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是不是少給他什麼呢? -- 訪外科護理師許承先
2012/06/17 11:40:01瀏覽796|回應2|推薦1

[ 2012年模範護士系列訪談 ] -- 轉載自和信雙月刊第208期

我是不是少給他什麼呢?

訪外科護理師許承先

有的病人真的很「盧」(難纏),其實設身處地想,如果我是他,有什麼方法能夠讓我自己不要那麼「盧」?我是不是少給他了什麼呢?這樣想,然後,你隔天再去給病人這個東西。你會發現,病人和你的關係會改善很多,病人那個「盧」的程度都會降低很多的。……

文 / 鄭春鴻 (文教暨公共事務部主任)

看到妳,我心情就很好

鄭春鴻主任 (文教暨公共事務部):您是和南丁格爾一樣,一開始,從小就愛上護士的工作嗎?

許承先護理師(外科):我選讀護專一開始不是我願意的。我阿姨和我媽媽說妳就做護士好啦,反正工作穩定,你出來一定有工作,那時候也是護士荒。到了要報考的時候,我阿姨又說,不要啦!這很工作一定很累,要幫病人把屎把尿的。我也覺得有點為難,但當時真的不知道要唸什麼好,就去唸護專。唸了以後,其實又覺得護理不是我很有興趣的,因為要背很多名詞,我很懶得背東西的人。

一直到在外院實習時,我對護士這個工作開始有比較深刻的發現。 當年護士要發餐給病人,我會很自然跟病人說早,吃飯了!有一個病人很熱情地跟我打招呼。

她說:「看到妳,我心情就很好。」我很納悶一大早我不過就只是發餐的動作,為什麼她會說看到我很開心。我問她為什麼?

 「因為一早來就看到妳笑得很開心,發餐還跟我們打招呼,我心情就特別好。」 我問說,可是學姐不也都一樣嗎? 她說沒有,護士們在工作時,每一個人表情就不一樣,有的人臉就很臭。

無論如何我會要求自己「笑頭笑臉」

這件事情對我影響很大。其實我在工作時也很嚴肅,不太會常常掛笑容在臉上,有時候護理長就會提醒我要笑,我常回答說:「我又沒有「起瘋」,幹麻沒事在那邊亂笑,總有什麼好笑的事情才會笑嘛!」

「你就是要保持笑容,讓病人覺得妳看起來不是很兇。」護理長說。

的確,當我不笑,眼睛又很大,看起來好像在瞪人,一定是一副很兇的臉。 臨床上工作確實需要保持笑容,後來,我每次進去病床邊,都會想到以前,提醒自己要有笑容,雖然不要露齒笑,少有一個微笑的角度要出來。病人看到妳笑,心情真的會很比較好,千萬不要一個臉死板板地進去病房。

保持笑容,真的有什麼特別意義嗎?有時候自己心情沒那麼好到可以堆出笑容來,但一想到病人會因為你有笑容心情會好,心情好當然就會影響到你的身體,病人也會比較願意跟你接觸,連帶下來你醫護的關係一定比較好。我會無論如何還是要求自己「笑頭笑臉」。

接手抱怨的病家,發現護理的價值

在和信有件事情比較印象深刻。有一個肝癌病人,他肝腫瘤很大又轉移,肝臟的功能很差,後來肝昏迷,我們會幫他灌腸讓他血液裡的亞摩尼亞能儘量出來,不要留在身體裡面,人就會比較清楚。可是這樣灌肚子一定會拉得很慘,上面吃瀉藥、下面又要灌腸,病人就會很虛脫。他人本來就神志就花花的,不是很清楚,你又這樣灌,神志更亂。照顧病人的就是她老公,我印象中好像也已經六、七十歲了,小孩要上班也沒什麼時間來照顧她。

我相信護理人員基本不會故意要兇病人或不耐煩,一定是有什麼原因讓她逼不得已,才會有不當的表現。總之,病人就覺得我前一班的那護士非常不耐煩,態度很差。護理長要我隔天照顧她,我心想,那我就盡力了。既然上一班讓病人這樣抱怨了,那我只能儘量彌補有什麼事情沒做好的,就盡力做。

這事兒,他一個人真的沒辦法

其實,照顧到後來,有一半的時間都是在照顧家屬,尤其是對癌末的病人來講,到最後,我覺得護理人員很多精力是在安撫家屬的情緒。 再說,家屬要求的也不多,也不過是希望伯母灌腸的時候,護士能夠陪伴著她,因為阿伯看到伯母一直拉肚子,他就是會手忙腳亂,他惜命命,很心疼伯母這樣受苦,他要求的不過就是護士能夠陪伴家屬,協助他去處理伯母解出大便或是小便。坦白說,這事兒,他一個人真的沒辦法。 灌腸藥就要儘量保留在體內時間,讓那些藥物能夠多吸一點銨再解出來,你要一線的護理人員去做RETENTION十五分鐘,在BED SIDE坦白說是有點困難,但是那天我還是有那樣子做,只能這樣子去滿足阿伯的情緒,他雖然知道伯母不可能因為妳這樣RETENTION 就讓好轉,但是他會看到妳幫他太太耐心地服務,心情當下就平復很多,也減少病人跟護理人員之間的衝突,至少可以緩解他對上一班的抱怨、不滿的情緒。

