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志佳陽大山單攻
2018/10/16 11:05:16瀏覽3881|回應1|推薦20

      久慕志佳陽大山的威名, 但聽說祂相當陡, 所以從來沒在我登山的口袋名單內. 不料因緣際會, 政大 EMBA 的一些校友慫恿 Abby 姊帶團, 於是我也一副勉為其難的樣子, 其實是躍躍欲試的心態一起共襄盛舉地報名參加了.

      這次的行程有點兒複雜, Abby 姊設計了兩天單攻行程, 第一天是桃山單攻 (後來有人又加碼喀拉業山). 由於武陵四秀我爬過兩次了, 加上這半年來上班很密, 假期很少 (真正的理由: 現在體力沒那麼好), 所以我只參加第二天的志佳陽大山單攻.

10 月 13 日星期六

      江醫師開車, 載著德明和 Gina 從台北南下, 中午 1:15 來宜蘭接到我. 我們喝了朵拉咖啡後, 便一路開車上山, 於 4:30pm 進入環山部落. 接著, 開進一條又窄又陡的小路; 在民宿老闆的指導下, 把車停在路邊, 揹著裝備, 再走路陡下 300 公尺, 終於來到今晚要過夜的民宿--> 希瑪農莊.

      "希瑪" 二字, 據說是民宿老闆的爺爺的原住民名字. 此農莊在登山界頗有名氣, 一來是住宿還算舒服, 而且收費公道 (住宿每人 500 元, 包晚餐每人再加 300 元), 二來是距離志佳陽大山的登山口最近, 所以最方便.

      志佳陽大山真正的登山口, 其實還要走 3.1 公里的山徑才會到; 但公定的登山路程, 是從司界蘭溪吊橋後開始算起, 而此山莊就在吊橋旁, 因此得天獨厚地成了想登志佳陽大山者的首選民宿.

      我們到了之後, 在老闆娘的安排下分配好房間. 此時, 單攻桃山的五位夥伴們還沒回來 (璧淵, Jim 哥和他哥哥三人加碼喀拉業山, 所以來回多耽擱了 5 小時; Abby 姊和 Andy 則在登山口等他們三位), 只有 Elton 和他朋友因為體力不支, 沒有攻上桃山, 所以先回到希瑪農莊.

      夥伴們還沒到齊, 我便在附近走走逛逛, 欣賞農莊的簡單花藝裝飾, 聽聽司界蘭溪的轟隆水聲. (忘了帶笛子來, 也沒帶書來, 沒得打發時間, 唉!)

      不久, 第二車的勇哥, 玲珍姊, Ben 哥和大帥抵達, 大夥兒寒暄一番, 本來要等單攻桃山的那五位夥伴到了再一起吃飯的, 但 Abby 姊傳來訊息, 可能要 7 點半才到, 而民宿老闆娘早在 5 點鐘便煮好飯菜了, 我們 10 個人便在 6:20 pm 先吃晚飯. 大帥還準備了一鍋燒酒雞, 給大家先補一補!

      由於明天一早 2 點鐘就要起床, 所以吃過飯後, 大家便各自聊天, 休息, 給手機充電. Elton 不想再爬了, 便和他朋友先行離開. 我到外面散步, 發現吊橋兩旁還有太陽能的小燈, 在日落之後, 足足撐了好幾個小時才熄呢!

      Abby 姊他們五位直到 8:15 pm 才到希瑪農莊, 幾個登山高手看起來都累斃了, 因為他們從早上就冒雨上山, 前後走了超過 13 小時!

      Ben 哥幫他們把幾道菜再熱過一遍, 璧淵, Jim 哥和他哥哥三人決定明天不爬志佳陽大山, 因為今天已經被操翻, 明天想睡晚一點, 好好休息. Andy 雖然只有單攻桃山, 竟然也決定偷懶, 不去他當年出事的地點懷舊一番 (請見:雪山單攻). 於是他們一邊吃飯, 我們這幾位明天才要爬山的人便先去睡了.

