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的樂器史 (下)
2008/03/04 03:08:14瀏覽468|回應11|推薦0

上高中的第一天, 我就去國樂社報到, 社長 張家銘學長問我以前學的樂器, 以及會的調性, 我說了之後, 他拿出南胡給我, 說 "你拉一下 F 調的音階". 我一拿起琴, 才發現, 國中三年沒碰琴, 我竟忘了怎麼拉!! 學長一臉疑惑的看著我說 "你先自己複習一下吧!"  接著我花了三天的時間把以前的南胡功力恢復了之後, 才開始享受團練的樂趣. 當時練的是 "歡樂滿寶島", 不過社團人數不夠, 雖然有好幾個來自台北各國中的精英, 但我們練起來終究顯得單薄, 非常可惜.

然而在高中三年裡, 我還真是玩瘋了; 每天 3:50 pm 一下課, 我就往社團跑. 這一段期間, 我迷上了 "國樂卡拉 OK" (這是後來蔡東龍學長給我的戲稱), 因為社團大曲子練不起來, 所以我就買了許多國樂錄音帶, 跟著錄音帶裡的第一商標國樂團或香港中樂團一起演奏, 倒也自得其樂; 尤其練了鄭思森的松 竹 梅, 董榕森的花魁詠, 盧亮輝的春和冬, 瞿春泉改編的月兒高, 想像自己就是其中的一個團員, 那種興奮和成就感, 完全充斥在腦海.

其餘時間就開始嘗試其他樂器, 鋼琴, 口琴中的 Alto, 大提琴, 揚琴和柳葉琴就是在這段期間接觸; 其中, 鋼琴是用我的電子琴調成鋼琴音色來玩, 當時是直接買理查克萊德的譜來練, 所以基本功完全沒練過, 但是彈出來倒是可以唬的別人一愣一愣的, 哈!  到了高三時, 劉兆祥跟我講了一些琵琶的概念, 我竟然發瘋般的迷上琵琶, 借了琴回家, 每天晚上吃完飯後就練, 我媽說 "你不是要準備聯考了? 該讀書了吧!"  我總是回答 "媽, 我知道怎麼控制時間啦!"  我媽一向對我的課業很信任, 所以不多說什麼, 而我則是太過自信又玩到忘我, 終於, 在聯考中考的一塌糊塗!

 

回到新竹, 滿懷羞愧的上重考班, 決定遠離墮落的台北, 痛定思痛的在家認真讀書! 這段期間, 又回到偶爾彈彈電子琴和吹吹梆笛的恬靜生活.

 

第二年, 考上了陽明醫學院. 林省聿學長基於"竹友會"的會長身份, 在暑假時打電話給我, 順便幫我介紹一下學校, 我劈頭就問 "學長, 學校有國樂社嗎?"

進了陽明, 終於發現世界上還有比建中更慘的國樂社!!

 

陽明國樂社的社員人數旣少, 平均程度又低, 我在聽了簡介之後, 竟有一種想重考的念頭! 不過, 社團裡的人情味很濃厚, 學長姊大多很親切, 我後來覺得, 除了原發性對國樂的熱愛之外, 這種"溫馨的親情"也是讓我留下來的重要因素.

(第 11 到 15 屆的老人們!)

 

我們社團平常是沒有樂團的, 只有要辦活動時, 才緊急湊幾個人練一首小合奏, 趕鴨子上台撐撐門面.  對我而言, 一個沒有樂團的國樂社, 簡直是不可思議! 以我急驚風的個性, 一進社團, 就開始催促學長們搞樂團.  在我們一群人反覆辯證, 腦力激盪以及吵鬧不休下, 終於在我大二結束那一年, 正式成立陽明國樂團, 訂下樂團章程, 我接第一任團長, 並設立 4 個團務秘書, 總攬樂團一切事宜, 從此以後, 除了遇到大考, 每週都有例行性的團練了!

