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抉擇業果—介紹十惡業(11)
2014/12/26 17:15:53瀏覽1600|回應0|推薦11
※本文係從《菩提道次第廣論》課程裡,法師所開示的內容中所節錄出來的。本文接續上一篇「抉擇業果—介紹十惡業(10)」,有興趣的朋友,請參閱。

{以下摘錄自講義:
  • 《大智度論》
諸餘罪中,殺業最重。諸功德中,放生第一。
  • 《梵網經》
若佛子。以慈心故行放生業。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我生生無不從之受生。故六道眾生皆是我父母。而殺而食者。即殺我父母亦殺我故身。一切地水是我先身。一切火風是我本體。故常行放生。生生受生常住之法。教人放生。若見世人殺畜生時。應方便救護解其苦難。
}

接下來,我們講放生的這個部分。放生,在《大智度論》裡面…經典還有很多,就是擷取一兩個…。《大智度論》裡面講:「諸餘罪中,殺業最重。諸功德中,放生第一。」殺業是最重的業,如果能夠放生,是最大的功德。在《梵網經》裡面有講,「若佛子,以慈心故」,慈悲心的緣故來放生,要想說「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的女人都是我過去生的母親,即使是動物的男、動物的女都是這樣子來想。「我生生無不從之受生」,我都是從這些動物來受生的。「故六道眾生」,六道裡面,不管是鬼道、畜生道、地獄道,即使在三惡趣,他們都是我的父母,如果我殺牠、吃牠,就等於是殺我的父母,也是殺我「故身」。「故身」就過去之身,我這個故身就是從我過去的父母給我的嘛。「一切地水是我先身,一切火風是我本體。」也就是說,地水火風是成就我們這個物質體的四大元素。常常行放生,「生生受生常住之法,教人放生。若見世人殺畜生時」,應當要「方便救護解其苦難。」

所以我們說護生,愛護生命是長時、恆時要做的,恆常都要做的;而放生,它是一時,我們看到這樣的因緣的時候,我們去做,所以它還是有它的必要性的。現在當然很多人對於放生提出很多質疑,所以我們後來…有的時候會帶一些信眾,或者是他剛剛接觸佛法的人,要去放生,後來也不太敢。因為現在的人我發現,可能是我們比較少接觸新聞電視媒體這些,就是好像已經都種下說放生其實不是很好的事情。有一些那一種環保人員,還是什麼動物保育人員之類的,還有一些提出對放生很多的質疑,本來我們以前去放生,大家都開開心心、歡歡喜喜,現在不是;現在要去,就先看看你放生有沒有違背…使令牠們是不是…要看看旁邊有沒有人,放鳥就去抓鳥…都要質疑很多。你還沒有放之前,先問你說「你這個是從哪裡買的?」「是怎麼樣放的?」然後之後,「牠們可不可以活命?」

其實放生是要謹慎,是一定的,就是說有這一些社會上對放生的質疑,那我們…其實對佛教徒來講,這個我們不用去排斥,我們就是應該要虛心接納。他們有提出什麼質疑,那我們從可能的問題裡面,我們儘量去避免他們提到的這個問題,因為畢竟有一些是專家學者嘛,他們有看到一些我們可能沒有看到的問題。我們去把這個問題改良、改過、注意之後,這些事情我們還是可以做的。不是說…所以現在很多就是一參加,就很多很多的疑問,然後一看,心裡就生不起歡喜心,都會覺得說「哎呀!這樣子下去,好像會有很多的問題」,生不起真正說要放生這樣的一個歡喜。所以,其實這方面的言論、討論也有很多,那我這邊就舉一句話,就是印光祖師《文鈔》裡面有講到說,如果…你看從民國初年就已經有很多人質疑這件事情了,可能也不只是民國初年,如果說我們有看到過去的文獻,應該過去更多。…就說,如果「必期於萬無一失」,我們一定要等到萬無一失的狀況,才肯行放生的話…這印光祖師他《文鈔》裡面講,那世間人他盡形壽(就是終其一生),他都不可能行放生。