10 月 14 日星期日

      我斷斷續續地睡了五個多小時, 終於在 2:10am 起床 (德明已經翻翻滾滾好幾回, 提早起來整理裝備, 原來他睡不好). 煮了泡麵來吃, 大夥兒整理好裝備後, 由大帥帶領, 先做暖身操.

      另一團大約 15 人的團體, 竟然連領隊都沒爬過志佳陽大山!? 這也太大膽了吧! 雖然他們體力應該不錯, 但沒有一位合格的登山嚮導來帶隊, 實在是很危險. Abby 姊善心解圍, 讓他們跟在我們後面走.

      做完暖身操後, 我們先拍大合照. 九條好漢在一班, 於 3:15am 出發囉!

      走過司界蘭溪吊橋, 先爬過一小段山路, 接著竟然來到溪邊的一處斷崖!

      原來颱風把原先的路面吹垮, 下面就是湍急的水流, 在此黑暗中, 看不出溪水有多深? 於是我們得抓著前人固定好的繩索, 在鬆脆不穩定的石塊上攀爬. 我們幾位倒還爬得快, 但 Abby 姊擔心後面那一隊的人, 於是等所有人都爬過這一段斷崖處, 已經耽擱了半小時.

      此時天空上星光閃爍, 獵戶座和冬季大三角就在正上方. 跟昨晚冒雨單攻桃山的夥伴們相比, 我們實在是很幸運呀!

      穿過幾處菜園, 又走過三段懸空鐵橋, 3.1 公里後, 來到一塊空地. 從這兒開始, 就是真正的登山口, 從此一路陡上, 毫無取巧處了!

      我們跟著 Abby 姊開始爬, 一開始便是 45-60 度的陡坡. 我們每隔 500 公尺小休一次, 過了 4.1K 時, 天已濛濛亮了. 關掉頭燈, 繼續奮戰, 不久, 太陽從中央尖山那邊冒出來. 從 3.1K 到 4.9K 這一段路非常陡, 過了 5 K 之後有稍微緩和一下, 陸續有幾小段比較沒那麼恐怖. 當我們在將近 6K 的地方休息 10 分鐘, 我躺下來, 竟然就睡著了!

      天啊, 我有這麼累嗎!?

      直到德明來叫我, 這才驚醒. 跟著大家繼續前進, 這一段山路似乎永不止歇地上坡, 唯一的安慰, 是雲層漸開, 我們可以欣賞周遭的清翠與山嵐. 沿途的玉山石竹, 玉山抱莖籟簫, 高山烏頭, 以及偶爾幾朵紫紅色的志佳陽杜鵑, 列隊歡迎我們, 讓秋色增添一絲喜悅.

      這時隊伍有稍微拉開一點點, 前後大約保持在 200 公尺左右. 當走到 7.3K 處時, 已經可以看到志佳陽的山頭了. Abby 姊突然說 "我們可以小跑步上去!" 然後, 她真的小跑步了! 挖咧, 最後這 500 公尺其實沒那麼陡了, 但此時已在 3200 公尺左右的高度, 我雖然也想跑一下, 奈何才跑個 20 公尺, 便決定--> 嗯, 還是乖乖的 "" 山吧!

      終於, 我在 10:25 am 來到三角點所在地, 7.85K, 等於這 7.85 公里, 走了 7 小時又 10 分鐘, 有點兒慢哪! 但是, 不管了, 先到先拍照囉~~

      這裡雖然是志佳陽大山的三角點, 但卻只有 3289 公尺高, 並不是最高點; 而且是三等三角點, 所以視野並不是很好.

      此時突然一陣雲霧湧上, 似乎有 "山雨欲來風滿樓" 的架勢, 且變地有點兒冷; 我趕緊把外套拿出來穿, 坐下來喝綠茶, 吃麵包, 趁機休息一下. 等夥伴陸續上來, 拍完獨照後, 大家再拍大合照.

      志佳陽大山的最高點在 8.3K 處, 還要爬升 50 公尺左右. Abby 姊問大家要不要上去, 結果只有我跟勇哥立刻舉手, 其他人還在掙扎. 我笑說 "都來到這兒了, 不攻到最高點怎麼會甘願?"

