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摩洛哥之旅 (六) 費斯
2020/01/23 00:08:14瀏覽906|回應0|推薦18

10 月 30 日星期三

      早上起床, 風和日麗. 吃過還算可以的早餐後, 要正式離開沙漠了.

      今天要拉最遠的車, 大約 500 公里, 從摩洛哥的東南角拉到北方. Eve 的腳踝還很痛, 早上我們到市中心區的一家藥局幫她買彈繃, 發現這裡賣的彈繃, 跟 Hassan 車裡急救包的彈繃一樣小, 且韌性不夠強, 但沒有別的選擇了, 只好勉強使用.

      一路北上, 景色相當荒涼. 途經一道峽谷, Hassan 讓我們下來拍拍照.

      繼續北上, 經過 Errachidia (艾爾拉希迪亞), Hassan 介紹說這是一座軍事重鎮, 裡面很多軍營, 並且簡單介紹了一下軍中制度, 言下之意, 對摩洛哥的軍人很感冒.

      我隨手拍了幾張照片, 感覺同樣是蠻荒地帶, 但這一區的道路和房舍就明顯整齊多了. 剛過 Errachidia, 右手邊看到一座湖 (哈珊湖, Barrage Al-Hassan Addakhil), 看起來滿美的. Hassan 說這座湖供應了整個東南方沙漠區的水, 並問我們要不要下去拍照?

      我覺得除非有制高點來欣賞, 否則貼近去看, 說不定就沒那麼美; 加上還要繼續拉車, 所以就說 "算了, 不用拍照." 我從車裡往外拍幾張, 意思意思就好.

      這兒海拔大約 1000 公尺左右, 地質已經從沙漠變成黃土坡, 但依舊是貌似貧瘠的荒地.

      路上偶爾會看到一個人放著幾瓶水坐在馬路邊, 似乎是賣飲料的? 而這邊的這位仁兄, 居然坐到樹上去了!? 但他的飲料, 乍看像是冰的呢!

      中午 Hassan 讓我們在一家休息站吃午飯, 套餐每份 100 dirham 左右, 對我們而言, 算是相當經濟實惠的一餐, 而且我覺得還算好吃.

      摩洛哥的東邊雖然沒有高速公路, 但一般公路的路況還算不錯, 所以只要是沒警察的時候, Hassan 總是會開到 80 km/hr 以上.

      但剛吃過飯的我, 其實有點兒想睡; 沒想到才剛剛渡咕了一下, 車子突然停下來, 來到一處樹林, 原來這是紹殷先前跟 Hassan 說好要來看猴子的地方.

      這裡是西洋杉森林 (Cedar Gouraud forest), 西洋杉是摩洛哥人用來做聖誕樹和窗花雕飾的樹木. 這裡的獼猴不知道從哪一年開始被遊客餵食, 從此變得比較沒那麼怕人, 而讓這裡成了觀光勝地. 但我們來之前, 已經有兩組人馬餵食過了, 結果這些猴子似乎不大餓, 有點兒意興闌珊的樣子!

      餵完橘子後, 把車開出沒多久, 便看到牧羊人趕了一群綿羊穿越馬路.

      接著路上的景象越來越甜美, 不但樹木扶疏, 花草鮮豔, 連空氣都變得像歐洲阿爾卑斯山般的清新.

      來到 Ifrane (伊芙蘭), Hassan 介紹說 "這兒是摩洛哥的小瑞士喲." 這裡海拔 1650 公尺, 是摩洛哥的滑雪勝地. 街道整齊清潔, 還有軍人警察守衛著, 看樣子, 是完全不同於我們印象中的摩洛哥.

      這兒聽說也是摩洛哥最後一隻獅子的影蹤所在, 自從那隻獅子死了之後, 摩洛哥再也沒有獅子了! 所以這兒有一隻獅子的石像, 每一位觀光客都會來跟牠拍個照, 瞻仰遺容! 但其實因為地理環境的分布, 摩洛哥似乎除了狼之外, 並沒有大型的肉食性動物.

      Hassan 停好車之後, 讓我們下去散步拍照. 這裡種了好多法國梧桐, 配合一旁精緻的建築物, 柳樹依依, 西洋杉聳立, 真的像置身在歐洲的童話世界裡.

      Eve 只能勉強慢慢走, 所以我們陪她去跟獅子拍完合照後, 她便和 Hassan 坐在樹下聊天.

      我沿著馬路逛了一圈, 經過遊客中心, 議會廳和市政廳, 感覺這裡就是一種高級住宅區的味道.