因為你說醫生他也有可能有誤診的時候嘛,絕對不可能說完全萬無一失。如果說一定要這樣子去挑戰放生這件事情的話,其實你說一定要全部沒有問題,然後所放的魚苗一點都沒有死、都沒有受傷,一定放一百隻、一百隻都要存活,這樣子很多很多的疑惑、很多很多的責難的話,那將來…提出這樣的言論的人,將來必定會遇到…遭遇到說千萬人要來救他,都救不了他的處境,這是非常令人哀痛的事情。所以我們看到有一些放生的事蹟,我有看過…其實這個動物,好像是一隻牛,我記得是一隻牛,已經就是被人家看到了,要救牠,可是無論如何、想盡辦法,用錢給他買,然後去跟他溝通,最後連賣的人都已經同意,後來是他太太又不同意,所以到最後這隻牛還是被殺了。你說牠有沒有福氣呢?牠也是遇到有善心、慈心的人要救度牠,可是牠的因緣就是沒有辦法,使令牠的命就是沒有辦法活下去,怎麼樣要幫助牠,都沒有辦法。我們也講了,如果我們本身沒有這個經濟、沒有這個財力的話,碰到有眾生牠有急難的時候,我們就是至少幫牠皈依、教牠念佛、為牠迴向,可以做到這樣子。

我們在《普賢行願品》裡面有講到,如果能夠令眾生歡喜,就是令一切的如來歡喜。因為諸佛如來祂的體、祂的根本就是大慈悲心,對眾生起大慈悲心,因為大悲心而生起菩提心,因為菩提心而成正等正覺。因為眾生他最愛的是自己的生命,而諸佛最愛的是眾生,所以如果能夠救眾生的生命,我們就能夠成就諸佛祂的慈悲心。在經典裡面,各位如果唸過《金光明經》,它裡面有一個放生的事蹟,就是釋迦佛在因地的時候,曾經作一個醫生的兒子,他叫流水,〈流水長者子品〉裡面。因為現在很多道場也有共修這部經典,所以各位有機會可以看,這裡面講到佛陀過去世的因緣。

這個故事大概有幾個重點,第一個就是,他看到池中的魚有急難的事、急難的狀況…也就是這個流水他有一次帶著他兩個兒子到處去走走,結果就看到一些吃肉的動物,往一個地方跑,他們就跟上去看,就看到山裡面有一個很大的水池,這個水已經乾掉了,日光這樣曝曬之後,只剩下一點點水,可是池裡面有成千上萬的魚,總共有一萬隻,即將要被曬乾、要死了。這時候,流水長者子他看到這些魚即將…那麼多的魚馬上就要瀕臨死亡,非常地悲愍牠們,就到處要找水,但是找不到。因為在樹林裡面,看到大樹,就去把樹葉採來,大樹的葉子非常大,先幫這些魚遮蔭,不要一下乾掉。

之後,第二個重點,他就是去找水,來救這些魚的命。怎麼找呢?因為之前,國家裡面有瘟疫,這流水他父親是醫師,因為他父親年紀已大,所以他看到很多人因為這樣而死亡了,就請他父親把他醫學的專長、擅長教給他,他學了之後,就幫助國家…像我們當時候的SARS一樣,幫這些瘟疫的人都恢復、痊癒之後,國王對他非常地感恩…所以他就想辦法,就想到去找國王。非常急切地跑去大王那邊,跟他借二十頭大象(因為以前沒有消防車嘛,以前沒有這些交通工具,都是象馬車乘,象是最大的,動物裡面最大的),然後又去跟城裡面的人借皮袋,很大的皮袋,裝水的皮袋,然後讓大象到水源的地方…因為後來流水長者子他有找到水源處,因為他想說「奇怪,為什麼會沒有水?」找到水源處,原來是有一些他們要捕魚的人,他們把水源地方破壞了,使令這個水下不來,才令下面的魚池都乾涸掉了。他找到這個水源處,他就去跟王借大象,然後就去水源處,把皮袋子就裝滿水,然後就去把水池全部倒滿水,之後魚就暫時沒有生命的危險。

之後這個長者子…第三件事情,他救了這個魚之後…第一個是救牠命,第二個就施食給牠們,布施食物給牠們,使令牠們解除飢餓的問題,因為牠們已經被曝曬了很久,沒有水也沒有飲食。他就很高興、心情非常暢快,就在池邊走來走去,就看這些魚怎麼都跟著他游來游去,好像跟隨他,就想「這些魚為什麼這樣子跟著我呢?應該就是牠們非常地飢餓,希望我可以給牠們一點飲食。」於是他就叫他的兒子,找二十頭大象裡面,有一個體型最大、力氣最大的大象,趕快回去到他們家裡面,把所有可以吃的食物,全部載過來,揹在象的身上,然後飛速、火速地回到水池來。流水長者子他看到兒子回來,很高興地把食物散在池水裡面,讓這些魚吃。給這些魚吃之後,流水長者子就想:「我現在已經把食物布施給魚,讓牠們能夠飽餐一頓,但是在未來應當還要布施牠們法食。」