(這是我大三時, 在北護大禮堂的迎新演出, 我是指揮)

 

在大學這七年裡, 前 2 年除了偶爾還是玩玩別的樂器之外, 我乖乖的跟了王銘裕老師練了一學期南胡, 並開始練獨奏曲 (以前我只喜歡合奏曲, 但發現真的只有練獨奏曲, 進步的才比較快), 也終於把我的南胡功力再提升一大段; 大三時, 想到萬丈高樓平地起的教訓, 於是跟了林靜慧老師, 花了一學期, 好好的把琵琶從基礎學起. 後來大四那一年參加絲竹比賽時, 我還可以用琵琶演出"歡樂的晚會", 雖然彈的不是很好, 但比起高中時的浪費時間亂彈一通, 已是士別三日了!

這時有一個小插曲, 因為高中時聽了天鵝湖, 搞清楚原來 solo 的樂器是雙簧管(跟我電子琴裡的 oboe 音色差好多, 害我認不出來!), 我對 oboe 那種悽美的音色著迷不已, 尤其在吳大江的"山中傳奇"裡, 雙簧管悠悠地吹出一份無奈與悽然, 更是令我如癡如醉! 於是在大三這一年, 尋訪到愛杏社的高惠娟學姊, 跟她借了 oboe 來玩. 學姊一開始本來擔心我吹不出聲音, 但妙的是, oboe 的嘴子竟然跟嗩吶的嘴子雷同! 哈, 於是我接棒 oboe 手, 跟愛杏社管樂團團練了一段時間. 不過, 愛杏社大概以為我是來臥底搞破壞的 (因為我常常會不自主的把 oboe 平舉起來, 當嗩吶吹), 所以團練了 3 次後, 基於某不明原因, 他們就不再通知我團練了! (看樣子, 他們比我還小器!)

(我和黃友亮的畢業演出, 這是其中一首, 幽思, 我用揚琴幫他的新笛伴奏)

 

大學玩了 7 年的社團, 畢業後, 在海軍服兵役, 竟還有玩樂器的機會! 我有個醫務兵, 長笛吹的不錯, 於是閒暇時, 我們倆就來個小合奏; 中校輔導長發現醫務室變成了音樂廳, 就把政戰室的 keyboard "捐"給我們. 那台 keyboard 功能還滿多的, 我在摸索之後, 把一首我很喜歡的Nadias theme 編出來表演, 倒也得意洋洋! 我後來在海軍混到有點捨不得退伍, 樂器是一大原因!

 

進入職場後, 還真如蘇熙倫學長講的 "沒那個心情了"! 下班後, 只想安安靜靜的休息, 聽點輕音樂; 雖然現在擁有自己的琵琶, 南胡和笛子, 可是, 還真沒那個"感覺"要玩. 以前我還曾想過, 如果有機會, 想要練練"古琴", 體會一下那種高山流水, 知音何處尋覓的心境; 但在工作了一段日子後, 已是塵俗滿身, 銅臭盈懷; 以前那個以藝術家自許的頑童, 不知是否仍在燈火闌珊處呢!?

~end~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端紅蝶@guest
Re: 我的樂器史 (下)
2008/03/05 12:37
老魔王真的不錯。
假設他有潑猴孫悟空的本事-拔毫毛變分身-
分身大概可以包辦國樂團所有樂器,這點是我很欣賞的。

[版主回覆03/05/2008 18:41:49]

謝謝學長的稱讚!

我突然想到, 我忘了提到你送我一套古箏指甲(當時你好像是為了要鼓勵我加入古箏組吧?),  於是我去跟古箏老師上課; 不過我後來還是逃走了, 因為那套指甲不知道被誰 ㄎ一ㄤ 了2 片(我把它們貼在古箏盒子上), 害我湊不齊食指和小指, 又懶得再去買指甲 (其實是有點小氣......)!  ^_^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