉和電影裡的十分相似. 來英國之前,我的生活裡只有小說和電影,而Jude Law正是我喜歡的英國演員之一. 如果早一星期在路上看見他本人,我大概會興奮不已,然而那一天,我只是面無表情的看了他第二眼,繼續毫無目的的夢遊. 後來想起這個小插曲,總覺得這樣一個難以置信的機緣巧合具有奇妙的意義: 儘管我永遠沒有辦法百分之百確定那個男人是不是Jude Law,這個短暫的瞬間讓我知道自己已經不再活在虛幻的影像裡,而是在現實生活中體驗著真實的悲歡離合. Pascal留下的缺口,沒有任何人可以填補.

那個上午,我走過倫敦市中心許多曾經和Pascal走過的街道,木然的看著人事已非的場景,整個人掏空似的沒有任何感覺. 我不記得最後怎麼回到宿舍,只記得進房後,房門關上的聲音突然震醒了我: 離家一個多月來,這是我第一次意識到自己是孤單一個人在一個陌生的城市裡,沒有任何人可以依靠; 而Pascal,這個帶領我認識倫敦,也認識自己的人,只是匆匆的經過我的生命,留下我一個人面對未知的一切. 想到這裡,我終於忍不住痛哭失聲. 

我哭了好久,也不知道讓我傷心的究竟是Pascal的離去,還是發現自己離家千里,只覺得被無助的情緒淹沒,需要好好的哭一場.

天不知不覺的黑了. 門上傳來輕輕的敲門聲. 我試著幻想Pascal回來了,心裡卻清楚這是完全不同的敲門節奏. 我打開門,是Christian站在門外,"Hi. I just want to check if you are alright."

"As you can see, I am not." 我鼻音濃重的說. "I'm sorry for what happened......it just happened. And I am paying for it now."

Christian是個好人,卻不是個擅於處理情緒的人. 他沒有辦法掩飾某種程度的幸災樂禍,也沒有辦法扮演那個他想扮演的良師益友. 儘管我的道歉化解了酒吧那夜後的尷尬,我的眼淚引起了他的惻隱之心,當他坐在我身邊,試著重建Pascal出現前的友好狀態,我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 我不知道Christian對我曾經有過什麼樣的感覺,然而在那之後,維繫著我們兩人的,卻是對Pascal的共同回憶. 他沒有一次的談話不提起Pascal,貶抑的口吻吐露著受傷的自尊,我卻沉溺在對Pascal的想念裡,無論他說什麼,我只想聽到Pascal的名字,也只想在自己的回話裡,發出同樣的音節.

Pascal回去幾天後,寄了e-mail來問我好不好. 我們開始隔幾天通一次信,通常我在深夜寫信,他會在早上進辦公室的時候回覆. 因為一個小時的時差,我總是在起床的時候,盼望著Inbox裡有他的來信. 就這樣,我一面適應著倫敦的生活,一面把情感寄託在陌生的比利時,那個冬天來得特別快,不知不覺中,聖誕燈飾已經佈滿了市區.

聖誕節的接近讓不回家的異鄉人感到格外寂寞. 就在這個時候,Pascal來信問我願不願意去比利時,和他的家人一起過節. 我意外而興奮的接受了他的邀請,到STA買了歐洲之星的來回票. 一夜之間,滿街閃爍的燈飾不再那麼刺眼,各式各樣的聖誕禮物也不再與我無關,我興匆匆的準備著第一次的比利時之行,同時忐忑不安的想像著與Pascal再見的那一刻.

 

                                                                                                                  -- 待續 --

 

PS. 這段時間的心情寫在2003年舊文Waterloo Sunset Sunrise裡,就不再贅述. 現在回溯當時的情景寫這段故事,很多感覺已經經過了幾年的沉澱和整理,變得比較客觀冷靜. 這篇文章當時並沒有寫完,後來也就一直膠著在那個情感的時間點上. 那一年這首David Bowie唱的Waterloo Sunset在電台上強打,每天都可以聽到這首歌. 那時的歐洲之星車站還是Waterloo Station,因而對我來說,這首歌始終有著時空上特殊的意義.

有興趣可以聽Youtube上David Bowie和Ray Davies的Waterloo Sunset live版本. 連結如下:


( 心情隨筆愛戀物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vetteinLondon&aid=2373718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我還依晰記得
2008/11/19 12:54
那時初到異國,突然發現自己是 "alone" 的那種感覺,那讓一向獨立的我不知如何是好..... It's not a good feeling!
Great story, can't wait to find out what happens next! 
Yvette@London(YvetteinLondon) 於 2008-11-19 19:07 回覆:

我也算蠻獨立的,所以剛到英國的時候很開心,完全沒有想過家,也不覺得孤單,一直到那一天才突然有感而發. 不過這五年來,這樣想家的情況真是少之又少.

Thanks for reading it. I hope it won't take too long for me to produce the next one!  


blue phoenix 以妳為榮-老三高中畢業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I love Belgium
2008/11/19 10:22

好久以前單身出差的日子

再也回不去了


blue phoenix

Yvette@London(YvetteinLondon) 於 2008-11-19 18:54 回覆:

現在可以帶老爺和野蠻女們舊地重遊啊!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feeling
2008/11/19 08:48
以前有時也因感情三不五時寫詩寫文    後來發現有朋友寫信來說她讀的哭到不行 沒想到  自己的文章會讓別人哭的傷心   我就不再寫了  

Yvette@London(YvetteinLondon) 於 2008-11-19 09:15 回覆:

我覺得文章能讓人哭不見得不好,也許讀文章的人正需要宣洩一下情緒,才會有感而發的哭了. 有時候有哭比沒哭健康,長期把情緒壓抑在心裡只會讓人更消沉,好好哭一場把受傷的感覺哭出來,反而有助於move on.

所以妳還是繼續寫啦! 我保證讀了不哭......


底兒麗亞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請問, 到底有幾集?
2008/11/18 22:56

原來遇到Jude Law & Pascal離去是同一天的事.

我還以為你很少哭哩, 不過那樣的情境, 換成誰都很難堅強. 終究一切都走過來了.

Yvette@London(YvetteinLondon) 於 2008-11-18 23:37 回覆:

ㄟ~~我也不知道有幾集耶......我就慢慢寫,盧到被催稿了就趕快結集出版,所以也沒想到要寫幾集. 希望再兩集可以寫完啦~~不然就變成歹戲拖棚了.......

這兩件事同一天發生實在是太不巧了~~早一星期遇到Jude Law我就毛遂自薦去他家當保母了......

我是不常哭啦~~不過一哭起來就沒完沒了,所以卡密很怕我哭,因為我一開始哭他就知道代誌大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