      接著開車繼續北上, Hassan 指著遠遠的一堆房子說 "那邊就是費斯了." 費斯 (Fés) 是我們接下來兩天的目的地. 開車穿過一區很繁榮的現代化城市後, 我們來到舊城區. 今晚住的這一家 Riad Al Pacha 也是很有摩洛哥味的旅館, 只不過位於舊城區, 所以門口的道路非常狹窄, Hassan 把車停了之後, 旅館人員是用推車把我們的行李送進去的.

      我們先坐在大廳喝薄荷茶, 吃小餅乾, 欣賞大廳的建築風格. 他們的磁磚花色, 式樣, 屋簷的雕花和周遭的擺飾, 都很有味道.

      費斯在數百年前, 曾經是摩洛哥的首都, 如今雖然沒落了, 卻仍是摩洛哥的精神象徵之一. 摩洛哥的旅遊介紹, 喜歡把 Marrakech 叫做紅色古城, 把費斯叫做黃色古城 (但 Hassan 一直堅持說費斯是藍色古城, 因為這裡的染料, 尤其藍色的, 相當有名, 但旅遊書都把我們下一個要去玩的城市, Chefchouen 舍夫沙彎, 叫做藍色城市, 後面會介紹到).

      我們今晚沒有行程了, 聽說這種古老的大城市, 治安並不是很好, 所以 Hassan 建議我們晚上不要出去逛街. 我們等房間分配好之後, 便先到樓下吃晚飯.

      他們的蜜棗好甜, 橄欖卻又好酸, 吃來吃去, 還是麵包最好吃.

      吃飯當中, 有一位樂師來表演摩洛哥的傳統樂器, 烏魯德琴, Alud. 我等他停止一段落時, 上前請教這種樂器. 發現它有 12 條絃, 每兩條一組, 六組琴絃的音差跟吉他一樣.

      但當我指出這一點時, 樂師很得意地搖搖頭說 "很多人都以為這是從吉他變出來的, 其實剛好相反, 這樂器比吉他早了好幾百年, 吉他才是從它簡化出來的." 我們放了一點小費給他, 回到房間後, 發現時間還早, 我想出門去走走. 飯店工作人員問我要去哪裡, 言下之意是希望我不要自己出門. 我跟他說我只在附近走一走而已, 他才放心地點點頭.

      我走出飯店門口的小巷子, 穿過停車場, 走進另一條小巷子, 發現好熱鬧呀. 寬只 1.5 米左右的小巷子, 兩旁都是商店, 還有許多遊客在逛街. 於是我立刻回飯店告訴她們三個. Eve 腳痛不想多走路, 紹殷和玉萍則跟著我出去探險.

      有幾家店已關門, 我看到那大鎖, 差點兒笑出來--> 整個都封鎖了呀!

      看到一家洗土耳其浴 (Hamman)的店, 我們三個探頭探腦的, 結果一個小妹妹走過來問我們是不是要洗土耳其浴? 接著帶我們往小巷子的深處鑽, 轉了一個彎後, 來到另一家店. 我們大致上參觀了一下, 價錢談好 (每人 150 dirham), 她們倆先進去洗 (因為空間不夠大, 所以女生先洗之後, 才轉換成男浴室), 我回飯店等了 40 分鐘後, 才通知我過去洗.

      我以前沒洗過土耳其浴, 之前在土耳其有看到, 但是太貴了 (65 美金), 因此今晚一聽只要 150 dirham (相當於台幣 450 元), 就決定趁機試試.

      這家設備算簡陋, 但熱水很熱, 水量很大. 一名中年男子先用熱水把地板沖洗三次, 然後叫我躺上去, 很像睡在熱石上的感覺. 接著他用肥皂幫我擦澡, 再用紗巾幫我去角質. 最後沖洗過後, 還幫我拉筋和輕微按摩一下. 全程大約 30 分鐘左右, 但洗完一趟, 真的有放鬆的感覺. 只不過我是穿著內褲給他洗, 如果穿著泳褲, 就不怕弄濕, 應該會比較適當.

      洗過之後, 回飯店和玉萍及紹殷討論, 結果幫她們洗澡的小妹妹沒有幫她們拉筋, 但是她們也覺得這樣洗下來有放鬆感. 我們決定, 過兩天如果有機會, 要再去洗一次, 呵呵!

