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的娜姐 (中)
2008/02/04 22:40:47瀏覽900|回應0|推薦28

五月匆匆過去,Nadine和我都開始著手寫論文,她的進度一如往常的有效率,而我的論文還在一字一句慢慢加. Nadine的計畫是八月中交了論文後先回德國,等工作住處都確定了,再和父母一起開車回英國把家當一次搬到科隆,同時在她倫敦的第二個家辦Leaving Drink – Nadine十八歲那年來倫敦的Camberwell College of ArtsPaper Conservation (紙張/古書修復)一方面因為英國學制比德國簡單,一方面是當時的小男友Tom是英國人,他的父母RayConnie在南倫敦的房子裡提供她低廉的食宿. 搬到倫敦之前,她和Tom就因為個性差異分了手,然而已經沒有退路,她還是硬著頭皮搬進了前男友的家. 最初的尷尬過去後,她成了這個只有獨子的家庭裡的女兒,Tom就像手足那樣要好或是吵架,她也常邀我到家裡作客,介紹家庭成員給我認識,就像她生來就是這家庭的一分子.

八月回德國前,Nadine來宿舍和我一起吃飯,再到Bar裡喝啤酒,一如往常我們hang out的模式 - 她不想談離開的事,我也安慰自己九月還會再見到她,道別時她堅持不說再見還有那些會讓我們掉淚的話,因此不要我送她去坐車,只在宿舍門口給我一個擁抱和一句take care,便帶著微紅的雙眼匆匆轉身離去.我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路的轉角,彷彿初識的那一天,我從不曾叫住她,這兩年的歲月於是成為不存在的回憶.

九月上旬,我在deadline將至的論文和感情裡掙扎, 月底Nadine回英國的時候,我剛狼狽的交出論文和交還至愛的人. Leaving drink那晚,我再怎麼化妝都遮不住憔悴的神情和佈滿血絲的眼睛,Nadine一看就知道我不好,我們卻在熱鬧的party裡無法多談. 曲終人散時,我是最後幾個告別的客人之一,這一次,是我在承諾會到科隆找她後匆匆離去,我走出客廳門的那一刻,瞥見她的媽媽將她摟入懷中,我想她一定是哭了,卻沒有勇氣回頭. 我寧願她相信我是堅強的,也不要她為我擔心.

那天之後,我們一直保持連絡,卻沒有再見面. 這兩年來,她搬回科隆後和在倫敦時開始遠距交往的男友感情更加穩定,不再走黑暗的Goth,讓染黑的棕髮慢慢長回來,服裝從T-Shirt垮褲變成簡單的穿著,過去不戴的眼鏡讓她看起來更加自信專業. 在古書修復工作坊一年後,原本的老闆因為接受教職而把整個生意轉手賣給她,於是26歲的她有了自己的事業,case從零零星星到應接不暇,她也從初出茅廬的實習生變成了精明幹練的女強人. 若不是一路走來我們用email分享彼此生活,也看見對方的改變,我可能沒有辦法相信,她就是當初我認識的那個造型極端,作風豪放的娜姐.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vetteinLondon&aid=1596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