你會覺得做什麼都很值得的

那兩天也都是我照顧他們的,在排班時主管也注意到這床特別須要人力,所以排這一床給我的時候,其他病人的負荷都是比較小的,就是我不須要花那麼多的時間在其他病人身上,也就是可以花更多的時間給這為伯母。

後來,伯母還是走了,過了兩天,那位阿伯跟他的小孩都回來病房找我,告訴我伯母走了。講到這裡,我還是滿難過的,因為當下是沒有想要說家屬會回來跟你說什麼。但你知道有付出,家屬來跟你答謝,你會很感動。你會覺得做什麼都很值得。

我就跟阿伯講說伯母走都走了,接下來你就是要顧好你自己,我也跟他孩子說,講伯母走了,伯父一定很難過,所以你們家屬一定要顧好伯父,因為伯父其實情緒很低落。我們真不知道說一個老人家失去老伴,失去了一個生活的重心,你不知道他下一步會怎麼樣?換做是我自己的家人,你就會很心疼。 如果有一個護理人員能夠這樣對待我的家人,我也會非常感謝。

你能給的,就慷慨地給他

我覺得,護理工作很簡單,就是把病人當做自己家人,問自己如果倘在病床上的是你的家人,你會怎麼做?就是這麼簡單,其實沒有特別的訣竅。當然你說知識上你也要精益求精,醫學本來就是24小時一直在renew,你當然要強迫自己去學習新的東西,然後把新的東西運用在病人身上。不過,單就你身上有的資源去給病人,其實往往也就夠了,病人跟家屬要求的不多,就是你能給他的,就慷慨地給他,這樣就好了。 這件事情是我來和信印象中最深刻的。還有其他的病人也是會回來跟你道謝,我現在是走泌尿科,看到很多攝護腺癌病人,他們有個攝護腺癌症防治協會,很多都是我們的病友,後來加入這個團體,都會回來看我們。他們當志工,有些新病人要住院要開刀,很緊張的,這些病友他們回來幫我們的忙安慰病人。 我也很感謝這些曾經當過病人的志工回來幫助我的病人,因為沒有他們的話我會覺得少了一部份,會讓病人少了一部份的護理,因為那個切身的經驗他們能夠告訴病人能夠讓他們更放心,因為醫護人員再怎麼樣做,其實你不是病人,你沒有辦法完完全全站在他們的角度去想,你可能說會儘量站在你的角度去想,但是那是不可能的,你不可能百分之百站在他們的角度,你頂多是百分之九十九,九十八,因為你不是病人。

沒有做不來的,只是願不願意做

鄭春鴻主任:如果學弟妹問您:「妳看我能不能再做下去?」您都怎麼樣說?

許承先護理師:我會先看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有能力,我相信你只要能從學校畢業,就是有基本知識的,知識就表示有能力;接下就是看你願不願意做,因為不管你做什麼工作,前幾年都是很辛苦的,因為你要去了解這個環境,去適應這個環境,一定會花很多心力和時間。 學校學的也不一定可以在社會上百分之百派上用場,一定要修正modify所學的東西,不要硬把學校學的東西然後套在工作環境上面。 如果說覺得願意做的,就再給自己一點時間,沒有做不來的,只是你願不願意做而已。

沒什麼撇步,就是搏感情

鄭春鴻主任:你覺得在癌症醫院做一名護理人員,比其他的醫院要多些什麼?

許承先護理師:就是搏感情。沒什麼撇步,就是搏感情。癌症病人會長來醫院。治療結束了,被治癒了,但是你還是會回到這家醫院來追蹤。不管是住院的護士,還是門診的護士,放診科,核醫科的護士,你都有可能遇到你以前的病人。你就是要跟病人搏感情,就算你不能把他們當作你的家人,你也要把他們當作就像鄰居,遇到也會打招乎。對病人不能「放牛吃草」,我們醫院對病人不可能這樣。

鄭春鴻主任:有時候寒暄說兩句,病人及家屬就很滿足.

許承先護理師:對,真的.就像説:「嗨!你又回來。」你這樣跟他說,其實不一定要叫什麼名字,他都會覺得你還記得我,都很開心。 和信醫院一個護士最多照顧六個病人

鄭春鴻主任:您認為一般病人,要的是什麼?

