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021 TPCA 之屏風山 (上)
2021/11/08 20:25:08瀏覽624|回應0|推薦25

      今年 TPCA 的年度登山活動, 安排了 "三天三夜屏風山". 我一看 "三天三夜", 這麼佛心的計畫, 立刻第一個報名!

      屏風山是中橫四辣之一, 在新步道還沒被規劃出來前, 祂是四辣中的大辣 (後來有了新的步道, 辣度跌到第二名, 被白姑大山的 "特辣" 給蓋過了), 我以前從來沒想過要爬這座山; 但如今有人規劃了三天, 包吃包住, 當然馬上參加呀!

11 月 4 日星期四

      我於傍晚 6:20 在行天宮上車, 7:10pm 抵達 TPCA 辦公室. 賴大哥因為家庭因素, 今年不能參加, 但還是和協會的秘書很貼心地準備了韓式飯捲和薑茶包, 為我們送行.

      由於 "大辣" 的威名遠播, 今年參加的人不多, 最後在新竹交流道接了兩位夥伴後, 一行 11 人加上嚮導昌哥, 在發哥的領隊下, 前往廬山的春陽麗來會館過夜.

11 月 5 日星期五

      一早 5:20 am, 被某個夥伴的 "錯誤鬧鐘時間" 吵醒, 便再也睡不著了 (我前天才結束大夜班, 還在努力調時差中). 夥伴們陸續起床, 大夥兒於 7:15 開始吃早餐, 然後出發前往大禹嶺.

      過了大禹嶺的合歡山隧道口, 在 8 號省道的 111.2K 處下車, 新的登山口便在此處 (舊的登山口, 要從松雪樓那邊下切到溪谷). 從這兒看去, 正前方, 就是等著我們的屏風山.

      屏風山之名, 是因為從合歡山這裡看過去, 像是一座屏風. 我們的另一位嚮導, 梅齡, 昨晚便在這裡等我們. 她一見到我們, 笑著說 "歡迎來爬甜不辣的屏風山!" 原來因為新步道比舊步道好走, 加上又是安排三天的行程, 所以, "大辣" 已經變成 "甜 不辣" 了.

      大夥兒會合後, 整理裝備, 先拍一張大合照.

      開始出發, 便是直接陡坡向下. 目前這裡海拔大約 2560 公尺, 甫出發, 兩旁看到許多小花, 其中這 "黃花月見草" 非常顯眼, 羞赧著迎接我們.

      一路陡下, 幾乎沒有平地, 都是 30-60 度的陡坡. 我一邊走一邊心想 "後天要回來時, 一定很痛苦." 幸好這一大段山徑都有細軟的松針鋪著, 所以踩踏起來還算舒適. 兩旁有看到不少咬人貓, 聽說以前還有毛地黃, 但這回我沒看到.

      我跟著梅齡走在這毫無停歇的下切中, 突然聽到後面一聲驚呼, 原來俊秀姊滑了一跤, 幸得哈林和隆偉擋住她, 才不致摔下去, 但她的帽子已落在 5-6 公尺下的邊坡. 梅齡放下背包, 趕過去幫她撿帽子, 有驚無險地結束一個小小風波.

      繼續往下, 終於在 1 小時後, 走完 2.7K, 下切約 600 公尺, 來到塔次基里溪邊.

      塔次基里溪是立霧溪的上游, 從這兒過溪後, 便要開始上坡, 梅齡讓我們在這兒休息吃午飯. 由於三天的行程很輕鬆, 我們也不趕路, 所以有些夥伴便把鞋子脫了泡溪水, 我也卸下背包, 拿出昨天買的麵包來吃.

      一旁看到好幾朵可愛精緻的小花, 後來問 Stone 學長, 應該是八字蓼.

      我們足足休息了 1 小時, 這才再度整裝出發. 一出發, 便是陡坡向上. 我們要從海拔約 1960 公尺的溪谷, 上升 100 公尺到松針營地.

      偶爾一道小緩坡後, 又是陡坡向上. 沿途有編號, 從登山口到山頂, 正好是 A001 到 A100. 而從山頂到登山口, 卻是另一組反過來的編號, 而且和上山的 A 組並不相對稱, 好奇怪, 不知用意如何? 更奇怪的, 是 A 組還會出現 "編錯號碼" 的現象!!