所以他又想到他過去曾經有聽過一位出家人誦大乘經典,這個經典裡面有講,如果有眾生他在臨命終的時候,聽聞寶勝如來的名號、寶勝佛,那他在命終之後,他可以生到天上。所以他就為這些一萬條魚說寶勝佛的佛名,還為牠們說十二因緣的甚深的緣起法。他就走到池水裡面跟牠們講十二因緣跟寶勝如來的佛名,之後就回去了。就是救牠們生命,給牠們飲食,為牠們說法。他回家之後,不久有一次在家裡請客,請客之後,流水長者子就喝醉酒躺在那邊,酒醉了睡嘛。那時候、那一天晚上,一萬條魚同一天晚上就是往生、命都往生,生到忉利天。我們說過天人生到天上,他會先作一個思惟,「我是從哪裡來?是什麼樣的善因緣?」他們就歡察到,原來就是流水長者子給他們水跟飲食,為他們說法,讓他們有這個因緣、善緣、善業來生天上,所以他們應該要去跟他獻供、跟他報恩。

他們就從天上,下到人間來,到流水長者子他的家裡面。那時候正在躺著(因為醉得太厲害,躺著睡),他們就用天上的珠寶瓔珞,在他那個頭跟腳,還有兩脇,就是四方,各個都放了非常珍貴的珠寶,然後也在國內到處下這個雨花,我們說天下花,天下的不是雨,是花。然後之後,再到他們原本往生的那個水池,散花,紀念他們的前一生,之後他們就回去忉利天宮,受天的五欲樂。所以我們從這邊就可以看得出來,其實我們就是以佛的經典為作依據。第一個重點是什麼?就是救急嘛。牠現在正處於急難的狀況之中,你不去救牠,牠馬上就死了。所以我們中國有一個寓言,過去有一個不知道是什麼大夫,好像是作官的,他就是經過大海,有一隻魚牠就在海邊、沙灘上,快要死掉。這個魚那時候會講話,就說牠需要一點水。這個人就跟牠講,好好好,我去哪裡辦完事,回來我再提供給你水。魚就很生氣說:「那你就直接來收我的魚乾就好了,等到你回來,我早就死了!」

所以我們說放生,從經典裡面,釋迦佛過去世他作這個榜樣給我們看,他第一個就是遇到急難的時候,先救牠的命;然後牠如果需要的話,因為這個魚可能被困頓許久了嘛,所以池水才會全部都快要乾涸了,我們可能布施牠一些飲食。如果牠沒有這個問題,像我們現在放生可能沒有這種問題,牠不一定是被飢餓很久,至少我們要為牠說一些佛法。為什麼呢?我們說世間的醫生很多…我們現在看到很多社會新聞,說這個醫生怎樣怎樣,有一些不肖的醫生跟藥商勾結,但是還是很多醫生他當初都是發了善心,想要行醫濟世、幫助大眾,大部分還是出了這樣的一個心。醫生他有這種醫療的專業,那我們作為三寶弟子,對於眾生,幫助的重點就是藉著一些…可能我們給他、幫助他、照顧他的身體,或者是給他一些醫療資源,或提供他一些藥物,這其實都是一種方便法。包括我們救牠的生命,因為這個生命,其實你救了之後,牠還是要死,為什麼我們要救牠?

一個就是救牠、解除牠這個怖畏,因為這樣的眾生牠通常是處在即將要面對死亡,而且是非常驚怖畏的一個狀況,一個解除牠的怖畏,然後我們要提供牠這個財施、法施、無畏施。像提供牠飲食就是屬於財施的一個部分,然後法施是最重要、是最根本的。所以我們放生的重點,還是要及時地為牠說幾句佛法,並不是要很長的儀軌,誦念到牠們都已經氧氣不足,重點不是在這裡。多多少少要跟牠講幾句佛法,總之是要讓牠種下這個善根,不然眾生你放了牠,牠還是要死啊!尤其你說這些小鳥、小魚,如果說牠今天照牠原本正常的生命,其實也活不了幾年嘛,那我們為什麼要救牠?一個解除牠非常驚恐怖畏,一個要讓牠在八識田裡面種下一些善根的種子,這才是重點。所以從佛祂過去世的本生因緣裡面可以看得出來,就是我們要重點在這上面。