許承先護理師:病人要的沒有什麼特別,就是日常生活而已,吃喝拉撒,他要的東西就是基本的這些而已.就像馬斯婁說的生理需求,最基本的吃喝拉撒需要先解決,他才有力氣去跟討論他的精神需求是什麼。不只有癌症病人,其他所有病人都一樣.你一定要先滿足他的生理需求,他才有心情跟你講話,否則連講話都懶得講。

鄭春鴻主任:妳會感覺在和信醫院讓妳覺得更容易做一個好的護士嗎?

許承先護理師:會呀!我覺得台灣整個護理生態環境就出問題。和信醫院的護理環境坦白說就是和其他醫院不一樣,真的不一樣。比如,護理人員跟病人的比數,他院可能一個護士就要照顧八個,九個,十個病人;和信醫院一個護士最多照顧六個病人。照顧的病人數較少,相對地,就有比較多的時間可以陪病人,當初我們這樣設計,目的也是希望多一點時間可以給病人。 我覺得其他醫院工作的護士其實滿「衰」的.不是他們不願意給病人時間,但是他們常常病人抱怨,其實不是他們不願意,是他真的沒有時間,不像我們可以給病人比較多的時間。多給我時間可以去陪伴病人,當然病人對我的信任就會比較好.我工作的成就感相對地也會比較高,那一定的。

多數新護士都會被和信醫院「同化」

鄭春鴻主任:有很多病人及家屬說,你們和信醫院的護理人員,素質怎麼會那麼整齊?除了人力比較充裕之外,你認為還有什麼因素?

許承先護理師:還有工作的風氣吧!但也看護理人員自己的本質。比如,病人跟你講:「小姐我要一件病人服。」你拿過去給他了,而你其實明明知道他在注點滴,比會幫他換衣服嗎?還是就把衣服放在那裡,然後走人? 也是有這種護士啊!外面做一二年的已經習慣外面的工作了,剛來我們醫院,他就把衣服放著就走掉了。

我告訴她:「你就幫他換換吧!不然他是要怎麼換?他一個人,吊點滴注射。」

她回答你,這不是我認為護理人員該做的事情。這種人在和信醫院就一定待不住,真的不騙你。

但是來我們醫院的護理人員,大部分都會被這個環境改變,就像我剛才所講的,不是護理人員不給病人時間,是他真的沒有時間,所以只要有時間我相信大多數的護理人員都願意給病人多一點時間。 在和信醫院,「為病人多做一點」就是一個文化,如果說你的身邊的人都是這麼做,你要進來這個工作,你也對這個工作很有興趣,久而久之其實你也會被這個文化給同化。那個走掉的,我們也不會覺得特別可惜,因為他就是沒有辦法融入這個文化,那就走吧,真的.因為對他來講,他也痛苦,對我們的病人來講也不適合,那就讓他走吧!可能去別家醫院他也開心,我們的病人如果有更適合的護理人員進來不是更好嗎?

我是不是少給了什麼東西呢?

鄭春鴻主任:外科一般來講給人比較粗線條的感覺,外科當護理人員需要特別克服哪些事?

許承先護理師:外科就是動作比較快,什麼都不可以拖,所以你看外科病房護士、醫師都是那種動作很快。其實,外科也是有要慢下來的時候,你病人在跟你講說開完刀很痛的時候,你還是得慢下來你還是得問你是哪裡痛?現在這樣弄有沒有比較好?你還是得要提供他最基本的生理需求。這時,你就要提醒自己,要慢下來,每天去看病人講了兩三句就出來了,其實病人可能還是有一些疑問沒講出來,你就走出來了.這時候你也要提醒自己慢下來。

我有一個習慣,回到家我都會回想我今天做了什麼? 今天這個病人很「盧」(難纏),我已經沒時間了,挪一點時間給他,結果為什麼他又給我盧這麼久?而且這些事情,都是我跟他講過N遍的事情了,他還一直很焦慮、很緊張。 回家我就會想,我當下的情緒是不是有點太過頭,雖然你沒有表現出來,心裡很煩,覺得病人真的很「盧」,其實設身處地想,如果我是他,有什麼方法能夠讓我自己不要那麼「盧」?我自己是不是少給他什麼東西呢?然後你隔天再去給病人這個東西。你會發現,病人和你的關係會改善很多,病人那個「盧」的程度都會降低很多的。

(左二許承先護理師)

 

( 知識學習健康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PCPA&aid=6552277

 回應文章

真的嗎?
2014/04/26 14:29
妳对和妳一起工作的員工有這麼客氣嗎?

沈復君
攝護腺癌患者心聲
2013/01/28 17:20

我在和信接受攝護腺癌切除手術,確實感受到和信的護理人員,給病患的感受確實與其他醫院不同

許護理師也是我在手術期間協助我完成手術的主要護理師,我除了感謝之外,還是感謝,他與病患的互動及給病人的信心,我只能說一個字''讚''