      此時此刻的這個位置, A 組應該只有 29-30 左右才對 (但上圖, 樹上卻是 42 號了), 因為松針營地那邊才 041 而已 (如下圖所示). 而且, 從松針營地那兒開始, 莫名其妙地沒有 A 這個字母了!

     總之, 我覺得這裡既然是太魯閣國家公園的管轄地, 主管單位就應該好好清點整理, 不該放任這種 "各自為政" 的編排方式! (我猜可能是新舊步道的編碼, 沒有整頓統一所導致的錯亂.)

      途中經過一道用紅旗圍住的山徑, 梅齡說 "以前舊路就是從這兒過來." 指的是民國 62 年以前, 在合歡金礦開採前的山徑.

      再往前沒多久, 來到傳說中的鐵線吊橋.

      梅齡一再強調 "一次最多只能兩個人通過, 而且兩邊的繩索支撐不住人, 不可以靠上去喲!" 大夥兒謹記她的交代, 逐一通過並拍照. 鐵人是超級老手, 這回依舊不用登山杖, 挑戰這座 "對他而言是 20 年來的第一座新百岳".

      從剛剛的塔次基里溪走到鐵線吊橋營地是 1.7 公里, 這營地雖不大, 但也可容納 5-6 個四人帳沒問題.

      接下來迂迴曲折在柔軟的松針地上, 兩旁的樹上或斷木上有許多蕈類; 有些看起來晶瑩剔透, 肉多味美的感覺, 我笑說 "看起來好 juicy 喔~". 說歸說, 當然不敢去嚐一口呀, 呵呵!

      走著走著, 我說道 "感覺好像到了耶?" 梅齡笑說 "對呀, 其實我們現在就是在松針營地了." 我才知道, 這傳說中的 "很大的松針營地" 果然不同凡響, 一整片的林地, 可搭將近 200 座帳棚! 雖然不是完全的平坦, 但偶爾的樹根或傾斜, 並不影響登山客在此舒適宿營的需求.

      這裡海拔大約 2060 公尺, 從登山口走到這兒, 約 5.4 K, 上下落差 700 公尺, 花了我們 2 小時 40 分.

      上個月新蓋好的木屋, 因為還沒驗收完成, 所以目前還沒開放. 旁邊的廁所, 據說還使用 "坐式馬桶"!? (梅齡覺得很沒意義)

      場地協作兼大廚的阿明, 已為我們搭好了 7 座帳棚. 大夥兒分配好帳棚, 領取睡袋和睡墊, 整理一下東西, 來到阿明的廚房帳下休息聊天.

      先前蓋木屋時, 某位工人留下了一把吉他, 梅齡便把它拿過來, 剛好俊民是吉他高手, 當場化身為吉他王子, 為大家妝點現場音樂. 我本來帶了書, 準備一邊喝茶一邊看書的, 現在有了 life show, 只好把書收起來, 靜靜欣賞俊民的琴音.

      梅齡泡茶, 大夥兒三三兩兩或坐或站, 各自享受這份山林裡的寧靜. 一小時後, 梅齡說 "走過去五分鐘, 可以去溪邊玩, 那邊很美喲!" 於是我們走過一小段陡坡, 再下到塔次基里溪. 哇~ 這裡果然好美!

      清澈青綠的溪水, 幾株已泛紅的楓葉, 剎那間還以為自己來到日本了!

      我用溪水洗洗手, 擦擦耳朵和頸子. 大夥兒在這兒拍照玩水, 不亦樂乎.

      稍晚一點回到營地, 繼續聽俊民演奏以及等待吃飯. 阿明是個看起來很年輕的中年人, 英俊的外表和慧詰的口才, 加上俐落的廚藝, 讓他很快就受到大家的歡迎.

      晚餐煮好後, 因應疫情的規定, 大夥兒排隊取食, 不可以說話; 拿到食物後, 必須背向廚房, 以免不小心口水噴到食物.

      梅齡掛了一條 "氣氛燈" 在樹上, 整體感覺變得很浪漫. 大夥兒餐後聚在一起唱歌, 雖然歌詞忘東落西, 往往三兩聲不成調; 俊民的吉他也常常配合不到我們的 key, 和我們的歌聲總是 "一國兩制", 但這種輕鬆和樂的氣氛, 還是讓我們一路歡唱笑鬧到 8pm, 才各自就寢.

      明天, 要去體驗 "大辣" 的威力囉~~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urrando&aid=1704209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