白板上面寫的是我們在過去中國人本身對於生命的愛護,主要是我們儒家的思想,古人他如何愛惜物命。這個應該各位一看就懂,文字還蠻清楚的。白居易講:「誰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勸君莫打枝頭鳥,子在巢中望母歸。」因為這個鳥(母鳥),你如果把牠打下來,那牠這個小孩子如果還不能夠飛的話,其實一窩小鳥就要死掉了,因為牠沒有辦法靠自己的能力。蘇東坡他這個我們也常常聽,尤其是後面兩句:「鉤簾歸乳燕,穴牖出癡蠅;愛鼠常留飯,憐蛾不點燈。」古時候的人,他們對眾生的愛護、愛護生命。「鉤簾」就是以前的房子它有簾子,他把簾子鉤起來,因為很多鳥的巢、燕子的巢,它是築在我們門簷之下,或者是甚至有築在屋子裡的,他就是把簾子鉤起來,讓小燕子能夠飛得回來。你把簾子放下來之後,牠進不來。這是對動物的一種慈心。

「穴牖」這個「牖」就是窗戶的意思。穴牖就是把窗戶打開。有的時候有很多的飛蟲,他把窗戶打開,讓這些蒼蠅、蚊蠅這些牠們能夠飛得出去,不會在屋子裡面團團轉。我們現在還常常看到,尤其是蒼蠅常常…你窗戶都打開了,牠還在那邊團團轉,你甚至要稍微地引導牠。「愛鼠常留飯,憐蛾不點燈」,這我們常常看,就是對老鼠的愛心,留一點飯,吃完留一點飯留給牠,可以帶回牠的洞裡面。那蛾呢,因為飛蛾牠喜歡撲火,牠其實不是喜歡撲火,因為牠喜歡向光明的地方,以前都是點火,所以他「憐蛾不點燈」。

這邊「釣而不綱,弋而不射」,也有寫是「網」,網子的網,大部分我看都是寫這個「綱」。它是指孔子的德行,就是他釣魚的時候,他只用鉤子(魚鉤),魚鉤就是一次釣一隻嘛,如果說你用一個大網的話,它就是一網打盡,一次就會捕了很多,不用一網打盡。那這個「弋而不射」,就是說他不射殺在鳥巢裡面休息,已經回到鳥巢、在鳥巢裡面休息的鳥。古時候的人他雖然沒有完全斷除肉食,但是他們取的時候,都是有節度的,依照什麼樣的時間,然後取呢,都不會把它取盡,讓生物都能夠保有它繼續再存活,不會說像現在有一些保護動物、瀕臨絕種的,就是因為我們取之太甚。

然後,這個高柴是孔子的學生。「啟蟄不殺,方長不折」,這也是…這個蟄,就是冬天的時候,因為天氣很冷,有一些蟲子牠都會躲在地底下,或者是樹幹裡面,牠們會躲起來避冬,然後到春天來的時候,就會出來。所以這個「啟蟄」就是春天來的時候,這些小蟲剛剛出來。我們在節氣裡面,有一個叫做「驚蟄」嘛,就是聽了這個打雷聲音、今年的第一聲雷之後,這些躲在土裡面的這些小蟲就會醒過來,都會出來。剛剛出來、剛剛生長的,他不會去射殺牠、不害牠。那「方長不折」呢,是指對於植物,就是它才剛剛生長,不去折損它。所以孔子就讚歎高柴:「啟蟄不殺,則順人道;方長不折,則恕仁也。」則恕仁,就是寬恕與仁愛,是這樣的一個精神。那對面這裡,因為已經寫了,就把它講完,就是黃山谷他寫的:
{
我肉眾生肉,名殊體不殊,
原同一種性,只是別形軀,
苦惱從他受,肥甘為我須,
莫教閻老判,自揣看何如。
}

「我肉眾生肉,名殊體不殊」,我的肉跟眾生…這一切動物的肉,雖然這豬肉跟牛肉、人肉,它的名字不一樣,但是它本體、本俱的佛性,它是沒有不同的。「原同一種性,只是別形軀」,只是這個身體不一樣,有的是帶毛的,就是飛禽猛獸,有的是四隻腳的,有的是兩隻腳的。「苦惱從他受,肥甘為我須」,讓牠受了很多的苦惱,只是為了我自己需要吃這些肥甘的肥肉、甘美的肉。「莫教閻老判,自揣看何如」,不用叫閻王老爺來作判官,「揣」就是揣測看看,我們自己測度看看、自己想看看合不合道理啊?這個就是古時候的人,他們也是對眾生有愛護之心。