10 月 31 日星期四

      吃過早餐後, Hassan 先載我們去換錢 (因為大家的錢都不大夠用了), 然後進入新城區, 接了一位當地導遊上車. 聽說費斯舊城區的道路阡陌縱橫, 萬巷崎嶇, 沒有熟門熟路的人來帶的話, 一下子就會迷路了. 因此來這兒的遊客, 都會請一位當地導遊來帶.

      我們這位導遊看似年老, 但精神矍鑠, 腳力不弱, 說起話來滿親切的. 我忘記他的名字了, 只好稱之為 "導遊老哥"! 他先帶我們到新城區的皇宮前拍照, 但不能進去參觀. (他好像有簡單介紹一下這座皇宮的年代和歷史, 但我想不起來他實際上講了什麼 誰理你)

      接著由 Hassan 載大家到南塔 (southern tower), 從這兒俯瞰費斯舊城區, 以及在對面遠方相對應的北塔 (Borj Nord).

      從這裡看費斯, 就可以理解為什麼費斯是黃色之城了, 我看屋子幾乎都是黃土蓋的, 新一點的, 也在牆上刷上黃漆. 導遊按照地理方位介紹了費斯的重要地標, 這座南塔以前是一座要塞, 現在則成了觀光景點. 一旁種了不少天竺葵, 還有一株結了許多果實的橄欖樹.

      接著坐車進入舊城區外圍, 來到一家陶瓷店, 參觀費斯最著名的陶窯業.

      導遊老哥帶我們逐一介紹當地燒陶製陶的過程, 開採陶土, 製造胚模......

      曬乾燒烤過後, 上色 (要塗好幾層), 再鑲上金屬線 (銅或銀).

      再燒烤, 再上色, 一件陶器總共要經過幾十道程序才完工, 重點是他們大多數程序都是手工製作, 所以曠時費工, 非常不容易. 最後一站, 當然就是賣場啦. 我看許多杯具組還滿漂亮的, 尤其他們傳統的藍黑色, 很有獨特風味.

      雖然價位不便宜, 我還是買了兩個碗 (因為還滿喜歡的, 加上算是對導遊老哥的回饋); 一個 150 dirham, 打八折, 所以 120 dirham, 幾乎可以洗一次 hamman 了!

      接下來, 要進入傳說中的 "幾千條小巷子" 的舊城區. 從這裡開始, Hassan 就載 Eve 去新城區找骨科診所照 X 光 (Eve 希望確認是否骨折), 而我們三個則由導遊老哥帶進迷宮般的舊城.

      我們進入的巷子有點兒像菜市場, 都是賣水果, 糕餅和烤餅的店, 但一看到石榴, 我又忍不住要買一杯香甜的石榴汁來喝了, 呵呵!

      導遊老哥帶我們在巷弄中鑽來鑽去, 看到賣衣服的小巷, 賣生活用品的, 甚至有賣珠寶的. 當經過染料店時, 看到許多掛在架上的衣服, 被染地五顏六色, 連老闆都像是嬉皮般的邋遢風, 不禁莞爾一笑!

      有個工匠師傅正在敲打一具大鑊, 但只要有人靠近去拍照, 他就揮手趕人, 所以我只好遠遠的拍一下. 沒想到我要拍時, 他竟然走掉了!!

      不一會兒, 穿過一條小河流, 導遊老哥說這條河將舊城區分成東西兩邊. 但我走進舊城區後, 根本已經分不出東西南北了; 反正都是跟著導遊老哥走, 既不辨東西, 更不知甲子, 傻傻跟著不要走丟就對了.

      鑽進另一條小巷子, 看到一座回教堂, 但我們不能進去, 只能從外面瞄一眼.

      接著來到一棟古色古香的建築, 原來是三百多年前的可蘭經學院 (Medersa Attarine). 門票一人 20 dirham, 導遊老哥示意我們買票進去參觀.

      裡面一座透天中庭, 四周圍是不同的教室, 當年的可蘭經經師在這裡用阿拉伯文教導學生讀可蘭經. 由於地位崇高 (類似現代的大學), 所以建築式樣相當精緻, 磁磚, 西洋杉木雕, 石膏, 一層一層的修飾, 中間夾雜可蘭經文.

      二樓則是學生的寢室以及經師的休息室. 從這兒往下看, 和樓下的觀光客互相拍照, 還滿有趣的.

      有些寢室有窗戶, 有些沒有; 透過窗戶, 可以看到剛剛那座清真寺. 查資料, 才知原來那也是一間大學, 叫做 Mosquée Al-Qaraouiyine (卡哈音大學)

      參觀完可蘭經學院, 又經過一間小規模的清真寺. 一樣是不能進去, 所以在外面拍拍照.