      等大家都休息過且拍完照後, Abby 姊一吆喝, 最後只剩江醫師和 Ben 哥決定留下, 其餘 7 人繼續往上登頂. 這一段路其實平緩多了 (如果跟之前的山路比較起來), 所以大約 450 公尺的距離, 不到 15 分鐘就走到了.  啊~ 這才是傳說中的志佳陽大山, 3345 公尺高, yeah~ Fox加油

      這是我的第 33 座百岳, 雖然原本不在我的口袋名單內, 但如今完成攀登, 還是衷心感謝 Abby 姊帶我上來.

      志佳陽有個外號, 叫做 "治腳癢", 聽說只要一段時間沒爬山, 腳開始癢的登山客, 就要來爬一下! 但這一爬, 實在是很累呀! 我想, 爬過之後就不想再來爬, 果然是止了腳癢, 哈哈!

      接著, 就來個飛天吧~

      我們七個人拍完獨照, 跳躍照後, 再拍個大合照. 此時完成這座百岳, 心情頓時輕鬆多了 (渾不知後面還有可怕的 "下山" 要走)!

      此時雲層打開, 現出藍天, 對面的大小劍山露出臉來, 我們開心地往回走, 有一種 "班師回朝" 的喜悅.

      回到三角點處, 大夥兒再補拍幾張照片, 這就要正式下山啦!

      我原本以為可以很快地下山, 完全忘記剛剛上山時有多痛苦. 我跟著 Abby 姊飆速下山, 途中連續趕過一些別團的山友. 但這山坡實在太陡了, 我一邊走著, 雙腳一直衝撞著登山鞋, 沒多久就開始隱隱作痛.

      我們在 6K 處的 "賽良久營地" 休息一下後, 繼續下山. 此時我們分為三小梯, Abby 姊, 玲珍姐, 勇哥和我走第一梯; 德明, Gina, 江醫師走第二梯, 大帥和 Ben 哥在最後押隊.

      原本天氣預報是會下雨, 所以我總共只準備了 2300cc 的水, 認為應該會夠. 但偶爾的雲開見日, 加上坡度比我想像中的還更陡, 尚未走回到 4K 處時, 我的水就喝完了! 幸好玲珍姐打賞我 250cc 的水, 以解一時之困.

      當我們終於很痛苦地回到 3.1K 處的登山口時, 我心想 "終於要結束了, 再忍著點吧!" 雖然此時雙腳疼痛, 口渴難耐, 但後面很平緩, 不用擔心! 卻不料, 最後這 3.1 公里還是有幾段要爬坡及下坡, 沒有在客氣的哪!

      尤其又回到凌晨時的那一處斷崖時, 我們四個人努力找攀登點, 抓著繩索或易碎的石塊, 小心謹慎地爬過, 耗費了好多精力!

      最後終於回到司界蘭溪吊橋, 啊~ 我感動到想哭! 我終於走回來了.........

      我們於 3:45pm 回到農莊, 女生先去沖洗, 我則狂灌 600cc 的水, 再稍微用冷水泡一下我這可憐的雙腳, 然後沖個熱水澡, 找一張床躺下來抬腿休息.

      由於登山鞋可能小了半號, 所以只要爬很陡的大山, 雙腳大拇指就會撞到黑青. 這回不但大拇指瘀血, 右腳第四指也黑青, 右腳跟還破皮, 2x1cm, 真是傷痕累累呀! (相較之下, 雙大腿的酸痛反而沒啥感覺!)

      這志佳陽大山來回 16.6 公里, 雖然不算太恐怖, 但其中 5.2 公里要陡上 1700 公尺, 其實是很硬斗的! 但登山客就是喜歡自虐, 正在爬山的時候哀哀叫, 一下山後, 立刻忘記有多痛苦, 然後開始規劃下次要爬哪一座山!

      好吧, 我承認, 我也是喜歡自虐的笨蛋.........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urrando&aid=117910472

 回應文章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週末
2018/10/16 17:20
才登的山,今天就發文,體力恢復得很快嘛!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8-10-16 18:27 回覆:

老實說, 體力的確恢復得快, 主要是腳趾頭痛而已, 大腿的酸痛也還好,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