所以在《後漢書》裡面,有一個宋均,宋先生他的傳記。這宋先生他曾經作九江的太守,那時候因為山裡面有老虎為患,非常地嚴重,吃了不少的人,所以官吏設陷阱去誘捕老虎,都沒有效。宋先生他就下達一個命令說,老虎還有豹子為人民所患,為民患,這個錯…歸咎是在殘吏,就是官吏,對於官員、作官的,他對百姓不仁愛。如果去勞動大眾來捕老虎的話,不是官員體恤愛護百姓的本然,不應該是這樣子。所以…他知道這個東西就是我們說業感緣起嘛,就是你在這邊的父母官對人民百姓不仁慈,所以會有這些暴虐的兇猛的動物,招感這些來。所以他就減除他們的稅,然後重整吏治,這個虎呢,「欸,奇怪」,全部就結伴過江,東游過江之後,一隻也沒有,這在歷史上有記載的,就是在《後漢書》裡面。

然後,像有一個江先生,江泌。他是南北朝人,他心性非常地慈善,他衣服破爛,已經破到不能再穿的時候,因為以前的人都會有…我們說我們小學的時候,還會檢查頭蝨嘛,檢查蛔蟲、蟯蟲、鉤蟲那一種,以前的人久久才能夠洗一次澡,所以身上都會有蝨子、跳蚤。這個江先生因為他心裡非常地善良,他衣服破到要換的時候,他就擔心說:「我這個衣服破了、丟了之後,那我這衣服裡面的這些蝨子、小跳蚤牠們活不下去,因為牠沒有我的血可以喝。」結果他就把這些蝨子,把牠移植到他的新衣服裡面,繼續餵牠。可是住個幾個月之後,這些蝨子全部都不見,然後這個江先生他身上再也都不長蝨子。所以我們常常聽淨空老法師講說:「你種菜,你就給牠吃。你給牠吃,因為你欠牠。牠吃完了,吃飽、吃夠了、吃足了,債討還來,一隻都沒有。」它就是這樣子,讓你吃。那他那個吃,他不是作還債想,他是出於仁慈之心。那我們先到這邊,各位有沒有什麼問題?

(以下是法師回答同學提問的其中一段)

…所以,根本的方法,可能就是要加強我們各人的修行,然後…其實預防重於治療啦,防範於未然是最好的,其實如果已經長滿了什麼樣的動物的時候,再去處理,就是比較不容易。如果已經長了之後,就是看我們可以…有的話,找多一點人一起唸大悲水,沒有的話,我們自己至誠唸大悲水來處理。所以最重要的,要加強我們個人修行的功力,看能不能夠在他們撲殺之前,把這些白蟻先超度掉。因為我們今天沒有講到這邊,因為又問到,我們就把它講一下。印光祖師他曾經對這些事情有一些指導,就是怎麼讓我們的環境,譬如說像我們家裡面的植物不長蟲,或者是我們種的果樹不長蟲,我們的環境不長蟲。

祖師他提出來,最重要的還是要防範於未然。有幾個步驟,第一個,如果…應該會唸大悲咒嘛,我們就是要用至誠心,要持大悲水一百零八遍,當然要先準備一杯水,然後以大悲水,如果你這個地方是你剛才講的…地板,你就灑在那邊。如果說是我們種的植物或者是果樹稻田這些的,你唸完之後,就去灑在那些地方。而且邊灑的時候,要邊唸大悲咒,重點是要至誠心,十分懇切的話,這個蟲它是可以消亡的。如果不會持大悲咒的話,還可以持准提神咒,或者是往生咒,或者是心經。如果都不行的話,你至誠唸「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一萬聲,一樣準備一杯淨水,唸完之後,就拿這杯淨水去灑我們要處理的那個地方,然後邊唸邊灑,還是要邊唸聖號。

不過我在之前有看過,也是有這樣的狀況,不過那時候好像是…因為有些寺院裡面,好像還有在種菜,印光祖師之前去了好幾個出家人,一樣就是用老和尚這個方法,去灑大悲水,那個蟲還是不滅,最後還是老和尚出馬,他去灑,蟲就滅了。所以這個重點就是,如果我們沒有很多的資源的話,其實他們不會唸的沒有關係,叫他們唸剛剛講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一萬聲,能夠唸的一起唸,他不會唸大悲咒,就叫他唸觀世音菩薩,那我們自己要至誠心唸大悲咒。那如果說沒有辦法完全撲滅的話,還是得要做這些事情的話,最後就是…還是要幫牠迴向。所以最根本的方法,還是要加強自己的修行,不然就是要至誠懇切。