      導遊老哥帶我們參觀當地的幾家特色店, 其中染布坊方面, 看看他們用不同的天然材料來當染料, 其中包括用仙人掌的絲作出染料中的綠色, 讓我覺得很神奇. 但我覺得染色的衣服很不好洗, 總是會染到其他衣服, 所以完全沒興趣.

      到藥妝店介紹我們買很貴的阿甘精油. 玉萍不想聞那一股味道, 沒進來; 我跟紹殷則是利用店員在介紹時, 試用不同的精油, 把手腳順便再潤滑一下 (因為好乾燥). 最後當然是完全沒有消費, 但對於他們賣的藥, 反而引起我的興趣.

      此時一點多了, 導遊老哥帶我們到一家裝潢頗為高雅的餐廳用餐.

      我們三個佔了一大桌, 吃著他們的傳統食物. 在聊天中, 紹殷覺得這種所謂的 "當地導遊", 根本就是帶大家到不同的商店消費嘛, 所以頗有微詞. 我則說 "也還好啦, 他不帶的話, 我們也不知道該進哪一家店逛呀!" 這裡聽說有六千多條巷弄, 幾萬家商店, 沒有人導覽一下的話, 絕對是一路亂逛, 會更浪費時間; 更何況, 他雖然有在旁邊幫腔推銷一下, 但是當我們沒買東西時, 他並沒有露出不悅的表情.

      吃過午餐後, 我們走出餐廳大門, 會合了導遊老哥, 他帶我們到地毯店. 我沒有要買地毯, 雖然他們有些傳統式樣還滿好看的. 紹殷則在掙扎中, 最後買了一塊地毯.

      原本殺價好了 (殺價空間大約 2-3 成, 但紹殷好像也沒很認真在殺, 反而都是我在還價), 但最後打包時, 店員竟然又來要 50 dirham 小費!? 紹殷很生氣, 我也覺得很離譜, 最後紹殷丟了 20 dirham 給他, 提了地毯離開.

      下一站來到皮革店, 一進門, 每個人就獲得一小束薄荷葉, 原來是那個染料味道太重太臭, 戴了口罩之後, 還要用薄荷葉擋一下.

      從樓上俯視染布廠, 一桶一桶的染缸, 依不同顏色來區分. 我看那些工人好可憐, 似乎沒什麼防護的, 就這樣泡在染缸裡! (應該是有穿連身雨鞋)

      當然, 如果他們的染料是天然原料的話 (仙人掌葉當綠色, 仙人掌果實當紫紅色, 莓果的果實當紅色......), 應該是不會傷身體啦; 只是, 就不知道裡面到底參雜了多少化學合成劑!?

      我們對皮革製品也沒興趣, 所以從樓上參觀完染料場, 隨意看看皮包和皮帶後, 便結束今天的導覽行程. 導遊老哥帶我們走出舊城區, 來到馬路邊, 不一會兒, Hassan 載著被打了石膏的 Eve 出現.

      X 光看起來沒有骨折, 摩洛哥的骨科醫師很認真, 不但幫 Eve 打石膏固定, 還要她吃抗凝血的藥!? Eve 問我要不要吃? 我說 "當然不用啊! 那是西方人的體質, 容易血栓靜脈炎, 我們東方人不用如此預防." 謝過導遊老哥, 給他小費之後, Hassan 載我們到新城區的家樂福賣場, 結果發現這裡賣好多不同商標的阿甘精油.

      這一下大家都樂了, 一來是相信家樂福的品管, 二來是這裡的商品價位可以接受, 結果一陣混亂中, 我買了將近 2000 dirham 的東西!

      回飯店後, Eve 覺得那石膏讓她更難走路 (腳踝完全被固定住), 於是我陪她回到骨科診所, 跟那位很帥的骨科醫師道歉, 說明我們想把石膏拆掉, 並且拿診斷書. 那位醫師倒很客氣, 聽了我們的理由後, 拿起電鋸便把石膏鋸掉.

      他改用 "肌貼" 幫 Eve 固定腳踝, 貼好後, Eve 覺得好多了. 我們再次跟他謝謝後, 拿了診斷書回到飯店, 大夥兒一塊用餐.

      晚上 Hassan 約我們到飯店頂樓看夜景, 喝啤酒聊天.

      大家彼此說笑話, 練肖話, 直到 10 點多, 這才分別回房間就寢.

      費斯 (Fés), 我覺得可以來逛一下, 但不需要兩天, 如果沒有要特別購物的話, 其實半天就夠了......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urrando&aid=131581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