老和尚也還有再舉一個例子。因為他這個狀況可能比你的這個白蟻的狀況還更嚴重,就是在信眾的來信裡面,有人問老和尚說,他說像毒蛇猛獸,乃至這些害蟲、蝗蟲都是…等於是說對我們人都不好嘛,如果把牠撲滅的話,應該叫做為民除害。老和尚對這樣子的一個問題、一個狀況,不管是毒蛇猛獸,還是家裡的害蟲,還是我們種植田園的害蟲,他說:「這一些對我們人類造成災害、造成傷亡、造成恐怖,都是因為感得…這些眾生都是因為感到人心的兇惡,這些猛獸牠才會去傷害人類。如果能夠用善念、善心,為牠們念佛,牠們一定會自動離開、不會傷害,所以不能說為民除害。」所以儘量可以的話,可以推動他們…如果我們這個工作還是要做的話,乾脆我們就想一個辦法,把他們都度來作三寶弟子,然後跟他們勸說,大家都來唸大悲咒,大家都來唸觀世音菩薩聖號,使令這些害蟲牠能夠有一個…比較不是用殺傷的方式來處理的,那可能會更究竟一點。

這裡面他就講,因為在過去有一個姓龍的知縣,他在江北的地方,縣民就來報告說,農民不堪受蝗蟲的災害。所以就到現場去看,到了現場,他就看到說「奇怪」,他看過去就沒有看到蝗蟲,只是覺得說腳地上很鬆軟,就問他旁邊的農民說:「你說這個蝗蟲災害在哪裡?」就跟龍知縣講:「就在你腳下,地上就是。」結果他看,嚇得跪倒在地上,因為地上黑壓壓的,全部都是蝗蟲的蛹,有幾寸的深、幾里的寬,還有十多里長,遍滿滿地。他想,這麼多的蝗蟲蛹,等到長成之後,可能它足以遮天蔽日,太恐怖了。他非常地驚嚇,知道自己沒有辦法處理,所以他就跪倒在地上,至誠地祈拜禱告天地,兩三個鐘頭之後,就感得大雷雨把所有的蝗蟲蛹…就在大雷雨之中,就全部都消滅。

印光祖師就講,其實如果說他當時候用土埋,以前這些蟲災不是用火燒,就土埋嘛,不然就是祈禱天地,如果說我們能夠至誠心的話,祈禱天地一定有效。這麼多這麼多量的蝗蟲蛹,你用火燒或用土埋,都不見得有這麼大的效用,就是他的至誠感通。還有一個就是說,我們如果修行道力還沒有到,像老和尚只要一出馬,他的大悲水馬上見效,那還就是那一句話:「至誠心、竭誠盡敬」。老和尚常常講「竭誠盡敬」,就是誠敬之心。所以這邊,你們這一張講義的最下面,老和尚就講,《普門品》裡面說:「若惡獸圍遶,利牙爪可怖;念彼觀音力,疾走無邊方。蚖蛇及蝮蠍,氣毒煙火燃;念彼觀音力,尋聲自迴去。」所以可見得這些動物是可以透過善念、善的力量,去受到感化。老和尚他提出這幾個方式,可以作參考。

其實我們說灑淨,通常我們是…其實也是對牠們的一種加被,就是讓這一區的這些眾生牠受到大悲水的加持,使令牠這一期生命速速地結束之後,牠能夠往生善趣,然後也跟我們之間解冤解業。因為我們就是以…這個也是法布施的一種,以法施來跟牠結緣,跟牠…過去我們欠牠的這一種,就是該吃的啦、該用的啦,我們就還給牠。這種狀況,因為它不是殺蟲劑,所以通常不會一灑下去牠就往生,因為這樣子好像就變成殺生,其實不是這樣。牠就是說牠可能就是跟我們解了這個冤業之後,牠就會在很快的時間裡面,牠就是消失,消失就是說,牠命就是結束嘛。

(前往下一篇)

◎註:
經末學查證,《金光明經》目前現存有三個版本,三個版本都有提到流水長者子救護生命的這段故事。上文提到的「寶勝如來」,在《金光明最勝王經》裡,作「寶髻如來」。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uMin0121&aid=19836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